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四十五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四十五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维也纳郊外,一处绵延数里的缓坡。这里是洛雯在维也纳的居所。
一栋小巧精致的别墅,白墙红顶,衬着后方葱茏的树林以及前面呈三十度的草坡,以及草坡下那一汪碧蓝的湖水,风景美到了极处。
一溜儿数十辆豪华房车缓缓的顺着草坡下的马路行来。
马路两边种着两行高大的树木,树叶色彩斑斓,红黄蓝绿各色都有。一侧是碧绿的草,一侧是碧蓝的水,金灿灿的阳光洒下,这里的美景有如天堂。就连方文这一大俗人,坐在车中看到外面如斯美景,都不由得一颗心儿飘飘忽忽的,不知道此时何年,此地何处。
车队在草坡前停下。顺着一条白石小径朝上攀登三百多米,就是那间精致的别墅。
小径的两旁,种满了百合。白色的百合。散发出清雅香气的白色百合。点点露珠在盛开的花瓣上欲坠不坠的,被阳光照耀处,露珠和花瓣一样都蒙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清风过处,露珠从花瓣上坠下,打在下面碧绿的草叶上,露珠炸开变成了数十点细小的水点,每一个小点内都有一颗金色的太阳。
方文手捧一大把百合,有点僵硬的从车内钻了出去,在小径前傻乎乎的站着。
三百御风卫默默的背着手,站在方文的身后。很多人不知道方文火急火燎的召集了他们来这里干什么。知道方文此行目的的人,却没有敢吱声的。方文这次来,说得好听一点,是要和初恋的情人相见――如果他肯承认他和雯雯之间的那感情,是初恋的话。
如果说得难听一点,他这次来,是来挖人家墙角的。没错,就是这样,人家都订婚好几年了,他现在要横插一刀。
站在小径前,方文的两条腿在哆嗦。他的脸是僵硬的,手臂也是僵硬的,上半身的所有肌肉都是僵硬的,大腿上的所有肌肉、血管、筋骨,都是僵硬的。只有两条小腿,在哆嗦。他哆嗦得如此厉害,站在他身后的几名御风卫的首领,都能听到那细微的‘咯咯’声。
就在那树木掩罩之中,那间精巧的别墅,是洛雯的居所。
那个小小的,暖暖的,好似一个洋娃娃一样,站在狗棚外和自己打招呼的小女娃。
那个娇小的,可爱的,在龙少领着自己和一般儿的纨绔子弟打架时,一边叫着不要打架,一边唯恐自己吃亏,给自己手里递竹杆的小女孩。
那个身材高条的,在自己犯病的时候守着自己,有如母亲一样照顾自己的少女。
那个在离开大陆,前往维也纳求学前夜,站在门口等了自己许久、许久、许久的,因为自己的自卑却不敢上前的,洛雯。
那个在这些年来,自己不敢有丝毫打扰,甚至避免去打听她一切消息的人。
这个世界上,自己唯一发誓要保护,却一直无力保护的人。
“真他妈的。”方文突然骂了一句。
“老子这么害怕干什么?”他大声的骂咧着:“不就是三丫头么?老子害怕见她?操!老子方大少什么时候这么没种么?”
“只要没结婚,就还有希望!”方文用力的给自己鼓劲。
“就算结了婚,还是有希望的嘛!”方文很无耻的宣告了自己的决心。
哆嗦着两条小腿,方文踏上了小径。
很稳当,方文的步伐很稳当。
他就这么一步步的走了上去。一步,两步,三步。。。他渐渐的向上走了三十几米,突然脚下一个踉跄,他腿一滑,狼狈无比的摔倒在地,顺着那小径就‘叽哩咕噜’的滚了下来,一个狗吃屎摔在了众位下属面前。
御风卫们集体石化。堂堂风门四少,以轻功绝技威震天下的风门四少,御风经修练到第七重境界的风门四少,居然摔跤了!
这就好似一头大象和一只蚂蚁比力气,大象居然输给了蚂蚁一样不可思议。
三百御风卫呆呆的看着狼狈的爬起来的方文,整齐划一的扭头看向了远处。
天很蓝,水也很蓝;草叶很青;花很香。多么美好的世界啊,御风卫们突然发现,这里的风光是如此的美妙。
狼狈的方文好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凶狠的扫了一眼自己的属下们。这些属下全都扭头在看风景。方文那颗敏感的心这才略微舒服了一点,他冷哼了几声,冷笑着指了指几个御风卫的首领,这才将凌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捧着那一大把百合花,又哆哆嗦嗦的顺着小径向上爬去。
这一次,方文很顺利的爬到了小径尽头,站在了别墅的那一扇白色木门前。木门上挂着一支金色的铜铃,方文轻轻的摇了摇铜铃,铜铃发出了清脆悠长的声音。
“啊,来了,来了!”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她很欢快的叫道:“阿尔福雷德先生,您是来找小姐的么?可是,她没告诉您,她有急事回去中国了么?”
一个身高大概一米六,但是腰围大概也在一米六上下,白白胖胖,身穿一套白色女佣服,看似四十岁上下的女人很快活的带着笑容从别墅里跑了出来。她一边小心翼翼的小步跑着,一边大声笑着:“啊,我也不知道小姐有什么急事,但是看她的样子,是很焦急的就离开了,甚至都没有吃上我给她准备的午餐!啊,这对身体很不好。。。天啊,你是谁?”
气喘吁吁的胖女人惊愕的站在木门后,呆呆的看着方文。
方文也呆呆的看着胖女人,过于紧张的他下意识的将手上的百合花从齐腰高的木门上递了过去。
胖女人娇嗔的看了方文一眼,飞快的抢过了那一蓬百合花,‘咯咯咯咯’的快活无比的笑起来:“啊,这花,是送给我的么?哦,上帝啊,简直是太。。。天啊,你干什么?”胖女人用足以震碎玻璃的声音尖叫起来。
方文的手带起几条残影,飞快的从她手上将百合花抢了回来。他恶狠狠的盯着那女人,恶狠狠的问道:“洛雯,去了哪里?”
胖女人气呼呼的将手叉在了腰上――如果那一堆肉能够算腰的话――她很是愤怒的对方文叫道:“上帝啊,请问您是谁?您有什么权力向我打听洛雯小姐的去向?哦,我警告你,这里是私人住宅,你没有权力站在这里,请你立刻离开这里!”
脚步声响起,十几名方文的属下缓缓的顺着小径走了上来。
胖女人惊恐的看了一眼这些身穿整齐划一的同一款式黑色西装的壮汉,突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劳拉~~~救命啊~~~赶快报警~~~有坏人来找我们的麻烦了~~~”她发出让人惊恐的尖叫声,圆滚滚的身躯轻灵的跳了起来,连蹦带跳的跑进了别墅。她逃跑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致于方文都来不及反应,就不见了她的影子。
方文呆呆的转过头,傻乎乎的看着自己的这些属下。御风卫们无辜的看着他,过了许久,才有一人低声嘀咕道:“四少爷,这女人的速度,可真不错。我要有她这个体形,我肯定跑不了这么快!”
“闭嘴!”方文咬着牙齿冷哼了一声,也许是知道洛雯并不在这里,或者是听到了刚才那个胖女人称呼‘阿尔福雷德’时那样亲热的口气,方文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了一股子勇气,或者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股子的火气,他一脚将那木门踢成了粉碎,大声叫道:“给我把屋子里所有人都抓起来,拷问雯雯的去向!”
三百御风卫冲进了别墅,三下五除二的,将别墅内的五名女佣全部控制下来。
很轻松的,方文知道了洛雯几天前就已经离开了维也纳,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赶回了中国。
“真头疼。”方文坐在别墅客厅的沙发上,皱着眉头看着五个被吓得不轻的女佣,狠狠的揉动着太阳穴。他清楚的察觉到,自己好容易鼓起来的那点勇气,正在慢慢的消散。也许过了今天,他再也不会有勇气来向洛雯表白。也许过了今天,他会站在远处,默默的祝福洛雯和阿尔福雷德。也许过了今天,他将和洛雯永远的说‘再见’。
“老子不想说‘再见’啊!”方文无力的摊开四肢,懒洋洋的躺在了沙发上。他抬头看着天花板,出了一会儿神。
那个胖胖的女佣一对小眼睛飞快的看了看那些御风卫,鼓起了勇气,小心翼翼的说道:“这位先生,我能够认为,您对于我们小姐,是没有恶意的么?”
方文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永远不可能对她有恶意。其中一个人,就是我。”
“Ok!”胖女佣一下子就神气了起来。她敏锐的分析道:“您带来的是百合花,我们小姐最喜欢的百合花。”
方文点了点头。
胖女佣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那么,您是我们小姐的熟人,不是么?”
方文再次点了点头。
胖女佣狠狠的挣脱了抓着她手臂的两名御风卫,大声的说道:“那么,您这样对待我们,是非常无礼的。”
方文瞪了她一眼,冷声道:“打晕她!”
一名御风卫随手一击砍在了胖女佣的后脑勺上,将她击晕了过去。方文冷笑道:“我对雯雯不会无礼,但是对你们么!”方文恨不得叫人将这个胖女佣给沉进湖里去。一想到他敲门的时候,这胖乎乎的女人大叫大嚷的那些话,他就很愤怒。阿尔福雷德和她这么熟?这么说来,阿尔福雷德经常出入这里?
一想到这一点,方文的心里就有一股子妒火疯狂的炙烤他的灵魂。他想要干点什么来发泄自己的火气。这是无缘无故的,没有任何道理的妒火,他想要破坏点什么,他想要砸碎点什么,甚至,也许,他想要杀死某个人,这样才能让他的妒火平息下来,让他的灵魂得到安宁。
“那个该死的男人,他可以轻松的出入这件别墅!”一想到这一点,方文就很愤怒。
怒火在他心头燃烧,甚至使得那没有见到洛雯而引发的空荡荡的感觉,都变得很轻、很不在乎了。
方文不是圣人。实际上,他的本性很恶劣。所以,他立刻下达了一条理所当然的很符合他本性的命令:“找到阿尔福雷德,给我把他的腿打断。”他抓了抓脑袋,想要补充一点什么,但是考虑到自己并没有见到洛雯,所以,那条补充命令暂时不敢出口。
无精打采的站起身来,方文从窗子里看出去,看着草坡下的那一片湖水,沉默了许久。
他在给自己鼓劲。短短的三百多米的小径,已经将他这几天好容易鼓足的勇气消耗了大半,而对这些女佣的拷问,更是让他剩下的勇气都变得无影无踪。没有见到雯雯,雯雯回去了中国。这让他的心变得空荡荡的,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开始犹豫,开始怀疑,难道雯雯真的是喜欢他的么?
这么些年了,雯雯对他,还会有那种感情么?
甚至,方文在问自己:“你真的喜欢雯雯么?”
是啊,自己是喜欢雯雯,还是喜欢雯雯代表的那种温暖和安全?那种能够使他脆弱、自卑、伤痕累累的心安宁下来的温馨?
“喜欢?不喜欢?”方文走到窗前,双手紧紧的握住了窗棂。
在那四个清醒的女佣惊恐的眼神中,方文的手指将那窗棂捏成了粉碎。他的指头上冒出了淡淡的青色气流,好似铁条插豆腐一样,他的手掌深深的陷进了窗台。方文的头发轻轻的漂浮起来,房间里隐隐响起了风声。
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片奇异的银光,两枚修炼灵魂的神苻图案在方文眸子深处隐现。眉心处一片冰凉,一圈圈肉眼依稀可见的透明波纹从眉心处扩散开来,方文的脑筋一片的清静,他在拷问自己的灵魂。
“你,真的爱雯雯么?”他不断的问自己。
“是的。我爱她。没有她,我会死的。”方文的灵魂回答自己。
他掏出了手机,拨通了那个这几年被他念叨过无数次的号码。
电话通了。
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让方文的心突然化为了冰块。
那是有如两块花岗岩摩擦才能发出的难听响声。那人惊讶的说道:“真不错,御风部的实力真不错,这么快就得到了洛雯被我劫走的消息?唔,你是方文,风门的四少,不是么?”
方文僵硬的站在那里,他的灵魂还在不断的告诉他:“是的,我喜欢雯雯。”
而耳边手机中,传来那声音讥嘲的笑声:“这么快就打电话过来,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很坦白的告诉你,洛雯在我手上。你猜猜看,她会被我怎么样?”
“嘿嘿,呵呵,哈哈哈哈!”沙哑难听的声音大笑了起来。随后,手机内一片死寂。
方文手上的手机突然化为无数碎片飘散,他眸子里闪过一片可怕的银光,他狞声叫道:“出动所有人手,找到洛雯!不惜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