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十九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十九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方文在地下激斗大蛇被突然行动起来的兵马俑围攻时,地面上已经天亮了。
号称投资五亿人民币,要打造有史以来最宏伟古装片的《火烧阿房宫》剧组所有成员,已经被导演大声叫嚷着从基地酒店舒适的床榻上赶了起来,匆匆的用了早饭后,继续开拍。投资五亿,出动群众演员数千,战马近两千匹,大牌明星数十人的《火烧阿房宫》,其实就只有一个用途,掩护地下正在进行的某些事情,以保证哪怕天门在地下丢炸弹玩也没人知晓。
当然,剧组的人是不知道他们在为什么打掩护。导演也好、明星也罢,他们都在忙着计算这片子拍摄过程中他们能捞到多少好处,又能给自己增加多少名气。所以虽然投资方的某些要求怪了点,对于一些镜头已经到了吹毛求疵的程度,他们依然很顺服的配合他们,将每个镜头都完美的演绎到让投资方满意的程度。
就好像在基地外面的荒野上拍摄的骑兵对战的镜头,短短的五六分钟的镜头,他们已经连续拍摄了十三天,依然没有被投资方认可。那么,就继续拍下去吧。反正一切花费都是投资方的,他们有什么拒绝的理由?故而一大清早的,两千骏马载着背上的骑兵,又开始呼呼喝喝的冲突起来。蹄声如雷,地面都开始晃荡,烟尘遮天蔽日的,还真有这么一点味道。
穿了一身基地保安制服,脸上面具换成了一个不起眼中年男子模样的风元懒散的站在宫殿外的广场上,看着一帮子导演和明星起劲的折腾着。也看着投资方的几个代表――风门的外门弟子――起劲的折腾这群大牌导演和明星。一个太监尖叫着从宫门口冲到大殿里向秦皇哭诉的镜头,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已经重排了十几次。导演和旁边的明星们都还好,那个演太监的龙套,已经累得是气喘吁吁,差点没软在了地上。
“精益求精啊!”风元比划了一个大拇指,朝身边的一个剧组工作人员半讥讽半真心的说道:“这部片子拍出来,一定好看。”
那扛着一扇屏风的工作人员得意洋洋的吹嘘道:“可不是么?水磨的功夫,出细活!人家砸钱的大老板都天天陪着拍戏,咱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五个亿啊,兄弟!不是五千万!五亿啊!咱中国什么时候拍过这么大制作的片子?啧啧,这片子,不得了哦!”
“当然不得了。”风元在心里讥嘲的说道:“可惜你们永远不会知道,为什么不得了。”
他低头看着地面,寻思道:“师父他们应该已经找到秦始皇的陵寝了罢?秦始皇陵,传得很玄虚的,但想来不过如此。”
“不过,应该有点风险吧?小师弟他,能平安的出来么?”风元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他仔细的打量着剧组中一名刚刚出道就已经红透了半边天的少女明星,只觉得小腹里一团火慢慢的、慢慢的燃烧了起来。他朝那少女明星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正在补装的女明星看到了风元的笑容,但是她很鄙夷的扭过了头去,对他不屑一顾。
“很好,就是你了。”风元点点头,低声说道:“等事情都了结了,就是你了。”
他的身体渐渐的哆嗦起来,做工精良的面具上也渐渐的冒出了一层红晕。风元只觉得自己小腹内的火团越来越热,火团的体积越来越大,他渐渐的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他已经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右手紧紧的握住了身边的一个石礅,五指慢慢的陷入了石礅里,风元低沉的喘息着,低声说道:“美丽的小姑娘,我会让你的美永存。”
装成了剧组打杂人员的风猴突然匆匆的跑了过来,他凑在风元身边低声说道:“大师兄,事情不对,外面有警察来了。”
“警察?”风元扭头看着风猴,骂道:“警察有什么不对的?赶他们走。我们又不是地痞流氓,害怕警察干什么?唔,叫那几个外门的出去应付。”风猴的到来让风元体内的**稍稍缓解,他站直了身体,淡淡的说道:“我们跟着去看看,若是事情不对,就采用应变计划。”
电影基地大门口果然停着几辆警车和几辆挂着政府牌照的公务车。十几个身穿警服的男子以及七八个地方官员模样的人,正顺着大门的青砖马道走进来,一路指指点点的比划着。
基地对外的负责人,风门的外门弟子,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已经殷勤的迎了上去,热络的叫道:“哎哟,诸位领导,还有警官,我们这里正拍戏呢,乱糟糟的。诸位是参观啊,还是。。。”
带队的一个警察大模大样的从腋下的公文包里抽出了一纸公文,大声说道:“联合执法检察。啊,你是这里的负责人是吧?叫几个人过来陪我们到处逛逛。你们这里的消防措施,防盗措施以及各方面的安全措施,都做得怎么样啊?”
另外一个拎着公文包的地方官员也懒洋洋的打着招呼:“你们这里还附带了酒店和餐厅是吧?营业许可证还有卫生许可证都拿出来。员工们的健康证啊、身份证的、合法居住证啊、优生优育准生证啊,各种必要的证件也得拿出来。”
负责人呆了呆,急忙说道:“这,我们正拍戏呢,大家都有活干。”
“什么?”一个警察大声叫道:“你阻挠正常的行政执法检查!这是犯错误的!”他的手指头都差点点在了负责人的鼻子上,大声的呵斥道:“你是不是这里的负责人?如果你不是,叫你们的头出来。”
“唉,唉!”负责人说道:“各位,各位,我和市里的。。。”
一个地方官义正辞严的说道:“你和市里的谁认识都没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们这次是公检法、工商、税务、卫生、民政局、妇联、青少年权益委员会等机关部门联合执法,对各个非国有企业的联合大检查。你认识了谁都没用。”
另外一官员很是严肃的说道:“一旦发现任何的错误,严惩重罚!没有任何情面好讲!你是不是要拦着我们?嗯?李处,把他控制起来!”
两个警察立刻冲了上去,如狼似虎一般将那肥胖的负责人按在了一旁的旗杆上。
“哇哦!”匆匆赶来的风元大吃一惊的说道:“这是干什么?”
风猴抓了抓脑门,苦笑道:“据说是联合执法检查。但是根据我的经验,是来打秋风的。”
风元的脸蛋抽了抽,没吭声。
这时候,大门口又匆匆赶来了几辆车子,十几个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的男男女女跑了进来,一个妖媚的女子大声叫道:“唉唉,王书记、李处长,你们也太积极公务了吧?怎么来得这么快?我们也是准时出发,怎么就晚了?这位是怎么了?”几台摄像机同时对着被按在旗杆上的负责人拍摄起来。
那名手持公文的李处长很是严肃的抢过了摄像机的镜头,摆了一个威严的Pose大声说道:“啊,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来到这个电影基地呢,出示了公文要进去进行正常的公务检察。但是这个基地的负责人暴力抗法,所以暂时的将他控制起来。”
咳嗽了一声,李处长威严地说道:“我们怀疑这座电影基地,有很多违规犯纪的地方。所以,我们决定对这个基地进行全面的检查。检查期间,基地内的一切拍摄活动全部暂停!这也是为了保障基地投资者以及剧组的利益。为了他们资金的利益和人身的安全嘛~~~”
风元、风猴相互看了一眼,同时上前了一步。暴力抗法?什么叫做暴力抗法啊?若是他们出手了,那才叫做一个真正的暴力。
留在地面看守门户的月门弟子,已经有二十几人陆续赶到。他们都身穿基地保安或者清洁人员的制服,有意无意的靠近了大门。
打扮得衣冠楚楚,穿了一套高级西服,带着金丝边眼镜,斯文儒雅,风度翩翩的风狐急匆匆的从基地里跑了出来,大声的叫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干什么?我要投诉你们暴力执法。朱董,朱董,你没事吧?”
风狐走到距离负责人还有两米远的地方,就突然停下了急促的脚步。他满脸通红的指着那些警察大声叫道:“我是秦汉影视基地的法律顾问冯法明,我严厉的警告你们,你们这种行为,是不正当的,是错误的,是触犯法律的!我们影视基地拥有完善的手续,你们这是违规执法!你们要承担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和责任。”
十几名记者男女有如闻到大便的苍蝇,飞快的将摄像机和话筒都对准了风狐。那个妖媚的女记者兴奋的叫道:“冯先生,您真的要起诉拥有正式的执法公文的公务人员么?”
风狐眼睛一瞪,右手比划了一个兰花指,大声说道:“No!投诉,不是起诉!起诉是要走法律流程的!一旦进入法律流程,那事情可就大了!就不是这么容易解决的了!现在我只准备投诉他们,但是如果他们继续暴力限制我雇主的人身自由,我就会起诉他们!”
“哎哟!”风猴蹲在地上低声嘀咕道:“老二怎么演得和个兔子一样?”
风元看了风猴一眼,没吱声。他朝被压在旗杆上的朱董比划了几个手势。
朱董立刻大声叫嚷起来:“查,查,查。让他们查!冯律师,你带队,让他们查!我们秦汉影视基地,一切都是负荷国家安全规定的!”
风狐冷哼一声,翘着兰花指指着一帮官员和警察大声说道:“由此引来的一切损失,由你们负责。我们影视基地,是不会承担里面正在拍摄的十几部电影电视停机所引发的损失的!”
高傲的一仰头,风狐走到被警察放开的朱董身边,殷勤的亲热的给他拍打着衣衫上莫须有的灰尘,温柔的询问道:“朱董,您没有受伤吧?这群粗鲁的家伙,我一定会投诉他们的。哼!”一声冷哼,风狐挑着兰花指狠狠的点了点那个王书记。一干人等全哆嗦了一下,被风狐肉麻得差点没吐出来。风猴也一P股坐在了地上,差点没放声大笑。
门口又飞快的行来十几辆警车和公务车,哗啦啦下来小半百个警察,其中大半都腆着大肚子,满脸横肉,指手画脚的到处比划。
“打秋风啊,这么多人。”
风元冷哼一声,拍了拍风猴的肩膀低声说道:“老三,你带人盯着点,我去四下里看看,别真被人堵在窝里了。”
风猴点了点头,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嘴角。他低声笑道:“放心吧,一群草包警察,我一指头都能碾死他们。”
风狐、朱董带队,六十几个警察和地方官员稀稀落落的好似赶散的羊群一样,走进了影视基地。
基地外,风元在稀疏的树林里绕了一圈,轻轻的一掌按在了自己心口,很温柔的吐出了半小口鲜血,他用手掌抹了抹,将鲜血抹在了自己的衣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