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十三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十三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掌劈碎挡在前面的墙壁,方文有如猫儿一般灵巧的钻进了隔壁的库房,靠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集装箱用力的挥了挥隐隐作疼的手腕。这是他藏身的第五个库房,前面四个库房都被机关炮、重型反器材枪和高能激光轰成了废墟,若非方文逃得快,要么重伤被擒,要么已经被干掉。
一道碗口粗的红光突然穿透墙壁,在仓库地上融出了一个米许方圆的大坑,腾腾的冒着热气。这是直升机上的重型激光器,是一击就能洞穿十米厚钢板的可怕玩意,这也是方文不敢依仗速度逃走的最大原因。
小型激光,方文还能硬扛几个,只不过身上多几个小窟窿而已,不打中要害根本没事。但是这种重型激光器,一击就能让方文变成一缕青烟飘散,他哪里敢冒这个风险?
又是连续几道粗大的红光射了进来,方文急忙连滚带爬的跑到了一个角落里藏好。
“妈的!”方文突然运足真劲,大声叫道:“你们这群家伙,还穿着警察制服来忽悠大少我。杀人,是犯法的!在中国非法持有枪械,是重罪啊!”
暴风骤雨般的扫射突然停下,方文隐约听到四周都传来了人小心靠近的步伐声。他得意的笑了。
和方文硬碰过一记的黑脸警察站在仓库外,大声喝令道:“少废话。自己走出来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黑脸警察身边赫然站着那两名俏丽的小女警,她们手持造型怪异的高能激光器,笑吟吟的低声评价方文逃命的速度果然是快。听得黑脸警察的叫声后,左边的那小女警大声叫道:“风门四少,你就乖乖的出来罢。改邪归正、弃暗投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啊呸!”方文差点没笑出声来,他大叫道:“妞儿,现在是二十世纪了好不好?还有什么正啊、邪的?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现在不是人么?一句话罢,若是我出来投降了,我能有什么好处?没好处,我干嘛向你们投降啊?”
“好处?”两个小女警相互看了一眼,吐了吐舌头,抬头看向了天空不断绕着这片仓库盘旋的直升机。
一架悬停在正上方的直升机里,那肤色呈金黄色的青年撇了撇嘴冷笑道:“好处?留下他一条性命算不算好处?他让我们欧洲分部的弟子损失了五百多人,还想要什么好处?信号一直在他身上?”
“没错,估计他舍不得那两条手铐,把手铐带身上了。”机舱内正在操作一台仪器的青年轻轻笑道:“那手铐的确是好东西,他太贪心。”
“魔门的人,你还指望他们有好的品性?”金肤青年淡然笑道:“预备队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方圆三十公里内已经布置了一千多人,他不可能逃掉。”
“难说。风门的人。。。逃命的功夫天下无人能及。叫大张他们准备强攻进库房,方才的火力准备应该已经吓坏了我们的四少爷,他是不敢冒着被激光器追杀的危险逃跑的。生擒他!风门的四少爷,哼哼,这个功劳可大了。”
“呃,头儿,我只是觉得奇怪,是谁把风门四少到达的消息传给我们的?我们在他们风门里面,有地位这么高的间谍么?”
金肤青年呆立了一阵,摇摇头,狐疑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消息来得诡异,但是,两次都没错。不管了,动手吧!”
蹲在库房里,将衬衫撕成了碎布条给手腕上的伤口好好的包扎了一下的方文突然听到头顶的巨响。几发威力惊人的震荡弹轰在了库房顶上,库房的天花板被震成粉碎,剧烈的振荡波震得方文耳朵里一阵轰鸣,眼前金星乱闪,差点没晕了过去。
方文怒斥一声,身形急速旋转起来,道道强风轰出,将靠近身体的水泥碎片全震成了碎片。他正待逃逸,突然数十发闪光弹同时丢了进来,强烈的白光好似有一万个太阳在眼前闪亮,方文惨叫一声,有如无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转,突然一头撞在了库房的柱子上,将那米许粗的柱子撞碎了大半,方文也狼狈的被弹飞了老远。
黑脸警察大喝一声,步伐隆隆的奔跑过去,伸开两条长臂,重重的搂住了方文。
方文一声怒喝,过去的三年中他再次被注射了九支最上等的元液,虽然御风经的修为还保留在第七重没有突破,但是他一身真劲的强度实在可以算是天下第一。如今猛不丁被人抱住,方文一声大喝,体外腾起尺许高的青色气浪,黑脸大汉如受雷霆轰击,只觉得浑身骨骼似乎都炸开,五脏六腑好似都翻了一个个儿,两条手臂上血肉翻飞,偌大的身躯被方文放出的气劲震飞出十几米远。
“大张!”两小女警看到黑脸警察浑身血肉横飞的飞出老远,好似被炸弹命中过的凄惨模样,吓得大声尖叫起来。她们丢弃了手上的激光器,手忙脚乱的朝黑脸警察扑了过去。
“糟了!”直升机上的金肤青年惊呼一声,大喝道:“佛门降魔,六字真言!”他连连发出大声吟唱,身体突然拔高了尺许,头发都一根根倒竖起来,身上隐隐放出淡金色光芒,团身自空中飞扑而下,双拳带着震耳欲聋的破风声,狠狠的朝方文当头砸下。
“哈!小妞儿,你们往哪里走?”风门不是花门,对于暗器的功夫造诣不够,但是方文听风辨器的功夫,也是受到了花门高手的残酷蹂躏才修炼出来的。他听到了两个小女警惊惶跑开时的步伐声,他立刻伸出双手,朝两个小女警的方向狠狠的虚空一抓。
方文的掌心凹陷,一团鸡蛋大小的幽绿光芒在掌心内急速旋转,一股可怕的吸引力立刻控住了两小女警的身体。“捕风式!捉影式!”方文大喝一声,平地卷起两道狂飙,两条纤细的身影没有丝毫抵抗能力,凌空被方文在数十米外抓了过去,乖乖的落入了方文的掌心。
“韦陀降魔!”头顶突然压下来一股庞大的力量,耳边隐隐传来梵唱声。
方文大笑,随手点了两个小女警身上数十个穴道,将她们重重的丢在了地上,双掌狠狠的朝天空拍去。
“秋风落叶掌!给我开啊~~~”方文体内的风劲一抖一振,连续喷吐出九十九道强劲的罡风,罡风相互碰撞摩擦纠缠在一起,化为一道淡青色的旋风呼啸着冲上了天空,和那自空中扑下来的青年闪烁着淡金色光芒的双拳狠狠的对碰了一记。
一声闷响,方文双脚下陷,泥土直淹没了他的膝盖。天空扑下的金肤青年闷哼一声,七窍中喷出一道血箭,被方文挥手轰出的罡风震得好似风中落叶一般朝一旁飘去。金肤青年惨哼道:“好强的先天罡气!你才多大年纪?”
“你管我呢?”方文随手一抓,将那青年也抓在了手中,掐住了他的脖子。
四周龙门众人一阵骚动,地上躺着的两个小女警同时尖叫起来:“头儿,你也被抓了?”
金肤青年翻起了白眼,眼睛还睁不开的方文则是仰天长笑,大声喝道:“好了!你们的头儿被大少我抓了。快快投降,否则,咱们一拍两散,不要怪我辣手摧花!”嘴里叫着辣手摧花,方文却狠狠的掐了一把金肤青年的脖子,气得金肤青年眼角直抽搐。
一个小女警怒喝道:“风门四少,你还是赶快投降吧,你逃不出去的。”
另外一小女警冷哼道:“姐姐说得对,你们这些魔头,逃不出去的。”
“送大少我去上海市区,否则,老子就撕票!”体内真劲流转,雪大先生用方文做试验时积蓄在他体内的庞大药力渐渐发动,被闪光弹刺伤的眼睛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方文眨巴了一下眼睛,笑吟吟的抓起了身材纤小的姐妹俩,伸长左臂将她们拦腰紧紧的搂住。
方文很刻薄的对金肤青年冷笑道:“我说‘头儿’,你是第一次指挥人来抓人吧?缺少经验啊!大少我在欧洲挑你们据点的时候,那一次不是在附近埋伏上几百个狙击手,然后带人冲进去的?你们太看不起我了。”
金肤青年没吭声。他已经很看得起方文了。十二架武装直升机,十二具大型激光器,数十具手持型激光器和数十挺重型反器材枪,还有龙门上海分部的七成人手。这样都没能擒下方文,只能说方文太变态。方文的年龄并不大,但是他居然已经由后天真气转为先天罡气,而且真劲的雄浑度,甚至就连龙门的长老们都不如他深厚。
当然,金肤青年有击毙方文的机会,如果用十二具大型激光器不管不顾的进行活力覆盖,就算方文是铁金钢,他也被撕成了碎片。但是两名小女警的莽撞,却让他一败涂地。自己都落在了敌人手中,还想怎么样?
龙门的组织严密、上下等级无比森严,自己这个上海分部的负责人落入敌手,手下人是不可能冒着牺牲自己的风险行事的。
“你很强。能告诉我,你注射了多少支伤天害理的元液么?”金肤青年吐出一口淤血,很冷静的问方文。
方文看了一眼四周远近隐隐约约的上百人影,他淡然笑道:“第一次注射了三支,这三年来又陆续注射了九支,十二支最好的元液。”
“十二甲子的修为。”金肤青年、两个小女警,以及那些站得比较近的龙门弟子都不由得面色惨变。十二甲子的修为,这是正常人根本不可能达到的境界。人生百年,就算修炼有成,也不过活个一百多岁,正常的武人有两甲子的修为就足以自傲、足以横行一方。十二甲子的修为,这是怪物,是绝对破坏平衡的存在。
“十二支元液。”金肤青年冷笑着,扭头看着方文带上面具显得有点平凡的脸,他阴沉的说道:“你知道十二支元液代表着什么?”
“不知道!我不关心这些。”方文眨巴着眼睛,心里有一种不怎么好的感觉。雪大先生疯疯癫癫的,这元液,不会是什么恶心东西吧?
金肤青年狠狠的瞪着方文,怒声道:“我们多少知道一点元液的萃取方法,从某些特定植物中提取生命能量,然后注入活人体内,让这些植物能量转化为真元后,又生生从活人体内抽取出来。一支最上等的元液,就要废去数十名武人的修为。抽取元液的时候,他们的经脉都会寸寸碎裂。你们天门,都是一群惨无人道的魔头。”
“啊呀,好了,好了,我是魔头。”方文看了看左右,冷笑道:“给我这个魔头让路,否则,我毙了他们三个,我们再分出一个生死。”
元液要通过活人才能提取出来?方文一听这话,反而放心了不少。三年的地狱般训练中,各种恶心古怪的试验他参与得多了,虽然大部分时间他都是作为被研究对象存在,但是他的心理承受力可不是一般的好。那些被抽取元液的人,经脉村村断裂,也许会吃一点苦头,但是雪门的医术,绝对会让他们的经脉重新愈合。
无非就是他们不断的享受经脉寸断的折磨而已,一次次的抽取元液,将他们作为元液的生成器皿。
这又有什么?方文阴沉的思忖道:“他们只是被抽取元液而已,老子三年时间被抽了多少血和**、骨髓,我岂不是也很可怜么?”
右掌用力的紧了紧,方文掐着金肤青年的脖子冷笑道:“不要和我罗里罗嗦的。你当大少我会被你这几句话给糊弄住么?什么弃暗投明啊、洗心革面啊,说白了我们如今不就是利益冲突么?大哥,现在不是几百年前的江湖武林了,不要把这些道德文章挂在嘴上,会让人笑话的。”
小女警姐妹气恼的抬起头来,一个对方文骂道:“无耻!”另外一个骂道:“卑鄙!”
“无耻?卑鄙?”方文怒了,他大叫道:“几百号人围歼我一个人,你们就不无耻,不卑鄙么?妈的,看看武侠小说去吧,大少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帮所谓的名门正派!那一本小说里面,你们对付哪一个魔头,是他妈的光明正大的单条独斗的?哪一次不是带上几百人围攻?”
方文讥嘲道:“大哥大姐们,现在是二十世纪了,你们别抱着那种让人笑得牙疼的故纸堆来发酸,好不好?”
狠狠的一晃右手,指尖将金肤青年的颈骨搓得‘咯咯’作响,方文狞笑道:“给老子准备交通工具,送大少我进上海市区。否则的话,哼哼。老子杀一个够本,杀了这两个小妞儿,黄泉路上也不寂寞了,还可以玩一次鬼鬼情未了。快去!”
手起掌落,方文一掌轰在了金肤青年的后心处,打得他连续喷出了大口的鲜血。
金肤青年咬了咬牙,看了一眼小脸发白的姐妹俩,苦笑道:“好,今天我卢方认栽了。风门四少,迟早有一天,我会找回这个场子。”他哼了几声,似乎觉得有点意犹未尽的说道:“你功力盖世,实在是一等一的魔头。不过你也不要得意,等我师弟出关,哼哼。”
方文对卢方的话不予理睬。他真正的对敌经验还是欠缺了一点,但是对于他的实力,他是很放心的。只要不是倒霉被形成规模的高科技武器围攻――就好像今天一样――他根本无所畏惧。龙门中,也只有少数几个修炼奇功异法的隐居长老可能对他造成威胁,其他的人,他怕谁啊?
毕竟,能够注射十二支最佳品质的元液,普天之下,仅有方文这个怪物而已。
风大先生,不也就注射了四支而已嘛,风大先生的境界,可和方文一样,都是御风经的第七重,他也只能注射四支,就成了风门的掌门。
今天这一仗,若非是那十二架武装直升机上的大型激光器,方文一个人就能慢慢的将这些龙门的弟子杀得干干净净。
卢方阴沉着脸蛋发令道:“去弄一辆车过来,恭送风门四少去上海。”
小女警同时叫嚷起来:“头儿,就这么送这家伙走了?”
方文叫道:“闭嘴,不送我走,你留我当上门女婿么?不送我走,我怎么放你们啊?”
用力夹了一把左臂,两小女警的腰肢剧痛,无比气恼的鼓着嘴瞪着方文。方文邪恶的笑道:“老子守信,等我进了上海城,到了人流最多的热闹市区,就放你们离开。嘿嘿,我就不信你们龙门的人,敢在市区里和我拼命!大少我要是在市区全速跑开,不用打,就那冲击波就能杀死数万人,你们不信尽管试试。”
“好了,小景、小影,今天咱们认栽。”卢方大声制止了两个小女警不依不饶的纠缠。卢方有点后悔,早知是这么一个结果,就该一顿乱轰将方文干掉就是,生擒他干什么?一个有着十二甲子功力的风门高手!卢方想起这件事情,就一阵的头疼。
现在风门的高手,已知最高速度也不过一点五倍音速。但是方文这个风门四少,他能跑多快?用如此的高速杀人,龙门中有谁能抵挡他?
卢方皱着眉头正在思忖这事情,一辆越野吉普蹦蹦跳跳的被开了过来。卢方吐了一口血沫,淡淡的说道:“风门四少,上车吧。”
方文轻轻一笑,很优雅的朝四周虎视眈眈的龙门弟子鞠躬行礼道:“不用送了,不用送了,诸位,大少我是很守信的人,到了市区,一定放你们头儿还有这两位警官离开。哦,对了,你们不会是真的警察吧?”
没人搭理方文,方文耸了耸肩膀,嘀咕道:“自从龙门建立起,就和历代朝廷配合追杀我们天门,唉,看来你们是真的警察。头疼啊,大少我自幼遵纪守法,是实打实的京城优质公民,从来不给警察叔叔找麻烦,怎么就招惹了你们?”
卢方的眼睛一亮,这个不知名的风门四少来自北京城么?他在北京城长大?很好,这是一条很不错的线索。卢方心里暗笑,这魔头功高盖世,却也是用药水灌出来的,经验还是太欠缺了一点啊。
夹着三个人上了车,方文将两个小女警丢在了后座上,将浑身僵硬的卢方放在了副驾驶座上,问清了方向,朝上海市区行去。
到了上海最热闹的金融区,方文很守信的将卢方和两个小女警放下了车,不过在解开小女警的穴道时他免不了略微揩了一点油,被两个小女警一阵乱骂。
卢方看着方文驾车离开,突然笑了起来:“好了,小景、小影,这也是一个教训,我们小看了天下人啊。不过,风门四少也小看了我们。堂堂四少爷贪图两副手铐,这下看他往哪里逃。”
远处高空一架悬停的直升机机舱里,一张全息三维的上海市电子地图上,一个小小的光点,正在不断的顺着街道前进。
方文开车绕过了几条大街,很机灵的将车子丢弃,空着两手走进了路边一家商店,更换了全身的行头。
两副用特种合金制作的手铐,依然晃荡着挂在他的皮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