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四章 风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四章 风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处椭圆形的大厅,里面的各种布置和仪器,方文只在科幻电影里见过。
高有近百米的穹顶,柔和的白光自光洁的天花板洒下。光洁的地板呈现出温润的乳白色,四周的墙壁也是乳白色,干干净净的,给人一种很舒适的感觉。周长将近一公里的大厅内放置着数十台大型仪器,团团包围住了方文置身的大型容器。
方文被浸泡在一个高有三十几米直径十米的圆柱形透明容器内。容器充满粘稠的淡银色溶液,方文嘴里叼着一根氧气管,身上插着数十根细细的透明导管,很惬意的在容器内载波载浮,一连串透明的气泡自他嘴里喷出,打着滚儿翻了上去。他的身体轻轻的摇摆着,脑袋左右晃动。在他正前方的虚空中,一块儿长宽五米多的光幕正闪烁着蔚蓝的幽光,映出了一幅幅让方文时而皱眉时而露出笑容的画面。
光幕所播放的场景是一处灵堂,陈设得很肃穆也很浪费的灵堂。
青松翠柏和无数朵**花的簇拥中,是方文披挂着黑纱的黑白照片,一群群方家、林家的亲属面无表情的坐在灵像前的长凳上,好似一帮销赃的小偷在接头一般,时不时的凑到一起嘀嘀咕咕几句。就在那口放着‘方文的尸体’的水晶棺木前,方文的亲生父母带着轻松的微笑,正在向前来悼念的亲朋好友回礼。整个灵堂里,出了一伙儿头发染成乱糟糟颜色的不良青年,没有一个人真正在为方文的‘死’伤心。
“这就是我的亲人。”方文轻轻的挥了挥手,将那凉沁沁的淡银色液体卷起了几个小小的漩涡。他露出一丝冷笑,一点儿都不留念的默默心语:“再见,你们这群,该死的王八蛋!再见,我的狐朋狗友们!再见。”
正在操作那些机器的是近百名身穿白色防菌服的工作人员,就在方文欣赏自己‘追悼会’上的现场直播时,其中一老人已经沉声发令道:“方文,做好准备。你身体上的伤势已经全部治愈,现在,我们准备对你的身体进行一些调整,补充你先天亏耗的能量。”
方文看了一眼那老头,轻轻的点了点头。
自他在医院被冯教授弄晕之后,醒来时就到了这个很有点超现代味道的实验室,被泡在这个容器里,也有了十几天的时间。这个老人自称雪六先生,和另外一个花三先生一起,都是这个实验室的负责人。十几天的时间,他们在方文身上也不知道捣鼓了些什么,总之原本被判定要成为植物人的方文,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完好健全的人。
这些人所拥有的医疗技术,是方文闻所未闻的。前一段时间,方文并没有吃到什么苦头,只是伤口和神经愈合的时候,略微有点痛而已。对于雪六先生所谓的补充先天亏耗的能量,方文并不觉得会有多么难以忍受。
老人‘桀桀’狞笑了几声,比起了一个大拇指,然后慢慢的将拇指向下比划了一下。他狞笑着大声说道:“小娃娃,这可是很痛苦的事情。你若是扛不住,就惨叫吧!尖叫吧!这里没人会笑话你的。嘿嘿,哈哈哈哈!准备注入KX-1机能修复液!”
兴奋的老人用力一掌拍在了他面前操作台的一颗红色按钮上。
不等方文做好思想准备,容器上方厚重的顶板突然滑开一个拳头粗的孔隙,一支灵巧的机械手臂抓着一支装满了紫色液体的注射器,飞快的伸向了方文。不等方文反应过来,那注射器上巴掌长的极细长针已经自他后脑勺下的颈椎捅了进去。一声高压气体发出的脆响过后,满满的一管大概一百毫升紫色液体在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内注入了方文的身体。
一股清凉的气息弥漫方文全身,很舒适,方文只觉浑身每个细胞都被一股清凉的气息都包围,好似每一个细胞都在被数十支大小手掌慢慢的按摩一般,很舒服,舒服得方文差点没哼哼出来。他诧异的透过容器望了雪六一眼,这很痛么?
雪六‘桀桀’怪笑了几声,朝方文轻轻的比划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
那清凉的气息,突然转化为烈火,缠绕着方文浑身的每一个细胞熊熊燃烧着。方文只觉浑身内外有无数粗糙的锯条在拼命的搅动,将他绞成了一团肉泥,然后又放在烧红的铁板上用力的锤打烧烤。痛,剧痛从所有的神经末梢传来,直接从大脑深处传来,方文惨嘶一声,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痛苦的他,生生被疼得晕死过去。
雪六兴奋的挥动了一下拳头,大声的吼道:“哦也!晕过去了!”
冯教授有如幽灵一样从墙壁上一扇门户中掠了出来,脚不沾地的滑过百多米远,悄无声息的到了雪六身后。他伸出右手食指,轻轻的在雪六的后心上点了点,淡淡的说道:“雪六~~~折腾我的学生~~~很有趣罢~~~”
正张狂的大笑的雪六突然闭上了嘴巴,他用力的咳嗽了几声,无比严肃的大声喝令道:“注入最新的S-500培养液。注入3号生长激素。哎呀,这个娃娃的体格也太差了,想要在短短一个月内将他的身体调理成正常人的水准,这个成本费用啊~~~”
“花费了多少,直接向我支取就是。”冯教授狠狠的用手指捅了一下雪六的软肋,阴沉沉的说道:“若是我这徒儿哪里出了一点儿毛病。。。”
雪六满脸是笑的朝冯教授挤了挤眼睛,笑吟吟的说道:“没问题。我雪老六办事,风大先生你放心就是。唔,你看。”
雪六双手在操作台上一阵急按,半空中浮现出一副三维立体的人像,他笑道:“看看我帮你这个关门徒儿准备的。他先天亏耗太大,能长到如今这干巴巴的猴子模样,已经是他命大了。我可以在一个月内让他长全他以前十八年亏欠下的身体。”兴奋的搓了搓手,雪六乐道:“你看看,这里可以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定制他的身体。身高,三围,体重,包括他小弟弟的长短,我有七成的把握调整过来。”
“你拿我徒弟做试验?”冯教授的眼珠子猛的瞪了出来。
“No!”雪六无比委屈的看着冯教授,大声叫道:“作为一个有着崇高道德水准的科研人员,我怎么可能用你的徒弟做试验?我只是想要在你的徒弟身上验证一些我的推测罢了。你看看,很难找到一个像他这样,天生风灵之体却又先天亏损得和猴子一样的怪胎了。”
冯教授歪着眼睛看了雪六一眼,突然冷笑道:“道德水准?这话我说还差不多,你雪门的活体实验也不知道做了多少,还道德水准。”他背着手转身就走,冷淡的说道:“不管你怎么折腾,反正我徒弟交给你了,若是出了任何的毛病,你等着瞧。”
“等着瞧就等着瞧。”雪六低声嘀咕道:“万一不小心弄死了你徒弟,老子洒下万毒大阵,看你这老鬼能闯进来不成?哼哼,随便我折腾么?准备注入十倍剂量的能量液。奶奶的,随便我折腾啊!哇哈哈哈哈哈哈~~~”雪六的眼睛锃亮锃亮的,一道雪一样的寒光一闪即逝。
容器的顶盖上同时敞开了数十个孔洞,十几支机械手握着大大小小粗粗细细的针筒,给方文体内注入了数十种莫明其妙的液体。淡银色的溶液也渐渐的变了颜色,在一道金色的溶液被注入容器后,容器通体闪烁起瑰丽的彩光。
彩光中,赤身裸体的方文那干瘪的身躯上,一块块肌肉慢慢的膨胀起来,流线型的肌肉撑破了同样干瘪的皮肤,皮肤裂开了一条条巨大的伤口,一丝丝鲜血渗出,伤口却在急速的收口,血丝被那彩光一绞,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隐约可以听到方文体内传来的,类似于芝麻开花拔节时的细微响声。他原本不足一米六的身体在渐渐的拉长,拉长,身体的关节处皮肤和肌肉不断的被撕裂,然后又急速的愈合。
十几支机械臂绕着方文不断的旋转,按照雪六的大呼小叫,不断的将微量的生长激素注入方文的体内。方文的身体就按照雪六的设计,不断的生长着,朝一个和他以前迥然不同的模样生长着。
雪六的手段,只能用神乎其技来形容。2015年的地球,是不应该出现他这样的技术的。
经过一个漫长的噩梦,方文终于醒了过来。
噩梦中,他被丢下了十八层地狱,受到了亿万鬼神无穷无尽的折磨。就算是在睡梦中,他都能感受到那透骨的剧痛,痛得他的灵魂差点没炸成碎片,痛得他差点没死去的剧痛。然后,就在他渐渐的习惯了这种剧痛,甚至开始在剧痛中感到一种莫名的快感的时候,一蓬光亮出现在他眼前,他就这么醒了过来。
醒了过来,但是大脑暂时还没能掌握自己的身体,方文动也不动的躺着,静静的感受着。
身体下方是坚硬的床板。松木板,方文能闻到松木特有的清香。这种不用浸泡在液体中,脚踏实地的感觉,很不错。
耳边传来呼啸的风声,长长的,短短的,时而大,时而小。风的声音,还有孩子们欢快的笑声。那笑声也是一会儿远,一会儿近,倏忽去来,有如雷霆掠过天空,不可捉摸。
暖暖的风打在了方文的脸上,带来了一股太阳和青草的气息。充满了生命力的,充满了活力的气息。这是方文十八年的生命中从来没有感受到的美好。在那沉闷的北京城,在那压抑的大院落里,在那死水一样腐臭的家族关系中,方文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美好的气息。
也许只有龙少和雯雯,才能和这样的气息相媲美。
大脑已经习惯了这个显得有点陌生的身体,方文睁开眼睛,慢慢坐了起来。
这是一间精致的木屋,松木板劈成光洁整齐的细条儿拼凑起了地板和四周的墙壁。头顶上是厚厚的茅草顶,草木的清香在鼻头萦绕,很舒服,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屋内就是一张木床,方文正坐在这上面。然后是一张老式的八仙桌,桌上有一个茶壶、四个茶杯,却是上好的青花瓷。正对着门的墙壁上挂着一副中堂,上面是简简单单的一个‘风’字。
那个丈许方圆的风字笔势如风,气势万千,方文朝那字看了半晌,居然有一种身体飘飘忽忽的想要飞起来的错觉。他急忙扭头不敢再看,跳下了木床,朝门口挪去。没错,是朝门口挪去。此刻的方文,还无法习惯现在的身体。他只觉得脚下软绵绵的,随时好似都要摔倒,手和脚的长度都很别扭,感觉好似长了一大截。
尤其是。。。
方文猛的举起双手,看着那一双洁白细腻有如羊脂玉的手掌,方文惨叫了一声:“我操!这是我的手么?”
方文记得,他以前的手是粗糙黑黄,好似猴爪子的手掌啊?而且,似乎这手掌的尺码也太大了一点?
低头朝下面看了一眼,方文尖叫道:“这么大的脚?”
一把拉开了自己身上套着的短裤头,方文不可置信的伸手在下体掏摸了一阵,又惊又喜的喃喃自语道:“这么大一包?”
“镜子啊,镜子!”方文满屋子里乱转了一圈,想要看看自己如今的模样。但是这屋子的陈设无比的简单,哪里有镜子?他急匆匆的冲向了房门,揭开门上挂着的草帘子,大步走了出去。
一出门,方文就愣住了。
眼前,是无边无际的一片翠绿,那绿茵茵的近乎蔚蓝的绿色长草,从脚下一直延伸到天的尽头。
瓦蓝的天空中不见一丝云彩,明净的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无穷的光与热洒了下来,给这无边无际的大草原镶嵌上了一层耀目的金边。
大蓬大蓬的野花生长在草丛中,无边的草原上顿时多出了一处处七彩的虹彩,在地上的虹彩。
一群群的牛马牲口正在草原上惬意的游走,大群的蜜蜂就在远近起落,可以听到牛马的叫声,蜜蜂的振翼。
一群仅仅穿了粗布长裤,**着上半身,**着脚丫子,黝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的孩子正在草原上兴奋的奔跑着,那欢快的笑声,让这草原已经无止境的生机益发的活跃起来。这群孩子,用一种让方文几乎晕倒的高速在草原上奔走,他们的动作,有如风一样快,轻盈的划过了草地,带起了一条条模糊的黑影。
一只苍鹰自高空突然落下,挥动双爪狠狠的打向了一头刚刚自地下钻出来的野兔。
野兔被那翼展超过三尺的苍鹰一爪击晕。苍鹰发出一声骄傲的长啼,奋力拍动翅膀,抓起那只野兔,就要朝高空飞起。
那些正在草原上飞奔的孩子中,突然有一个孩子兴奋的尖叫了一声。他身体轻盈的飞了起来,朝那苍鹰扑了过去。
黑漆漆的沾满了灰尘和草叶的小脚丫子点在了那苍鹰的背脊上,刚刚离地三米多高的苍鹰有如没有察觉身上多了一个人一般,轻松的拍动起翅膀,继续攀高。那孩子挥动双臂,在苍鹰的背上摆出了一个迎风飞翔的神姿,就这么被那苍鹰冉冉托起来三十几米高!
‘哟呼~~~’,一声欢快的长啸,那被苍鹰托着飞上高空的孩子仰天大笑了三声,双臂一振,朝地面猛的跳下。
“快救命啊~~~”方文吓得大叫了一声,却只见一道长风吹过,那孩子御风而行,轻盈有如一朵蒲公英,悄然划出了里许开外。
“啊!啊!啊!啊!啊!”方文的脑袋一阵的混乱,他抱着脑袋大声尖叫起来。这孩子的举动,已经超出了他想象的极限。一个人,怎么能够像鸟儿一样的滑翔?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抱着脑袋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儿,正准备倒地晕倒的时候,他眼前突然多出了一条人影。
方文欣喜若狂的抓住突然出现的冯教授,大声叫道:“冯教授,你,你给我说,我在做梦,是不是?我在做梦?是不是?这样吧,我抽你一耳光,若是你不觉得疼,我就一定在做梦,是不是?”
冯教授气得眉头一抖,咬牙切齿的对方文发了一阵狠,勉强平息了心头的火气,笑吟吟的拍了拍方文的肩膀,将一股清凉的风气注入方文的身体。
抓着方文的脑袋,将他的脑袋扭向了那一群正在飞奔的孩子,看着那群孩子一个接一个的跳起来十几米高,一个接一个的御风滑行。冯教授大声说道:“方文,我的关门弟子,欢迎来到潘帕斯大草原,欢迎加入风门!欢迎,进入江湖!”
“风花雪月四大秘门!你是我,风门之主风大先生的关门弟子!”
“咕咚!”方文仰天就倒,翻着白眼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