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十八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十八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17K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出现在方文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殉葬坑。
身后,是充满了现代气息灯火通明的地道;面前,是黑黝黝长宽超过一里、尸骸堆积如山的殉葬坑。
乳白色的光自背后照了过来,将一小块殉葬坑照得明晃晃的。那些年月深久已经发黑破碎的骨头在白光中是如此的刺目,如此的丑陋,充满了一种狰狞的味道。方文目力好,他清楚的看到那些骨骼中有马的骨头,牛的骨头,以及一些说不出的巨大野兽的骨头。另外那些堆积成一块的人的尸骸上,则布满了刀剑的痕迹和箭矢射穿的痕迹。“唉,好好的谁愿意陪着人死啊?”方文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检查你们身上所有的装备。雪门弟子再次确认你们背囊中的压缩营养液和药品。”风大先生沉沉的吼了一声。
众人一阵忙乱,再次清点了身上的各色装备都一一齐备了。尤其雪门弟子,十几个小姑娘身上的背囊中,携带着足够两百多人生活半个月的压缩营养液。而月门的三十几个弟子身后,则背着沉重的压缩电池,这些电池也足以供应他们随身携带的大型聚光灯连续工作半个月以上。
一切都准备得无比充分,风大先生等几个长老相互看了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带着队伍绕过殉葬坑,朝前方黑漆漆的不可测行去。
方文依依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那巨大得殉葬坑,低声骂道:“晦气,人骨坑、兽骨坑,唉,怎么里面也不放点金银珠宝呢?”
正在快步疾走的风大先生突然停下,狠狠的一脚抽到了方文的P股上。他低声骂道:“老四,你钻钱眼了是吧?老实走路,小心做事。金银珠宝,你贪图那点东西作甚?”风大先生对方文恨得牙齿痒痒的,早三年前方文在芝加哥挪用公款的事情,他早就想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了。不过呢,一直舍不得,一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现在正好抽他一腿,先收点利息再说。
方文踉跄着朝前重重的跑了几步,身体一歪,突然在狭窄的石板道旁边踩了一脚。
就在那一霎那机簧声大作,四面八方黑漆漆的地方突然射来无数巴掌长短如蝗箭雨。这些箭矢的箭杆都以寒铁打造,箭头则是用淡红色的风铜合金制成,沉重、强劲、锋利无比。饶是队伍中的人都是各门的精英弟子,尤其月门弟子反应极快立刻在队伍四周布成了剑阵催出一道道剑芒扫下了大片的箭矢,依然有十九人被箭矢射中。
化为一道清风,艰难的在密密麻麻的箭雨中好容易脱身的方文无奈的看着那十九名被箭矢射穿了身体血流如注的同门,苦笑着举起了双手:“师父,这一次我是真真正正的无辜啊!您老人家扫这一腿,谁知道他妈的在这里就有机关?”
雪门弟子忙着对受伤者进行急救,将那些穿透骨头的箭矢一一拔出,敷上雪门密制的药膏。这些不致命的外伤在雪门弟子眼里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被方文改名叫做小风的少女大声说道:“诸位长老,只要半个小时,他们就能恢复行动力。十二个小时后可以恢复八成的战斗力。”
风大先生瞪了方文一眼,沉声说道:“这次是我的过失。秦始皇陵果然名不虚传。这还没到大门口,就差点折损了人。”
花九蹲在地上,拣起了几支箭矢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突然冷笑起来:“好恶毒的箭矢,三棱透骨锥加上倒刺,倒刺上的细孔中应该还淬了剧毒。可惜两千多年了,毒药都失效了。”他抬头郑重的告诫道:“千万不要大意。里面还不知道有什么邪门玩意,别我们还没见到正主儿,就被这外围的机关弄得全军覆没,那我们天门可就真正成笑话了。”
花门的一名外门长老摇头咒骂道:“这群死货却也奸猾,路上没有任何机关,机关全布在了路边。”
花九冷哼一声,淡淡的说道:“把声波雷达打开吧。行走江湖,安全第一。古人的机关,不见得就不如我们如今掌握的。可别阴沟里翻船。”花门的十几个长老麻利的组装了一台人头大小的仪器。依仗着这台小巧的雷达,方文他们一路上发现了数十处机关、陷阱,全都轻松的避开。
这条狭窄悠长的走道尽头,是一处很大的厅堂。正对着方文他们的,是一堵青石墙壁。墙上雕刻了九龙兴波图,九条线条古朴有力的巨龙似乎要从墙壁中冲出来。巨龙血淋淋的赤红色眼珠死死的盯着通道入口,虽然是雕刻出来的死物,却也有一股森严的杀气在四周蔓延。
大厅高高的天花板上,则用拇指大小的珍珠镶嵌出了一片星空图。方文刚走出走道,一不小心抬头看到了这片星空,顿时眼睛都直了。他一把抓住了风大先生,指着天花板大声叫道:“师父,好多极品珍珠啊。过了两千多年还能这么亮,他奶奶的,都是极品海珠啊。”
所有人都抬起头来,除了月门那些僵尸一般的弟子,其他人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天花板上镶嵌的珍珠,起码有两万粒,珠光宝气熠熠生辉,灯光打上去,天花板都被一层朦胧的银辉所覆盖。抬头看得久了,这副星图好似在缓缓的旋转,一股庞大的压力自然而然的压了下来,让人心头沉甸甸的,有一种要对着星图膜拜的冲动。
“啊~~~呔!”月大先生突然大喝了一声:“醒来!”
所有人同时打了个寒战,身上冒出了一片的冷汗。方文骇然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双膝弯曲,差一点儿就要跪在地上。他不由得尖叫起来:“这是什么鬼东西?这,这,这也太邪门了。”
风大先生也面带异色,他朝月大先生颔首道:“亏得有月大师兄,否则,我们全栽了。”他毫不掩饰的举起袖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月大先生叽叽咕咕的说道:“秦始皇陵,邪门啊。”
花九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低声嘀咕道:“好家伙,周天星图里面居然隐藏了惑人神智的幻阵,好厉害的手段。嗯,你们看,这是一副活图还是死图?”他重重的一口浓痰吐在了地上,随后问那随他而来的外门长老。
一名外门长老沉声道:“九长老,按照道理说应该是活图。在这里设置一副死图,没有任何意义。但是要解开这副活图,是要从北斗入手,还是从南斗破解,小弟愚钝,就弄不清楚了。”
所有人都看着花九。花九低头沉思了一阵,淡淡的说道:“不管他南斗北斗,或者还有其他的玄虚,先扫一遍四周再说。”
声波雷达朝四周扫描的结果,让所有人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大厅四周尺许厚的墙壁后面,到处是空洞、到处是密集的金属反应。天知道这大厅后面有多少机关暗器埋伏。花九急忙挥手:“出去,都回去刚才殉葬坑那里,等我们破解了这副星图,打开了通往地下王城的通道,再进来。月大,留下十二名弟子听我们使唤。”
月大先生也不含糊,将随行月门弟子中功力最低的十二人留了下来。
众人心里清楚,这十二人就是拿来破解机关的炮灰。
在殉葬坑边等待了一阵,耳朵灵敏的风门中人听到远处大厅内传来了几次沉闷的响声,过了不多久,就看到灰头灰脸肩膀上穿着一柄拇指粗细钢矛的花九面色苍白的跑了过来。花九急促的叫道:“快,快,快点救命。这钢矛上他奶奶的淬的是矿物毒,两千多年了,毒性还在。幸好老子身上有一瓶抗毒丹,哎哟,快点救命。”
雪门弟子急忙涌了上去,妥善的给花九处理了伤口。花九的伤并不严重,钢矛穿透了肩胛骨上面的皮肉,并没有伤到骨头和经络。主要就是钢矛上的毒物厉害,但是被雪门弟子清洗了毒液后,一切也都不成问题了。
回到大厅,花门的长老倒是一个都没事,只是看起来脸色都有点不怎么好。十二名月门弟子死得凄惨无比,就剩下十二团模糊的血肉堆在地上。月大先生、风大先生他们就没朝这一堆血肉上看过一眼,径直领着队伍从那分开的九龙壁中间的门户中走了进去。只有方文回头看了一眼那十二名月门弟子,低沉的叹息了一声。
这一次,方文直观的理解了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的不同,清楚了知道了自己和这些炮灰弟子的不同。他清晰的看透了这一点:一切的不同都因为自己是风灵之体,自己有强大的潜力和实力。这一点,就使得自己能够安全的蹲在一旁等候,而这十二名月门弟子就要拼死去破解星图,结果被发动的机关绞成粉碎。
实力,力量。方文的心头深深的打下了对于这一点认知的烙印。
九龙壁厚达十丈,中间夹了三层厚有六尺的金属夹层,分别是青铜、黑铁和混合了铜、铁等材料的白银合金。不仅是方文,就是见多识广的风大先生他们也都惊愕于这一堵了不起的墙壁。材料的花费巨大也就不说了。秦朝的人,到底是利用什么样的动力,才让周天星图被破解后,让这堵墙壁无声无息的左右分开的?
可想而知,若是没能正确的破解开那繁复的周天星图,这一堵墙壁将会把所有人拦在外面。除非大炮轰击,否则以人力根本不可能进入。
“乖乖,真是了不起的墙壁。”方文赞叹了一句,很不解的问道:“但是,为什么要留下出路?难道老秦盼着人去盗他的墓?”
“他盼着他的心腹能够进去唤醒他。”风大先生语气肃穆的说道:“他盼着,他有一天能够醒来。”
数十盏功率极大的聚光灯撕裂了两千多年的黑暗,将九龙壁后的一切暴露在众人眼前。
一处高两百多米、宽两里许长将近六里的巨大空间。如此大的空间穹顶上不见任何的支撑物,不知道这样巨大的空间在两千多年前是如何修建成的。方文看着灯光中的那一切,只觉一口气憋在了嗓子眼里,上不能上、下不能下,难受得要死。
辉煌之城。这巨大的空间中是一座城池。
宽两里长有超过五里的城池。一座由层层叠叠的宫殿组成的城池。
比地面上那座仿制的阿房宫更加宏伟的宫殿一层层的自眼前延伸到远处,无数的兵马俑肃立在宫殿的游廊走道中,让人可以憧憬一番当年大秦朝最强大时的鼎盛气象。
宫殿群前方是一片自左而右长两里、深有里许的广场。
堆玉为山,以水银一样银色的液体蓄成了山川湖泊,不知道是用什么动力在推动,山川湖泊河流中的银色液体,都在缓缓的流动。
九州风景,在这一片广场上细致入微的体现了出来。
九支巨大的圆鼎用人腿粗细的铁链吊在半空中,悬浮在这一片山川社稷图的上方。圆鼎自上而下高有百多米、粗有五十多米,宏伟巨大。
花九惊呼了一声:“难道是铜鼎?不可能,秦朝的时候怎能熔炼这么大的铜鼎?就算如今也不容易!”
他随手在地上的山川社稷图中拣起了一块拇指大小的玉块,抖手射向了其中一座大鼎。
‘嗡~~~’,长鸣声起,花九的脸色突然轻松下来:“是木鼎,呵呵呵,是木鼎,不是金属鼎。”
“木鼎啊!”方文呆呆的看着那九支方鼎,有气无力的哼道:“花九师叔,你不觉得,一颗木头能长到五十多米粗,也是一件很了不起,很壮观,很伟大的奇迹么?金属铸造不过依靠技术,五十多米粗的木头,这可是天地生成的灵物啊!”
匝了匝嘴,方文叹道:“师父,我们把这九支木鼎搬出去吧。啧啧,这种稀罕物事,你说若是拿去国际黑市上拍卖,少说也值个几百亿吧?”
所有人都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方文。月大先生用力的砸了方文一拳,狂笑道:“好小子,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唔,你把这九尊大家伙扛出去吧。拍卖出的钱,没人和你抢,全都是你的。哈哈哈!”月大先生发出疯狂的笑声,笑得眼泪水都流了出来。
方文的脸瞬间皱成了一团,他回头看了看那九龙壁上狭窄的通道,看看那巨大无朋的九只巨鼎,只能连连苦笑。
风大先生抬头望着那九支巨鼎,低沉的说道:“走罢。看来要走过这片宫城,才能到秦始皇真正的陵寝里。这九支大鼎么,若是有机会弄走,也是好事。”摇了摇头,风大先生自己都觉得这个念头很荒谬。若是天门能够堂而皇之的将这么大的九支圆鼎弄走,他们就能公然的发掘秦始皇陵,哪里还需要废了这么大的手脚挖地道进来?
花门众人打头阵,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跨过山川社稷图,朝宫殿群行去。雪门的女弟子被保护在最中间,方文也很无赖的混在了她们当中,一手搂着小风、一手搂着小花,看着脚下的玉块雕成的山脉,不断的诅咒道:“民脂民膏啊!民脂民膏啊!暴殓天物啊!暴殓天物啊!这么好的东西埋在地下,他就不知道送给我么?”
他们头顶上,九支大鼎轻轻的摇晃起来,九颗水缸粗细的蛇头从大鼎的边缘处慢慢的伸出,冷酷没有表情的眸子望着下方的一行人。
慢慢的,长蛇自大鼎内探出了身体。
直径一米多的身体,长得吓人的长长身躯,九条大蟒从大鼎中探出了数十米长的身躯,慢慢的、悄无声息的溜下。
方文低头看了看玉块,叹息道:“民脂民膏啊!”
他抬头看向了九支大鼎,叹息道:“民脂~~~救命啊~~~好粗的蛇啊!”
九条巨大无比的大蛇距离他们的头顶只有不到十米。方文吓得膀胱一阵抽缩,差点没喷出尿水。他本能的拔出腰带中的软剑,抖手间在一秒钟不到的时间内劈出了数百剑。剑势破空,一道道极细极薄的压缩气刃呼啸着劈向了那九条大蛇。
风大先生、月大先生等人同时抬头,所有人的瞳孔瞬间缩成了针尖大小。风大先生再也无法保留往日的儒雅派头,他惊呼道:“我操!”双手一翻,风大先生手指连连弹动,点点指风急速射出,朝那九条大蛇的眼珠射去。
月大先生反应最为激烈,一看到那九条大蛇,他的宝剑已经在手,他怒吼道:“明月照九州!操啊!”无数道弧形剑气呼啸而出,汇聚成一道数丈粗细的光柱,狠狠的劈向了大蛇。
花九尖叫一声,跳着脚哀嚎道:“好大的长虫啊!救命啊,老子最怕这玩意啊!”他身体一抖,身上衣服突然破开了无数的窟窿,数百点极细的寒光自他身上激射而出,比月大先生的剑光也不过慢了三分的朝那些大蛇激射。
九条大蛇做梦都没想到下方的这些‘食物’有如此强悍的实力。它们的眸子被风大先生的指力打得粉碎,白色、红色的粘稠晶状物滚滚落下。随后无边的剧痛传来。九条大蛇一阵嘶吼,巨大的身躯完全爬出了大鼎,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将几个躲闪不及的雪门弟子砸得筋断骨裂,惨死当场。这些大蛇吐出数米长的信子,卷起被砸死的雪门弟子就吞进了肚里。
鲜美的血腥味使得被藏在大鼎中冬眠了两千多年的大蛇几乎要发疯。它们疯狂的嘶叫着,巨大的身躯左右横扫,长长的信子不断的吐出,大嘴张开朝四周的活人吞噬了过去。
方文哀嚎了起来:“这他妈的都是什么玩意啊?”他手忙脚乱的保护着身后的四个小妖精,软剑挺得笔直的狠狠的朝当面撞来的一颗蛇头硬碰了一记。一声巨响,大蛇的脑门上溅起了密集的火星,水缸大小的脑袋被方文一剑劈得倒退数米,方文也被庞然巨力震得连连倒退,一口血自嘴里、鼻子里狂喷而出。
月大先生疯狂吼道:“月门弟子,布下残月剑阵!杀!”
风大先生拍出几掌,将了两条扑向他的大蛇拍得连连倒退,他大声喝道:“先砍掉它们的信子。这些长虫,是依靠信子来感知我们的方位。”
剑光起,无数道剑光缠向了九条大虫。它们数米长的信子被一道道剑气割得支离破碎,血泉喷涌。
剑光中,一团团的各色烟雾腾腾的扩散开,雪门的女弟子们娇声呵斥着,各种剧毒纷纷撒向了九条大蛇。
花九等人在一旁一阵折腾,短短几分钟内已经组装了一具威力极大的激光器。花九扛起了激光器,惨白的脸蛋扭曲着,一道拳头粗的红色激光激射而出,将一条大蛇的身躯洞穿。
九条大蛇乃是海外异种,受到接连的重创依然是凶威不减,它们嘶吼着、扭动着,巨大的身躯将广场搅得一片稀烂。
正围绕着大蛇急速旋转,手中软剑不断刺进大蛇鳞甲缝隙中的方文正在调戏一条大蛇呢,突然旁边几条长尾疯狂扫过,他一个不查,被那长尾狠狠的轰飞老远,一头撞进了最近的一座宫殿中,将游廊上的几尊兵马俑撞得飞了出去。
“轰!”
“哈!”
那些兵马俑眼里突然射出红色光芒,同时大喝一声,行动了起来。
方文还没从地上爬起来,数十柄锋利无比的长戈已经带着啸声从四面八方刺向了他。
“我的天呢!诈尸了啊!”方文凄厉的惨叫声,飘出了老远、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