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十七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十七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秦始皇陵是。。。
好罢,秦始皇陵,对于中国人而言,无须多作介绍。将一切最神秘最伟大最、最、最、最的形容词扣在他头上,就是秦始皇陵了。
对于秦始皇陵的窥觑,千年来从来没有断绝过。但是有人曾经成功的进入皇陵,然后顺利的带着价值连城的宝物出来么?也许有,但是就算有,也定然是秘而不宣的。直到方文他们所处的这个年代,2020年,秦始皇陵依然蒙在一层朦胧的面纱中,无比的神秘,让人想要亲近却无法靠近。
当年还在北京城做纨绔飙车赌钱的时候,方文也和金毛他们讨论过,若是他们能够将秦始皇陵内的所有宝贝都弄到手,然后弄去北京城的几个地下文物市场去倾销,能够换来多少绿油油的美金、红彤彤的人民币。应该是一个能够让他们拿钞票当柴禾炖方便面吃的天文数字吧?
而今天,方文要去亲手掘开秦始皇陵,一窥其中的奥秘。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方文激动得浑身都在哆嗦,肌肉不断的抽搐着,牙齿好似打摆子一样发出‘咯咯’的响声。他行走时也失去了往日的灵巧轻便,步伐僵硬有如一具僵尸,沉重的步伐声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了。队伍里的人都用愕然的眼神打量着他,刚出道的小菜鸟就是小菜鸟,仗着强大的力量欺负人的时候还算厉害,一碰到真正的大事,就把底细全给暴露出来了。
方文觉得浑身都在发冷,冰冷的皮肤上大颗大颗的鸡皮疙瘩一层层的冒了出来,额头和后心不断的有虚汗渗出。他紧张,紧张到了极点,比他在维也纳找了十个美女生平第一次和女人亲近的时候还要紧张一万倍。他小心翼翼的拉了拉风大先生的袖子,低声说道:“师父,我们,我们是真的去挖秦始皇陵?呃,你没弄错吧?是秦始皇的陵墓,不是他老婆或者他老妈的?”
“嗯!秦始皇陵!没错,就是那个。”风大先生摇了摇头,轻轻的拍了拍方文的肩膀:“凝神,匀气,看看你,还像一个风门弟子么?”
‘咚’,天黑看不清路程,方文踩到了路上一个小土坑,双腿僵硬的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风大先生无语看天,翻着白眼飘然疾走了几步,不忍心看方文在那里丢脸。以轻身功法威震天下的风门,居然会有一个走路都摔跤的弟子,若是这事情被龙门的对头知道,风大先生都想抹脖子了。
方文收下的四个小妖精急忙围了上去,殷切的将方文扶起,轻轻的替他揉着膝盖。方文的紧张心理略微放松了一点,他找到了一个调剂心情的好办法。他笑着对四个小妖精低声说道:“对了,方大少我想到一件事情。你们以前用的名字,都换了吧。以后呢,你门就叫做小风、小花、小雪、小月。嘻嘻!”四个小妖精愕然的看着方文,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刻意的不去想今晚上自己要去做的事情,方文心口胡诌道:“以后我们亲热的时候呢,我就叫:小花啊,来,给大少我含着;小月啊,来,让大少我揉几把。啧啧,有一种**了四大秘门的快感啊。”
四个小妖精闻声色变,差点没被方文吓晕过去。风元、风狐、风猴三人听得方文的胡说八道,脸上肌肉立刻急速抽搐起来,三人默不作声的朝前一阵狂奔,跑到队伍的最前面去了。前面不远处的风大先生双手一阵的痉挛,手指弯成了鸡爪子模样,看样子是恨不得一把抓死方文。
队伍里没人吭声了,一个个低着头趁着黯淡的月光朝前狂奔。方文的这个笑话一点儿都不好笑,就算是听到都是一种极大的罪过。放在数百年前,这样对天门不敬的话,就足够开刑堂好好的让方文舒服一下的。也只有方文这种混帐,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方文无辜的摊开双手,看着突然加快了速度的同门,低声嘀咕道:“我说了什么了?一点儿玩笑都开不起么?唉,这事情就这么定了,啧啧,小风、小花、小雪、小月,咱们在。”胡说八道了一通,方文成功的转移了自己心头的压力,步伐也轻快了,身形飘飘欲仙,有如飞行一般朝前飘去。
过了好一阵子,队伍中才传来月大先生的低声嘀咕:“这娃娃有种,老子喜欢他。”
近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三百多名天门弟子在旷野中狂奔,速度可比一般的家用车辆。从藏身的度假山庄急行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到了距离秦始皇陵有大概十公里的一处电影外景基地,这是现今中国规模最大、最宏伟,以战国、秦、汉时期为背景修建的一个超大型基地。没人知道,这个基地的投资人,是风门的外门弟子。
占地超过六千亩的电影基地,历经五年施工才最终大功告成。五年的大规模基建,足以让风门在里面作一些手脚,比如说一条通向秦始皇陵的地道以及数个大型的地下密室之类。
基地里的绝大部分工作人员和风门没有任何关系,一行人轻松的避开了夜巡的保安和监控系统,熟门熟路的自基地内仿制的阿房宫建筑群内绕了一段时间,由花门的长老花九打开了机关,进入了地下的密室。
这是一间用巨大平整的水磨青砖筑成的正方形大厅,足以容纳数百人,大厅角落里有一扇门户,两名中年男子正站在门口。看到风大先生带队走了进来,两名男子急忙走上来行礼道:“掌门,一切都准备好了。”
风大先生轻轻的点了点头,没吭声。风元上前几步,沉声说道:“我们进去,你们看好这里。从明天清早开始,那部《火烧阿房宫》就日夜赶工的开拍,造出的声响越大越好,明白么?”
两名男子急忙躬身领命,不敢多看风元一眼。
风大先生长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月大师兄,花九,我们进去。。。风元、风狐、风猴,你们三人连同一百名月门的同门看守住门户。做你们该做的事情。”风大先生将除了方文的三个门人全留在了门口。风二先生他们也将自己的门人都留下了一个守门。
方文心里就开始嘀咕了:“不会这里面非常的危险,所以这帮老家伙把自己的心腹弟子留在门口留种罢?那方大少我跟着他们进去,岂不是很危险么?但是,富贵险中求啊,虽然不知道他们要进去找什么东西。。。”
方文这才突然发现,在那个度假山庄整修的几天,他居然忘记了询问风大先生他们这次的目标是什么。刚开始两天他和四个小妖精缠在了一起,然后就被月大先生逮住了一顿毒打,最后被丢进了医疗器内治伤。如今他人是跟着队伍来了这里,但是他们这次到底要去找什么东西?
“不管找什么罢。秦始皇的陵墓啊,老子随便抓一把,这笔私房钱就够我开销很久了。也省得我老挪用公款不是?”方文歪着脑袋、流着口水,傻乎乎的笑了起来。他如今手上流动的钱很多,但是那些钱都不是他的,都是风门的钱。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多积攒点私房钱。否则的话,像四个小妖精这样的美女,他能养得起几个?
美女嘛,总不至于仅仅是养活她们就可以的,总要有点别的东西罢?
他在这里打着小算盘的时候,风大先生他们已经将人手分拨定了。
风元、风狐、风猴三人已经分别领了人,跟着那两名中年男子去了密室的上一层。风大先生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他严肃的说道:“这一次是仅有的机会。也不用我多说什么,诸位同门当能知道其中的厉害。为了打听这件东西最终的下落,我们天门断断续续的耗费了两千年时间,这才知道东西居然就在秦始皇陵内。”
月大先生也变得很正经的大声叫道:“诸位同门应该知道,龙门的那帮家伙,他们的功夫可也不是后娘教的。尤其我天门自从元末被逐出中原后,我们在中原大陆的实力几乎被扫荡一空。数年的苦心经营,才好容易有了今日的机会。”
风大先生冷冰冰的说道:“一旦事成,我天门当一飞冲天,奠定万世的基业。众位,一定要努力。”
月大先生大叫大嚷道:“秦始皇陵内危机无数,可是不管死伤多少人,用人命填,也得把那套‘玄音天钟’给带出来。”
风大先生狠狠的扫了一眼众人,狠狠的挥手道:“出发。。。方文,紧跟在为师身边。为师不许你出手你,你不得乱动。”说完,他一掌拍在了墙上,大厅角落里的门户无声无息的敞开,露出一条灯火通明的地道。十几名月门弟子当先走了进去,随后是月大先生、月二先生、月三先生保护着几名花门的长老进入,风大先生带了方文等人紧跟其后。
四个小妖精连同其他十几名雪门的女弟子站在了一起,她们身上背着鼓鼓囊囊的大背包,里面装了无数的雪门制剂和抢救器材,小心翼翼的跟在了队伍的最后方。
地道很干净,四面都铺着不反光的白色瓷砖。地道也还算宽敞,两米宽的地道直通十公里外的秦始皇陵,也不能有太多的要求了。地道里的设施非常精良,继承了天门一贯的能花钱就尽量花钱的风气,甚至显得有点奢靡。每三步远就有一展明亮的荧光灯,每五步远就有一个气眼不断的吹出清爽干净的空气,每过二十米墙壁上还有一个壁橱,里面放了应急的防毒面具、药品、武器等器具。
方文甚至在壁橱里看到了几柄单兵激光器。
细致入微、准备充分,风门的行事风格向来如此。
静静的朝前走了大概有五六公里远,方文终于按捺不住的问风大先生:“师父,那玄音天钟到底是什么玩意?”
“一件宝物。”风大先生很严肃的告诉方文。
“简直就是废话。”方文差点没骂出声来。可想而知是一件宝物,否则的话天门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大的力气来计算他?问题是,那是一件什么宝物?有什么功效?他为什么能帮助天门奠定所谓的万世基业?
风大先生似乎也有点紧张。他缓缓开口道:“玄音天钟,是祖师的笔记中记载过的东西,一件很玄妙的物事。是一群奇怪的人制造后献给秦始皇的。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那些人被祖师爷设计杀光,祖师爷连同十一位护卫也被秦皇身边的方士联手打成重伤,只能逃回太空船治疗。这一来就耗费了数百年时间。等得祖师爷他们伤愈复出,已经是汉末时分,已经失去了玄音天钟的下落。”
月大先生也低沉的说道:“祖师爷的笔记并不完全,那帮外星祖师爷,似乎没有写日记的好习惯,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结果还没等他们把事情全部说清楚,就被汉末的一群基因变态的家伙联手围攻差点没被打成肉酱,后来还是我们天门的先辈好容易抢回了他们的尸体,勉强做了十二个标本泡在那水池子里。唉,真他妈的丢脸。”
风大先生咳嗽了一声,低声说道:“月大师兄,当着门人的面。。。”
“有什么不能说的?”月大先生大声骂道:“堂堂十二个外星壮汉,在两千多年前就能开着飞船来地球,虽然是落地的时候凄惨了一点是一头栽下来的,但是怎么着他们也是外星人啊?结果呢?被一帮汉末的地球人,一群连火药都没造出来的野人给围殴致死,丢脸不丢脸啊?”
月大先生吹着胡须,很是生气的模样:“他们长得又和正常人不同,还喜欢挂着神仙的招牌到处乱逛胡乱招惹是非,好罢,自己被打死了不算,还逼得那群无聊的多事鬼组成了龙门世代和我们为难。若是他们肯低调一点,韬光养晦一点,他们说不定还能活到现在呢。”
风大先生的脸都是黑的,低着头不吭声。月大先生则是越说越高兴,将天门的十二位祖师爷数落得一钱不值。在月大先生看来,那十二个外星祖师爷,就是脑袋有了残疾的。然后,攻击的矛头就转向了现在的天门中人,又是嘀嘀咕咕的一阵乱骂。
在方文的耳朵被磨出茧子前,他们终于到了地道的尽头。
地道是一直向下延伸的。方文计算了一下地道的长度和向下延伸的角度,这里应该已经是地下五百多米的深处。他不由得咋舌,当年修建秦始皇陵的那帮工匠,是怎么完成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的?
月大先生一脚踢开了地道尽头的铁门,众人已经进入了秦始皇陵。
后方,超大型鼓风机正在不断的将新鲜空气注入秦始皇陵。至于说氧气是否会对皇陵内的文物造成损害,谁理会这么多呢?
只有方文隐约的觉得有点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