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九章 风之初起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九章 风之初起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尖锐的破空声伴随着数十道极细的寒光漫空飞舞,数十具橡胶人像在两秒钟内被撕成了碎片。
方文手持两柄精钢打造的鹰爪,在两秒钟内挥出了三百六十击,鹰爪和空气急骤摩擦,开始隐隐发烫。
这是一间面积超过一个足球场的密封空间,四周墙壁上挂着无数冷兵器,从最常见的刀枪剑戟到最偏门的跨虎双栏、蜈蚣钩、丧门斧等等,应有尽有,几乎包括了人类有史以来冷兵器发展史中出现过的所有代表。就说剑,其中有轻而柔韧的中国软剑,其薄如纸,仅重三钱二分;也有中世纪德国条顿骑士使用的双手大剑,长一米八零开外,重达五十公斤以上。
风门对于冷兵器的钻研,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每一种冷兵器都只有最有效的三五招散手,用最快最直接的招式夺走敌人的生命,每一招的杀伤力都惊人的强大。方文最近半年的任务就是,囫囵吞枣的记下所有这些冷兵器的杀招,然后在未来的数年内不断的强化巩固,最终达到任何一件兵器都能信手拈来发挥最强杀伤力的化境。
“劲道很足,但是,声响太大。你想要让你的对手在一条大街外就听到你的动静么?”
站在训练场角落里的风大先生大声的训斥着方文,他在墙上取了一对短匕首,随手丢一柄给方文:“双爪的招式记下了,现在传授你匕首上的功夫。匕首,乃暗器之王,他几乎能胜任一切的搏杀场合。很可能,一柄可靠的匕首,就能救下你的性命。”
“现在看好。匕首的路数也是风门秘技中最繁复的,一共有三十六路散手,路路夺命、招招勾魂,全部是进手的功夫。没一招浪费在防守上。”风大先生身形如梦如幻,一招招的给方文演示起来。他手上的匕首速度极快,比方文方才出招的速度快了何止十倍,但是却一点声响都没有。
方文出神的看着风大先生的动作。他现在的功力很强,非常的强。按照雪大先生的估算,等方文适应了如今的功力,真正将九天御风经的五六七三重境界稳固之后,他还能继续接受元液的注射。雪大先生有十成十的把握在三年内让方文成为真正的绝顶高手。
但是方文欠缺经验,他根本不会应用体内的真力。不要说风大先生,就是任何一个风门合格的外围弟子,都能在三五招内正面搏杀方文,或者干净利落的暗杀他。风大先生现在做的,正是将自己一辈子参悟出来的技巧,毫无保留的传授给方文。
冷兵器,拳脚,暗杀技,侦察技,隐匿技,潜入技,方文在半年内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很多。
半年的时间绝对不够方文掌握这些,出了一身天生的风灵之体,方文的智商也不过是中人之资。想要彻底的掌握这些,没有十年的苦修,根本不可能。
匕首破空,方文身体扭曲着,随着风大先生的动作一招一式的比划着。他睁大眼睛,集中了全部的精力来记忆风大先生的招式。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方文有着深刻的觉悟,此刻的他,不是以前的他。在他的心中,他极度的鄙视以前的他。他发誓,他要做一个全新的方文。一个和以前完全不同,高高在上的,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能够有足够的力量去争取一些东西的方文。
这些招式,就是力量的一部分。
五个月后,方文被风大先生丢去了亚马逊原始森林里的特种兵训练营,接受了三个月负荷比之普通特种兵强上百倍的地狱训练。
方文,经过初步的磨砺,已经展示出一点儿上位者的威严。
当然了,一些自幼养成的,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他骨子里的东西,并不是这么容易清理掉的。
芝加哥联合钢铁公司大门口,一辆最新款的奔驰跑车玩了一个花俏的摆尾,带着尖锐的刹车声停在了铁门外。两名站在门口的保安相互看了一眼,立刻气势汹汹的冲了上去,用力的一拳轰在了车窗上。“这里不是你们这帮飞车党来胡闹的地方。滚,或者让我们打断你的腿丢出去!”
“我很像那票飞车党么?”戴了一副大墨镜,穿着一身标准的花花公子模式的花花绿绿的衣服,方文气极败坏的钻出了跑车,指着两个保安大声的叫嚷起来:“我很像那群地痞流氓么?你们看看,我很像飞车党么?”
两名保安歪着鼻子看了一眼方文的跑车。崭新的最新款跑车,但是上面画满了老虎身上的黄褐色条纹。没错,这就是一辆飞车党的标准坐驾。两名身高都在两米以上的保安立刻抓住了方文的肩膀,就要履行他们的诺言,将方文的大腿打断后丢出去。
一辆破破烂烂的,车龄起码在二十年以上的福特轿车慢吞吞的喷着黑烟开了过来,风大先生一脚踢开了车门,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两名保安眼里寒光一闪,急忙的朝风大先生鞠躬行礼。风大先生淡淡的说道:“玄风三十九、旋风四十二。你们认清方文的模样。以后他就是这家钢铁公司的负责人,也是你们玄风部芝加哥分部的首领,你们直接向他负责。”
两名保安行了一个抱拳礼,恭声道:“喏!”他们看了看方文,又看了看他那辆花俏的跑车,眉头同时扭成了一团。
风大先生无奈的看了一眼方文的跑车,嘀咕道:“总比上次那辆画了无数**的玛莎拉蒂来得好。”他指着方文,略微有点威严的训斥道:“年轻人,做事要低调,稳重。呃,算了,你才十九岁不到,我和你计较这些干什么?”
“那是当然!”方文昂着头,大声说道:“师父,您一把年纪了,玩玩什么低调、稳重的事情很好。我嘛,还没到那个岁数。哎呀,该死的亚马逊大水蛭,奶奶的,我已经里里外外刷洗了十几遍了,怎么还是浑身不舒服?”
抬头看着眼前这家巨大的钢铁公司,方文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师父,这家公司,是我的了?”
风大先生白了他一眼,冷笑道:“胡说八道!这都是门内的产业,你负责打理就是。”顿了顿,看到方文一脸的失望,风大先生急忙安抚道:“不过呢,你每年能够从他的利润中提取百分之十作为开销。”
“百分之十?”方文眼睛亮了,他激动的抓住了风大先生的肩膀,大声说道:“师父,你没骗我罢?把我丢去了那个鬼地方三个月,不会给我开空头支票让我白开心吧?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以后不用飙车去赌钱了?”
没来由的,风大先生觉得有点心酸。他用力的拍了拍爱徒,笑道:“胡说八道,你是风门掌门的关门弟子,穷了谁,还能穷了你?”
领着方文进了钢铁公司,风大先生召集了公司内的几个头面人物,也就是风门在芝加哥的负责人,将相关的权力移交给方文后,又开着他那辆破破烂烂的福特老爷车缓缓离开。
芝加哥联合钢铁公司、玄风部芝加哥分部,这是风大先生锻炼方文的场所。
芝加哥大学,是方文未来两年时间内汲取他所需要的各种知识的场所。一个合格的风门领导人,不可能是一个只会打打杀杀的莽夫。
而风大先生,则去了大陆,继续挂着他那新加坡客座教授的牌子,不知道去主持一些什么勾当。
方文暂时还没有实力参与这些核心的机密。他的实力,需要他在未来两年内慢慢的扩充。
不过,方文已经很满足很满足了。他到了公司的第二天,就挪用了数千万公款,购买了数十辆以前他梦寐以求而没有财力去买的顶级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