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二十五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二十五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秦始皇陵深处。
悬浮的金字塔大门和悬崖上的石台中,已经牵起了一条两里长的吊桥。数百名身穿白色防化服的人正在平台上和金字塔内外忙碌。
面色阴沉的卢方以及另外几个和他地位相同的龙门负责人站在石台的边缘,皱着眉头看着那一座不可思议的悬浮在半空的金字塔,脸上阴云密布。
一件件金字塔内的殉葬品被搬了出来,堆在了石台上进行清点。每多一件殉葬品,卢方的眼角就剧烈的跳动一下。
加工工艺达到纳米级的神兵利器,采取了类似于坦克复合装甲结构的全身式铠甲,用特殊工艺处理过经历两千年岁月而没有丝毫腐蚀痕迹的竹木简,以及一些看起来稀奇古怪但是绝对不是两千年前的科技能够造出来的划时代小玩意。卢方的脸越来越难看,最终他呻吟起来:“老天,你在玩我们吧?这他妈的是什么东西。。。操!”
一个研究人员不小心触动了一个拳头大小类似大印一般的玩意,大印的底部突然喷出了一道蓝色光芒,在地上打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浅浅凹坑。那研究员急忙松手,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是无意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扑了过去,大声尖叫道:“不可能,两千年前的激光武器?见鬼了!”
卢方的身体一阵哆嗦,他指着那金字塔叫道:“不要质疑这一切的可行性,总之,事实就在眼前。妈的,乐子大了。”
一名身穿军装的高级将领大步的走了过来,他的表情无比的严肃,沉声说道:“最新的指示,封存这里的一切机密,龙门可以参与研究,但是严禁泄漏这里的任何消息。”张了张嘴,这高级将领看着那金字塔,也不由得苦笑道:“真的乐子大了。历史?全乱套了。”
一具用天然水晶雕成的棺木被小心的抬出了金字塔。
棺木上的雕刻无比精细,几条拳头粗细的飞龙摇头摆尾的纠缠在棺木上,精细入微、栩栩如生。
棺木中,躺着的就是这座陵墓的主人,建立的秦朝的大帝。他身穿黑色龙袍,静静的躺在棺木里。透过透明的棺盖,可以看到他面色红润,肌肤润泽,好似生人。卢方静静的打量了他一阵,和另外几个负责人交换了一个惊恐到极点的眼神。他们听到了棺木内有细微的心跳声和血液流动的声响。以他们的修为,隔着厚厚的水晶盖,听到这些声音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他~~~”卢方张大了嘴,指着棺木中的人惊骇的叫了起来。
那将领皱眉大声喝道:“怎么了?”他看到卢方的精神似乎陷入了混乱状态,急忙一声厉喝惊醒了他。
“他还活着!”卢方毕竟也是出身大威禅院的弟子,佛门心法最重心境上的修炼,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咯咯!”牙齿碰撞的声音如此清晰,附近的那些研究员同时骇然倒退了几步。有些胆子小的女研究员甚至一P股坐在了地上,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着。
“一定要抓住那个风门四少。”那将领大声说道:“一定要抓住他。你们龙门出动一切可以出动的人手,一定要弄清楚天门到底从这里拿走了什么东西?如果有必要,不惜武力解决问题。”他握着拳头,狠狠的一拳挥出,拳风撕裂空气,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啸。
卢方抓起了腰间的对讲机,无比严厉的发令道:“抓住风门四少,不惜一切代价!”
卢方发令的时候,方文已经懒洋洋的坐在客机的头等舱内,喝着白兰地,看着影碟,舒舒服服的朝曼谷飞去。
“幸福啊!这就是旅游城市的好处,起码航线够多。”舒服的打了个哆嗦,摸了摸还隐隐作痛的伤处,方文点头赞叹道:“大威禅院,果然还是有点好东西,这轮回膏的效果可真不错。难怪雪老疯子他们费尽苦心也要剽窃人家的药方子,可惜啊,大威禅院在哪里他们都没弄清楚。哦也,要不要告诉他们大威禅院的具体地址呢?这可是一份大功劳啊!”
“No,坚决不告诉他们。知道了大威禅院的地址,肯定要出动风门的人去偷药方。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么?”方文恶狠狠的摇了摇头。“这次我受了重伤,也算是因公受伤吧?这个抚恤金、疗养费、精神损失费、各种补贴,总要多一点吧?风门这么大的家当,总不至于吝啬这么一点点钞票吧?”
搓了搓指头,方文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空中小姐推着酒车缓缓走过,方文轻手轻脚的拎出了一瓶白兰地,随手收进了怀中。他动作轻快灵巧,愣是没人看到他的动作。
“这酒还真不错。”眨巴着眼睛看着空姐摇曳生姿的走过,方文满意的点了点头:“P股也很圆。希望她不是人妖。泰国不就特产这玩意么?”
辗转了两天,方文顺利的到达了风门的在东南亚的秘密基地,碰到了在那里等他的风大先生。
脸色一直很阴沉的风大先生看到了方文,这才露出了笑容。他迎向方文,重重的给了他一个搂抱。随后,他狠狠的一掌拍在了方文的胸口,大声骂道:“你这混帐东西,师父叫你跟紧我!”
方文正被风大先生的拥抱所感动呢,突然就被一通破口大骂,他很是委屈的摊开了双手:“师父,不能怪我,我被人算计了。”
将自己在树林内碰到的事情仔细的述说了一遍,风大先生的脸色立刻变得无比难看。
那时候,站在方文身后的,只有风元、风狐、风猴以及另外几个长老的五名弟子。
这可都是风门的核心弟子,真正的重要人物。他们虽然不是方文这样的风灵之体,但是也都是很适合修炼御风经的资质极佳的武修材料。经过风大先生及其下八大长老的**,经过这么些年的磨练,都已经是风门青年一代的中坚。
其中出现一个叛徒,一个向龙门通风报信的人,一个在最紧要的关头陷害自己师兄弟的人。对于风大先生而言,这是不可接受的。
仔细揣摩一下,从芝加哥方文受袭开始,一直到这次秦始皇陵的事情,风门仅有的几次机密外泄,都是冲着方文去的。
秦始皇陵一事中,当龙门大举搜捕的时候,最有可能丧命的是谁?除了最没有经验的方文,还能有谁?
那个人算准了,就算龙门调集数千弟子围攻影视基地,也不可能真正威胁到别人。除了损失一些月门的剑手,这一次天门并没有受到真正意义上的削弱,就连雪门的那些女弟子,都仗着一身剧毒和各种杂学轻松的逃回了基地。
只有方文差点被在大陆被生擒活捉。
风大先生杨起头,看着天空,过了许久,才淡淡的叹息道:“把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回去以后,你修养几日,就去接收御风部的事务。”
风大先生没有给方文任何承诺。
方文也不需要任何承诺。
他知道,自己这些血不会白流。天门,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