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十二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十二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17K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客机平稳的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方文整了整衣服,手指轻轻的摸了一下脸上的面具,带着一丝微笑,慢条斯理的跟着前面的旅客走下了舷梯。
风大先生急召方文赶来大陆和他会合。三年前已经被龙门盯上的方文只能是易容前往。这一切对于精擅百工的花门而言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方文脸上的这张面具轻薄透气、栩栩如生,方文甚至感觉不到自己戴了一个面具。这是一张显得比较平凡的脸,很不引人注意。
在行李传送带上取下了自己的两个大行礼箱,方文站在空荡荡的旅客到达大厅内抬起头来,无声的念叨道:“上海。那个女人还在上海么?那个自幼就恨不得掐死我的女人。要去拜访一下她么?林家,哼哼,林芝。”咬了咬牙,方文拖着行礼箱缓步朝出口行去。
他知道风大先生急匆匆将他从欧洲调来的用意。在欧洲一系列风暴雷霆般的行动中,方文凸显出了他强悍的实力,这一份实力,足以使得他有资格参与某些真正的核心机密。同时,他对龙门在欧洲的秘密据点进行了大清洗,这也让天门和龙门之间骤然剑拔弩张,几乎全方面的开战。这是风大先生他们所不想看到的。所以紧急将他调离漩涡中心,这也是一种冷处理的手段。
“怪得我方大少么?”方文歪了歪嘴,冷笑道:“老子失恋了,老子很生气,就要有人倒霉。三年前他们又差点杀了我,这只是一点利息罢了。”
“大家都是出来混的,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啊!三年啊,老子被雪大疯子抽了多少血?老子在失恋前还是处男,**就被抽走了上百公升!要不是龙门的那帮家伙,老子会落在雪大疯子的手里?”方文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他眼角抽搐道:“三年前,不会是雪大疯子把我的身份泄漏出去的吧?也不会啊?师父都说了,是秘风部的叛徒泄漏的。不过,很有可能啊,用药控制一个秘风部的高级干部,这种事情他做得出来!”
方文咬牙切齿的往出口行去,但是很快的,他就被两名警察拦住了去路。两个很俏丽的女警,而且很显然是刚刚出道的女警。她们肩并肩的拦在了方文身前,方文诧异的松开了行礼箱的拉杆,耸耸肩膀苦笑道:“两位警官,有何贵干?我都过了海关了,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一切都很正常啊,裤子拉链也拉得紧紧的,没什么毛病啊?
‘嘿嘿’笑了几声,方文仔细的看了看这两名女警。“哇哦!”方文惊叹了一声,还是一对孪生姐妹,看她们的肩章是三级警司,两个很嫩很嫩的刚出道的女警。方文笑了:“两位美丽的女警官,唔,我很像坏人么?”
左边的那女警脆生生的说道:“谁知道你是不是好人?上海市最近有大型活动,随机抽检,请把你的行礼箱打开!”
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方文扭头看了看那些同机的旅客顺顺当当的走了过去,不由得气恼道:“随机抽检,也不能只抽检我一个人吧?”
“谁叫你最不顺眼?”右边那女警冷笑道:“看你模样也是老实本分的样子,看看你身上穿的衣服花里狐俏的,不查你查谁?”
“OK!”方文弹了一下响指,认命的蹲下,打开了自己的行礼箱。他抬头看着两名女警道:“哥们我认栽。不过,我的衣服很花俏么?喂,以貌取人要不得呀!两位女警官都是维护国家法纪的执法者,这个以貌取人。。。我操!”
方文呆呆的看着自己行礼箱里一件西服下面压着的一包黑色的叶片。他很无辜的举起了双手,叫嚷道:“女警官,你们可要分清好人和坏人啊,我可从来不抽大麻的!”话刚出口,方文就恨不得抽自己的耳光,不抽大麻,自己怎么会认识大麻叶子呢?这岂不是自己往自己脑袋上扣尿盆子?
小女警变得无比的严肃,麻利拔出了腰间的配枪对准了方文。左边那小女警义正辞严的说道:“站起来,跟我们走。”
右边那小女警则是飞快的对着肩头的通话机一阵嘀咕,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十几个警察,如临大敌的包抄了过来。
方文愣住了。这种情形,他从来没有遇到过,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他结结巴巴的说道:“喂,警官,不就是大麻么?首先,这些大麻不是我的。其次,就算这些大麻是我的,也不用摆出这么大的阵势吧?您把枪口挪动一点,小心走火啊?”
方文不怕走火,手枪子弹的出膛速度太慢,哪怕近在咫尺呢,也不足以威胁到他。但是他觉得有点头大,自己刚下飞机就遇到这些麻烦,这叫什么事情呢?在那艘巨大的太空船中接受了三年的特训,但是方文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眼前的事情。风门掌门的关门弟子被人栽赃,在行礼箱里放了一大包大概两三公斤的大麻叶?传出去能笑死所有地下世界的头目。
要不要拒捕呢?在那十几个警察包抄上来的时候,方文很苦恼的皱起了眉头。这些普通警察,不够他一把抓的。
但是,眼前的这两个小妹妹,实在是可爱啊。俏丽青春,一身合体的黑色警服,让她们怎么看怎么让人喜爱,一点儿威胁性都没有。没有任何的威胁,那些包抄上来的警察也的的确确都是普通的警察。自己的确是倒霉,碰到了这档子窝囊事情。
好罢,这里是大陆,这里是龙门的势力范围,好好的分说一下,也许不用费太多的力气也能顺利的脱身,没必要展示某些非人的力量招惹来龙门的人。出入海关的旅客行礼箱里被人塞各种违纪品以求蒙混过关,这是很寻常的事情。方文不觉得一点儿不算很违规的软毒品能将自己怎么样。自己如今手持的是瑞士护照,只要经过尿检证明自己没有吸毒史,自己就能安然脱身。
大麻,不是海洛因或者其他的某些烈性毒品,没必要为了这些不是问题的问题招惹真正的麻烦。
所以,方文很乖巧的伸出双手,让那一对可爱的小女警给他戴上了两副手铐。两副手铐,方文哭笑不得的看着两名小女警,无奈的叹息道:“两位警官,至于么?我可是真正的遵纪守法的人,意思意思也就够了啊?”
小女警歪了歪脑袋,同时冷笑道:“是不是好人,还要仔细的调查一下。跟我们走,接受调查。”
看到方文乖乖的被戴上了手铐,其他的警察也都没做别的动作。他们分出了两个人提着方文的行礼箱,连同两名小女警一起,押送着倒霉的方文顺着旁边偏僻角落里一条狭窄的走廊走了进去。
走廊很长,七扭八拐的不知道通向哪里。走到半路上一个分岔口的时候,两个小女警突然开口道:“大张啊,你押这个家伙去见头儿,我们带这些证物去检验一下。大周,拎东西。”
两个小女警很神气的一摆脑袋,看都不看方文一眼,轻轻的哼了一声后,领着两名男警察中那白净的一个往一旁行去。
方文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两个小女警的背影,愁眉苦脸的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黑脸膛警察,长叹道:“警察叔叔,为什么不能是她们押送我呢?这一下,一点点仅有的乐趣也被剥夺了。我是冤枉的~~~”
黑脸警察严肃的说道:“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你是不是冤枉的,等调查完了再说。”
方文咧了咧嘴,叫嚷道:“那感情好。我可先说明啊,警察叔叔,我的行礼里的私人物品,可不能给我弄丢了。”
黑脸警察用力的推了一把方文的肩膀,大声说道:“罗嗦什么?走!见了我们头儿,你再废话。”他面带逼人的威势,一种很沉重的威压逼向了方文。这是一种只有拥有极强的实力,或者久居高位的人才可能拥有的威压。
方文皱了皱眉头,看了看这黑脸警察的肩章,摇了摇头,转身就走。一边走,他一边嘀咕道:“奇怪,警察叔叔,看样子你都三十好几了,怎么还挂着一个三级警司的牌子啊?那两小丫头,可和你平级呢。”
不对,事情有蹊跷。就算熬资历,三十多岁的人,怎么也不可能只挂上这个警衔?
而且,自从下了飞机,这一切的事情都发生得太巧合了吧?
方文突然奋力一振,真劲鼓荡,双臂狠狠的朝外一分。两副手铐发出清脆的金铁撞击声,方文惨叫了一声,手铐纹丝不动,反而是不知道他的大力挣扎碰触了什么机关,手铐内弹出了锋利的锯齿,深深的陷入了方文的肌肤。锯齿入肉,一股方文无比熟悉的酥麻感自手腕上传来,他惊呼道:“操,连**都用上了?”
手铐不知道是用什么合金制成,以方文如今可以用恐怖形容的力量,居然没能损它分毫,反而是吃了大苦头。两只手被紧紧的铐在了一起,方文的实力立刻被削弱了八成以上。相比起来锯齿上的**反而不值得一提了。被雪大先生蹂躏了三年,普通的毒药、**对于方文而言,都只是补药而已。
手不能动,方文立刻就要施展身法逃走。但是他立刻就发现了四周地势对自己的不利。狭窄的走廊宽不过一米多,高只有两米多一点,风门最大的优势速度和变幻的身法,在这种地形中被最大的削弱。
惊惶之下,方文身体略微腾空,双腿飞起连续三十六腿,每一腿都带起了呼啸的风声,每一腿都轰向了黑脸警察的心口。
一声冷笑,黑脸警察长吸了一口气,身上的肌肉突然膨胀起来,他很快就变成了一名身高两米多膀大腰圆的巨汉。偌大的身躯几乎将走廊封死,几乎有方文腰粗的两条手臂带着沉闷的呼啸声,硬碰硬的朝方文当头砸下。
方文可不想拼命。他腿势变幻,双足急速和那两条可怖的手臂对轰在一起。他在心里暗骂道:“敛息秘法!我方大少经验太少,被人蒙了!”
黑脸警察闷哼一声,嘴里喷出一口鲜血,踉跄着朝后连连倒退。
方文也只觉脚尖疼痛欲裂,轻盈的身体一个借势,狠狠的一腿轰在了身边的墙壁上。
巨响声中烟尘弥漫,厚有尺许的钢筋混凝土墙壁被方位一腿轰出一个大洞,方文慌不择路的冲了进去。
刚刚冲过这堵墙壁,还来不及看清眼前到底是什么地方,三道锋利的长剑已经带着刺耳的剑气破空声滑到了方文身前。
“我靠!”方文身形急转,身体有如陀螺一样不沾地的在瞬间急转数十周,带起了一股浑厚的青色风劲,硬和三柄长剑碰在了一起。惊呼声中,三柄长剑抵挡不住方文身外有如实质的青色罡劲,明晃晃的宝剑炸成了无数的碎片飞散,三名身穿黑色中山装的中年男子喷血倒退,嘴里大声吼道:“魔头功力极深!还不快出手!”
方文飞快的扫了一眼四周,这是一处宽大的大厅,十几名同样打扮的男子正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方文怒道:“这次又是哪个部出了叛徒?大少我刚下飞机就被人追杀!这也太衰了罢!”
三拳、三刀、五掌、六腿,十七名黑衣男子同时朝方文发动了攻击。
方文一声长啸,体内风劲气旋急速流转,他在极短的距离内就加速到了一个可怕的高速,带起一道狂飙呼啸着撞向了对面数十米外的落地玻璃窗。在他撞到那玻璃窗之前百分之一秒时,方文已经突破了音速,身边炸开一团白色的气浪。巨响声中,方文撞碎玻璃窗,瞬息远去。
“操!”黑脸警察踉跄着从那大洞内冲进了大厅,他怒道:“好奸猾的小子,他怎么就发现了破绽?若是让他走到头儿他们埋伏的大厅里,还有他逃跑的份儿?”
黑脸警察的身后慢慢的走出了一名身长玉立,皮肤呈现出润泽的金黄色的青年男子。他皱眉看着方文撞开的大洞,摇摇头抱起双臂懒散的说道:“风门的人,原本就不好对付,谁能比他们跑得还快?幸好风门里能突破音速的人加起来也没几个,否则的话,哼哼。”
他用力的一摆头,冷笑道:“发信号,执行预备方案。调直升机过来,我们得赶过去,否则还不一定吃死他。”
方文带着一道狂飙冲出了机场。他对机场附近的地势不熟,闷着头一顿狂冲乱跑,很快就跑出了数十公里,到了一处偏僻的仓库区。这里四周都是旷野,近百座看起来很长时间没有使用过的库房无声的矗立在旷野中。方文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停下了步伐,愁眉苦脸的望着手腕上套着的手铐。
原本他可以直接奔进上海市区,然后再按照风大先生给他的联络方式去联系风门的接应人手。
但是既然自己一下飞机就被龙门的人盯上了,很显然直接找上接头人并不是什么明智的主意。更加要命的就是,方文可没有带着手铐到处乱逛的心情。上海市他并不熟悉,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你叫他怎么找到接头人的地址?带着手铐去坐出租车?
咬牙切齿的再次发力狠狠的崩了一下手铐,手铐发出‘嗡嗡’声响,却硬是纹丝不动。方文气急,拼命的鼓荡体内的真劲,青色的气流不断的自他身上冒起,渐渐的都冲起来尺许高的青色气浪,双臂上已经凝聚了万斤巨力,再次下狠力崩了十几下,结果只是让那锋利的锯齿益发的深陷进肌肉里,手铐哪里有分毫损伤?
一滴滴的鲜血顺着手铐滴落地面,方文气极败坏的跳了起来,狠狠的踢碎了身边的几根水泥柱子,却依然拿这手铐没有任何办法。
突然,方文狠狠的用头对着身边的墙壁狠狠的撞了几下,他恼怒道:“我方大少怎么这么蠢?用蛮力做什么?学的那些开锁的技能,不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用的么?”
‘嘿嘿’怪笑了几声,方文郁闷的心情突然变得无比的轻松。他喜笑颜开的自腰带上拔出了一根细小的钢丝,慢慢的捅进了手铐上的锁眼。过了几分钟,方文顺利的打开了手铐,他得意的笑了几声,可是好心情却又被手腕上传来的阵阵疼痛给打得烟消云散。
气恼的看着手腕上深可及骨的伤口,方文从随身的暗袋里取出一瓶药粉,细细的撒在了伤口上。他眯着眼睛嘀咕道:“好你两个小丫头,方大少这次吃的亏,迟早得找你们还回来。哎哟,幸好你们没在这手铐上用电子锁,否则方大少我可就乐子大了。”
不过,方文也清楚,这可不是龙门的人心慈手软,而是根本用不上那些东西。若非方文运气好,在半路上就起意逃走的话,一旦和龙门埋伏的主力碰上,双手被铐上的他,哪里有机会开锁?到底是机械锁还是电子锁,这根本不重要。
抓起两副手铐正要将它们远远的丢开,方文却突然摇了摇头,轻声笑道:“能吃得住大少我全力爆发的合金?这造价可也不便宜罢?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可不能放过。飙车赌钱嘛,再小的注码你也得吃不是?”摇了摇头,方文将两副手铐都挂在了自己腰带上。
方文跳起身来,辨识了一下方向正要往上海市区潜入呢,突然他脸色惨变。
十二架直升机正从远处急速朝这边飞来,直升机的舱门打开,可以看到有人挂在舱门边,手上抓着重型的反器材枪械。
“我靠!我只是一个人!你们打世界大战么?”
方文转过身就要逃走,但是他身边的水泥地上突然溅起一蓬蓬的火星,被打开一个个尺许方圆的大坑,那些枪手已经开火。
二十几柄重型枪械同时射向一个人,饶是方文艺高人胆大,却也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
“到底是那个该死的出卖了大少我?我要杀人啦~~~”
方文轻盈的在枪林弹雨中闪避着,身体带起了一条条的虚影。他准备再次加速逃走。
突然,几道红光擦着方文的肩膀掠过,方文的身上出现了几条焦黑的痕迹。
方文面色惨变,尖叫道:“高能激光!我惨!”
再快,你能快过子弹,但是你能快过激光么?只要有充足的能量供应,一台激光器甚至能在万分之一秒内覆盖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地域。方文的脸都绿了,他急忙冲进了一间仓库,借以躲避激光的攻击。他心口一阵阵的泛苦,自己怎么这样倒霉?
他不就是因为失恋了,所以找龙门的人发泄了一下火气么?怎么他就这么倒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