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三十二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三十二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17K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北京城L大厦。
这是龙少家族企业的总部。大楼从外面看上去并不起眼,平平淡淡的和四周的写字楼混在一起,就和龙少他们家的形式作风一样,能低调就低调,能不引人注意就不引人注意。也就好像他们家族的生意,资产不算太多却也不算太少,在北京城的商业圈内恰恰也就是中流排名。
汗流浃背的龙少一把抓起两名正在大厦正门聊天的职员丢到了一旁,好似一头下山的猛虎,带着一股劲风冲进了大堂电梯内。
在开罗闹了一阵,龙少发现自己的力量并不足以对付天门的人,他也不敢回酒店自投罗网,反正重要的证件都随身携带着,他干脆就乘客机返回了北京城。一下飞机,他就直奔L大厦而来。
赶在大厦的保安们反应过来之前,浑身汗淋淋的衣服也皱巴巴的,配上一个大光头怎么看都不似好人的龙少冲进了大楼最高层的总裁办公室。
正在处理事情的龙正被龙少吓了一大跳,看到狂暴的冲进来的龙少,他惊呼道:“儿子,你闯什么祸事了?”
抓起龙正办公桌上的大茶杯,龙少‘咕咚咕咚’的将茶水喝得干干净净,随手将茶杯丢在了地毯上。他喘着粗气叫道:“老爸,钱,给我钱。”
“哦!”龙正本能的就去掏自己的钱包,正要把自己的信用卡抽出来呢,他突然反应了过来,皱着眉头喝道:“要钱做什么?你上次不是打电话过来说你考上了公务员么?你要钱做什么?要多少钱?你这个样子,怎么做公务员啊?”
龙正清楚的记得,前一阵子失踪了好几年的儿子突然跑回了家,却是一身标准的出家人打扮,家里的老人顿时集体昏迷了十几个。龙少这几年做了什么,他是一点儿都不知道,那时候只顾着高兴儿子回家了,都还来不及拷问儿子到底干什么去了。龙少回家没两天,就跑了出去不知厮混些什么,过了一阵子就打了电话回家说自己考上了公务员,还让家里的老人很是高兴了一阵子。
考上公务员不希奇,希奇的是龙少能考上公务员。
看看儿子光溜溜的脑袋以及脑袋上刺目的戒疤,龙正很怀疑龙少前一阵子的那个电话,是不是又在一贯性的恶搞自己?
公务员能是这个德行么?
从腰包里掏出皱巴巴的警官证丢在了桌上,龙少大咧咧的叫道:“看,老子现在是三级警监,可没糊弄你。给我一亿现金,老子有大事要做。”他叽哩咕噜的骂道:“指望着单位的那点活动经费,能干什么啊?想要干点大活,还是得靠自己啊!”
三级警监的证件。
龙正痴呆般看了那证件半天,好容易才回过神来。他结结巴巴的说道:“儿子啊,冒充警察,可是犯法的勾当。你冒充三级警监。。。你不会拿着这警官证去招摇撞骗吧?我们家里也不缺这点钱啊?你,你可不能走邪路啊!你想要让你爷爷、奶奶、外祖父、外祖母还有家里的老人们担心死啊?”
和冷漠无情的方家不同,龙家是一个很团结很有向心力的家族。龙正很庆幸自己的老爸今天没来大厦上班,否则若是他看到了这警官证。。。龙正不敢想象那情景。
“哎!你怎么不信啊?”龙少怒了,他重重的一拳轰在了办公桌上,拳劲将下半截办公桌震成粉碎,‘轰’的一声巨响,龙正再次痴呆的看着面前矮了半截的办公桌。如果他没弄错,如果公司的采购人员没有忽悠他这个总裁的话,龙正记得这张办公桌可是用上好的巴西红松原木板制成的。
一拳?仅仅是一拳!
龙正这才正式的打量起自己这个失踪过几年的儿子。他才注意到龙少皮肤下那隐约流窜的金色光芒。
“呐,这是我的警号,你打电话去查证就是。你不会不知道找哪个部门查证吧?”龙少用力的将指头点了点证件。
龙正默不作声的掏出了手机,输入了某个号码。
没错,警官证是真的。自己的儿子,是三级警监。
剃着光头,烫着戒疤,失踪几年后突然穿着僧袍跑回家的儿子,的确有如他上次的电话中所说的:考上了公务员。
龙正咂吧出了这些事情当中的一些特别的味道。像他这样的商人,多少会接触一些特别的圈子,或者是听说过里面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这是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是自己自幼宠溺的对象。龙正好似被催眠了一般,将钱包放了回去,掏出了支票本,‘唰唰唰’的给龙少写了一张面额一亿的本票。
支票都写好了,看着支票本上的那个数字,龙正才突然惊醒,他惊骇的叫道:“儿子,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一亿现金,别看他龙家的生意做得大,但是现金也没多少。一亿现金,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数字。
用蛮力抢过了支票,龙少转身就走。一边快步疾走,龙少一边咧开嘴狞笑道:“干什么?去中东黑市上买军火!妈的,老子就不信,弄一颗老式的手提箱核弹往帝王谷一丢,炸不死那群狗日的。妈的,功劳啊,老子一炮轰飞天门的全部高层,这就是功劳啊!”
刚刚站起身想要追上龙少询问几句的龙正只觉双腿一软,‘咕咚’一下栽倒在地上。
手提箱核弹?丢去帝王谷?
龙正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手忙脚乱的抓起手机,一时间却不知道要找何人求救。
打110报警么?这简直就是荒唐。
故宫,这一座仅仅对游人开放了极小一部分空间的宫殿群内,很多地方都荒芜凋敝有如鬼屋。只是在故宫的一角,有几座宫殿打理得很干净,种植了大片的菩提树,香雾在树间飘荡,梵唱声时时传来,偶尔可见身穿灰袍的僧人闪过。这里就是大威禅院。
风门的探子寻遍了天下的名山大川,但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大威禅院却在故宫里面。
其实这样说也不正确,因为故宫里的这座大威禅院,只是形式上的。禅院的和尚云游天下,他们在的地方,就是禅院。故宫里的这座,仅仅是方便一些人有个传话的地方,同时让那些四处云游的禅院弟子偶尔有个聚会的场所。
一个体重起码在四百斤以上,浑身皮肤白净细腻有如羊脂玉,长得肥头大耳和那弥勒佛像有着九分相似的大和尚正坐在禅院的大殿中,默默的念诵着经文。他身边放着一柄锡杖,手上一串佛珠粒粒殷红可爱,手指拨动佛珠,佛珠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一个不过五六岁大小的小沙弥则是坐在大和尚的身边,大白天的也打着呵欠,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面前的木鱼。
龙少横着膀子走进了大殿,伸手就去抓那大和尚身边的降魔杵。
大和尚一手按在了降魔杵上。他的手一动,浑身白嫩的肥肉就有如水波一样起伏,发出皮肉相互撞击的‘啪啪’声。大和尚微微睁开眼睛,沉声说道:“威德师侄,你拿我锡杖作甚?”
“嘿嘿,嘿嘿!”龙少干笑了几声,抓着脑门笑道:“借来玩几天。”
“你心中有杀气。”大和尚淡然说道:“此菩提杖乃当年佛祖以悟道时所倚菩提树枝所制,经无数高僧大德代代以佛门禅功灌注,乃是我释教镇教至宝,从不沾染血腥。不能给你。”
“我心有杀气?”龙少诧然说道:“你怎么知道的?奇怪,莫非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蹲下身子,用力的拍了拍大和尚的肩膀,大和尚身上又是一阵阵的肉浪翻滚。龙少谄笑道:“主持师叔,我借这锡杖,是为了降魔啊!”
“降魔?”大和尚艰难的扭头看了龙少一眼,淡淡的说道:“魔在何处?”
“在埃及帝王谷挖人家祖坟呢。”龙少‘啪啪啪啪’的将事情经过改头换面后说了出来,方文的事情他是一字不提,他最终总结到:“他们先是盗了秦始皇陵,现在又去埃及挖人家法老王的陵墓,啧啧,这其中一定有阴谋!我想要去教训教训他们,奈何手上的玩意不争气啊?”
大和尚耷拉下了眼帘,过了许久许久,他才慢慢的松开手道:“降魔,也是我佛门的本份。行事小心些。”他将手上的佛珠,随手挂在了龙少的腰带上:“闲暇时多念诵经文,降魔之人,可不要让心魔控制了,那就是笑话。”
龙少狂笑几声,抓起这根长有米半粗有一拳通体碧绿澄透有如琉璃的菩提杖,转身腾空就走,几个跨步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大和尚双手合十,朝面前的佛像虔诚礼拜,嘴唇微动,大殿内只有单调的木鱼声响,但一缕梵唱,却在殿外高空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