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二章 风影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二章 风影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北京‘白帆’国际交流学院。
这是一个两年前,也就是2013年刚刚组建的综合性学院。师资力量雄厚,硬件设施更是直接和国际接轨,达到了国外一流名校的水准。学院内有高新聘请的知名学者教授近百人,每年更有来自世界各大名校的诸多客座教授来学院做短期的教学交流。而学院的学生,也都是一帮‘天之骄子’。
比如说,左手拎着豆浆,右手抓了两根油条,上身穿了一件花花绿绿的衬衣,下身套着一条带着三个窟窿的短裤,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从出租车里钻出来的方文。一边咳嗽一边吃早餐,在进校门的时候将豆浆杯和擦手的纸巾随手丢在地上的方文,正是这所国际交流学院优秀学生的代表。
直白的说,这就是一家贵族学院,昨夜和方文飙车的那一帮年轻人,以及那坐庄的金发青年,全是这所学院的学生。
咳嗽着,晃着单薄的身体有气无力的顺着林荫道朝远处的教学楼走去,方文和往日大为不同的,色迷迷的瞥着路上和他行进方向相同的女生。
“老子,终于发育齐全了。”方文有点萧瑟的感慨着:“真是奇观啊,生平第一次发现,她们的胸部都长这么大了。”
贼眼兮兮的方文走到了教学楼前数百米的小湖边,被一站在湖边的,很古怪的穿了一套青色文生长袍的中年人给叫住了。
这中年所穿的长袍很合身,配上他很精神的短寸头,两撇干净利落的大燕尾须,以及清矍瘦削的面孔,赫然有一副做学问的老夫子的气度。刚刚结束了一套养身的太极拳,中年人正好看到方文,立刻笑吟吟的叫道:“方文同学,你昨日逃课了?”
方文一个哆嗦,正出神观察他前面五米处一名丰腴的女同学那行走间不断扭动的臀部的他,好似被人窥破了心思一般,心虚的涨红了脸蛋。他干笑了几声,扭头朝那青袍中年招呼道:“冯教授早!昨天,昨天我去医院体检了,有点咳嗽。”说完,方文刻意的咳嗽了几声,哪知道却咳得一发不可收拾,咳得他脸都憋成了紫色。方文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喷雾剂,朝嘴里喷了好几下,这才缓过气来。
冯教授眉头一扬,背着双手走到了方文身边,很温和的问道:“没事罢?我在新加坡,认识几个手段很高的国医大夫,也许能根治你的毛病。”他微微叹道:“你这样成天咳嗽,好好一个年轻人。。。唉,也不是办法。”
“国医?”方文慢慢的直起了身体,讥嘲的笑道:“从我生下来开始,人参灵芝冬虫夏草都不知道吃了几百斤,也不见我身体被调养过来。哈。冯教授,要上课了,今儿个是那教导处的老处女的课,我可不想被她又给我家那老不。。。我老爸打电话。”
“呵呵呵!”轻轻的拍了拍方文的肩膀,冯教授微笑道:“好,好,你去罢。哦,对了。”
冯教授一手抓住了就要撒腿跑开的方文,笑吟吟的望着他问道:“我上次给你说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你的古文根底很好,很有天分,作我的学生如何?我这次来大陆做交流教学,还有两个月。正好可以帮你办转学手续,去新加坡,那边的天气对你的身体也有好处。”
朝冯教授翻了一个白眼,方文含糊其词的说道:“好,我考虑考虑。考虑考虑。谢谢冯教授的好意。”
朝冯教授鞠了一个近乎一百度的躬,方文直起身,朝教学楼的方向狂奔而去。不过,他狂奔的速度,也不过相当正常人的小步跑罢了。一边跑,方文一边低声咒骂道:“死新加坡鬼子,国医,古文,他妈的,我跑去你新加坡学古文?简直是国际玩笑。我对古文有天分?那是我抄雯。。。”
“操!”方文突然觉得心头一痛,他很是愤懑转过头去,狠狠的瞪了一眼让他想到某些不快往事的罪魁祸首。他瘦弱的身躯平衡性、协调性都太差,这一回头,脚下立刻绊在了一起,重重的摔了一个狗吃屎,差点没摔得他晕了过去。
“哎呀呀。不好办啊!”冯教授右手两根手指轻轻地摩擦了一下自己的胡须。他皱着眉头苦笑道:“这小子家里不算很有钱,也有个几十亿的模样,一辈子吃喝是不愁的。这学校的学生,全是来混个文凭,省得给家里丢脸的那种混蛋。我是不是找错了借口呢?”
轻轻的敲了敲自己的脑门,冯教授眼珠转了几圈,突然笑道:“罢了,华九最近不也在大陆么?他向来机变百出的。。。”
两只手背在身后,冯教授施施然朝远处一片林荫笼罩的教师别墅区行去。若是有人注意冯教授的脚下,就会发现他所过之处,细草一根根挺拔如常,没有一点儿被踩踏过的痕迹。
方文上课的教室足足有百多平方米大,宽敞的教室内却只有不到三十个学生。方文刚走进教室,昨夜和他飙车的彩虹鸡冠头青年就猛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愤怒的指着自己青肿一片的额头大叫道:“方大少!你他妈的看我的脑袋!我的脑袋!差点就是脑震荡啊!”
刚刚摔了一下狠的,两个膝盖磨破了一大块皮的方文理直气壮的坐在了自己座位上,举起了自己的两条腿:“你看,我也伤了。”
彩虹鸡冠头青年呆了半晌,朝方文膝盖上的伤口看了半天,皱眉道:“你这好像是刚刚碰到的吧?啊?方大少,你真玩命啊!”
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方文皮笑肉不笑的扯着嘴角朝彩虹鸡冠头冷笑道:“谁知道我能活多久?能快活一天是一天。放心,如今的跑车安全技术这么好,就算撞得再狠,你也不会死的,最多重伤而已。”
彩虹鸡冠头青年歪了歪脑袋,很不是滋味的叹息了一声,用力的拍了拍方文的肩膀。他用力的捏了一下方文的肩膀,苦笑道:“他妈的,方大少,你~~~唉,你们铁三角现在散了架了,你以后,可就只能和兄弟我们混了。”
“铁三角。”方文目光一阵黯淡,他低沉的说道:“是啊,铁三角啊。雯雯去维也纳。大哥他~~~”
有气无力的趴在课桌上,方文淡淡的问道:“你们都没查出来,我大哥去了哪里?”
彩虹鸡冠头青年摇了摇头,用力的拍了一下方文的脑袋,安慰道:“安啦,最多是狂少他想不开,玩一次离家出走而已。呵呵呵,还不是有我们这帮子兄弟么?”他飞快的扯开了话题:“有人给我们下战书了。七天后,往八达岭长城那边,跑长途比赛,你去不去?”
方文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的精气神立刻提得足足的。他急问道:“赌金多少?”
两人凑在一起唧唧咕咕,纯然不把站在讲台上的一名三十许妇人放在眼里。那妇人气得面色发青,只是将一本考勤簿狠狠的划了又划。
七日后,深夜,方文开着他那辆跑车冲出了往八达岭方向的高速收费站。这一次,他的车上喷涂的花纹变成了数十根充血状态的男性器官,一根根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昂然向上,那么的生气勃勃充满青春的气息。
方文的车赶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场内近百个不良青年全部敬畏的看着他车上那大大小小数十根**,更有大群少女发出的惊愕而兴奋的叫声。等得穿着一身破烂的沙滩装的方文从车内钻出来,突然场内爆发出刺耳的尖笑声。一个头发染成通红的少女嚼着口香糖,朝方文大声讥嘲道:“小弟弟,你不会最近才发育,这么兴奋的画这么多玩意在车上吧?”
方文的伤疤被人准确命中,有如激光打击武器一般精准。他那点儿脆弱的自尊被瞬间摧毁,一股毒火凭空冲起。他跳上去几步,指着那少女叫骂道:“臭三八,你他妈的胡说什么?昨天含了什么,今天没刷牙?”
“你说什么?”一高大英武,比方文高了半截身躯的青年冲过来一巴掌将方文推得连连倒退。仗着体格和力量上的优势,青年不断的将方文朝后面推搡,嘴里还大声的训斥道:“哪里冒出你这根小丫的?你妈没教你说过人话啊?”
正在旁边一辆越野吉普边商量赌金数额的金毛和彩虹鸡冠头猛不丁听到这话,同时叫了一声:“坏了。”
金毛冲了上来,拦在了那高大青年的面前,大声叫骂道:“操,我们兄弟是你教训的?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
彩虹鸡冠头则是飞扑到了方文身边,一手搂住了方文,大声的叫嚷道:“我操,方大少,你可别发疯。有什么事情,我们赛车见输赢。”
方文往日青绿色的脸上早就是碧绿一片,双眸中也隐隐泛起一片僵硬的绿光。他瘦弱的小身板僵硬着,右手紧紧的握在了腰间。只有金毛和彩虹鸡冠头这伙自幼玩闹在一起的狐朋狗友才知道,方文的腰间一直佩戴着一柄军刀。
自从方文十二岁时凑巧窥破了他母亲和情人的**,用一柄水果刀狠狠的给那男人三十九刀之后,再没人敢在方文面前提起他的母亲。
彩虹鸡冠头死死的抓住了方文,不敢让他发疯。他知道,方文这个自幼重病,随时都病怏怏的离死不远,早就不把性命当一件事情的家伙发起疯来,那是真正的无差别攻击。
金毛则是指着那高大英武的青年大声叫道:“他妈的,给老子兄弟道歉,否则,咱们有得计较。”
刚才和金毛他们商量赌金数额的几个青年慢吞吞的晃了过来。其中一人大声叫道:“金毛,没这么邪乎吧?玩这么严重?要计较,咱们赛车上计较。两边各出十辆车,从长城下面跑一圈回来,哪边最先到了三辆为胜。赌金就凑个整数咯!”
另外一青年叫道:“咱们人这么多,每一边凑个一亿出来,金毛哥哥,你不会怕了吧?”
“操!”金毛怒斥道:“老子怕你?当老子土鳖啊?方大少,你别闹了,等咱们赢了,那小子的钱你来收。”
方文手一松,一柄出鞘的漆黑军刀突然掉在了地上。响声惊动了现场的年轻人,那高大英武的青年面色一变,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叽哩咕噜的骂道:“没带这么玩的罢?大家圈子里热闹热闹,还有带刀子来的?喂,这小子发疯的罢?”
在场的不良青年分成了两团,泾渭分明的站在了马路的两边,数十辆各色跑车前后车灯闪烁着,给空荡荡的马路镀上了一层迷离的光影。两边都在挑选出赛的人选。方文咬着牙齿阴沉着脸蛋蹲在自己这边的人群中,一对凶狠的眼神不断的瞥向对面的那青年。对面的年轻人也都一个个很警惕的望着方文,唯恐他突然发作冲杀上来。
他们都没注意到路边山崖顶上,有两条模糊的人影正站在上面俯视下方。
冯教授背着双手,微笑着望着方文,淡淡的说道:“华九啊,事情你可得帮我做好了。”
冯教授身边的那枯瘦老人十指间灵巧的玩弄着两枚铜钱,铜钱在指间已经幻成了两团朦胧的黄光。他自傲的笑了笑,淡淡的说道:“我亲自出手,还能有错么?一辆破破烂烂的跑车而已。我平日里是拿卫星练手,卫星,你知道么?和这种低档次的跑车不是同一码事情。”
他扭头瞪了冯教授一眼,‘桀桀’笑道:“我也不指望你能弄清楚其中的差距。。。唉,没办法啊,这就是咱们在智商上的差距!”
冯教授狠狠的瞪了华九一眼,低声笑骂道:“呱噪!”
山崖下方,不良青年们已经将跑车排成了两溜队伍,准备出发了。按照抽签的顺序,方文抽到了自己这边的第一位。不是冤家不聚头,对方那一伙人排在第一位的,正是刚才和他发生冲突的那青年。
方文脸上露出了一丝阴狠的冷笑,他隔着车窗,向那青年比划了一个割脖子的手势。
那青年透过车窗,嘴唇微微的动了动,依稀可以分辨出那是一个:“Fuck!”
金毛和对方带头的那青年分别拎了一面白色的大旗走到了前面的路边上,嘴里大声的叫嚷着,两面大旗疯狂的舞动着。二十辆跑车的发动机同时轰鸣起来,车胎和地面摩擦着,冒起了一团团的青烟,发出刺耳的声响。
两面白色大旗突然重重的挥向了地面。方文一踩油门,刹车一松,方向盘猛的朝左边打了过去,他的跑车有如一头发疯的牛,狠狠的撞在了旁边那青年的车上,将他半边车门都撞飞了出去。那青年措手不及之下,双手一阵忙乱,跑车一头撞在了路边山石上,栽了一个底朝天。
方文发出嚣张疯狂的笑声,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后,驾车顺着马路朝前急奔。
金毛站在路边兴奋得尖叫起来:“方大少,好样的!哦也!刚开赛,就干掉一辆!”
方文这边的青年同时发出兴奋的叫声,对方则是一个个面色难看到了极点,二十几个人手忙脚乱的跑到那翻过来的赛车边,将里面的人从车窗里拖了出来。
“哦也!他妈的,这是你提起那个贱人的下场!”方文眼里闪动着疯狂的光芒,狠狠的将油门踩到了底。赛车的发动机在轰鸣,车体顺着马路朝前急奔。前方不远处,就有一个很大的弯道,方文却是疯狂的将车速加到了极限!
后面的彩虹鸡冠头他们看到方文的车完美的玩了一个飘移,转过了前方的弯道。彩虹鸡冠头正要叫一声‘好’,却看到方文的赛车底盘下突然冒出了大片的火星,车子不受控制的一头撞在了路边山崖上,好似一片树叶般轻盈的翻转起来,腾空而起有三十几米高,连续十几个翻腾后,重重的一头栽倒在路上。
“哦也!完美的空中十八周盘旋!和我计算的一模一样!”站在山顶上的枯瘦老人兴奋的手舞足蹈着,手上一摄像机正在拍摄方文翻车的场景。他不断的喃喃赞叹道:“看看,多么完美而和谐的,不见一点儿瑕疵的腾空翻身啊!尤其是车子栽在地上的距离,和我计算出来的不差分毫。我叫他栽倒在那里,就栽倒在那里!太完美了。”
冯教授冷冰冰的说道:“方文呢?”
华九手舞足蹈的说道:“放心吧,虽然所有安保系统只发挥了一半作用,所有气囊都只打开一半,但按照我的计算,应该。。。死不了。”
方文只觉得自己好似一片树叶般飞了起来,一阵的天旋地转后,突然浑身一沉,就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