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三十三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三十三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17K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方文被风大先生一个电话就抓去了帝王谷。
带着猫哭耗子的不良心思,方文对重伤的风元指指点点道:“师兄啊,你怎么伤成这个样子?”
他义愤的吼道:“师父,抓住那个刺客,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看看,看看,师兄的小弟弟都被顶碎了,下手怎么能这么狠毒?杀人不过头点地,他杀了师兄都好过把师兄打成这个样子啊?啧啧,小弟弟成这个样子了,师兄起码要在医疗器里泡上几个月了吧?”
风大先生的脸色很难看,他点头道:“下身受创过甚,偏偏这一处组织最是精细不过,最少一个月的时间。”
风元和月大先生被送上了方文来时乘坐的直升机,狂风卷起了风沙,直升机快速爬高,很快就消失在视野中。方文眺望着直升机远去的方向,心里暗自诅咒风元的好运气。下半身几乎都被砸碎了,偏偏雪门的急救药品将他从死亡线上给拉了回来。只要人不是当场断气,雪门的医疗器材就能将他治愈如初。这一次除了让风元吃了点苦头,对他并无实质上的损害。
“老四,原本师父要罚你在酒店闭门思过,但是既然龙门的人找到了这里,你还是跟在师父身边。”风大先生双手揣在袖子里,抬头看着蔚蓝一片的天空,淡然冷笑道:“龙门的鼻子好生灵敏,居然能找来这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能和他们在埃及做上一场了。”
“呃,师父,和他们硬拼么?”方文有点激动,血液流动的速度都快了许多,在血管里是‘哗哗’的直流啊!
风大先生讥嘲的冷笑道:“硬拼不至于,暗地里的较量么,却是难免的么。”
他告诫方文道:“你记住,龙门是一个很‘守规矩’的组织。他们和我们天门不同,有很多手段,我们能用,他们是不能用的。所以,我们现在占了绝对的优势。只要不让他们破坏对遗迹的发掘,任凭他们做什么都好。”
风元刚刚被送走不到一个小时,一个团的埃及军队已经开了过来,在帝王谷西谷外围布下了严密的防线。这一个团的军队装备精良,火力强得吓人。二十几辆坦克,三十几辆装甲车,数十门火炮,上百挺的轻重机枪,简直可以打一场小规模的战争了。
方文好奇的问风大先生是如何将这些军队调来这里的,风大先生只是竖起了一根指头,淡淡的说道:“一百万美金请他们过来。若是有任何异常情况发生,按照事情的严重程度,追加一千万到五千万的款项”
于是,方文对于金钱的重要性,又有了另外一种领悟。钱不仅仅能买高档跑车、不仅仅能聘用美貌的女秘书,钱原来还能调动他国的军队啊!而且这样的调动还有着冠冕堂皇的理由:保护人类遗产,保护古埃及文化的瑰宝!看看,多堂皇啊!
这一次,不用像前几天受罚的时候那样,扛着铁锹在沙堆里卖苦力,方文很满意他如今的待遇。
就在那越来越大的坑洞边,方文选了一个沙堆,在上面架起一柄遮阳伞,放了一张沙滩椅,穿着一件花里狐俏的沙滩裤,舒舒服服的躺在上面做日光浴。御风部的精英在旁边小心的伺候着,冰块、葡萄酒、各色精美点心供应充足。他的这等做派,使得考古团人人侧目。对于此,风大先生只能是苦笑摇头,他也没有了办法。
龙门就在外面虎视眈眈,风大先生可不敢让方文离开自己的身边。但是他也深知以方文的秉性,要他在沙漠里老老实实的蹲着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也就只能由着他去了。
美妙的度假生活过了不过三天,方文就迎来了地狱一样的噩梦。
这一天,三架直升机降落在帝王谷,送来了考古团的后勤补给,还带来了三十几个古怪的老人。
其中十几个身材高大壮硕的银发老人,目光是狂热近乎颠狂的,他们一到营地,马上就挑选了一顶帐篷闭关不出。另外十五个老人,则是瘦弱矮小,走起路来都轻飘飘的,好似风一吹就能飘起来一样。
那些狂热的老人,是月门的前辈。
这些轻飘飘的风筝一样的老人,是风门的太上长老团。其中辈份最高的一人,是风大先生的曾师祖,如今已经是百二十岁开外的老人。风大先生师祖辈的也有三人,那也是百岁人瑞。其他十一人是风大先生的师父辈,上一任的风门掌门,上一任的风大先生,也在其中。
他们从风大先生口中得到了方文是风灵之体的消息,方文立刻被眼里发出绿光,有如饿狼一样扑上去的十五个老人现场扒得精光,三十只枯瘦的手掌在方文浑身上下狠狠的掐吧了无数下。大叫大嚷的方文只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超市货架子上的水果,正在被一群经验丰富无比精明的家庭主妇用指甲挑选着。
“是风灵之体!”风大先生的曾师祖,方文的太师祖厉声喝道。
“绝对是风灵之体!”方文的曾师祖们兴奋得直喘息。
“实打实绝对不会假的风灵之体!”方文的亲师祖紧紧的抓住了方文,嘴角直哆嗦。
然后,一群老人同时对着风大先生破口大骂,咒骂他差点就浪费了一块极品的材料。辈份最高的风厉天大声数落道:“响鼓要用重锤!好铁更是要精雕细琢才能变成一柄绝世宝剑!好好的一具风灵之体,怎能让他整天晒太阳?晒太阳就能将我风门的绝技都学会了么?”
噩梦降临!方文身处地狱!
再也没有遮阳伞,再也没有沙滩椅。
每天,在太阳晒得滚烫的沙漠上,一面叫做方文的响鼓,被人狠狠的敲打着。
被禁制了全部的真气,纯粹以肉体的力量,顶着头顶的烈日每天将风门剑技施展三百遍,打风门繁复的掌法、指法各五百遍,绕着几块巨石走风门步法三百遍。这是白日里的功课。
到了夜里,则在众多风门长老的监督下,辛勤的搬运周天。
用最缓慢的速度搬运三个周天;然后立刻用最快的速度搬运三个周天;然后立刻转为最缓的速度又是三个周天。
经脉就在风劲忽快忽慢的运转中,不断的收缩扩张,经脉的柔韧度和容量,得到了极好的锻炼。而方文对自身风劲的控制,也从以前的粗枝大叶变得无比的精细。当他成功的将周天搬运放慢到一个小时一次的时候,他甚至能在指尖凝聚出尺许长头发丝细的气针,洞穿金石有如铁针穿豆腐一样轻松。
各种真气的运用法门,在招式上的心得,对于自己这具风灵之体的理解,在短短十天的地狱磨炼中,被这些风门长老强行灌输给了方文。
二十天,很短的时间,方文的实力大大的向前进了一步。功力还是那点功力,方文以前的利用效率只有不到百分之十,如今已经急骤提升到了百分之三十。不过和风厉天最自身功力随心所欲百分之百的掌控相比,方文要走的道路还很长、很长。
风大先生是一个很好的老师,但他不是一个严师,他对方文的溺爱决定了他无法很好的教授方文。当然了,这也和风大先生自己的实力有关,无论如何,不管是从经验上还是从实力上,他都不可能超过这些在御风经上浸淫数十年上百年的前辈。
二十天的时间,考古队已经在选定的沙地上开掘出一个深有二十几米的大坑,但是龙门的袭击却并没有到来。
其实早几天就有人兴致勃勃的扛着一颗黑市上买来的手提箱型核弹想要偷渡进埃及,不过幸运的是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被龙门的人在半路上截下。在别国的领土上放核弹?天下也只有龙少这个家伙敢这么想,并且还付诸实际行动。而龙门却是绝对不能这样做的。
所以,龙少被赶来的龙门长老严厉的训斥了一通,命他随队潜入了埃及。
龙门之所以不立刻发动袭击,实在是他们也好奇天门到底在帝王谷干什么。当然了,这也和帝王谷外的埃及军队有一定的关系,谁也不想和坦克、装甲车硬拼不是?没有完全的计划,谁会这么冲动的硬撼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
这一日的正午,太阳将金属溶液一样滚烫的光热情的洒遍了帝王谷,招聘来的埃及民工懒散的在大坑内继续挖掘。坑边堆满了一些发掘出来的小巧器具,一些考古团的专家正蹲在那里研究这些东西。不过更多人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大坑里。
一个真正的考古学者,他并不知道天门的计划。他指着大坑叹息道:“我不觉得这里会有什么重大的发现。大英博物馆这一次作了一个错误的决定。随意在帝王谷挑选一块地面进行发掘,这是纯粹的赌博。”
话音刚落,一个埃及民工发出了一声惊叫,瞬间不见了。
刚才他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窟窿。却是他一下挖开了一个地洞,地面裂开,他滑进了地洞了。
“有发现!有发现!”埃及民工们兴奋的叫嚷起来,考古团承诺,一旦有奇异的发现,他们就会得到丰厚的奖金,他们能不高兴么?
天门的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几个真正的考古学者被干净利落的打晕丢进了帐篷里,那些埃及民工被召集在了一起,发给了他们一笔丰厚的奖金后,让他们去了远处的一个营房暂时驻扎。那一个营房的外面,也围上了数十名风门弟子,严防这些民工走脱。
鼓风机通进了那个地洞,新鲜空气不断的注入。电线也拉了过来,明亮的白炽灯照亮了地洞。
风大先生小心翼翼的探头下去,地洞下面是一个很大的殿堂,那个倒霉的埃及民工摔得头破血流的,正躺在地上哼哼。以风大先生的经验,他看出那民工的双腿和脊椎骨都摔断了。毕竟从这里到殿堂的地面,足足有三十几米高,没死已经算是运气。
“是玄音天钟上出现过的,那座神殿举行秘密仪式的殿堂。”风大先生欣喜的抬起头来,大声说道。
三十几个方文见过的那种基因改造弟子穿上了全套的防护铠甲,扛着沉重的激光器跳了下去。随后是一队花门的工程人员,他们在下面架起各种器械,很快殿堂内就灯火通明,同时每个角落都被仔细的清洗了一遍。
风大先生这才带着方文跳下了地洞,随行的还有风大先生同辈的风门长老以及以月二先生为首的月门弟子。至于那些来增援的长老团成员,他们驻守在地洞上方,严防龙门可能的袭击。
空荡荡的殿堂很宏伟,数十根三人环抱的粗大石柱撑起了结构复杂的拱顶。那个摔下来的埃及民工,是不幸挖开了拱顶上一处受损的地面,这才摔了下来。殿堂的墙壁上刻满了色彩绚丽的图象,反应的都是那些高帽人举行血腥祭祀的场景。殿堂里冷兮兮的,方文总觉得有一种让人不安的气息在四周飘荡。
花门的机关高手很快就寻遍了殿堂,他们打开了数十处暗格、暗柜,找出了一些泥板和保存得很好的莎草纸。这些东西马上被妥善的大包运了上去。所谓的发现的一切文物都归埃及政府所有,实际上就是没有任何约束效力的空口承诺。
“还没找到那条暗道么?”风大先生有点焦急。
正在殿堂正对着大门的墙壁上,对着一副壁画轻轻敲打抚弄的花大先生沉声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急什么?不急!”
他轻轻的呢喃道:“虽然从玄音天钟的画面中看到了开启秘道的方法,但是看到的和自己做,总是有区别的。”
“唔,找到了。”花大先生在那壁画上按了几处地方,墙壁突然摇晃起来,一片黄沙洒下,厚达丈许的墙壁缓缓朝一侧滑开,露出一条高不过米许勉强可以让一个成年人弯腰钻进去的洞口。
“上!”风大先生挥了挥手,一根粗大的通气管立刻**了洞口,大量的新鲜空气混杂着雪门密制的药雾注了进去。
鼓风机的功率极大,短短十几分钟的功夫,已经往洞口内注入了十几万个立方的新鲜空气,洞口已经开始有风朝外界涌出来。因为雪门药雾的关系,洞口里喷出来的气流一点也不难闻。
“现在可以进去了。月二,叫你门下弟子打头阵。”风大先生挥了挥手。
几个月门的基因改造弟子脱去身上的铠甲,艰难的从那小小的洞口钻了进去。随后是花门、雪门的长老紧跟着走了进去,风大先生、月二先生他们,则是拉在了最后面。一路上很可能有机关、毒物,这样的安排才是最合理的。
刚开始大概百多米的距离,众人都只能趴在地上朝前爬行,然后秘道才慢慢的变得宽敞起来。
干干净净的秘道里什么都没有,没有机关,也没有想象中的毒物,一群人顺利的朝前行走了千多米,用绳索吊下了一个深有数百米的天坑,前方出现了一个硕大的地下洞穴。
这是一个天然的洞穴,高高的洞顶上挂着稀稀落落的几根石笋。洞穴大致呈圆形,半径在一公里左右。洞穴的石壁上有一种黯淡的幽光放出,不需要借助随身携带的强力聚光灯,就能对洞内一览无遗。
一座底座边长大概有三百米的金字塔,正矗立在众人面前。
“是这里。和玄音天钟中看到的一模一样。”风大先生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没错,就是这里。我们天门找了这么多年的东西,应该就在这里面。”月二先生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目标就在眼前,他们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妈的,老子的宝贝啊!”花大先生则是放声哭嚎,他还在心疼那一堆被毁坏的仪器。
方文则是轻身纵上了金字塔,爬到了金字塔顶部的那座小小的神庙门口。金字塔的入口,在这里。
后面的风大先生等人也急忙跟了上来。一行人小心的走进了金字塔。
依然没有什么机关埋伏,很顺利的通过一层层复杂的绕来绕去的走道到了金字塔地步的一个房间。
房间不大,大概百多平方米的样子。房间的正中,供奉着一座黑木雕成的狼头神像。神像前的祭台上是厚厚的一层黑色血迹。也不知道这祭台上曾经搁置过多少颗还在跳动的心脏。
这一切都不放在风大先生他们眼里。他们注意的,是靠着墙壁放着的一圈黄金制成的方板。
方板长宽都在尺许左右,厚有一指,上面雕刻了许多古怪的纹路。金板的正中,则是用很细的黑色珍珠镶嵌出来的一个个巴掌大小的符印。
“神苻!”
风大先生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
“神苻!”
月二先生倒抽了一口冷气。
“祖师爷笔记中的记载没错。那些被赶出埃及的怪物,他们来不及带走他们的宝贝。”
花大先生看着那些金板,眼睛都在发光。
方文贪婪的抓起了一块金板,金板的正面是符印,背面则是用楔形文字书写的密密麻麻的文书,也不知道记载了一些什么东西。
风大先生第一个回过神来,他沉声喝道:“花大检查四周的墙壁,看看是否有暗格。其他人将所有金板随身携带,小心看护。”
众人都在忙碌,只有方文放下金板后,好奇的走到了那尊黑漆漆面容狰狞的神像前。他仔细的打量着神像,却发现这尊大概两人高神像的一对眸子,却是用罕见的黑钻镶嵌成的。看那黑钻的体积,大概有婴孩的拳头大小,这是一对价值连城的宝贝。方文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趁着别人不注意,方文轻轻跳起,施展这一阵子辛苦操练的‘清风缠丝手’,轻巧的将两颗大钻石给摘进了口袋。
他的动作轻柔灵巧,没人发现他的小动作。
没人注意到雕像前的祭台上,正缓缓的渗出一滴滴殷红的液体,有如新鲜人血的液体。
方文若无其事的左看看,右看看,结果被风大先生抓了过去,叫他背上了一个特制的背包,背包里是四块仔细包裹起来的金板。
风大先生严肃的点着他的鼻子训斥道:“若是龙门来袭,你不要管他们,带着金板全速离开,想办法去瓦迪哈勒法,在那里我们安排了佣兵团接应。记住了!”他用力的按了按方文的肩膀。
方文点了点头,正要说话,他的眼睛突然变得直愣愣的,探过风大先生的肩膀直朝祭台望去。
风大先生本能的转过身去,却看到祭台已经被粘稠的红色液体所覆盖,那红色液体正‘汩汩’的流淌下来,顺着地上一条条拇指粗细的壕沟朝四周墙壁流动。
风大先生的头皮一阵发麻,他本能的叫道:“不好,机关发动了!撤!”
令如山下,所有人急速朝外跑去,这一次,风门这些背着背包的门人跑在了最前面。
也幸好一行人都身负高深的武功,奔走速度比常人快了十倍不止,只耗费了短短几分钟,就通过了那绕来绕去无比复杂的通道,冲出了金字塔。若是普通人,想要穿过这些上上下下七拐八拐的通道,没有两个小时是完全不可能的。
堪堪冲出金字塔,金字塔就剧烈的颤抖起来。众人飞身自金字塔的顶部向下跳去,恰那时金字塔轰然解体,裂开成无数人头大小的石块,带着巨响声狠狠的砸下了地面。地面裂开了一条深深的缝隙,将坍塌中的金字塔一口吞了下去。
众人不敢久留,急忙顺着来时的路冲了出去,到了刚才那间殿堂。
这时候地面也剧烈的颤抖起来,那些三人合抱的柱子拦腰中断,无数巨石当头落下。
方文吓得魂飞天外,他第一个‘哧溜’一声就蹦出了殿堂,同时尖叫道:“地陷了,快逃啊!”
风门的人有如一溜儿轻烟般跳上了地面,随后是月门的弟子,花门、雪门的人身法都不是很强,但是也及时的逃了出来。只有那些穿着笨重的铠甲、扛着强力激光器的月门弟子刚刚跳上来一小半,殿堂就整个坍塌了下去。
众人朝四周一阵胡乱狂奔,后面大片的地面一块块的陷了下去,沙土扬起来数十米高,黄色的风暴朝四周疯狂翻涌,天空为之阴暗下来。那些驻守在四周的埃及士兵先是看到一群人好似凌空飞行一般自帝王谷中冲出,随后帝王谷内传来轰隆巨响,大片的土地不断的陷下去,他们以为看到了法老王的复活,一个个吓得跪倒在地,高声祈祷起来。
整个帝王谷西谷平地下陷了两百多米,诸多古迹被一扫而空。
正在远处观察这边动静的龙门侦察人员张大了嘴,含糊的从喉咙里蹦出了几个字来:“他们干了什么?地下核试验不成?”
‘飕、飕、飕飕飕’,风门的长老团护着那些背着背囊的门人急速滑过地面。龙门措手不及之下,哪里来得及阻拦他们?
领了大队‘游客’急匆匆朝这边赶来的卢方以及另外几个负责人,只能是呆呆的看着急速消失在地平线上的背影,气恼的跺着脚。
花门、月门、雪门的弟子速度没有风门的人这么快,他们正好和卢方等人迎头碰上。
双方对峙了大概三分钟,同时看了看那些正朝着这边指指点点的游客,同时打消了在这里动手硬拼的念头。
相互狠狠的瞪了几眼,双方分散成三五成群的小团队,快速的离开了现场。
至于离开后,天门和龙门是否要在埃及秘密的斗上几场,这就不是方文所关心的问题了。
背后背着的金板沉甸甸的很有分量。
口袋里两块黑钻更是沉甸甸的分量十足。
以一倍音速的高速狂奔,方文一边傻乎乎的笑着,笑得口水都从嘴角流了下来,顺着下巴拉出了长长的丝线。
风大先生一边急奔,一边担心的看着方文。“这小子不是想要把那些金板给拐卖了吧?若真如此,一定要扒了他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