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八章 雪现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八章 雪现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九天御风经第一重,上中下三丹田修成气旋,体内自然产生风劲,身轻如柳絮。
九天御风经第二重,十二正经内形成气旋,身形如风,行止如风,一苇渡江易如反掌。
九天御风经第三重,奇经八脉内形成气旋,任督二脉畅通无阻,体内风劲悠长不息,可御风滑翔数里。
这是九天御风经的前三重天境界。风元自六岁起修炼九天御风经,十八岁突破第三重,被称为风门百年一遇的天才。
而方文,自从体内产生气旋后,突破第三重境界只耗费了六个月。
风大先生听闻这消息后,火急火燎的跑回潘帕斯草原风门大本营,就在他开了一辆破破烂烂的皮卡距离基地的大门还有数百米的时候,基地内传来一声轻啸。啸声有如九天龙吟,绵绵传出数里。风大先生浑身一抖,皮卡猛的熄火。他惊呼道:“第四重也突破了?自身风劲沟通天地,已经到了人风一体的境界?风灵之体,真这么。。。古怪?”
一脚踢开车门,风大先生带起一声尖锐的破空声,急速冲回了基地。
那根高达百米的旗杆上,方文正盘膝而坐。一股淡青色的风劲自他头顶灌入,自他周身毛孔中急速冲出。‘嗤嗤’声不绝于耳,方文浑身肌肉有如流水一样起伏,充满了一种怪异的韵律感。他半长不长的头发凌乱的飞舞着,发丝破空,发出极细的声响。
“妙啊!”风大先生出神的看着方文,悠然道:“百脉贯通,风劲入体,这是第四重大成的景象。”
他微笑道:“第五重天,清风伐脉。第六重天,罡风洗髓。第七重天,换骨易体。还有那从没有人修成的第八、第九重。我风门,这一次,嘿嘿。”
风大先生飘起百多米高,伸手在方文身周射出的风劲中碰了碰,皱眉道:“境界是有了,功力太弱。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飘身下了旗杆,风大先生扭头朝站在不远处的风元皱眉道:“三天前你给为师传信说方文突破了第三重。怎么为师刚回来,他连第四重都突破了?”
风元急忙行礼道:“师父,老四就是一怪胎。他连自己到了什么境界也不清楚,还是三天前徒儿见他脚不沾地在草原上用手擒了一只大鹰,这才知道他已经突破到了第三重,这才忙着给您传信。哪知道,他,他的进度实在是太吓人了。”
也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对于方文这近乎神迹的突破,风元心里乱得好似一堆麻线。风灵之体,这是风门传说中修炼御风经的最理想体格,但是这仅仅是理论上的最优存在。风元从来没想过,世界上居然真的会有这种仅仅存在于理论中的怪胎。
六个月就突破了第四重。对比风元如今的第六重修为,是耗费了二十年苦功加上风门不惜代价的刻意栽培,这才达到的啊!
都说风元是风花雪月四大秘门年轻一代中罕见的天才。可是和方文比起来。。。
风元的脸抽搐了一下。他清楚的知道,风门意味着什么。
风花雪月四大秘门,风门掌握了四大秘门所有的经济命脉、所有的情报组织、所有的对外沟通联络。可以这样说,四大秘门在外的所有产业,都被风门所掌握。花、雪两大秘门的成员,都是一批科学疯子,他们除了伸手要经费、要仪器、要各种资源,他们懒得理会任何事情。月门是最神秘的一支,是一群一心追求武道巅峰的狂人,他们根本无心理会各种杂务。
而这些杂务包括了什么?
欧洲和北美七成的研究所都直接或者间接的被四大秘门掌握。
西方世界四成的金融产业被四大秘门暗中操纵。
加上无数的外延机构和组织――比如说直接受风门掌握的武装人员就超过了十万。
四大秘门,在西方地下世界自成一个王国。风大先生,当代风门的掌门,就是这个王国的实际掌控人。而风元,风大先生的义子,风大先生的大徒弟,理所当然的就是这个王国的王子!
但是,方文这个怪胎出现了。
风元抬起头来,静静的看着方文。外界的风劲已经组成了一道尺许粗的风柱,不断的自头顶冲进方文的体内。他身上射出的细细风劲,已经在他身后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形风环。风环缓缓的旋转,将地上的沙尘也隐隐带动。方文身上冒出的青色光芒,渐渐的明亮起来。
风大先生长吸了一口气,沉声道:“风元,你顶替我去大陆。为师要亲自传授方文本门的各种奇功秘术。依你的实力,怕是教授不了老四。”
风元又是一呆,他慢慢的低下头去,恭敬的说道:“是,师父。还是那件事情么?”
风大先生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没错,就是那件事情。已经抓到了一些头绪。你从阴风部带三队人过去。小心龙门的人。”他森严的望了风元一眼,冷声告诫道:“事情,你可得办好了。若是这件事情上你出了纰漏,花大先生和雪大先生发起狂来。。。”
风元猛的哆嗦了一下,脸上肌肉都抽成了一块。他干涩的说道:“徒儿自当小心,用心。”他好似牙疼一样,不断的抽着冷气。
挥手让风元立刻去准备,风大先生掏出了一个小巧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轻轻的笑了起来:“雪大,给我送三支效力最强的‘元液’。”
“没错,就是那种一支可以增加六十年修为的‘元液’。”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风元的确还无法承受第三支元液的注射。但是,我风大先生命好,找到了一个奇才!”
“唔。没错,就是雪六给你说的那个小家伙。”
“什么?你亲自过来?你,你,你,你不如去死!”
当天下午,风门营地的大门口,风大先生面色阴沉的背着手,站在大门的正中。方文没个正经的在风大先生身边蹦蹦跳跳的,大声叫嚷道:“师父,你带我来门口站军姿还是怎么?我要去练功,要去练功啊!师父,你说我什么时候能达到音速啊?”
“练功大忌,就是急躁。”风大先生瞪了方文一眼,寻思了片刻后,这才说道:“为师亲自**你半年,然后送你去美国。读书,顺便学着打理一些本门在美国的生意。你现在这个样子,比起你三个师兄,差太远了。”
“读。。。读书啊?”方文瞬间傻眼了。他可怜巴巴的看着风大先生,目光中满是哀求和幽怨。
风大先生冷冷一笑,狠狠的踢了方文一脚:“你这家伙,不学无术。如今进了风门,难不成还整天去飙车过日子么?总要给为师争口气,混出一点名堂来。四大秘门的子弟,可没有你这么没出息的。”
正说话间,一架通体漆黑的双翼直升机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的自远处直飞了过来。这架体形巨大的直升机飞到了风大先生和方文的头顶百多米高处,机腹上突然敞开了一个小小的门户,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干瘪老头儿好似猴子一样跳了下来。
这老头儿一头乱糟糟的花白头发,小小的皱巴巴的脸蛋,却有一个极大的脑袋。白大褂穿在他身上飘飘荡荡的,大褂上有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口袋,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东西。老头儿手里拎着一个尺许见方的黑色金属箱子,刚一落地,就随手将那箱子朝风大先生砸去。
沉重的铁箱发出刺耳的破空声,风大先生面色一变,急忙退后一步,双手挥起一道道柔和的气劲裹向了箱子。
老头儿则是有如跳蚤一般飞扑到了方文的面前,不等方文反应过来,他出手如电已经在方文身上插了三根银针。方文有如触电,浑身经脉一麻,顿时动弹不得。老头儿‘桀桀’怪笑着,铁钩一样纤长有力的手指瞬间将方文浑身衣服撕得干干净净,灵巧的手指轻盈的摸遍了方文的周身。手指有如雪花飘落,轻轻的捻过了方文的每一寸肌肤,拂过了他的每一个骨头关节。
老头的手指每一次碰触方文的身体,都有一股冰凉的气息注入方文体内,顺着他的奇经八脉十二正经以及周身骨骼血脉的流向不断的流转,很快的就将方文体内的结构摸得清清楚楚。老头儿‘吱吱’的笑起来,两只眼里放出锃亮的光彩,大笑道:“奇才啊!果然是上好的试验材料!”
右手一翻,老头不知道从哪里拔出了一柄雪亮的手术刀,随手一刀就劈向了方文的胸膛。他嘀咕道:“果然是极品实验材料。”
风大先生发出一声疯狂的咆哮,一股可怕的白色气浪自风大先生身周喷出,风大先生带起几条残影冲到了老头儿面前,一指轰向了老头儿的后心。指风呼啸,指尖前的空气被极大的力量挤压轰碎,方文竟然听到了水晶玻璃碎裂的脆响。风大先生怒斥道:“雪大,你动我徒儿一根头发试试!我要你的命!”
雪大先生一声怒骂:“你这小气鬼!你不知道为了科学献身是一种荣耀么?”他灵巧的转过身去,手术刀狠狠的一刀朝风大先生心脏部位捅去,同时左掌一翻,一股青绿色的烟雾朝风大先生急喷。
指风和手术刀碰到了一起。合金钢打造的手术刀有如面粉揉成的一般碎成了细小的砂砾,指尖和雪大先生的手掌狠狠的硬碰了一击。
巨响,狂风,四散的白色冲击气浪。
方文胸口一麻,一口血含在嘴里还来不及喷出去,就被冲击波又给冲回了肚子里,疼得他五脏六腑有如炸开一般,差点没疼死过去。气浪翻滚中,方文被冲出了数十米远,好似一条破肉袋一般挂在了一堵铁丝网上。
风大先生、雪大先生同时倒飞近百米,张口就是一道血箭喷出。风大先生的右手食指指骨扭曲成了麻花状,脸上也带起了一层不正常的黑气;雪大先生的右肩洞穿一个透明窟窿,右掌也被炸碎了一大块。
两人同时跳了起来,雪大先生转过身,瘦小的脸颊猛的扩张开,发出了一声有如猛虎咆哮般的怒吼:“给老子抓住那小子!带回去切片!”
天上那架巨大的直升机中‘噌噌’的跳下了近百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女,一个个双目发光的朝挂在铁丝网上的方文扑了过去。
风大先生也怒了,他大叫道:“谁敢动老子徒弟一根头发!他妈的,给老子开火!”
这里是风门在美洲的大本营,防御力量强悍无比。四周地面略微晃动了一下,数十座碉堡自地下升了起来,无数黑漆漆的粗粗细细的枪口、炮口从碉堡内探了出来。更有近千名武装人员牵着数百头凶猛的獒犬自四面八方冲了出来,面色不善的包抄而来。
雪大先生跳着脚叫道:“抓住那小子!抓住那小子!带回去揭破!切片!不要怕他们风门这群天下逃命第一的家伙!给我抓住那小子!”
天空那架直升机猛的变幻形体,在方文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直升机上探出了数十个火力点,大大小小的武器挂架上,导弹、炸弹起码有两百多颗。方文一边吐着血,一边无奈的呻吟道:“他妈的,至于么?你们打世界大战么?”
抬头看着天空,方文哀怨的叫道:“魔教就是魔教,他妈的窝里反都搞这么大的场面啊!”
眼看事态就要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风大先生咬着牙齿大喝道:“雪大!老子扣发你十年的科研经费!”
手舞足蹈的带着狂热的目光扑向方文的百多个白大褂同时呆在了原地。
同样陷入疯狂状态的雪大先生愣了好一阵子,突然恢复了正常。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啊,孩子们回去罢,回去罢。我在风大先生这里做几天客。过几天你们再来接我。啊,我们四大秘门同根同源,大家都是本门师兄弟,何必弄得这么剑拔弩张的?”
整理了一下身上破破烂烂的白大褂,雪大先生摆出一副雍容的姿态,笑盈盈的朝风大先生拱手道:“风大师弟,你看看你,师兄我好容易来你这里喝杯清茶,你摆出这么大场面干什么?啊,孩子们都回去,都回去。省得你们风大师叔,嘿嘿,啊,嘿嘿!大家都是同门嘛!”
他丢了一颗药丸给风大先生,谄笑道:“这是解药。桀桀,老子习惯了,一动手就撒毒药,风大师弟不要见怪啊!哈哈哈,我们都是师兄弟嘛!”催促风大先生赶快服下解药,雪大先生也草草的包扎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口,很快就浑然有如没事人一般行动自如了。
直升机带着百多个雪门弟子快速的离开,一脸铁青的风大先生小心翼翼的将方文护在了身边,领着眼睛急速眨动的雪大先生到了地下的基地。雪大先生目不转睛的一路打量着方文,一边叽咕道:“哎哟,快有二十年没来你这里了罢?怎么地方比以前大了不少啊?啧啧,风大,我决定了!”雪大先生突然大叫起来。
“你,又决定了什么?”风大先生目光不善的看着雪大先生。
“嗯,嗯。”雪大先生挺了挺胸膛,拍了拍瘦骨嶙峋的两排肋骨,笑道:“这个嘛,我们四大秘门同根同源,大家都是一家人。所以,我准备给你们风门一点本门人才能享受的福利。这样吧,明天我安排一下,调人过来帮你们风门上下都做一次全方位的由外及里的体检,怎么样?”
“体检?”方文的头皮一阵发麻,他尖叫道:“师父,你可千万不要上当啊!这老怪物狼子野心,司马昭之心,那是路人皆知啊!”
风大先生看着雪大先生,嘴里发出连串的冷笑,两个拳头握得紧紧的。四周有数十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风门内卫慢吞吞的围了上来,目光不善的看着雪大先生。雪大先生无比幽怨的看了方文一眼,又抬头看了看风大先生,突然仰天长叹道:“我本将心向明月。。。”
“不要理这个老家伙,咱们走。”风大先生冷笑了几声,拉着赤身裸体的方文就走。
雪大先生歪了歪脑袋,眼珠子一阵叽哩咕噜的乱转,急忙又跟了上去。一边走,他一边叫道:“唉,风大,你不要为我们雪门省钱,你知道吧?不要为我们省钱啊。我自费给你们体检啊。要不,你觉得花费太大的话,我就亲手帮你们师徒几个体检几天,怎么样?”
风大先生回头,比划出一根中指,怒斥道:“滚!”
雪大先生脸蛋哆嗦了一下,猛的跳起来有五六米高。他大声尖叫道:“有辱斯文!有辱斯文!风大,你他妈的还好意思在外面挂着牌子说你是当今的国学大师!国学大师,有对人比划中指的么?你,你伤害了我!你要给我精神赔偿!”雪大先生的一对眼珠,就是不离方文左右。
风大先生冷笑几声,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想要说点什么,最终还是将那话憋了回去。
雪大先生眼看风大先生不搭理自己,只能是一路紧跟在他们身后,絮絮叨叨的数落着风大先生对自己的门人、属下关心不够,不断的在那里叽咕着说若是不经常的进行体检,将会有多大的坏处。“你可知道么?男性,尤其是你们这样内功深厚的男性,若是不三天进行一次体检,很可能阳痿啊、尿频尿急啊、前列腺发炎啊、睾丸脓肿啊什么的。风大,你真的不体检一下?免费哩!记住啊,免费啊!”
风大先生长吸一口气,握了握拳头,最终还是没说话,阴沉着一张脸蛋,拉着方文就是一通疾走,最后到了一座大概百多平方米的医疗室。
一进这间设施齐全的医疗室,雪大先生就本能的精神起来。他飞快的扑到了一张医疗台上,笑吟吟的朝方文招手道:“来,小娃娃,来,躺上面!哎呀,你家师父可真心疼你,十亿美金一支的S-A-1元液,一次就给你定了三支啊!啧啧。。。让师伯我看看,你的身材可不错。”
方文打了个冷战,蜷缩到了风大先生的身后。雪大先生眯着眼睛,转到了风大先生的身后,一手抓住了方文的胳膊仔细的抚摸起来:“哎哟,若是能把你切片了,啧啧,也许师伯就能人工造出几条风灵之体来。唉,小娃娃,你知道么,为了科学而献身,是莫大的荣耀啊!”
“救命啊!”方文吓得尖叫起来,他狠狠的一抖胳膊摆脱了雪大先生的抚摸,急忙跳出了几米远。
“好了!雪大!先帮方文提升功力。等事情完了,让他给你一百毫升血就是。你可以拿去分析,克隆嘛。”风大先生一掌劈在了雪大先生继续朝方文摸去的爪子上,很大方的说了一句。
“一百毫升血?”雪大先生歪着脑袋寻思了好一阵子,看了看面露惊惶的方文,又看了看无比警惕的望着自己的风大先生,最终无奈的一拍手,叹息道:“一百毫升血,太小气了。一千毫升吧。一千毫升血,一百毫升**,十毫升骨髓。”
方文听得‘花容惨淡’,差点没哭出来。一千毫升血也就罢了,一百毫升**和十毫升骨髓。天哪~~~
雪大先生笑眯眯的看着风大先生:“一千毫升血呢,可以慢慢的分析,拿来做一些实验对比什么的。**嘛,我可以做一点儿人工受孕的试验,看看能否造出合适的人体来。骨髓嘛,也有骨髓的用处,可以拿来对比嘛。”
“好!”风大先生思索了一阵,点头道:“若是你能造出风灵之体!”
雪大先生大方的说道:“若是能人工造出风灵之体,当然全部是你们风门的人。”
顿了顿,看到露出笑容的风大先生,雪大先生又突然提议道:“不过,既然你都答应我从方文小可爱身上带走这么多东西。不如再大方一点?送我两公斤肌肉和几根骨头怎么样?”
方文尖叫起来:“师父~~~你千万不能答应啊!”血液、**、骨髓,都还算可再生产品,被弄走也无所谓。但是两公斤肌肉、几根骨头!方文看到了自己被切成骷髅架的凄惨模样。
风大先生默然摇了摇头,恶狠狠的瞪着雪大先生,右手慢慢的摸向了自己腰间的皮带。
雪大先生急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他苦笑道:“真是没有献身精神。献身精神啊,你们不懂!”
他麻利的一手拎过了方文,方文根本没有还手的力量,就被雪大先生一把按在了医疗台上,几个金属圈套自医疗台上弹起,将方文紧紧的扣在了上面。雪大先生恋恋不舍的抚摸了一阵方文身上流水一样线条柔和匀称的肌肉,摸得方文身上直起鸡皮疙瘩。他突然转过头去问风大先生:“呃,给我几斤肉嘛,我从他P股上下刀,怎么样?”
风大先生猛的张开嘴,愤怒的咆哮起来:“再罗嗦,一根头发都没有了!我扣你二十年的经费!”
“妈的!”雪大先生愤怒的咒骂了一句,歪着头看着风大先生抱怨道:“扣经费,扣经费,你有钱了不起啊?把元液拿来!先注射一支试试。”
“两支。”风大先生打开了手上拎着的黑色金属箱,从里面取出了两支拇指粗细长有三寸的墨绿色针剂。他微笑着看着方文,笑道:“方文是奇才。六个月,他已经突破了御风经第四重。”
正将针剂塞进高压针枪里的雪大先生猛的一怔:“突破了第四重?那,也许我们可以尝试一下一次给他注射十针八针的?你看,你看,只要突破了第四重,第五、六、七三重,都只需要积蓄功力的嘛。也许,我们今天就能造出一个小高手?”
方文哆嗦了一下。他回想了一下九天御风经里面对各重境界的描述,没错,前面三重是基础,第四重人与风和是必要条件,五六七三重则是完全依靠功力积蓄的水磨功夫。从理论上而言,自己既然突破了第四重,而且自己是风灵之体,对于风劲的契合度趋于完美,的确是可以一次性的提升到第七重的巅峰境界。
但是,会不会太快了?自己的身躯,能承受得住这种亡命的提升么?
方文可怜兮兮的看着风大先生,很小心小气的说道:“师父,您一定要把好关啊。有您照顾着,徒儿不急着变成高手!行走江湖,小命要紧啊!”
风大先生眼睛一瞪,大喝道:“男子汉、大丈夫,罗嗦什么?当初你那先天不足的小身板都能跑去飙车亡命,今日怎么又胆小了?三支!”他将金属箱内的最后一支元液也拿了出来,递给了雪大先生。
雪大先生满意的点了点头,挑起大拇指道:“这就对了。科学研究嘛,总是要冒风险的。”
方文想要说话,却被雪大先生麻利的封上了哑穴。风大先生皱了皱眉头,他想要反悔,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雪大先生手脚飞快,三支元液装进了高压针枪,‘嗤嗤嗤’三声,就给方文注了进去。然后他飞快的跑到了一旁,操纵一台大型的人体扫描仪器,观察起方文体内的标化。
方文只觉一道冰冷的洪流冲进了身体,洪流瞬间气化,化为无穷无尽的风劲呼啸着朝自己体内每一个角落冲了过去。很快,方文就有了一种自己成为鼓胀气球的错觉。他‘嗷嗷’的呻吟着,上中下三个丹田、奇经八脉、十二正经内的气旋急速的转动着,将那风劲不断的吸纳进去,压缩凝练后,化为一道道格外强劲的气流吐出,在体内按照御风经的法诀游走。
伐脉、洗髓、换骨易体。三个过程同时在方文体内进行。
强化经脉、清洗体内杂质、将骨骼肉体萃炼得更加结实轻盈,更加符合高速运动所需。
方文自身为风灵之体,体内已经没有多少杂质,身体结构也是最理想模式。他省去了九成以上的痛楚,只是那元液在不断的强化他经脉和肉体的时候,才让他有了一点疼痛,使得他不断的‘啊啊’叫出声来。
元液,这是风花雪月四大秘门中的雪门,按照他们门内秘密典籍的记载,以高科技合成的一种神奇药剂。药剂一旦进入人体,立刻化为和本人性质完全相符合的真力被吸收,是增加功力的最佳途径。只要天赋够,只要能吃苦,只要肉体能够承受,就能不断的补充元液,增强内劲修为。
只是,元液的加工和提炼极其的复杂,所需的材料极其庞大,更要付出一些极大的代价,价格自然也是无比的昂贵。就算是四大秘门中,若非各门掌门以及直系长老的心腹门人,都不可能有这种待遇的。
方文注射的这三支元液都是最佳品质的那种,一支元液就相当于一甲子六十年的修为。三支就是一百八十年苦修才能得来的力量。
也就是他是风灵之体,风大先生才敢做这样的尝试。需知道风元至今,也不过才注射了两支最高品质的元液而已。
方文耳边听到狂风呼啸,他身上的肌肉有如海潮一样绵绵起伏,一股莹润的光芒出现在他皮肤表面。他双目中闪起亮晶晶的青色寒光,但是很快这青光就收敛于他的眸子深处,只是他的两个瞳孔,隐约化为了两颗青蓝色的宝石,时而掠过一抹幽光。
“呃~~~嘎嘎~~~”
方文只觉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强,越来越汹涌澎湃,有一股力量近乎要冲破他的皮肤宣泄出去。
他张开嘴,大吼了一声,被雪大先生封住的哑穴,已经被他体内澎湃的真气冲开。
几声闷响,方文连续放了几个响屁,随手一圈白色气浪自他身周汹涌冲出,一层层气劲将医疗室内的一切仪器冲得支离破碎,医疗台也被方文一句震成粉碎,他有如一条滑溜的鱼儿一般,轻巧的在空中转了几周,带起了一串密集的残影后,飘然落在了地上。
风大先生笑了。
他点头赞许道:“好!修养七日,好好领会一下如今你体内的力量。七日后,为师亲自传授你本门的各种技法。”
袖子一抖,风大先生神气活现的仰天狂笑了三声,一手扣住了眼珠子滴溜溜望着方文直转悠的雪大先生,飘然离开了破破烂烂的医疗室。
方文握起了拳头,指缝中一缕缕青色的气流飘然而起。他轻轻的朝前一挥拳,一声脆响,拳头轻松的突破了音障,溅起了一片白色的气浪。
他不由得喃喃自语道:“二十一世纪啊,高科技啊。就连练武,都他妈的这么快!六个月,六个月!我方文,已经不是那个方文。”
方文又悲有喜的狂笑了几声,突然举起双臂,仰天歇斯底里的狂叫起来。
叫声中,方文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