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四十八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四十八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17K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太空船主控舱内,风大先生背着双手,正缓缓的踱着步子。他面色平和不见喜怒,一副燕尾须和头发却是无风自动,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沉甸甸的压在主控舱内众人心头,就连那些长老团的成员,都没人敢大声的呼气。
自从方文和龙少将天门在欧洲的分部尽数铲除,风大先生就立刻从总部调派高手前去擒拿二人,却都没有结果。
十五名风门长老联手出动,被方文和龙少正面击败,十五名长老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风门、月门合计三十六名长老出手,却被大批亡命的雇佣兵包围,一通不分青红皂白的炮火轰下,三十六名长老铩羽而归。
最后一次也就是前天,风花雪月四大秘门长老团倾巢出动,却碰上了同样规模的龙门长老大队,双方对峙了一阵,又是无功而返。
而方文和龙少闹腾得益发凶狠了。欧洲的分部被铲除后,他们自欧洲一路到北非,从北非到中东,从中东到西亚、东亚,一路行来,所过之处的天门分部被折腾得鸡飞狗跳损失惨重。他们刚刚闹完,就有龙门的大队人马登门将那分部拆得瓦片都不剩,天门的损失可大了。
所以,风大先生的心情很不好。所以,没人愿意触怒如今的风大先生,就算是那些长老团的长老没那个底气招惹如今的风大先生。天门的戒律森严,风大先生就是如今的天门总管,就算是长老团面对他,也得恭恭敬敬的。
“到底是不是风元绑架了小四的女人?”风大先生突然开口问道。他的语调温和缓慢,却有一股子令人打骨髓里冷起来的寒意在里面。
风狐、风猴哆嗦了一下,相互看了看,同时躬身道:“徒儿不知。”
“不知?”风大先生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的柔声说道:“那,你们知道什么啊?”
然后,风大先生突然发作,他暴怒咆哮道:“你们还能知道些什么?啊?”一声大喝,吓得风狐和风猴‘咕咚’一声跪在了地上,就连那些坐在一旁做泥胎菩萨状的长老们,都略微睁开了眼睛,随后又急忙回复了口观鼻、鼻观心的冥思状态。
风狐朝前膝行了几步,低声下气的回禀道:“师尊,徒儿探知的消息是,二十五日之前,龙门在上海的分部的确被人血洗,无人生还。看那下手的手段,是月门的同门做的。只是看那现场的痕迹,怕是月门的诸位长辈,也少有那等功力的。”
“月门!”风大先生的胡须动了动,他和声问道:“月不全长老,可有月门长老在二十五日前去过上海?”
月不全,一名胡须头发都成象牙黄色,老得都缩成了一团儿皮包骨的老头儿微微睁开眼。他眼里打过一道赤红略微带着一点点极轻微紫色的历芒,有气无力的哼哼道:“你知道的,月门的人,哪里有那闲工夫满天下乱跑?”
和风门的长老不同,月门的长老闭关修炼的地方仅有一处,很容易就知道是否有月门的长老离开过那里。
点了点头,风大先生淡然道:“那么,月门的晚辈弟子中,有谁能有那等功力?”
月不全哼哼着,眯起眼睛盘算道:“有那功力的,也没那心思去作出这件事情来。要说最可能的人嘛。。。”
月不全还在合计着,风大先生已经追问道:“月绝,可有那力量?二十六日前,他离开了潜修的小岛不知去向。”
月不全摊开双手,龇牙咧嘴的骂道:“你都知道是谁了,还问我做什么?那小子的实力嘛,在年轻一代弟子中,唔。。。”月不全看了看站在身边的月大先生。
月大先生歪了歪嘴,摇头道:“月绝那娃娃的实力,在年轻一代弟子中,也不过是中流水准。但,他是月门中唯一注射过元液的。借助元液提升功力,剑气定然不够精纯。所以,我也一直不怎么喜欢他。”
“只可能是月绝了。”风猴突然说道:“徒儿这里也收集了一些情报,这些年来,月绝他使用各种手段,一共得到了超过六十七支各级元液,合计起来,也等同于十支S-A-1元液的分量。只不过他做事一直很小心,又。。。”
“又什么?”风大先生笑眯眯的看着风猴,温和的问道:“你想要说什么?老三?”
风猴缩了缩脖子,匍匐在地上低声说道:“月绝和大师兄又有交情,这些事情也被秘风部给遮瞒了下来。若非这次事情闹大了,徒儿也。。。”
风大先生手掌一翻,一掌将风猴打得喷血飞起。他厉声骂道:“该死的东西!真当为师的不知道你们的那些算计?啊?你们还算是同门师兄弟么?你们还算是自幼一起长大的兄弟么?啊?为师怎么教你们的?你们这群该死的东西,你们,你们。。。”
主控舱内的长老们也有面有怒气。天门,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很团结的组织,拥有极大的凝聚力,就从来没有发生过同门相互算计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到了当代,这些门人,这些掌握了极大权力和力量的新生代门人,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来?
风大先生的几个徒儿,不过是这些矛盾的集中体现而已――谁让风大先生负责的权力如此之大?
但是这样的事情,不仅仅发生在风大先生的徒弟身上。其他的那些长老的门人中,哪一个没有或大或小的纠葛?就连一直以来都是醉心武道从来不主动招惹麻烦的月门,都出现了月绝这样的弟子。难道真的是时代变了,人心不古,就连天门都受到了影响么?
这一次是风元和方文出现了矛盾,就闹得整个天门鸡飞狗跳的。下一次会是谁?又会招惹出什么事情来?
风二先生开口了。他沉声道:“掌门,先且不要责罚风猴。我们现在计议的,是如何处理这次的事情。对于方文,您看应该如何处理?”
风大先生吐出一口悠长的气息,他抬头看着忽明忽暗的天花板,阴沉的说道:“小四和龙门的人混在了一起。这是大罪。龙门的人紧跟在小四的身后拣便宜,这件事情,他不会不知道。所以,小四要受到惩罚,严厉的惩罚!”
挥了挥手,风大先生淡然道:“但是在惩罚小四之前,先找到风元。我要问问他,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名风门弟子突然走进了主控舱,小心翼翼的说道:“掌门,大师兄。。。大师兄发来了通信要求。”
风大先生双目突然眯起,厉声道:“接进来!”
与此同时,方文也接到了电话。
电话中,那个沙哑有如花岗岩摩擦的声音干巴巴的说道:“想要回你的女人,就来苏黎世。就你一个人。”
已经快要被逼疯的方文二话不说,抛下龙少就走。
可怜龙少哪里追得上方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在远方。
太空船内,光幕中出现的风元表现得如此的惊骇,如此的无辜,他尖叫道:“师尊,这事情和徒儿无关!徒儿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徒儿这一段时间都在闭关潜修神苻,怎么会去算计四师弟?”
风大先生以及所有的长老都死死的盯着光幕中惊惶失措的风元。
过了许久许久,风大先生才缓缓点头道:“很好,你回总堂来解释这次的事情。你闭关修炼神苻?呵呵呵呵,为师要看看,你修炼出了什么结果。”
风狐以及正在喷血的风猴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皱起了眉头。
难不成,风元想如此轻松的将事情全部撇清?
但是,说实话,还真没有证据证明这些事情和风元有关啊!
风猴心中更是一阵阵的惧怕,说月绝和风元有交情,这份口供可是他用某些手段制造出来的。可禁不起盘究。
冷汗,大颗大颗的自风猴额头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