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二十三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二十三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方文自昏睡中清醒。他看了看四周。这里应该是一个档次不算很高的小宾馆的房间,设施都很简单,但是很干净,温暖舒心,让人觉得很家庭很安全。身高已经超过了两米二零,肌肉块儿将黑色中山装塞得满满的龙少就盘膝坐在床前地板上,愁眉苦脸的啃着一支猪蹄膀。
本能的看了一眼龙少头顶醒目的戒疤,方文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沙哑的嗓子里挤出了一句话来:“龙大师,您还吃肉啊?”
龙少狠狠的瞪了方文一眼,低声咕哝道:“老子吃肉怎么的?你小子,要不是老子看到你P股上的那几颗痣,打死我也不相信风门四少就是老子兄弟。”
随手丢开啃得光溜溜的骨头,龙少大咧咧的在床单上擦了擦手,愤然说道:“你加入任何一个门派我都没话说,你他妈的加入魔门!有个性啊!”
摸了摸伤口,伤口被很好的包扎了,有一股檀香味从包扎伤口的绷带上散发出来。方文乐滋滋的说道:“噢哟,魔门怎么了?啧啧,好大方啊,大威禅院密制的轮回膏也!啧啧,这可是雪门的那几个老家伙耗费了多少功夫都没仿制出来的宝贝。”
没好气的望了望方文,龙少冷冰冰的说道:“你想要?我送你三斤。你小子加入魔门,了不起啊。”
苦笑了一声,方文还是没办法回避这个话题,注意力从自己的伤口上挪开,他看着龙少无奈的笑道:“老大,你出家做了和尚,我也想不到啊。几年前你失踪的时候,身高才一米九吧?这才五年的功夫,你都两米开外了,你吃激素啊?”
闷闷的哼了一声,大手拍了拍脑门,龙少咒骂道:“出家好,不出家的话,老子就要继承家里的那点儿破事,当老子有兴趣?大威禅院的传功长老慧老秃驴碰到了我,就忽悠着我加入了大威禅院。奶奶的,修炼这狗屁‘不灭金身’,越练块头越大,操!”
嘴里骂着娘,龙少得意的举起了双臂,狠狠的鼓了鼓胳膊上的肌肉疙瘩。几声脆响,他的中山装被挤崩了线,到处都炸开了大大小小的缺口。龙少愤然咒骂了一声,随手将破碎的衣服扒拉了下来,**着上身坐在地上。他身上宽厚雄壮的肌肉一块块的跳动着,金色的皮肤有如黄金溶液般散发出淡淡的幽光,充满了言语难以形容的强大威压,总之让人觉得他非常的强,强得让人害怕。
“该死,不灭金身。”方文低声骂道:“龙门释道儒三大教释教圣地大威禅院第一护法神功。你修练到什么程度了?”
“唔,距离大成,还有一层。”龙少咧开嘴笑着,很得意的晃了晃上半身,身上肌肉流水一样起伏着,肌肉跳动时四周空气被肌肉挤压发出‘啪啪’脆响。
“操!”不灭金身距离大成只有一层了么?方文呆呆的看着龙少,半晌说不出话来。
不灭金身,是比所谓的金钟罩之类的硬功更强悍百倍的变态心法,必须要有极高天赋的人才能修炼。具体不灭金身有多强战斗力方文不清楚,但是他知道数年前天门众人围攻一名大威禅院的老僧,数十杆枪械对着老僧打了几千发子弹,老僧却是皮肉都没伤着,击溃了在场的天门弟子后飘然离开。
这是一门防御力强得惊人,传说举手投足间就有万斤巨力的神奇功法。
自己的大哥是大威禅院的传人,而且他居然还是适合修炼不灭金身的独特体格――方文想起了他们幼时龙少一把将铁锁头拧下的镜头。自幼就蛮力惊人的变态,自然是适合修炼这门神力惊人的功法。真讽刺,自己适合修炼风门御风经;龙少适合不灭金身。
有气无力的看着龙少,龙少也愁眉苦脸的看着方文。
过了许久,方文才苦笑道:“得了,就当你没见过我吧。这里安全不安全?”
龙少点点头:“安全,这一点你可以放心。但是,风门四少。。。”
“怎的?你还想把我抓回龙门,给你们龙门在欧洲的几百弟子复仇啊?”方文嘿嘿的笑着。
“放屁!”龙少骂道:“那群被你宰了的家伙又不是我儿子,我给他们报仇做什么?你是我兄弟,我自然为你打算。”
“那就成了。”方文一拍掌,笑道:“咱们自家兄弟,管他天门龙门呢。哎呀,说起来真玄幻啊,大威禅院的亲传弟子和我这个风门四少居然能够坐在一起聊天。真是,他奶奶的。人生的惊奇,果然是无处不在啊。”
龙少正要说话,他腰间佩着的对讲机突然响起了‘哔哔’声响。龙少没好气的按开对讲机,大声吼道:“有话快说,有屁别放!”
对讲机那头一阵的沉默。过了许久,才有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小心翼翼的问道:“龙师弟,卢师兄要我问问,你上哪里去了?有发现。。。”
“干他鸟事?老子找了地方吃饭哩,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他知道不知道我一天要吃多少东西?”龙少破口大骂了一通,抬起头来大声嚎叫道:“老板,再来一头烤全羊。”说完,他随手将对讲机捏成粉碎。
方文呆呆的看着龙少,过了许久,才慢慢的比出了两根大拇指:“龙少,您太有才了。你就是这样对待你同门的?”
脑袋一摆,龙少冷笑道:“要不怎么的?把他们当祖宗供起来?操,别看龙门吹得响,里面是一团乌黑。老子能打,很多老不死的都被老子揍过,所以老子不鸟他们。妈的。”挥挥手,龙少冷冷的说道:“不说这么废话,老子管他们去死。”
冷哼几声,龙少上下打量了一下方文,淡淡的说道:“你在风门也要小心,你在芝加哥的、上海的事情,都是有人直接把‘风门四少’的情报递给了龙门。风门有人看你不顺眼,想要借我们的手干掉你。就连这次你们的据点被端,也是有人通风报信。不然你以为我们是神仙啊?这么准的就找到了那个影视基地?”
方文咬了咬牙齿。他想到了自己在树林里准备逃跑时背心处那无比诡异的突然一麻。
点了点头,方文冷声说道:“我知道了。会小心的。”
龙少得意的点了点头,笑道:“我是离不开龙门的,你想必也不可能离开风门。所以,废话不多说了。我们是兄弟,一辈子就是兄弟。有关你的情报,我会想办法传给你。风门以后肯定有对付老子的情报,你也想办法传给我。我杀你天门的人立功,你就找我龙门那帮子王八蛋同门的晦气升官发财。咱们这叫做哥俩好。只要我们不直接对上,谁管他们死活呢?”
这可真是龙少的典型思维方式啊。这么些年了,他还是这副德行,一点都没变过。
方文微笑着伸出手去,龙少一把握住了方文的手。两人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过了许久,龙少才突然低声骂道:“妈比!老子当年就想要让你作我的妹婿。谁知道雯雯却找了一个鬼子。唔,过一阵子我会去欧洲,那个阿尔福雷德,我会让他明白,做中国人的女婿,不是这么轻松的事情。”龙少浑身骨头都发出可怕的脆响声,好似一锅子炒黄豆在炸开的声响,听得方文一阵的毛骨悚然。
可怜的阿尔福雷德,你们的上帝会保佑你的。
方文苦涩的摇了摇头,低沉的说道:“过去的事情,不说了。不要把雯雯牵扯到我们的事情里头来。让她就以为,我死了吧。”他摊开双手,自嘲道:“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我是一个标准的死人,我的户口都注销了。”
“鸟!”龙少摇了摇头,想要说点什么又懒得开口,过了许久才仰天长叹道:“他奶奶的,收你做徒弟的手法,正是天门的那帮老魔头的手段。不过这样也好,你那爹妈老子很早就看不顺眼了。这次你死了,我和他们也没了关系,找机会我去揍他们一顿,事情就这么完了吧。”
笑了笑,方文不发表任何意见。他只是伸手去抚摸了一下龙少光溜溜的脑袋,苦笑道:“老大,你就真的做了和尚?”
摇了摇头,龙少怪笑道:“胡说八道,不灭金身大成之前不能近女色,所以就干脆出家做了和尚。等不灭金身大成了,按照规矩我就是大威禅院的首席护法,地位等同大威禅院的主持。到时候老子要面子有面子,要功夫有功夫,立刻破门而出还俗找老婆!”
他比划出两根指头,兴奋的叫道:“一年,还有一年,我的不灭金身就能大成!”
天呢,方文翻起了白眼,大威禅院找了这么一个传人,还真的是福气啊。怎么说呢?龙少这个家伙,自幼脑袋就有点缺了一根筋,他的很多思维很多做法,你都是无法想象的。
却听得龙少得意洋洋的说道:“这次出关,我还特意回去北京家里看了一下,啧啧,看到老子出家当了和尚,我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老爹、舅舅、伯父、叔父,一家亲戚上了年纪的全部心脏病、高血压发作,一家伙躺了二十几个进医院。乖乖,你没看到那个场面啊,真是大场面啊!”
方文笑得抽筋了,他‘嗷嗷’的惨嚎着,因为爆笑,他伤口附近的肌肉一阵抽搐,疼得他快要发疯。
龙少却不自觉的在那里喃喃自语,将他进入大威禅院后的一些事情一一的说来,听得方文是爆笑不已。笑而痛,方文就在无边的快乐和痛苦中挣扎,笑得浑身抽筋,痛得死去活来,真是冰火两重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