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三十一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三十一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17K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风大先生去了帝王谷,花大先生也去了帝王谷,月大先生更是去了帝王谷。他们也带去了大批的人手。
开罗城,作为一个预备的接应基地,留下了方文领着几个御风卫驻守。不让方文参与对帝王谷的发掘,这是风大先生对方文的惩罚,让他在酒店里闭门思过。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为了保护帝王谷中的遗迹。那里的任何东西都可能和神苻有关,如果再被方文毁掉几件,风大先生怀疑自己会否要忍不住出手杀人了。
闭门思过。很显然,方文从来不是那种能够老老实实的闭门思过的人。
虽然风大先生下了严令不许方文离开酒店,但是方文也有自己找乐子的法子。他穿了一套花俏而昂贵的服装,打扮得和一花花公子一般,要了两瓶挤昂贵的酒,蹲在酒店的大堂里,摆出一副很深沉很有内涵的Pose,慢慢的品着美酒,不断的朝大堂里往来的人流中的那些美女抛着媚眼。
不管身在何处,不管自己是何等情况,方文都能让自己找到一点乐子。若非拥有这样的心态,当年年幼的他,不可能在方家活下来。
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方文轻轻的朝一名身穿金色短裙的红发美女勾了勾指头,然后很气极败坏的看着美女被一个壮得像一头猪、也长得像一头猪起码八十岁出头的老人搂着腰肢带进了电梯。老头身后的四个保镖恶狠狠的瞪了方文一眼,方文也恶狠狠的对着他们瞪了一记,挑衅的指了指自己身边几个沙发上坐着的御风卫。如果不是自己正处于闭门思过的状态,方文会对着那一群人比出中指。
酒店的大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辆磕碰得破破烂烂的大汽车摇摇摆摆的撞上了酒店门口的一株棕榈树,将那棕榈树撞得拦腰截断飞了出去,树干差点没砸死两个站在旁边的侍者。
车门被人用暴力硬生生的踢开,随着功力的不断进步体形又高了一截壮了一圈的龙少大咧咧的走出了车子,随手丢了两扎美金给匆匆赶过去的大堂经理。经理熟练的捏了捏两扎美金,盘算了一下,原本带着点焦虑和怒气的脸上,立刻浮现出无比亲热的笑容,躬身朝龙少鞠躬,然后轻轻的弹了弹手指。龙少那破破烂烂的大汽车以及刚刚被撞断的棕榈树,很快就被清理干净。
拎着一个极大的旅行包,龙少有如一头狗熊,一头撞进了酒店的大堂。
他走到了接待台前,将一名正在办理入住手续的游客拎起来,随手放在了旁边,大拇指比划了一下自己,用中文说道:“啊,我是日本人,日本人优先办理入住手续,难道不可以么?”他有普通人脑袋大的拳头在那气愤的游客面前晃了晃,那游客识趣的闭上了嘴。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自称日本人的壮汉却只会说一口熟极而流的中文――虽然他的护照实实在在的表明他是日本人,素质极高的前台接待还是很麻利的给龙少办理了入住手续。龙少摸了摸脑袋上扣着的一顶太阳帽,确信自己的戒疤没有露出来,这才得意的笑了几声,扫了一眼坐在大堂酒吧里的方文,嘿嘿怪笑着走向了电梯。
“妈的。。。天下能有这么高的日本人?”方文无语的看着龙少的背影,翻起了白眼。
当天夜里,方文顺利的和龙少秘密的接上了头,两人嘀嘀咕咕的商量了好一阵子,发出了几声意义不明的奸笑后,方文施施然从酒店的外墙爬回了自己的房间。而龙少呢,则开始拨打酒店的服务电话,要求他们派一个年轻貌美的导游,陪自己去帝王谷晃悠一阵子。
狞笑着打开了放在壁橱中的旅行包,包里除了那根黑黝黝的降魔杵,就是一大堆起码百多颗黑黝黝的高爆手榴弹。
能够在上岸后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么多的手榴弹,只能说龙少和方文一样,对于某些非法勾当有着异样的天赋。
正在帝王谷监视那群埃及民工发掘遗迹的风元,眼角突然急骤的抽动了起来。他一阵的心慌,本能的察觉到有一些不怎么好的事情要发生了。这是他身为一个强大武者的直觉,这种直觉,曾经救过他好几次。
龙少骑着一头骆驼,紧跟在酒店给他配的导游身后,晃悠悠的经过了帝王谷东谷的一些景点,朝西谷缓缓行来。
导游的确是一个娇小美丽的少女,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但是很显然她很惧怕不断口吐粗话、行事古怪的龙少。尤其当她亲眼看到龙少的肤色从那种健康的金铜色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变成了让她害怕的惨白色,这更使得她想要离开龙少远一点。
龙少很大方的在骆驼背上开始收敛体内罡气。不灭金身带给他的金黄色皮肤,在他运用秘法强行将罡气收敛之后,皮肤就变成了诡异的惨白,更是不带上一点儿武修的气息。此时若有武修在旁,他们也只会从龙少的气息中感应到他仅仅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倒霉蛋而已。
两骑骆驼距离发掘现场还有一公里远,就被几个身穿黄色沙漠迷彩的士兵所设的哨卡拦下。一个小头目模样的士兵扛着一杆冲锋枪,指着龙少和女导游就是一通乱叫。龙少掏了掏耳朵,怪笑问道:“妞儿,这小子说什么鸟语呢?哎哟,我是否该去学点外语玩玩?龙大少我不蠢哪?”
女导游有点紧张,急忙对龙少道:“先生,他们说这里已经被划为禁区,我们无权进去。”
龙少看了一眼那些士兵,连连摇头:“No,No,No,我是花钱来埃及旅游的。我花了钱,就应该得到对得起我钱的服务。难道你们要我的埃及之行留下遗憾么?为什么我们不能过去?”
少女摊开双手,朝龙少无奈的看了一眼,‘叽哩哇啦’的和几个士兵说了几句。然后她又对龙少道:“先生,他们说里面有外国专家在进行考古发掘。他们是地方驻军派来保护发掘现场不被人为破坏的。在发掘过程中,普通游客不能靠近这里。”
“告诉他们,他们侮辱了我的人格,我会向地方政府投诉。”龙少一张惨白的脸蛋上露出一丝红晕,他用力的挥动着双臂,好似很气愤的叫嚷起来:“这是对我的侮辱,难道我去发掘遗迹的地方看看,就会少几件文物不成?这是对我的侮辱!”
女导游歪了歪嘴巴,和那几个士兵又叽咕了几句。几个士兵连连摇头,士兵头目轻轻的拍了拍挂在胸口的冲锋枪,威严的指了指龙少他们来时的路。他的意见已经很明白了,若是不想找麻烦,就赶快离开这里。
龙少骑在骆驼上不吭声,双手环抱在胸前,摆出了一副我就是不走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派头。
毕竟是旅游大国,这些士兵对于龙少的这种行为也没什么办法,僵持了一阵,那个小头目走进了哨卡旁的一间小房子里,拨通了电话。
过了一阵子,三辆沙漠越野吉普急速朝这边驶来,满脸严肃的风元站在车里,目光阴沉的看着这边。他的直觉告诉他今天他会发生危险,但是危险来自哪里?他不知道。
这种焦虑和压力,让他想要找几个人来出出气。所以一听说有人想要强行闯过关卡来发掘现场‘旅游’,他立刻带了人赶来。
他很谨慎,三辆吉普车内除了他这个注射过两支S-A-1元液的绝顶高手,其他的十三人也都是注射过各种低档次,内力从三十年到五十年不等的精英弟子。加上他们随身携带的一些大威力武器,仅仅两个人是不可能对他们造成威胁的。
风元决定了,那个男游客就让他立刻蒸发。那个听说长得还很不错的女导游么,她会有一段一辈子都忘不掉的经历,在她见冥神之前。
对哨卡外的两个人看了一眼,风元更加满意了。一个的确很美丽的少女导游,一个空长了一个大块头却气息孱弱的废物。没有比这更加理想的目标了。这是两支脆弱的不堪一击的蝼蚁。轻轻的抚摸着自己完美有如雕像的面颊,风元低声的呻吟了起来。完美,强大,世界上还有比自己更加优秀的存在么?这样渺小的生物,他们能够给自己带来一丝的快感,也是他们的荣幸啊。
风门弟子纷纷闪身跳下吉普车,龙少咧开大嘴笑了起来。这些人跳下车的时候,身体都是飘动的,脚下半点儿沙土都没溅起,这是风门弟子,没错。至于带头的那个嘛,嗯,很俊,很帅,比龙少还要俊美了一点点。再看看那一丝不苟的衣着打扮,以及方文着重强调的他袖口上的一对蓝宝石袖扣,就是这厮了。
懒洋洋的爬下了骆驼,龙少晃着膀子走到了风元面前,一把搭住了风元的肩膀。他大声叫道:“你们这样做,是不应该的。我们日本人不管在哪里,都应该受到大欢迎。你们怎么能把景点都封锁起来呢?这样对埃及整体的经济发展也不利嘛!”
龙少的手伸向风元的时候,风元想要回避。但是看到那慢吞吞软绵绵没有一点儿力气的手臂,风元得意的笑了。没必要回避,让他先嚣张的表演一阵吧,然后,用最残酷的手段让他知道惹出了人会有多么可怕的下场。真有趣,有趣极了。风元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便衣私访的皇帝,面对那些嚣张的地方小官员,有一种很满足的高高在上感。他很受用这种感觉。
“这位先生,你的口音,不像是日本人吧?”风元决定再调戏一下这个高大的废物。
“啊呀,你不知道啊,拿着日本人护照办事方便啊?万一做点什么不好的事情被抓了,起码不给中国人丢脸不是?”龙少得意的笑着,眉头一阵挑动。他抓了抓头上的太阳帽,皱眉问道:“可是你们的行为,就太不合适了。你说说啊。。。”
“先生有所不知。”风元看着龙少搭在自己肩膀上,几乎都有自己腰粗的胳膊,满意的笑道:“这是为了保护遗迹,因为我们发掘出来的一切文物都是属于埃及政府的,我们只有研究权,所以,地方政府派出驻军,也是很合情合理的事情。”太棒了,这么粗大的一条胳膊,如果慢慢的下刀,起码能划拉三千六百刀。这叫鱼鳞细剐,是风元曾经很喜欢的一种消遣活动。这么粗的一条胳膊,是极品材料。
“合情合理么?”龙少不想和风元玩下去了。他叹息道:“别人都合情合理,但是你们嘛。。。”
龙少的皮肤突然变得金光灿灿,他搭住风元的那条手臂变得有如巨蟒一般力大无穷。手臂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力量,将风元死死的束在自己胸前,龙少那粗大坚硬的膝盖,狠狠的自下而上轰在了风元的下体。
风元‘嗷呜’一声惨叫,他觉得有一根烧红的铁桩自下阴直捅进了他的小腹,他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大腿骨和盆骨粉碎性骨折发出的声音。那根搂住自己肩膀的手臂有着让人吃惊的恐怖力量,他的左肩锁骨、半截颈椎骨、左边的半边肋骨同时发出炒豆子一样不断的轰鸣声,那些骨头在呼吸间就被碾成了粉碎。
不灭金身和风门御风经的近距离对抗,御风经大败亏输。放弃了速度和距离,风元在龙少面前不堪一击。
‘哼哈!’,龙少右臂猛的粗了一拳,他拳头的骨节上放出粲然金光,狠狠的一拳朝风元当胸轰去。
风元奋起体内两甲子的真劲,一声惨嚎自嘴里喷出一道血泉,已经施展了风门最狠戾的‘血影遁法’。他的真劲有如泡沫一样膨胀起来,体积瞬间膨胀了十倍,风元突然加力挣脱了龙少的搂抱,身体有如离弦的箭矢,朝后急退。
龙少还是小看了风元的修为。他奋力挥拳的时候,并没有用力的抱住他。他的拳头轰出,附近看到这一拳的人都有一种空间塌陷的错觉,身体似乎不自主的扑向了龙少的拳头,只有风元在呼啸的罡气狂飙中朝后急退。拳头堪堪的点中了他的胸膛,并没有真正的打在实处。
不过,这也足够了。那万斤重拳将风元的肋骨轰成粉碎,拳罡将他上身衣服炸开,揭起了他前身的大片皮肉,真正是血肉横飞,疼得风元疯狂的嚎叫起来。
十三名风门弟子有如十三支大鸟,突然拔出了锋利的软剑,腾空而起有数十米高,身体循着一道道怪异的弧线飘然落下,向龙少发出了暴风骤雨般的袭击。无数点剑光组成一道道光幕倾斜而下,阳光照耀在剑幕上,带起刺目的眩光,几个士兵和女导游闷哼一声,他们只是看了一阵,就全晕了过去。
龙少狂啸几声,皮肤已经纯然转化为赤金色。他的眸子也被一片淡淡的金光所取代,他自背后背着的大旅行包里拔出了那根小巧的降魔杵,轻描淡写的朝四周轻轻一挥,顷刻间挥出了一百三十杵。
‘叮~~~’,一声悠长的剑鸣,在那一瞬间龙少起码被刺中了数百剑,但是他的皮肤上就连一点印痕都没有。反而是他挥出的降魔杵公平的分配在十三名风门弟子的身上,每个人都挨了十杵,尽被打成了肉泥喷出。
“吼~~~”龙少得意的仰天狂呼,天门的魔头,似乎并不强悍嘛!
抢前一步,龙少就要砸死风元。风元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师父~~~救我~~~”
风元的瞳孔缩成了极细的针尖大小,他死死的望着龙少,将龙少的那张脸铭刻在心底。若是他不死,他要用最惨烈的手法报复龙少。如果他今天能不死。。。风元觉得,如果他今天能够不死的话,他会去向慈善组织捐献十亿美金。
“大胆!”一道青影自远处呼啸而来。速度快得吓人,龙少清楚的感知到,这个急掠而来的人速度比自己快了起码十倍!
青影的前方有一点极细的寒光,一缕锐气距离龙少还有百多米,已经刺得龙少眉心的肌肤隐隐发痛。
极高的速度带来的就是极大的力量。配合上风门特制的合金刺剑,就算龙少的不灭金身趋近大成,他也不敢硬扛这一剑。
急闪身,一缕锐气擦着龙少的身体刺过,龙少大吼一声朝后面急退,降魔杵急速挥出了数百杵。身体的速度不如那条青影,但是凭借着庞大的罡气和强横的肉体,龙少挥动降魔杵的速度甚至比得上月大先生出剑的速度。
沙漠上卷起了一团黑色的旋风,一缕缕沁人心脾的檀香随风远远飘散。
“好,释教大威禅院‘寂灭杵法’!”一道青影缠绕着那团黑色清风急速旋转,无数道极细的银光不断的刺向黑风,却始终突破不了黑风的防护圈。黑风呼啸,阳光照耀在黑风上,里面隐隐闪过一片片降魔韦陀的光影。银光和黑色光影对碰,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好似一门重炮发出的炮弹不断的在沙漠上炸开,地面上到处都冒出了直径三米左右深有四五米的弹坑。
风大先生越打越是心惊。这个使用寂灭杵法的人,功力甚至比他还雄厚了数倍,尤其他罡气呼啸中,除了降魔杵自身携带的檀香味,还有一种很清淡、让人静心凝神、空空荡荡使人有出尘之念的奇异香气飘来。这股香气风大先生闻得多了,就觉得越打越是没有力气,只想坐在地上乖乖的念经拜佛,干脆就剔光头发去做和尚算了。
“外修不灭金身,内修‘接引禅功’,使用‘寂灭杵法’,你是释教大威禅院哪一位护法高僧!藏头缩尾的计算风某弟子,岂不是有失身分?”风大先生愤怒的吼了起来。不灭金身,接引禅功,寂灭杵法,这是释教大威禅院镇教的神功,可不是一般人能修炼的。有时候,当没有合适的人选时,就连大威禅院的主持和尚也许都不见得能修炼其中的一门功法。
能够兼修三门神功的,风大先生简直听都没听过!
“老子可不是那帮子成天闭门修炼只求多活几年的老和尚!桀桀,老子是你祖宗,你不认识么?”
龙少狂笑着,突然大喝道:“韦陀开山!你给老子死罢!”
‘呼~~~’,黑色风团汇聚成一道黑色罡气,好似一根巨大的柱子,当头朝风大先生砸下。
风大先生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不管他身法如何的变幻,这一棍都要轰在他头顶。“好功夫!原来是大威禅院的后起之秀!”风大先生的心里沉甸甸的。他长吸一口气,也不躲闪、也不避开,他站在原地,右手刺剑缓缓刺出,冷笑道:“大风剑势!破!”
平地卷起狂风,青色狂飙汇聚成一股粗有数米的青色龙卷,硬生生的迎向了那根黑色罡气组成的棍子。
一声巨响,风大先生喷血而退,他惊呼道:“你才多大点年纪?功力居然比本大先生雄厚了数倍!”若非风门有一套独特的卸力手法,能够将敌人七八成的攻击力转移开,风大先生已经被龙少一击必杀。
“三颗金丝菩提果,一颗七彩圣舍利,滋味怎么样啊?”龙少猖狂的大笑着,虽然他的手也有点发麻,浑身经脉也有点发酸,左肩更是被风大先生那无孔不入侵蚀性极强的剑气狠狠的划了一下,但是他还是作出了一副毫发无伤的样子。他想起了方文临行前的叮嘱:“天门的长老都有一身的古怪功夫,没必要不要和他们交手。你宰了我不顺眼的那个杂碎就是。”
果然不能小觑了天门的这帮老魔头。
而且,风大先生他们并不是天门最强的一批长老呢?风大先生也不过五十岁出头的样子,他的师尊乃至他的师祖,都还好好的活在世上,只不过都和龙门的长老一样,在闭关修炼以求突破而已。
一想到这一点,龙少因为神功将近大成就小觑了天下英雄的心终于收敛了,就好似一个大刺猬被火烧了一把,刺终于圆滑了不少。人,总是在不断的进步嘛。
以龙少等同于十个甲子以上的修为,修炼的又是佛门威力最大的护法降魔功法,全力一击居然都被风大先生以奇妙的功法卸开了大部分攻击力,风大先生只是轻描淡写的吐了一口血。龙少知道,自己的经验还是太匮乏了。如果换了门内的那些老和尚,如果他们能够有龙少的这一身罡气,怕是风大先生刚才已经被轰成了碎片。
龙少皱起了眉头,点头道:“经验,是靠打架才能增长的。”
他正在这里回味自己的心得,后面已经劈来一道凌厉得让龙少心惊胆战的剑气。
月大先生以剑御人,凌空滑过里许空间,带起一道米许长拳头粗的红色剑罡,大声喝道:“小子,吃你月大爷一剑!”
龙少反身一杵轰下。万年黑檀木心所制降魔杵和月大先生的长剑略微接触,剑罡过处降魔杵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就被斩为两段。剑意急吐,剑尖距离龙少还有米许,剑气已经伤了他。
胸前一道血箭喷出,龙少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碰到速度天下第一的风门掌门也就罢了,还碰到了号称威力天下第一的月门掌门,再不走,怕是自己就要留在这里。龙少可不相信天门的人会好吃好喝的养着他,现在不走,更待何时?他寻思道:“这檀木杵还是不成。回去得把主持手上的那根自古流传下来的宝贝带出来。那玩意可是水火不侵、刀兵不伤的。大威禅院除了龙大少我,还有谁配得上那根大宝贝啊?”
“桀桀!”连续发出了几声怪笑,龙少察觉到月大先生已经追到了自己身后不到三米远的地方,他立刻拉动了旅行包背带上的一根细绳。
百多颗高爆手雷在龙少的背后轰然爆炸。龙少的不灭金身有如一块大钢板逼得绝大部分爆炸冲击波和弹片朝身后涌去。措手不及的月大先生被龙少无耻的一招给算计了,来不及运起剑罡护体的他浑身喷出了点点血光,被弹片扎得好似筛子一般。
风大先生只见火光一闪,月大先生就浑身带着黑烟和一道道血泉,狼狈无比的朝后急飞。他愤怒的咒骂道:“好奸猾的小子!不灭金身哪!第一次见到修炼不灭金身的人,真敢在身上绑着炸弹自爆的。这小子死了吧?”
火光中,后心皮肤被炸得稀烂的龙少大声嚎叫着,有如发狂的公牛一样狂冲了出去。他的速度不如风门这般快,但是比起那些所谓的百米世界冠军还是快了十几倍,他几个大步一点,很快就失去了踪影。
“不灭金身,天下防御第一的佛门神功!果然名不虚传。”风大先生阴沉的看着龙少的背影。他想要追杀过去,但是体内隐隐发痛的经脉告诉他现在他不能轻举妄动。谁知道龙少是不是一个人来的?也许数十个大威禅院的老和尚正扛着降魔杵不知道躲在哪里呢。风大先生可不敢冒这个险。
张口喷出一口淤血,风大先生指挥着接踵赶来的门人将月大先生和风元送去救治。月大先生的伤很轻,只是被龙少的决绝吓了一跳而已。风元的伤势可就麻烦了,他的下半身几乎被轰碎了,不去太空船救治,是不可能治好的了。
风大先生面色难看的将自己右手向月二先生等人亮了出来。白皙的手臂带上了一层黯淡的金光,隐隐传来淡雅的檀香味。月二先生等人面色全变了,月二先生谨慎的问道:“接引禅功大成,伤人留香。。。不灭金身,接近大成,隔物传劲僵人肢体。师兄,这。。。”
“不惜一切代价,干掉那个小子。”风大先生阴沉的说道:“我风门好容易出了一个绝世天才,但是还没有真正的成熟,最少在未来三年内,不用指望方文能帮门内作出什么贡献。而这个小子敢来袭击风元,又和我以及月大师兄交了手,不论胆气还是修为,都是绝顶之选。尤其他心狠手辣,能在自己身上绑上炸弹以求脱身。。。”
脸上肌肉抽动了几下,风大先生肃然道:“短期内,此子定成本门心腹之患。不能给方文留下这么强悍的对手,方文和他相比在心性上有极大的差距。不能留他。”
从脖子上解下了一块木牌递给风二先生,风大先生沉声道:“二师弟,你拿着本门风令,去请本门和月门的太师祖他们出山。全力诛杀此子。”
“太师祖他们?”听到风大先生这话的人,身体同时哆嗦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