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四十四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四十四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17K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欧洲最不缺的,是古堡。
静谧的黑松林中,一片金黄的悬崖前,有一栋色泽泛灰的古堡。古堡前方有一块草地,一丛丛看似天然的灌木丛胡乱的生长在草地上,似乎主人并没有用心打理过。但若是换了眼神准的人,就能看到那些灌木丛四周都有机关埋伏,密布着杀人的玩意。
这里是风元的大本营。是他利用风门的力量给自己经营的老巢。自风元十几岁时明白了权势的好处,他就开始偷偷摸摸的打理这一处古堡,十年的‘筚路蓝缕’,将这古堡打造得好似金汤城池。尤其古堡完全脱离了风门而存在,是他最机密的场所。
一架通体漆黑形状有如一只海鸥的流线型喷气式飞机滑过天空,垂直自天空降落,稳稳的停靠在古堡前草地上。
那些灌木丛中射出了数百道各色光波,对着飞机一阵乱扫,数秒钟后,草地才恢复了平静。
飞机舱门打开,月绝扛着被一幅窗帘死死裹住的雯雯,自机舱内跳了出来。他看着古堡内冲出来的几名黑衣男子,冷漠的说道:“你们主子在干什么?我来了,他居然也不亲自出门迎接,好大的派头。”
几个黑衣男子没吭声,他们肃立在月绝面前,摆出了恭迎客人进门的架势。
冷笑了几声,月绝拍了拍被他扛在肩上的雯雯的脑袋,冷冰冰的说道:“老实点,如果不想死得很快,就老实点。”
月绝的手很冷,一股子寒气自他手上若有若无的涌出,正在狠力挣扎的雯雯打了个寒战,不敢再动弹。
十几名面无表情,目光呆滞冷漠的黑衣青年自机舱内鱼贯而出,他们排成整齐的队伍,紧跟在月绝身后,走进了古堡。
古堡的结构很简单,两翼是两排三层高的楼房,都是用坚固的巨石搭成。角楼箭塔,狭窄的窗户,这是一座战堡。
正中的主堡高有五层,一条石阶直通主堡正门。正门是两扇青煦煦的青铜大门,正中雕刻了一个带角的恶魔头像。大门的两侧站着两尊黑漆漆的雕像,是欧洲古堡常用的地狱恶魔的形象。恶魔的眼珠闪烁着红光,那是被现代科技改造过的监视头。恶魔手上抓着的,不是古老的三叉戟,而是现代化的高能激光发射器。这一切搭配起来,显得很怪异。
月绝耸了耸鼻子,讥嘲道:“一点品味都没有。真丑陋!”他看了看两尊雕像手上的激光器,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带路的黑衣男子没吭声,其中一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片,将卡片塞进了大门正中那副恶魔头像的大嘴里。恶魔头像上的眼珠闪烁起来,一阵细微的电子声后,大门带着刺耳的摩擦声缓缓敞开。一股高亢刺耳的管风琴声迎面扑来,地上的灰尘都被冲起老高。
主堡一层巨大的厅堂左侧,是一台无比巨大的管风琴,数十根粗大的琴管顺着墙壁延伸,有如怪蟒纠缠在一起。经过特别加工的管风琴使用高压蒸汽做动力,琴声嘹亮得可怕,有如巨轮的汽笛轰鸣,高亢刺耳让人气血翻腾的琴音震得古堡都在隐隐颤抖。
身穿一件黑面血红色衬里的大披风,披风高耸的立领将半张脸颊都覆盖住,左胸上佩戴着一支血红色玫瑰的风元正坐在管风琴前,用力的敲动那巨大沉重的琴键。随着他手指的敲击,一声声激昂高亢的琴音带着刺耳的风啸声传出,白色的蒸汽自管风琴琴管的顶部冲出,一团团白气在厅堂的天花板上飘荡,将天花板上黯淡的壁画衬托得有如梦寐。
听到大门敞开的声音,风元头也不回的轻声笑道:“欢迎,月绝。我们有好几年没见过了。”
月绝随手将雯雯丢在了地上,他冷笑道:“风元,你当你是什么?吸血鬼伯爵么?”
‘轰、轰、轰’,风元重重的弹出了三个重音,刺耳的琴音和蒸汽喷涌声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他站起身来,转身朝月绝笑了笑。琴音突然停下,厅堂内一阵安静,耳边还有刺耳的琴音在回荡,这突如其来的静谧使得人心头一阵的难过。
轻飘飘的走到了月绝身前,风元答非所问的看着雯雯笑道:“这就是。。。洛雯小姐?”他伸出手,想要将洛雯嘴里塞着的手绢扯出来。
月绝的手腕一翻,宝剑无声无息的出鞘,剑锋贴在了风元的颈动脉上。他冷冷的说道:“不许碰她。”
风元的手突然停下,他轻轻的晃了晃脖子,感受了一下剑锋上那一丝刺骨的寒气,温和的笑道:“你这是干什么?我们现在是盟友,你抓来的人,难道我没有权力处置么?”
“你太脏!”月绝沙哑的嗓音冷冰冰的说道:“不许碰我抓来的人。这个女人很好,很干净,不许你碰她。”
深深的望了月绝一眼,风元突然笑起来:“你如果想要她,你尽管说就是。一个女人,我风元还没放在心上。”他阴狠的扫了一眼雯雯,阴沉的说道:“不过,你是喜欢她的身体,还是喜欢她的那张皮?”
长剑回鞘,月绝残酷的笑了笑,阴阴的望着风元说道:“和你无关,做好你的事情。”顿了顿,月绝冷笑道:“说说看,你准备怎么做?”
歪着脑袋看了月绝好一阵子,风元突然露出了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他双手环抱在胸前,轻声笑道:“你在上海,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吧?”
“所有见过我的人都死了。”月绝低头看了雯雯一眼,轻笑道:“这个女人,很蠢。她还真以为我会留下活口。”
得意的挑起了嘴角露出一丝笑纹,月绝沙哑的说道:“所有的监视录像也被我毁掉。他们只能从剑气的痕迹上知道是月门的人干的,但是他们绝对不会知道是我。”
“很好。”风元弹了一个响指,低头朝目光中带着深深的恐惧和憎恨的雯雯温柔的笑道:“那么,洛雯小姐,请您给我们分析一下,我们用你。。。以及你的未婚夫做鱼饵,能够将一条叫做方文的小鱼儿钓上来么?”
“看,请欣赏一下我的杰作吧!”风元挥了挥手。
巨大的厅堂内,突然响起了少年唱诗班的颂歌。一道道洁白的光自四面八方洒下,金色的玫瑰花瓣不知从哪里被喷洒出来,异香扑鼻。
歌声中,白色的光芒汇聚之处,厅堂尽头的金红色帷幕缓缓拉开,露出了后面的人来。
一具纯金打造的十字架,上面用绳索绑着一具白皙的人体。阿尔福雷德仅仅在下身缠了一块洁白的亚麻布,被按照耶稣受难的姿势绑在了十字架上。他头上戴着一具荆棘冠,身上被涂抹了一层喷香的油膏,白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他原本就白皙细嫩的皮肤放出柔和的白光,有如一尊神。
“看啊,多么美丽!多么完美!多么的让人,心旷神怡。”打扮得好似吸血鬼的风元,他身体哆嗦着,艰难的哼出了几个字。
月绝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朝一旁站了几步。他语气古怪的说道:“你将他打扮得有如受难的耶稣。所以,你将自己打扮成了吸血鬼。你这个人,很没有意思。”
“错了!”风元大声说道:“这是杰作,这是我这几天来的杰作!黑暗和光明的冲突,黑暗和光明的交媾,黑暗和光明的结合!这是艺术!你明白么?这是艺术!”风元的眼里闪烁着狂热的光芒,他疯狂的大叫道:“这是艺术!你一点儿都不明白!这是艺术!”
“同性恋的艺术。”月绝眯起双眼,阴沉的呵斥道:“够了,我对你的艺术不感兴趣!你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他看了看睁大了双眼望着阿尔福雷德,目光中满是惊骇的洛雯,阴阴的说道:“我等不及想要做点什么了。”
出神的望着被绑在十字架上动弹不能也不能开口的阿尔福雷德,风元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了几下,他无力的瘫软在地上,下身明显的出现了大片的水迹。他有气无力的说道:“等待,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他们惊惶失措,等待他们露出致命的弱点,然后,给他们狠狠的一击。”
‘嗯~~~’,风元再次的呻吟起来,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双目翻白,双手无力的伸向了绑在十字架上的阿尔福雷德,手指痉挛着,发出细微的‘啪啪’声响。
“那么,就等等吧。”月绝歪着脑袋看着身体在细微颤抖的雯雯,柔和的说道:“放心好了,在我杀死方文之前,我不会让任何人碰你一根手指头。”
“方文很强。”月绝微笑道:“强者,应该得到应有的,合乎其身份的,优待。”
月绝难听的声音,在此时的洛雯听来,无疑天籁。
她看着灯光照耀下的阿尔福雷德,终于承受不住这一连串的打击,晕了过去。
风元茫然转过头来,看着洛雯躺在地上颀长的身躯,含糊的说道:“真可惜。”
月绝上前一步,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风元投向洛雯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