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二十一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二十一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好吧,有时候我们要承认,在中国有一些特殊人群,是凌驾于某些规则之上的。比如说,大牌的导演和明星。
一个国际知名的超级大牌导演、十几个很有名气的实力派导演,加上数十个大牌、中牌、小牌的明星。这么一群人一起涌上来发难,这是一种很有震撼力的效果。尤其当他们纷纷都拿着国外的绿卡,虽然一身骨肉是中国制造,但是却贴上了外国标签的时候,这种震撼力就更加强大了。最少我们的联合执法检查大队,面对这一群大叫大嚷的人,彻底的没了办法。
也不知道是否太入戏的缘故,身穿黑色龙袍的秦皇扮演者怒气冲冲的,用他在电影中呵斥太监的语气大声呵斥着检查大队的人。‘秦皇’步步逼近,检查大队的官员和警察一步步的后退,加上身边一群身穿各色古装的男女七嘴八舌的插话,简直太有喜剧效果了。
风狐得意的笑着,风猴也笑了起来,朱董更是笑得乐不可支。好吧,闹吧,折腾吧,这正是他们想要的效果。
正在闹腾的时候,突然一队游客在举着小旗子的导游带领下施施然行了过来,闪光灯对着四周就是一阵乱拍。这一群游客起码有两百多人,乱糟糟的好似冲出羊圈的羊群,瞬间就**了广场,围在四周看起了热闹。游客们一声不吭的看着剧组的导演和明星与检查大队的‘厮杀格斗’,脸上也没有丝毫的表情。
风猴扭头看了一眼这些游客,又转过头去。基地里经常有这样的旅行团来来往往,这也是一种很好的掩护。只是,这一次的旅行团人数似乎太多了点。而且,怎么一个个都好像木头人一样,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啊?“嗯?不对?”风猴猛的扭头朝这一群人看了过去。
正常的游客,面对这么多的明星,可能一点儿表情都没有么?
风猴刚要开口大叫,突然一股死气遥遥的笼罩住了他。风猴身体一抖,一时间不敢异动。身为风大先生亲传的第三弟子,风猴有着丰富的江湖经验。他察觉到自己是被狙击手锁定了,但是四周都是宫殿建筑群,狙击手在哪里?
普通的狙击步枪对于风门中人几乎无用,只可能是激光器才能让风猴本能的觉察到压迫力。
风狐也变了脸色,他骇然看向了风猴,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检查大队的官员和警察突然有了底气,他们围住了剧组的人员,似乎是想要强行将他们都带走。
风狐、风猴的眼角跳动了几下,风猴准备代表基地出面再交涉几句,突然游客中走出了几名身量高大身穿运动装的男子。一声都不吭的,这些男子伸手朝风狐抓了过去。风狐冷笑,突然从腰间拔出软剑,对着几名男子当头劈下。
四周的一百名月门弟子同时大喝一声,纷纷拔出长剑朝场中涌了过来。
剑气纵横,剧组的人员愣了一阵,突然发出了杀鸡一样的尖叫。他们看到月门的弟子高高的腾空而起,没有挂着钢丝的真正的腾身而起,跳起来足足有十几米高,手上长剑舞出了一轮轮晶亮的光晕。这不是在拍戏,这是真的武功!
检查大队的官员和警察大声吼叫着,好似放羊一样驱赶着剧组的工作人员离开现场。
两百多游客同时动手,他们从背囊里拿出了各式兵器,‘叮叮当当’的和月门弟子打在了一起。他们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两人围攻一个月门弟子,坚决的不给月门弟子组成剑阵的机会。剩下的数十人则是掏出了热兵器,站在场边看阵。他们时不时的就一枪击出,往往成功的击中月门的弟子,围攻的人趁势而上,只是短短的两分钟时间,已经有三十几个月门弟子重伤被擒。
一声长嘶,风狐化为一条青影冲天而起,剑气呼啸,围攻他的几名男子同时倒地,大量的鲜血自他们身上喷出。
风狐大喝道:“老三,动手。”随后他挥剑朝战团中冲了过去。
风猴知道风狐的意思,他急速冲到了阿房宫前的石阶上,重重的朝着石阶上的几条雕龙踏了下去。石头雕成的龙眼被大力踩踏,立刻缓缓的陷进了石阶,壮观宏伟的阿房宫颤抖起来,随着一声巨响,偌大的宫殿整个的塌陷下去。
“好奸诈的魔崽子!”三个长须老人发出大声的呵斥,闪身朝风猴攻了过来。
风猴冷笑一声,大声喝道:“老二,撤!”
风狐吹了一声口哨,一柄软剑开路,他带起一溜儿残影,瞬息间就冲过了广场,轻盈的翻过了围墙。围攻他的人措手不及之下,哪里追得上他?风门弟子逃命的功夫,这是天下都有名的。风猴以及另外几个同门师兄弟同时长笑,纷纷施展身法转身就溜,只见一道道青影闪过,转瞬就不见了人影。
月门的弟子也想走,但是他们缺少风门人的速度,两百多人一围上来,加上附近的热火器一阵乱轰,月门弟子纷纷重伤倒地。
“宁死,不为俘!”一百名月门弟子同声大吼,纷纷咬碎了嘴里的毒囊,口喷黑血而死。
肤色金黄的卢方慢吞吞的自游人中走了出来,看着月门弟子瞬间变黑的尸体,冷声道:“好狠的魔崽子。诸位长老,你们看。。。”
所有人都看着倒塌的阿房宫,一个老人缓缓点头道:“一切玄虚都在这座宫殿里,调大型工程机械过来,挖。挖地三尺,也要看看他们倒地想要干什么。”
另外一长得慈眉善目的老人则是说道:“卢方啊,你去给那些官员说一声,剧组的人、还有影视基地的工作人员,都要做好工作。唔,如果有必要,叫几个催眠师过去,把他们这一段记忆洗掉吧。一些太惊世骇俗的东西,没必要让他们传得满天下都知道。”
卢方躬身领命,带了几个人匆匆去了。
地面上,数十台大型工程机械在短短数个小时内就被调集起来,开始对坍塌的宫殿进行发掘。但是这是一项很艰苦、很艰苦的工作。
风狐、风猴领了风门的同门逃出影视基地的时候,碰到了面色惨白衣衫上带着大片血迹的风元。
风元踉跄着扑到了他们身前,有气无力的说道:“龙门的人,也学会了背后偷袭。真他妈的见鬼!”
风狐、风猴无奈的相互看了一眼,苦笑道:“大师兄,我们要执行预备的接应计划。幸好当初挖掘了第二条预备通道。”
风元用力的点了点头,恶狠狠的说道:“还要找出泄密的人,这一次龙门的人能找到这里,若是说没有奸细,根本不可能。”
风狐无力的摇了摇头,他苦笑道:“这一次我们调用了四门的人手,谁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一干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摇了摇头。
地下,方文一行人又历经了数次生死危机,在月门随行的弟子折损了大半之后,终于来到了一处奇妙的所在。一路的机关埋伏,耗费了方文他们三天三夜的功夫,如今总算是到了地头。
这是一处自然生成的深渊,向上看,百多米的高处是一片黑漆漆的岩顶。向下看,深不见底,黑漆漆的深渊有如地狱。众人所处的,是一面刀削一般平整的岩壁上,一块伸出来的大概三百多平方米的平台。
平台上矗立着十二尊巨大的金人,看那模样,正是方文在太空船中见过的,他们的那十二名外星祖师爷的样子。秦始皇收天下兵器以铸金人十二,却是这个缘故。十二尊雕像高大威猛,栩栩如生,矗立在平台的边缘,好似在守护着什么。
在平台的前方,那无底的深渊上,悬浮着一尊巨大的金字塔。
底座四面边长在里许左右的金字塔,静静的悬浮在距离平台有两里左右的虚空中。一圈幽蓝的光芒笼罩着金字塔的底座,给这一座悬空的金字塔平添了几分神秘。
花九突然怒骂起来:“该死的~~~反重力悬浮引擎!我算是知道太空船中库存的能量块为什么只留下那么一点了。用反重力引擎托起这么大一座金字塔,托起了两千多年,这要浪费多少能量块啊!败家子啊!”花九跳着脚破口大骂,他心疼啊,若是太空船有足够的能量块,他们花门就能开启太空船中更多的设施,他们能作出多少新的成果啊?
风大先生的全部注意力,则是被金字塔顶部那个小小的平台上的东西所吸引。
方文也看向了那东西。
那是一套高两米左右、长有三米左右,古朴庄重,通体黝黑却散发出一层淡淡幽光的编钟。
编钟分为三层,上中下各有十二口大小不一的铜钟。
“师父,就是这个玩意?”方文不住眼的打量着那座金字塔,金字塔底座上的门户正对着这平台。方文在幻想,那里面会有多少宝贝。如果自己能将秦始皇的棺木带去地面拍卖,会卖出一个什么价码来?秦始皇的尸体,怎么着也能卖出个几亿的天价吧?方文的口水,那是哗啦啦的往下流啊。至于这一套看起来没什么特殊的编钟么,方文可不放在心上。
“就是他。玄音天钟。”风大先生的呼吸突然变得无比粗重。月大先生也跃跃欲试的,想要跳去金字塔上取下编钟。不过,月大先生很明智的没有跳出去。两里左右的虚空,他月门的人可没这个能耐凌空虚度。
一根拇指粗细的特种绳索扣在了方文腰上,方文退后了几步,长吸了一口气,突然加速跳出了平台,有如一片羽毛,轻盈的滑向了那金字塔。风劲鼓荡,方文双手挥动,带起片片青光有如一对鸟翼。身体在空中一转一弹,方文已经落在了金字塔的顶部。
“妙哉!”风大先生、月大先生同时鼓掌大笑。风大先生更是自得道:“只有方文才能如此轻松的凌空度过两里多的路程。那十三支元液,可不是白白打进去的。”
月大先生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线。他不住口的说道:“玄音天钟。只要再找到那传说中的神苻。嘿嘿。”对于能够增强自身实力的东西,月大先生总是有很强很强的兴趣。
方文伸手抓住了编钟。在他惊骇的眼神中,编钟闪烁出一片灿烂的黑银色光芒,慢慢的缩小到拳头大小。
“老四!就是他!是正品,绝对是他!拿回来!”风大先生运足中气大声的叫嚷着。
没错,和祖师爷笔记中记载的完全一样。玄音天钟,是至宝。宝贝,自然有他奇异的地方。笔记中,制造了玄音天钟的那些人,被称为怪人。难以想象被外星人称为怪人的是什么东西。但是无所谓,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玄音天钟终于被天门得到。
虽然玄音天钟只是一个辅助器具,还需要找到神苻才能发挥他真正的作用,但是找到了玄音天钟,自然就找到了神苻的线索。
从金字塔跳回平台就轻松了许多,风大先生在那边用力的扯动腰间的绳子,方文没花费什么力气就跳了回去。
用一个金属小匣子将玄音天钟装好,用一根特种合金的锁链牢牢的将匣子绑在了腰间,风大先生终于松了一口气:“好,大功告成,我们马上回去。”只有尽快赶回天门的老巢,风大先生才能真正的放下心来。
“可是,师父!”方文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那静静的悬浮着的金字塔。
“够了,你真当我们是盗墓的不成?”风大先生笑骂道:“秦始皇的陵墓中就算有宝贝,我们能带走多少?而且,我们天门还不缺那点钱。”
风大先生一眼就看破了方文的小心思。这小子,一心都钻在了钱眼里。不过是非之地不能久留,这次的目标到手了,还是赶快离开的好。
训斥了方文几句,一行人急匆匆的原路返回。
都有着一身好功夫,来时的机关埋伏都被花九拆得干干净净,他们只花费了一个多小时就返回了来时的地道。
顺着地道走了一段路,前面的道路突然断绝了。几块巨石当头压下,已经将地道彻底的封死。
“糟了,上面出事了。”风大先生咬了咬牙,沉声道:“从另外一条应急的通道出去。大家小心。如果碰到龙门的人,就自己顾自己吧。尽快的离开大陆,到东南亚的三号基地集中。”
他望了方文一眼,很认真的嘱咐道:“一旦出事,全力逃走。老四,你最没有经验,你的风险最大。”
方文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没错,这里的人都是老江湖,就连雪门的那些少女都是自幼接受磨练的。只有他方文最没有经验。
如果真的和风大先生他们失散,在龙门的全力追杀下,在遍地都是敌人的情况下,方文能逃得了么?
“不至于这么倒霉吧?”方文喃喃自语道:“怎么说我逃命的速度,也是天下第一的。难不成我还会被抓住不成?”
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方文跟着风大先生,走进了一条宽不过两尺,极其狭窄的隐秘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