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二十二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二十二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顶着一脑袋的灰土,方文自影视基地西侧数里外的一片树林里钻了出来。
时当黄昏,西边天空一抹残阳如血,疏疏朗朗的树林被照得通明,就连风元那惨白的脸上,都被镀上了一层金红。走在方文前面的风大先生正在询问风元事情的经过。当他知晓龙门的人准确的找上了影视基地时,风大先生的脸色一时间变得很是难看。
“好,好,好!”风大先生连连冷笑道:“这几年,我们风门的泄密,那是越来越多了。很好,很好。”要说风大先生不恼怒,这是假的。这个影视基地是他好容易才经营出来的一个据点,这次被人连根拔起,刚刚发展出的几个外门弟子都牵涉了进去,看样子也是保不住了。
方文拉了一下风大先生的袖子,低声嘀咕道:“师父,不管好坏,先走再说。这里可不是聊天的好地方。”
冷哼一声,风大先生拍了一下腰间的金属匣子,又觉得心里舒服了不少。能得到玄音天钟,比什么都强了。吐出一口心头压着的闷气,风大先生沉声说道:“大家分开,三五人一组,尽快离开这里。风元,你、老二、老三分别带一队人。老四,你跟着我。”
换下了身上破烂肮脏的衣服,众人拿出了相机等行头,摇身一变成了普通的游客打扮。风大先生和月大先生、花九等人匆匆说了几句,众人正要分散离开,天空突然传来异响。几袈通体漆黑的直升机贴着树梢头急急的朝这边扑来,机头上硕大的水晶圆罩内正闪烁着不祥的红光。
“师弟,闪开!”风元一把推在了方文的身上,将他推出了十几步远。几道粗大的红光无声无息的滑过,将几颗大树打得拦腰断裂。
方文差点摔了一个狗吃屎,风元的那一把力气可不小。他好容易才控制住了身形,身体在空中转了一圈飘然落地。他低声骂道:“方大少我难不成不会自己避开么?哎哟,又来了!”数十道红光雨点一样的落下,方文急忙闪开了一边。
树林外突然出现了大批身穿黑色中山装的精悍男子,更外围则能听到警车尖锐的啸声。
风大先生面色一边,沉声喝道:“分开走,方文,跟上。”他朝方文招了一下手,随后朝东方急奔而去。
方文正要跟上风大先生,但是他后心突然一麻,浑身有如长江大河急速奔涌的真气猛的一滞,难受得差点没吐出血来。就是这一停的功夫,风大先生已经隐没在树林中,月大先生他们更是早就没了影子,地道口就剩下了他一人。方文尖叫起来:“我操,你们也太没有义气了~~~妈的,四个小娘皮,你们也跑得真快啊?”一边叫骂着,方文一边撒腿就走。
他走得比风大先生他们晚了大概二十秒,就是这二十秒的功夫,大批的龙门弟子已经冲进了树林,所有人一眼就看到了方文。几个白须老头儿指着方文大声喝道:“抓住这小子!”冲进树林的龙门弟子瞬间全把方文当作了头号目标,同时朝他涌了过来。
“操,你们追得上大少我?”方文嚣张的大笑起来。话音未落,方文就觉得天空猛的一黑,一张数平方米大小的绳网从一架直升机内抛了出来,正好将他罩在了下面。
尖叫一声,方文身法施展开来,贴着地面有如一条鱼儿轻快的飞掠,堪堪擦着绳网的边缘逃了出去。绳网显然是被高手抛出来的,不仅来势极快差点罩住方文,网上更是带着极其强劲的力量,网子擦过身体,一股劲风扫得方文面孔隐隐作痛。
远处树林里响起了短促的惨叫声,似乎是四处奔散的月门弟子和龙门的人碰上,双方发生了激战。方文不敢怠慢,双臂用力一振,一股青色气浪自双臂涌出,推着他朝那些惨呼声发出的反方向急奔。他双脚在树干上连点,有如一支灵活的鸟儿在树林中滑过,很快就隐没在林中。
一边有如飞行般疾驰,方文一边得意的狂笑着:“想要抓住方大少我?你们做梦吧?哈哈哈哈!”一边狂笑,方文心中也合计着,风门的人是肯定都能逃走的,除非运气背到了极点被大型激光器命中,否则万万不会有失。月大先生、花九等长老实力强横,他们若是一心要逃跑,也不可能有人能够堵死他们。
倒霉的就是月门的普通弟子,以及那些随行的雪门少女了。
“你们四个跟着方大少我,也许还能逃命,但是既然你们不够义气自己先跑了,可就怪不得我方大少不去救你们。”方文很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低声骂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哪,我还让你们吸走了一成多的功力呢。真他奶奶的现实!真他奶奶的绝情!”
不过,方文也觉得奇怪,自己后心为什么会突然一麻?走火入魔?没这个说法,自己的风灵之体是最适合修炼御风经的体质,走火入魔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这一下停顿,方文已经跟着风大先生走远了。
三道碗口粗的红光突然擦着方文的身体激射而过。方文前方的泥地上出现了三个漆黑的碗口粗窟窿。方文吓得怪叫一声,急忙又加快了速度,同时奔走之时不断的绕着树木走S型线路,不断的变幻奔走的方向,再也不敢一根筋的朝前直奔。
后面追来了两架直升机,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被高音喇叭放大,传进了方文的耳朵里:“风门四少,你就投降吧!否则,我就不留情了。”
前面数百米就是树林的尽头,再往前是一片旷野。只要到了旷野里,方文就能直接提升到他的最高速度逍遥离开。所以,他根本不理会高音喇叭里的那个声音,双足点动的频率又加快了几分。数百米,对现在的方文而言,不过是一次呼吸的时间就能跑完。
直升机内,卢方冷冷的摇了摇头,低声骂道:“不知死活。风门的速度,哼哼,能比得过高速导弹么?开火!”
一架直升机突然在空中一个急停,悬停在了空中。只见火光一闪,两枚极粗大的导弹激射而出,精确的朝方文追了过去。
中国最新款的高速掠海反舰导弹,最高速度达到了让人惊骇的十一倍音速。用这样的导弹对付方文,实在是太看得起他了。方文使出吃奶的劲,也不过能在短时间内达到三倍音速,这种导弹,正是方文的克星。
方文听到了空气中传来的异响,他不由得回头瞥了一眼,吓得惊声惨叫起来:“不会吧~~~我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导弹啊~~~救命啊~~~就算是盗了秦始皇的陵墓,最多一个无期徒刑,你他妈的用导弹射人啊!”
身形急转,方文好似醉酒的跳蚤,在树林中急速的变幻起位置。反舰导弹这种大家伙,速度是快得吓人的,但是方文可不相信,这种大家伙能够和他一样,作出这么灵巧的变化。风劲在体内咆哮,方文带起了一条条朦胧的残像,近乎瞬移一般冲出了树林。
两发反舰导弹牢牢的抓住了方文的身形,不断的进行着大幅度的飞行姿态变化,始终死死的咬住了方文的身影。导弹头部淡紫色的制导头玻璃罩,在此时的方文看来是如此的狰狞可怕。
方文做梦都没想到,用来打军舰的大家伙,居然能够如此精确的跟踪一个人。这制导头的精度,也太高了吧?
在那一瞬间,方文惨嚎道:“老子恨死他奶奶的高科技了!”
只是短短的几秒钟时间,两发导弹就追到了方文身后,方文认命的长嚎一声,抖手将腰间软剑朝身后激射而来的导弹投掷过去。
长剑破空,准确的刺进了前面那发导弹的制导头,直达弹体深处。这发导弹轰然炸开,引爆了就在米许开外的另外一发导弹。
导弹爆炸的瞬间,方文朝前冲出了数十米,身体缩成了一个小小的肉团,双手双腿将脑袋牢牢的护住,贴着地面朝前急滚。
冲击气浪隔着数十米,依然将方文高高的抛起,方文只觉浑身剧烈的震抖,一股灼热的气浪包裹了他,他的皮肤似乎都融化了。一口口的血狂喷而出,方文借着导弹爆炸产生的气浪,瞬间加速到了他的最高速度,一路喷着血的朝前狂奔。
“妈的!”卢方愤怒的在机舱的地板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拳印。他皱眉道:“这样都能让他逃走。唉,你说早听我的在那导弹里塞上几千发弹珠,这小子还不成筛子啊?唉,可惜喽,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抓到什么有价值的活口。”
很快,卢方就从对讲机里得到了答案:击毙天门弟子三十七人,受伤被擒却服毒自尽的二十三人,没有任何活口留下。击毙的也都是月门、雪门的的低级门徒,真正的核心人物没抓到一个。
“操!”卢方再次发飙了。他大吼道:“别的人追不上了。风门四少这家伙近距离挨了两发导弹那一下,受伤肯定不轻,集中全部人手抓他!妈的,我这辈子就栽在他手上了!这口气,一定要出!”
大批的龙门弟子和外围的力量放弃了对风大先生等人的追杀,集中全部力量往方文逃遁的方向布下了天罗地网。
卢方的猜测完全正确。方文近距离受到导弹爆炸的冲击,内脏已经受伤不轻。但是方文真正的麻烦,是一块小锯条大小的弹片。这条一厘米多宽、十几厘米长的弹片从他左肋后穿透了他的身体,削断了他的两根肋骨。方文憋着一口气逃命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伤势,等得他跑出了二十几里地了,突然觉得全身发冷,真气一泻的他才发现自己受了重创。
“老天啊!”方文捂着这一处贯穿伤,只觉得手脚发软发麻,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处理。
当日在芝加哥,他受到的伤比今日的要惨得多。但是那一次他受伤后就昏迷了,清醒的时候伤势已经痊愈。他并没有真正的给自己处理伤口的经验。
左肋下可怕的伤口以及不断涌出的血浆,方文差点哭了出来。
这,这要怎么办?自己,会不会死?
方文浑身哆嗦着,脑袋里一片空白。
过了许久,他才勉强想起雪大先生给他说过的自疗手段。他没有勇气将那根弹片从自己身体内拔出来,而是直接将衣服撕成了布条,用腰带暗格里的雪门秘药厚厚的在伤口上涂了一层,将伤口牢牢的绑了起来。
一番动作,疼得方文眼前发黑,差点没晕了过去。他艰难的爬起来,只觉平日里翻滚有如大洋波涛无穷无尽的真力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他觉得体内空荡荡的,冷,饥饿,害怕,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眼前的局面。
饶是他有了强大的力量,饶是他经过了几年的特训,但是他的骨子里,还是那个北京城的方大少,他还没有真正的成为一个武人。
拖着沉重的步伐,方文本能的朝前面的一个小村子走去。他就没有想起,自己一身的血,到了村子里会怎样。
错误的把弹片留在体内,虽然雪门的伤药很灵验,伤口的血已经被止住,但是行走的时候,弹片在伤口里不断的滑动,不断的撕扯着伤口的皮肉,让方文每走一步都如此的艰难。伤口一抽一抽的痛着,方文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真的抽抽啼啼的哭了起来。
怎么办?他一个人无力应付这样的事情。
若是落入了龙门的手中。就凭自己在欧洲干下的那点好事,被他带着人挑了这么多据点的龙门,还不把他摆布成一万个不同的模样来?
“师父啊,我该怎么做?”
方文拼命的回想自己在亚马逊原始森林内的特种训练营里受到的训练。在自己受伤被人追杀的时候,应该怎么处理?
那个教官是怎么说的?是怎么说的?是怎么说的?
一片空白,方文脑子里一片空白。
在训练营的时候,方文只顾着幻想自己未来的美妙生活,哪里把那些教官的话听进去?
“也许,投降是一个好主意。”方文劝说自己道:“投降吧,龙门不可能一见面就弄死我。只要还活着,师父总会想办法救我的。”
“投降吧。投降了,就能得到最好的医疗和照顾。”
“要不要投降?现在自己这个样子,根本不可能躲过龙门的追踪。”
“这次为了对付自己,他们用了高速导弹。下次呢?会不会原子弹都丢出来?”
“龙门的背后,是国家机器。我方大少怎么可能躲得过他们?被抓住,也不丢脸啊。投降吧?”
方文几乎都要说服了自己。但是他隐约觉得,投降也许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他眼前闪过风大先生的那张儒雅的面孔。
实话实说,风大先生对方文真不错。方文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父亲一样的温暖。
尤其,风大先生这次将御风部交了一半给方文。
风大先生很看重方文。如果自己投降了,会不会让风大先生伤心呢?
就算刚才大家分散逃走的时候,风大先生都要方文跟着他啊。风元、风狐、风猴,方文的三个师兄,可都没有这种待遇。风大先生对方文的宠爱,难道方文要用一次不光彩的投降来报答他?
“呜呜,我不想投降。可是,我怕死啊!”方文抽噎着,艰难的走到了村前的马路边,有气无力的靠在了一棵大树上。
如果没受伤,方文有信心应付一切事情。但是左肋上那个可怕的伤口,让方文瞬间从高高在上的超人变成了软蛋。
哆嗦着,抽噎着,方文迟迟不能作出决定。
一缕很淡雅的檀香味隐隐飘来。方文抽了抽鼻子,突然觉得精神一振。这是很上品的檀香的味道。不,应该是极品的檀香,隽永淡雅,直入心脾,清心凝神,是不可多得的好檀香。
这么一个破烂的小村子附近,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檀香?
方文诧异的朝四周望了望。
一条有如狮虎般雄壮的青年正顺着马路大步走来。他死死的盯着方文,右手握着一根漆黑的降魔杵,正轻轻的挥动着。
那是万年黑檀木心雕成的降魔杵,粗有一握,长有米许,在那青年的挥动间,降魔杵隐隐发出阵阵雷霆声响。
方文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青年隔着老远,就大声喝道:“风门四少?师兄没说错,你果然受伤了。”
“是你投降跟我走。还是我打断你的四肢,扛着你回去?”
青年的笑声有如雷霆,震得地面都在颤抖。他大笑道:“我觉得,还是打断了你四肢的好。风门身法天下第一,就算你受伤了,我龙少也不想阴沟里翻船呢。”
“龙少我第一次出道行走江湖,总不能让人落下笑话吧?”
方文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他呆呆的看着那青年,突然大声叫道:“龙老大,你,你他奶奶的没死?你出家做和尚了?我是方文哪~~~”
正大步走向方文的龙少浑身一僵,差点没一头栽在地上。他手指一个哆嗦,正不断挥动的降魔杵脱手飞出老远,不知道飞去了那个草窠。
“不是吧?你是方猴子?方猴子有这么帅么?”龙少苦恼的抓了抓脑门,仰天哀叹起来:“老天爷,你玩我啊?”
方文心头一松,眼前一黑,就晕倒在地上。
阿弥佗佛,得救了。
铁三角的大哥龙少居然是龙门的弟子,他奶奶的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