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三十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三十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17K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妞儿,大爷我看上你了。”
拥挤的电梯里硬是空处了一大块地盘,一个面无人色容貌清秀的小姑娘蜷缩在电梯角落里,呆呆的看着龙少。
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地摊货,龙少很风骚的摆了一个Pose,深情的看着小姑娘继续说道:“我觉得,我们可以提前进行一次蜜月旅行。地方我都选好了。开罗,怎么样?最好的酒店,最好的总统套房,一路的吃、住、用、‘性’,都是最好的。你不觉得那样会很浪漫么?”
“师,师伯祖。”小姑娘哆嗦着看着龙少,怯懦的低声嘀咕道:“您别。。。别开弟子的玩笑。”
“哇噢~~~,怎么会是玩笑呢?”龙少指着头上的戒疤得意道:“以头顶的戒疤发誓,我真的看上你了。虽然我现在不能碰女色,但是。。。仅仅是蜜月旅行,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得了,你就从了龙少爷我吧!没人能帮你的。”龙少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挑了挑小姑娘小巧可爱的下巴,得意的狞笑起来。
电梯突然停下,电梯门慢慢的打开,电梯内的龙门弟子们一涌而出,好似被猎枪驱赶的野兔一样,‘唰’一下就不见了人影。
被龙少调戏的小姑娘更是面孔紫胀的从电梯里低着头冲了出去,差点一头撞在了对面的墙上。
“我靠,龙少我有这么夸张么?当年龙少我在北京城,那是人见人爱、花看花开,哪家的少爷小姐见了龙少我带领的铁三角,不乖乖的把零用钱给交出来?真是。。。”一拳在电梯的墙壁上打出了一个窟窿,龙少慢吞吞的晃出了电梯,仰天叹息道:“时代变了,这勾搭一个媳妇的难度,也提高了啊!”
这里是上海外滩一处普通的写字楼,外观古朴厚重不甚起眼,内里的各种设施则是精良到了极点。这里是龙门在上海的基地所在。
顺着走廊慢吞吞的走了一阵,经过了两处安检门,龙少一脚踢开了一间办公室的大门,吊儿郎当的冲了进去。“师兄啊,你可得帮我。我准备带着几个门下弟子去开罗蜜月旅行呢,这笔经费,你可得给我拨过来。你每年手头上溜过去的经费都是几亿十几亿的,这次给我赞助个五六千万美金也就凑合着使唤了。对了,在开罗最新修建的‘法老王大酒店’,给我定一套最豪华的总统套房,谢谢啊!”
一手拎起正站在办公桌前对卢方汇报事情的年轻人,随手将他丢出了办公室,龙少用脚关上了房门,一P股坐在了卢方的对面。沉重的身躯使得那张办公椅狠狠的向下一坠,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声。龙少晃了晃P股,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雪茄,一口咬掉了烟头,用火机点着后舒畅的吞起了云吐起了雾。
刚刚还一本正经处理事务的卢方在龙少进门的那一刻起就变得无比的紧张。等得他听清了龙少的要求,更是差点没跳起来破口大骂。他身体哆嗦着,指着龙少低声喝道:“开什么玩笑?五六千万美金?蜜月旅行?我操,这话你怎么不给师父去说?”
“师父他们又一次闭关了。”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龙少将两条粗长带毛的大腿翘到了卢方的办公桌上。他得意的说道:“所以,如今释教之中,老子修炼的是护教神功‘不灭金身’,就是日后的释教护法长老。如今释教中老子辈份最高、地位最高,但是我这个人呢,有一个好处,我太谦虚了。”
卢方的手哆嗦起来,这厮知道谦虚二字如何写么?
“我对于龙门的日常事务那是一窍不通,也不想通。所以呢,我决定不打扰你的工作,虽然我是你的师弟,但是你总要承认,我的地位比你高了这么一点点吧?我是大威禅院的内院亲传弟子,卢方师兄你是外院的执事弟子。哎呀呀,我这个人就是喜欢为别人考虑,我不在这里碍你的眼。一山不容二虎嘛,我自愿的离开上海分部,去开罗玩。。。不,进行考查。”
卢方死死的盯着龙少,能够将一番混帐话说得如此合情合理好似一切都在为他人考虑的,也只有这厮了吧?
他慢慢的从抽屉里掏出了一份公文,慢慢的丢在了办公桌上,慢吞吞的说道:“先不说这些事情。缉毒大队那边送来了一道公函,他们队中的三条缉毒犬突然失踪了。他们只找到了一堆骨头和皮毛。师弟,请问这是什么原因?”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龙少仰天大笑起来,他放下两条长腿,一骨碌的凑到了卢方面前,目光炯炯的盯着卢方,微笑道:“你不会怀疑是我偷吃了他们的狗吧?啧啧,师兄,你看看我的眼睛,你看,在我的眼睛里面,你难道看不出诚实和那六月飞雪一样的沉冤么?”
“好罢,我知道了,狗是你吃掉的。”卢方点了点头,将公文丢在了一旁,淡淡的说道:“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大量的狗肉。这件事情,我会向替你处理掉,以后你不要再去做这种事情,你让我们以后怎么和别人合作?你偷狗的时候,拜托你能不能将某些监视用的摄像头都给砸碎先?”
“靠,难怪我那时候觉得不对劲啊?”龙少翻起了白眼。
“Ok,那就真的是你做得了。”卢方不理会在一旁拼命翻白眼的龙少,继续说道:“你要去开罗?那真凑巧,要‘法老王酒店’的总统套房呢,我手上没这么多经费。但是一个普通的青年宾馆的普通单间,我还是可以定下这么几套的。你带人去开罗。”
“我只带女人去。”龙少恶狠狠的盯着卢方。
卢方不以为然的开始填写一封公函,他淡淡的说道:“有情报说,一支去帝王谷进行考古研究的队伍有些奇怪,里面有好几个人被证实和天门的魔头有勾结。你去盯住他们,一旦有什么发现,就立刻向总部报告。注意自己的安全,万万不能鲁莽行事。”
“我是去度蜜月的!”龙少大声的咆哮起来!
“我不管你从哪个渠道得来的情报,但是我不会放纵你一个人去和天门的人拼杀。你的不灭金身就算大成了,也不见得能挡住月门那些怪物级别的长老联手一击。”卢方深沉的看着龙少:“一旦发现天门的人真的在开罗活动,立刻监视他们,向总部汇报那边的情况。”
“妈的。”龙少恶狠狠的瞪着卢方,双手紧紧的握拳,青筋毕露的拳头发出可怕的‘咯咯’响声。
耸了耸肩膀,卢方‘唰唰’的填写了另外一份公函,然后将两份公函同时递给了龙少:“第一份公函,你拿去找外勤部,正好有一艘海轮要去中东那边,你搭船过去不会太引人注意。第二份公函,是你以及你带去的外勤弟子在开罗的开销花费,你去财务部支取。”
“老子不干!”龙少抱起双臂,看都不看那份公文一眼。
“如果你这次去开罗,任务如果完成得好,我向总部打报告,让你去北京分部锻炼,让你在公安部门挂个职位。”卢方微笑着,悠然说道:“然后,龙大少爷就可以用高级警官的身份去整治当年的狐朋狗友了,何其快哉?”
“妈的,老子去了。”龙少扭了扭腰胯,身上骨节发出打雷般密集的声响,随手将两份公文抢了过去。
低头一看公文上的自己,龙少愤怒的咆哮起来:“就十万美金的经费?妈的,你耍我啊?这点钱能够干点什么?”
卢方轻轻的摊开了双手,翻着白眼叹息道:“哎呀,这可就没办法了。你知道,我们龙门和天门不同,我们的经费一点一滴的都来之不易啊。天门经过数百年的巧取豪夺,在国外积蓄了庞大的产业,而我龙门身为名门正派的联盟体,经费都是各个支脉缴纳的活动资金,不可能和他们那样奢华的浪费的。十万,足够了。”
“操!”重重的一跺脚,龙少转身就走。一边走他一边嘀咕道:“走海路过去?听说海上有很多很多很多的海盗啊!他奶奶的!”
‘咚’的一声巨响,龙少重重的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
卢方猛的跳了起来,额头上冷汗潺潺的流了下来,他急忙举起袖子擦了擦冷汗。
“开玩笑,给你一大笔经费,让你去那边黑市上买一大堆军火和天门开战么?当我傻了还是疯了?”卢方仰天长叹道:“救命啊~~~门户中的长辈都不出面,我们这几个执事,哪里管得住这条霸王龙啊?幸好他如今还没神功大成,否则的话。。。”
“唉~~~奇怪,他的情报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他就这么凑巧要去开罗‘度蜜月’呢?”卢方皱着眉头,突然在办公桌上按下了一个按钮,他大声的叫道:“阿星啊,去找你龙师叔,见到他就给他说,刚才我从监视器里看到他打穿了电梯的墙壁,这个维修费要从他的工资里扣的。”
过了几分钟,大楼大堂内,两扇电梯门被人用暴力震飞出了大堂。龙少站在电梯门口拎着一个满脸苦涩的年轻人咆哮道:“操!你再说一句?维修费?扣老子薪水?谁他妈的胆子上长毛了?”
大堂内所有龙门弟子同时低下了头,好似没看到任何东西,也没听到任何东西。只有龙少那暴虐的吼叫声,震得墙体上的玻璃幕墙都在‘哗啦啦’的响动着。
数日后,一艘从中国上海港开往埃及亚历山大港的快速油轮正行驶在印度洋蔚蓝的水面上。这艘油轮是当今世界上速度最快的一款新式油轮,但是油轮P股后面用钢缆拖着的数十艘大小不一的舰船,则极大的降低了他的速度。
火辣辣的日头晒得油轮的甲板滚烫,赤着脚踩上去,可以听到脚底的汗水被瞬间蒸发所发出的细微响声。就在这可以让人发疯的炽热中,龙少穿着一条三角裤头,盘膝坐在甲板的正中间,闭着双目,双手在一柄黑檀木心雕成的降魔杵上轻轻的抚摸着。
温柔的,细腻的,以指尖慢慢的滑过降魔杵上的韦陀雕像以及密密麻麻的‘金钢伏魔经’的经文。嘴里默诵经文,脑海中存想韦陀金身,龙少浑身肌肉都有如潮水一样慢慢的起伏着。肌肉膨胀的时候,他比平日里要粗大了两圈;肌肉收缩的时候,肌肉都贴在了骨头上,他看起来就是一尊金光闪闪的骷髅架子。
四周都热得厉害,只有龙少身周三丈六尺范围内是一片的清凉。所有热浪都被他吸进了身体,融为一缕缕极热的气流,慢慢的穿行于奇经八脉之中。滚烫的热浪一阵阵的涌过肌肉和骨骼,龙少的身躯就在不断的强化中。功力一丝丝的增加,微微睁开的双眸里闪过一片黄金一样的光芒。
“呜~~~”
龙少突然吐气开声发出一声长吟,滚滚气浪朝四周翻滚,他右手拈起降魔杵,看似轻柔无比的轻轻朝着前方一点。
一股无形气劲朝前方急速奔涌,空气中传来刺耳的轰鸣。一声巨响,一团气爆冲出了船头,轰入了前方的海水中,炸起一道高有数十米的水柱。龙少振臂长呼,庞大的声浪震得油轮四周的海水一圈圈的朝四周扩散开去,这等声势,简直是骇人听闻。
“哼哼!”一声冷哼,两道金光在眸子中一闪即逝。龙少有如一只猩猩般跳起来,拼命的锤打起壮硕厚实的胸膛,有如擂鼓一般发出‘轰轰’巨响。他心中得意,他连日的苦功,仗着先天的秉赋惊人,他终于将大威禅院的高僧们强行注入他体内的三颗金丝菩提果以及一粒不知来历的七彩舍利消化得干干净净。
这些佛门圣物给龙少带来的,是不弱于方文十三甲子修为的庞大罡气。
而且,佛门‘不灭金身’的攻击力更加庞大、杀伤力更加有效。
不灭金身,只欠临门一脚,就能练到前有古人两三位、后有来者未可知的最高境界。
再向上,那就是传说中的玩意了。龙少自己都不相信他能突破不灭金身的最高境界,达到那种也许仅仅是在经典上吹牛的水准。
“那帮老和尚,说什么我还要一年才能将这些东西消化干净。但是我龙大少是谁啊?天赋异秉的了不起的人物啊!这才两个月呢。哼哼!只欠缺一个契机,我的不灭金身就要大成!阿呀呀,我若是成了释教的护法长老,我每个月的薪水,能不能浮动个几十万美金的?”叽哩咕噜的哼哼着,扛着那柄相对他的体形而言实在有点纤小的降魔杵,龙少大步走回了船舱。
船舱内,几个龙门弟子正在仔细的清点一大堆物事。
这些物事的种类复杂,价值不等,零零碎碎的,清点起来很是麻烦。
龙少抢过了账本,仔细的看了一番,得意的笑道:“好啊,典藏级名表十五支、镶钻金表八支、名牌手表三十九支、各色珠宝项链戒指二百五十九件、枪支弹药三百余柄、大师级手工打造军刀三柄、普通制式军刀一百九十八柄、金牙三百八十八颗。。。”
“啧啧啧啧,这可都是钱啊。”龙少兴奋的拍了拍一名龙门弟子,大笑道:“仔细的清点一下,到了亚历山大,就找个当铺把这些玩意全卖了,怎么也值个百八十万的。娘的,那一伙接一伙的海盗是来打劫的,还是来交保护费的啊?”
话音未落,油轮上又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船长的声音在船舱内回荡:“四周发现五艘重型快艇,怀疑是海盗。请小心戒备!”
“哎哟,他奶奶的,保护费又来了。”龙少一听得这话,笑得眉毛都开了花,他兴致勃勃的掂起降魔杵就走,一边往甲板上连蹦带跳的奔走,他一边大笑道:“小子们,赶快清点,又有新鲜货上门了。”
对手不堪一击。只听得一声声凄厉的惨嚎声在海面上回荡,耽搁了大概半个小时,油轮后面长长的船队里又多了五艘崭新的快艇。
龙少站在油轮的尾部,志得意满的看着数十艘舰船,极其幸福的烦恼道:“这些货,要怎么出手呢?真是头疼啊。。。这可都是钱,都是钱啊!佛祖在上,若是我拉一帮龙门的弟子去做海盗~~~哇哈哈哈哈哈哈~~~”龙少疯狂的笑了起来。
龙少和方文只在某一点问题上有着惊人相似的意见,那就是对钱的狂热上。只是他们以前在北京城弄钱的手段不同而已。龙少采取温柔的劝说,劝说圈子里的纨绔公子和不良千金向他每个月缴纳固定的保护费;方文则是亡命的飙车赌钱。兄弟俩都是生财有道。
“大海啊!你真他妈的大!蓝天啊,你真他妈的蓝!海盗啊,你真他奶奶的有钱!哦也,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疯狂的嚎叫声,在蔚蓝的海面上回荡。。。回荡。。。回荡。。。
亚历山大港。
龙少打晕了随行的几个龙门弟子,狂笑着拎着一大堆的赃物,乐滋滋的融入了港口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将所有的烂摊子都丢给了油轮上的人。按照某种天生的直觉,龙少找到了一家专门收赃物的当铺,将手上那一大堆沿途洗劫而来的金银珠宝、名表首饰等物换成了一大笔美金。
美金在手,龙少在亚历山大城买了一辆很拉风的美国产大汽车,一路逍遥的开到了开罗。
“哦也,那个叫做风元的小子,等着龙少插爆你吧!干掉风门的大少爷?这份功劳,哦也!”
狂笑声,回荡在亚历山大港通往开罗的高速公路上。
沿途,连续发生了十几起原因不明的车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