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四十一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四十一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17K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风元好似发疯的野狗一般,带了人满天下的追查一些情报。
风狐、风猴很本分的在自己的地盘内修炼。
方文蜷缩有如胎儿一般悬浮在密室中,眉心隐约可见一缕银光缓缓旋转。
风大先生他们在太空船中集中了近千名古文字方面的专家,全力破译金板后面的楔形文字。
龙门出动大批人手和各大国际组织配合,全力查访天门的行踪。
表面上世界风平浪静,暗地里却是波涛汹涌,势态一时间复杂到了几点。天门全力收缩防守,龙门则一反千年来的做法,派出大量精锐弟子,大举扩张在世界各地的势力,和纵连横,地下世界乱得好似一锅米粥。以往行事作风无比温和的龙门,这一次下手也变得渐渐狠辣;以前行事凶狠暴戾动辄就灭人满门的天门反而是闭门不出。乱啊,乱得无法形容的乱。
这一切,和龙少没有任何关系。
非洲的星空下,他领着一支规模不小的车队正在旷野中休息。
由二十三辆大型集装箱车组成的车队,里面有十三辆车上运载了大量的食品、药物,另外十辆车内则是一架改装过的大口径六管火箭炮以及九车备用的火箭弹,弹头全是凝固汽油弹,还参合了一些别的复杂成分在里面。
核弹头毕竟不是这么容易弄到手的。那些黑市军火商拍着胸脯保证两个月后再给龙少弄一颗过来。但是龙少可等不了两个月,所以他采购了一架火箭炮以及大量的火箭弹,准备好好的放一把火。如今正是非洲的旱季,火势一起,什么作物都烧光了。
非洲的夜晚很安静。
不管白天怎么折腾,到了夜里,那些其势汹汹的士兵、民兵、部族成员,都乖乖的回到了营地里,享受一天难得的闲暇。白天赶路时远远近近都能听到的枪声没有了,四周草原上遥遥传来野兽的咆哮,偶尔可见几点幽亮的眸子在草丛中闪烁,吓得车队里的雇佣兵急忙拨动枪栓大声叫嚷。
几份高手伪造的通关公文,一面联合国的旗帜,使得龙少带着这支小小的车队顺利的来到了距离目的地不到一百公里的地方。再往前走数十公里,就是那些当地部族和团伙种植大量毒品的森林地带。
龙少在黑市上购买的火箭炮原本的最大射程在三百公里以上。但是按照龙少的要求将火箭弹全部改造了一番,尽可能的增加了火箭弹弹头的威力后,射程直线降低到不足二十公里。所以还要往前赶路大概八十公里,才能将火箭弹直接打进那些种植了毒品的地方。
“喂!你们看着车,别让那群食人族冲过来把你们给吞了。”站在车顶上的龙少仰望了一阵星空,朝车队里他雇用的二十几个雇佣兵大叫大嚷了一通,跳下车,朝远处的一片小丘陵行去。
几头夜行的狮子擦着龙少的身体轻快的跑过,龙少轻轻的拍了拍领头的那头母狮的脑袋。母狮子很畅快的哼了哼,回头朝龙少喷出了一团热气。龙少身上有一种野兽的味道,一种高高在上强悍霸道的猛兽气息。这些狮子感觉到龙少比他们强大了许多许多,但是对他们没有丝毫的恶意,所以领头的母狮子也不绝不吝啬表达出自己的好意。
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的非洲大陆,依然是纯净没有受到任何污染的。纯净得就有如刚刚采出的原钻。不管上面的部族、国家之间打得多么热闹、流了多少血,大陆本身依然是干干净净的。所以他的天空也是如此的澄净。夜空没有一点儿云彩,深紫蓝色的天空剔透得让人心醉,满天都是星星在闪烁,璀璨的星光使得大地一片透亮。孤身行走在这样的夜色里,龙少觉得自己在梦中行走。
就是不知道谁能有这样美丽的梦。
风吹过草原,高及人颈的长草轻轻的晃动。不远处传来了细微的草叶摩擦声,一条粗有尺许的大蟒懒洋洋的钻出了地洞,似乎是出来觅食的。龙少自顾自的朝丘陵边最高的一个小土包走去,在经过那条长有七八米的大蟒时,他重重的一脚踏在了大蟒的脑袋上。大蟒乖巧的换了一个方向溜走,就连吐信子发出一点儿抗议声的胆量都没有。龙少踩它的时候释放出的那股威压,将它吓坏了。
快步走到了小土包顶,眺望四周一片茫茫草原,左手边两公里多以外,是自己车队点起的篝火,此外再无人迹。
龙少从背囊里取出了一个解码器,将一个昨天从某个小镇的电子商店内买来的手机接驳在解码器上,打开解码器飞快的在键盘上按了几下。解码器巴掌大小的液晶屏上闪过大片的指令信息,最终出现了两个输入框。
输入自己的帐号和密码,龙少已经通过解码器和龙门自己拥有的三颗通讯卫星联系上。与此同时,龙门的某处基地内一台特别的服务器也开始追踪龙少的信号,确保他的信息不会被人监视或者截留。这是龙门极少数高层弟子才能享受的待遇,毕竟龙门不是天门,发射三颗卫星就不是什么太轻松的事情,可不能和天门一样,满天里有数十颗卫星供他们使用。
龙少盘膝坐在了草丛中,他随手一抓,一头倒霉的鬣狗正在附近栖息,他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就被龙少垫在了P股下。
在手机上拨了一个号码,龙少静静的听着对面反馈的拨号声。
过了一阵子,电话接通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带着三分傲慢和七分的冷淡响起:“请问,您是谁?您怎么知道这个号码的?”
“叫我家小妹接电话,否则我保证你这个经纪人的职位明天就做不下去。”龙少同样冷淡的回了一句。
“你。。。太无礼了!”那女人沉默了一阵,愤然说道。
“你叫艾丽娅•伊丽莎白,你在欧洲有七处豪宅,分别在巴黎、伦敦、米兰、马德里。。。你的父亲是苏黎世大学的教授,研究的方向是。。。你母亲和你父亲分居,如今她正在加拿大魁北克省定居,她的地址是。。。你的情人有两个,分别是。。。你的瑞士银行帐号是。。。你的瑞士银行帐号的密码是。。。”
叽哩咕噜的说了一大通,龙少淡淡的说道:“叫我家小妹也就是你的雇主接电话,或者你被蒸发掉,你看着办。”
电话里传来一声见鬼般尖叫,很快,一个清亮柔和的声音响起:“请问您是?”声音中有些犹豫,有些疑虑,当然,也有一点儿畏惧。
“你听好啊,从现在开始,不许你说任何人的名字。”龙少大咧咧的拔了一根草茎放在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是,大。。。大哥。。。”洛雯发出了兴奋的尖叫:“你,你这些年干什么去了?”
“少罗唆这些,别管我干什么去了,你什么都别问。我来问你问题。你记住,不要说任何人的名字,也不要说任何和以前的事情有关的东西。妈的,这年头给自己亲戚打个电话,还弄得好像间谍接头一样。操!”龙少骂骂咧咧的,P股狠狠的磨了磨,那头倒霉的鬣狗发出一声凄厉的呻吟,鼻子里喷出一团污血,很快就没了气息。旁边草丛中一大群鬣狗突然从梦中惊醒,吓得夹着尾巴转身就跑。
洛雯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可以听到她将身边的人都赶开了,这才压低了声音低声问道:“那,有什么事情么?”
“嗯。。。”沉默了一阵,龙少小心的组织了一阵词句,这才沉声问道:“你下定决心要和一个洋鬼子结婚?”
“这个~~~”良久的沉默以后,洛雯轻轻的笑道:“我现在,很满意。”
“满意么?”龙少罕见的露出了很温柔的笑容,他轻声叹道:“不是幸福?”
又是很久的沉默,从西方天际飘来的一线乌云已经遮盖住了龙少头顶的璀璨星辰,这时候洛雯才轻柔的说道:“幸福?嗯,谁知道呢?大哥,你怎么变得这么感性了?以前你除了板砖和钢管,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说着说着,洛雯在那边笑了起来。
“老子这几年学文化去了。”龙少在心里嘀咕道:学习佛教文化。咳嗽了一声,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怎么说几年不见,老子总要有点长进吧。什么感性不感性的我不理会,我只问你一句,你确定要和一个洋鬼子结婚?”
“我们几年前就已经订婚了。”洛雯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龙少点头道:“你和他订婚后五分钟,消息就到了我手上,只是我那时候懒得理会而已。”
洛雯又笑了:“那时候懒得理会,怎么现在开始理会了?五分钟?你吹牛吧?”
吹牛?龙少歪了歪嘴,冷笑道:“老子什么时候吹牛过?总之呢,老子是你大哥,所以现在突然变得很有心情来理会一下这件事情。你不改主意了?”
“你今天有点古怪耶!”洛雯有点纳闷。
“是,我是有点古怪。因为我不想你以后后悔。”龙少很严肃的说道:“那个洋鬼子,你只是和他订婚,没和他上床吧!”
“你说什么呢?”电话那边洛雯又羞又恼的叫嚷了起来。
“很好,没上床就好。”龙少思忖了好一阵子,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沉声道:“小丫头,听我说,现在找一条手帕,把自己嘴巴堵上。”
“喂喂喂,大哥,你给我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戏弄我啊?”洛雯急了,大叫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一个正经。”
“我从小时候开始,什么时候骗过你。。。以及,老二。”龙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很沉重的说道。
电话那边半天没一点儿声音,又是长久的等待后,洛雯才犹犹豫豫的带着点哭音的说道:“啊?哦,我,我,我堵嘴。”
过了一会儿,电话里传来了含糊不清的‘唔唔’声。
龙少这才继续说道:“很好,听我这句话,你不许大叫大嚷的,也不许将手绢扯出来,你这小丫头有时候神经质发作,会让人很头疼的。”
“唔唔。”洛雯又哼哼了几声。
“听好,老二没有死。当年那具尸体是假的。他现在活得好好的。你在金色大厅第一次专场的时候,他带了许多花去看你,但是你在金色大厅外面和那个洋鬼子小子亲嘴。你知道那小子从小就神经病,脑子上的毛病比你还要严重一点。。。”
龙少正在述说这件事情,那边洛雯已经拔出了嘴里的手绢,大声的尖叫起来:“大哥,你,你说什么?他,他,他。。。我,我。。。你现在在哪里?他现在在哪里?我,我来找你们。”
“听好!”龙少一声怒吼,低沉的吼声有如雷霆滚过大地,他身边数十米内的草丛尽数粉碎,无数草木粉末飞扬起,又慢慢的落地。蕴含了佛门降魔狮子吼神功的一声吼叫,将电话那头的洛雯都震得浑身有如触电一般不敢动弹。
“不许轻举妄动。我和老二现在的处境都很古怪,你若是胡来,马上就有大麻烦。你现在就去定一张机票,去上海,我叫人去接你。”
龙少严厉的警告道:“切记又切记,不要慌乱,不要管其他的事情,立刻动身。我好容易才甩掉了盯着我的人找到机会给你电话,不多说了。。。如果你不想嫁给那个死洋鬼子,就马上去上海。到了上海什么话都不要说,等我回去找你,就这样。切记,什么话都不要说。”
说完,龙少立刻收线。因为他再次察觉到了身后那若有若无的寒意。风门盯梢的探子又摸了上来。这些人一路上真是阴魂不散,好几次龙少在酒店的浴室里洗澡,他们就堂而皇之的卧房和客厅里翻动龙少的随身物品。仗着一声精妙的轻功,他们摆出了一副吃死了龙少的样子。
随手将手机捏成粉碎,将里面的几块芯片摸出来用纯阳真劲融成了一团,龙少又摸出了一个手机接驳上了解码器。
这一次,他将电话拨给了龙门的人,大声叫道:“老子在非洲,有一群风门的狗腿子缠上了老子,叫幻影门的贼头们多来几个,帮老子弄死他们。”
百多米外的草丛里,十几条黑影有如鬼魅般轻轻的晃动,飘飘荡荡的,在夜幕的衬托下,凭空带上了几分恐怖气息。
其中一人‘桀桀’笑道:“大少爷托我们向警官你问好。大少爷说了,以后不管警官你做什么,我们都会在一旁伺候着。警官千万要当心。”
一群人狂笑了一阵,突然纵起十几米高,随风飘向了远方。
龙少气得狠狠的一跺脚,低声骂道:“该死。这次的事情办好了,还是得想办法,把那风元给收拾掉,否则的话,不仅是老子的麻烦啊。”
手机再次被融成一团,龙少冷声道:“咱们走着瞧。哼!”
一声沉哼,龙少将刚才P股下做垫子的鬣狗一脚踢飞了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