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四十七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四十七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17K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雨夜。
大雨倾盆。足足有拇指大小的雨点在空气中带出一条条透明的轨迹,在地上溅起一点点晶莹的水花,组成了一片朦胧的水幕,将整个城市淹没在水光中。漆黑的天空不见一点光,只有城市街道中偶尔露出的几点昏黄的灯光照耀在雨点上,使得雨点反射出黯淡的光芒,略微显出了天空黑色的沉重的云层。
连日的大雨使得街上没有什么人影,就连那些习惯在夜里做点非法勾当的人,都躲在了自己巢穴中舒服的打着呼噜。
雨夜里的伦敦城是祥和、宁静的,好似一个喝了一杯威士忌的老太太,舒舒服服的搂着自己的宠物老猫在躺椅上瞌睡。
如此的宁静,却被刺耳的金属和水泥路面的摩擦声所敲碎。
伦敦老市区的中心位置,一栋长有百多米的三层高老式建筑前是一片广大的广场,龙少拖着一口足足有十几米长的加长型集装箱正在广场上缓缓行走。他身上的肌肉膨胀开,一块块黄金般闪烁着淡淡光芒的肌肉疙瘩有力的收缩着,皮肤下一根根大拇指粗细的血管在急骤跳动。他身上冒着腾腾的热气,拖着那口巨大的集装箱缓步前行。
沉重的集装箱将那石板铺成的广场压出了一条深深的痕迹,随着龙少的暴力拖拽,集装箱和地面接触的地方不断冒出大片的火星,发出刺耳的‘嘎吱’声。
这口特制的长十几米的集装箱上方,装着一门30口径的三管机关炮。集装箱内,是装得满满的一箱子炮弹。足足一箱炮弹,重量有数十吨重,却被龇牙咧嘴的龙少拖着缓缓前进。
一身黑衣,长发被雨水打得浇湿,好似小蛇一样贴在面颊上的方文站在集装箱的上方。他手握一柄长有两米许的软剑,冷漠的看着前方那一长条建筑。他的目光冷酷无情,他的嘴唇抿得紧紧的好似刀锋,他浑身都散发出凛人的杀机。对于龙少所表现出来的怪物一般的巨大力量,方文没有一点儿吃惊。
三十六道神苻全部传授给了龙少,连同相配合的三十六声玄音天钟的钟鸣声。除了那修炼灵魂的两道神苻龙少打死都学不会,其他的三十六道神苻以及三十六声钟鸣,龙少在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就学了一个透彻。
让方文心惊的事情就是:方文自己只能修持其中一道对应自然界风的能量的神苻,而龙少足足能修炼四个!
巨力、固体、柔身、神威!
巨力,使得龙少原本就和怪物一样的巨大力量暴涨。
固体,使得龙少的不灭金身居然能抵抗小型激光器的射击。更使得他的经脉强壮,能将体内罡气一再的压缩。
肉身,身高两米开外的龙少,有如北极熊的庞大身躯能够作出蝴蝶穿花般让人目瞪口呆的灵巧动作,偌大的身躯能够从一个人头大小的窟窿里钻过。
神威,精神力的一种运用法门,临战之时有如霸王震怒,有不战而屈敌的神奇功效。
方文只能说龙少是个变态。但是最变态的就是,龙少短短半个月内修炼的成果比方文强了十倍不止。他此时能够拖着装满了炮弹的集装箱满地乱跑,就是他最近修炼出的成就!
面对这样的人,方文只能感慨,管你风灵之体还是其他的什么,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怪物叫做‘天才’,你是无法和他相比的。
雨还在下。
龙少将集装箱拖到了距离那一条老式建筑不到百米的地方,纵身一跳就到了集装箱顶上。他握住了机关炮,沉声说道:“这里是风门在欧洲的最后一个据点。要是在这里还找不到你的大师兄~~~”
方文双目中厉光一闪,狞声道:“那我们就杀上天门总堂!”
“吼~~~”仰天一声疯狂的嚎叫,龙少好似一头大猩猩般用力的轰了几下自己的胸膛,大声咆哮道:“是我的好兄弟!”
双手在激发键上狠狠按了下去,三管机关炮那长长的炮管急速旋转起来,一条长有数米的火舌喷出,急骤的炮声将黑漆漆的宁静打成粉碎。
每秒钟三百发的射速,特制的贫铀穿甲弹,这门在黑市上购买的大家伙有着水准以上的可怕杀伤力。
近千名黑衣人从那条老楼房里飞身而出,他们撞碎了一扇扇窗户,大声呵斥着急掠了出来。扑面而来的是一道钢铁洪流,孱弱的人体面对贫铀弹的撕扯显得如此的不堪一击,几乎是转瞬间就有一半的人被高速扫过的弹雨轰成了碎片。一团团血雾在大雨中炸开,喷得那栋老楼猩红一片。
龙少在那栋老楼上打了一道完美的直线,老楼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上半截楼梯突然坍塌下来。
炮声,惨叫声,肉体的炸裂声。雨夜中的伦敦,有一小块地方变成了地狱。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半个月来,风门欧洲分部的弟子已经到了近乎崩溃的边缘。
风门四少,御风经修练到第七重境界,吸收了十三支S-A-1元液,功力深厚得只能以恐怖形容的四少爷方文,配合了龙门一位将不灭金身修练到最高境界实力可怕至极的怪物,两人一连清剿了西欧大陆上风门的十三处据点,所过之处并无活口。
伦敦,是风门在欧洲的最后一处据点,震怒的天门高层派遣了一千名精锐弟子埋伏在据点内,一定要将方文和龙少拿下。对于方文,天门要活口,他们想要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得方文突然作出了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对于龙少么,天门的指示是能活擒则活擒,不能活擒就当场诛杀。
一千名天门的精锐,这股力量足以让整个欧洲的地下世界震颤。但是面对龙少和方文这两个变态,却还显得有点不够看。
特制的高速机关炮扫死了大半冲出的天门弟子,其他人却堪堪冲到了距离集装箱不到十米的地方。
一声清啼,方文冲天而起,他右手拖着那柄长长的软剑,一道剑光笔直的撕开了雨幕,直达百米高空。
龙少一声狞笑,右脚重重的轰在了集装箱顶上的一处黑色按钮上,集装箱在巨响中轰然炸开。
大半箱的机关炮炮弹,以及一发大口径的钻地温压弹的弹头同时炸开,红光和死亡笼罩了方圆三百米的区域。
冲近集装箱的风门弟子连惨嚎都来不及发出,就被四射的炮弹撕成粉碎,那一块块的残肢断臂瞬间就被温压弹散发出的高温烧化。
三名站在那倒塌的大楼前观战的天门长老目瞪口呆的看着扑面而来的炽热火光,下意识的转身飞退。退,退,退,急退!他们的速度是如此的快,温压弹爆发出的火光堪堪舔了舔他们的身体,使得他们喷出了一口鲜血,就再也奈何不得他们。一枚枚四面乱射的弹头擦着三个长老的身体射过,三名长老有如灵蛇一般在空中扭动着身体,没有一发弹头能真正的伤害到他们。
他们撞碎了身后的大楼,直朝后退去。大楼被温压弹炸成粉碎,无数水泥砖块在火光中呼啸射出。
三名长老还来不及庆幸自己逃出生天,一股受伤野兽般可怕的气息已经自火光中冲天而起,浑身衣服被烧得精光的龙少挥动着菩提杖,赤条条的带着满身的烟火冲突而出。那等剧烈的爆炸,就在他脚下发生的剧烈爆炸,也不过让他小小的喷了两口血而已,此时的龙少面目扭曲,目光凶狠有如饿极的暴龙,带着让人窒息的可怕气势直奔三名长老冲去。
那等可怕的气势有如长江大河一般冲击着三名长老的心神防线,他们本能的察觉到害怕,他们不敢和龙少交手,他们转身就逃。
一抹极细的银虹闪过,三名长老的六条腿子自膝盖处被一剑扫断。方文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三人身后,冷漠的看着栽倒在地不断挣扎呻吟的三名长老,狞声问道:“风元在何处!”
正中的那名长老正是出身风门,看到方文他抬起头来厉声喝道:“小四!你,你,你就这样叛出了师门?你下这等杀手屠戮同门弟子,到底是为何原因?快快悬崖勒马,你现在还有回头的余地!”这长老是真心的喜欢方文,风灵之体啊,他们这些风门的长老是真的看重方文。不要说方文只是杀了十三个据点的风门弟子,就算他闯出的祸事再大,只要他肯回头,照样都不算什么。
“风元在哪里!”方文厉声喝道:“他到底在哪里?”
那风门长老瞪大了眼睛,盯着方文厉声道:“没人知道他在哪里!你师父已经出动了全部人手满天下的寻他,却也找不到他在何处!”
方文手腕抖动了一下,软剑撕裂雨幕,发出可怕的剑啸。
赤身裸体的龙少‘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大声的吼道:“老二,干死他们,咱们去操翻了天门的总堂,就不信找不到风元那杂种!”
“小四!”风门长老怒吼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要作出这样的事来?你要找你大师兄也就罢了,你怎能勾结龙门的人?”
冷冷的看着那风门长老,被雯雯的失踪弄得心神大乱杀气腾腾的方文冷冰冰的说道:“他是我大哥,是自幼护着我、宠着我、让我能活到现在的大哥!风元绑架了我们的小妹,也就是我的爱人洛雯。交出风元,什么都好说,若是你们要护着风元,我们不死不休!”
“吼~~~”仰天一声咆哮,可怕的声浪将方圆数米内的雨点冲开老远,众人身边出现了一个偌大的空荡荡的空间。龙少也红着眼睛吼道:“交出雯雯,否则,老子就挑起龙门和天门的决战!”菩提杖狠狠的轰在了地上,一股猛厉的冲击波顺着地面朝前面涌动,在地上轰出了一道长有十几米的深深痕迹。
三名天门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了言语。混了一辈子江湖的他们自然看得出来,方文和龙少的整个精神状态都不对劲了。他们勉强还保留着一点点儿神智上的清明,除此以外,他们已经整个陷入了一种颠狂的状态。他们身上散发出的近乎实质的杀气,以他们的阅历都是心惊不已。
“交出风元,交出雯雯。若是她少了一根头发,我和天门不死不休。若是天门要包庇风元~~~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狞笑了几声,方文拖着软剑,隐入了雨幕中。
龙少仰天嚎叫了几句,突然抓起身边一块足足有米许立方的大楼残骸,重重的朝远处正急速驰来的警车砸了过去。
巨响中,三辆警车撞成了一团,龙少这才喘出了一口粗气,不声不响的拖着菩提杖,紧跟着方文隐没于黑夜中。
那风门的长老一张脸都抽成了一块儿,他狞声道:“找到风元那个小杂种!我要扒下他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