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再见篇第四十九章
章节列表
《人途》再见篇第四十九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17K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风元一回到太空船,就立刻跪倒在地上。他的身体在剧烈的哆嗦着,关节处发出‘咯咯’的声响。他脸上留下一串串的冷汗,整个人好似都限于崩溃的边缘。还没看到风大先生,他就已经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师父,和我无关,和我无关啊!我发誓,我对天发誓,绝对不是我陷害四师弟的!师父,你要相信我,你要相信我,绝对不是我干的!我一直都在闭关潜修啊!”
风大先生领了大批长老团的长老浩浩荡荡的冲杀而来,隔开风元老远,风大先生就掀起了长袍的前襟。一冲到风元面前,风大先生就是狠狠的一个窝心腿捅在了风元的心口上。一股巨大的力量轰进风元的身体,风元面色一白,猛的喷出一口鲜血,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风大先生抬起脚就要朝风元的脖子踏下,他身边的雪大先生急忙抓住了风大先生的手。他叫道:“你脑子坏了?杀了他,你怎么知道真相?”
“真相?”风大先生厉笑道:“这二十几天来,他去了哪里?为何一次次的找他,就是找不到?若是没做亏心事,他何必躲起来?”
一口接一口的喷着血,心脉差点被一脚震断的风元歇斯底里的叫道:“师父,是您命令所有门人收缩藏匿,潜心修炼的呀!”
风大先生阴沉的望着风元,他挥手震退了抱着他的雪大先生,飞速绕着风元转了几圈,冷笑道:“你在潜心修炼,那为何找不到你?”
风元面色一变,他尖叫道:“师父可还记得徒儿上次在巴黎被人刺杀的事情?徒儿在那等隐秘的居所都被龙门的人找上门,徒儿闭关的时候,又怎能不找一个隐秘的地方?徒儿之所以没收到师门的召唤令,实在是因为徒儿修炼神苻有成,根本感应不到外界的动静啊!”
一说起风元上次在巴黎被龙少刺杀的事情,风大先生等人的面色就是一变。他们想起来了,在埃及重伤风元差点杀死他的人是龙少,在巴黎刺杀他的人也是龙少。而龙少,正是如今方文身边的那尊狂神!
“其中,大有蹊跷。”风三先生皱起了眉头,他低声嘀咕道:“掌门,这事情,还真不能草草的就断定了。”
风元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他眨巴着眼睛看着风大先生,低眉顺眼的说道:“师父,徒儿这次闭关,足足二十几天不吃不喝,却有了极大的成就。。。徒儿发现,徒儿能够同时修炼两枚神苻了。”
一干长老团的长老同时惊呼:“什么?”这群老头纷纷冲了上来,将风元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的追问他怎么可能修炼两枚神苻。
风元看着风大先生。
风大先生惊愕的看了风元好半天,缓缓的问道:“此言当真?你真能修炼两枚神苻?你这二十几天,果然是因为闭关修炼,而没有查之师门的召唤?”似乎,风大先生觉得,风元的解释也是蛮有道理的。当然了,风元需要出示一点证据。他冷冰冰的说道:“让为师见识见识你的第二枚神苻,是何等神效!”
轻轻的点了点头,风元伸出了双手。他的右掌心冒出了一缕青色的风劲,而他的左掌心,则冒出了一缕淡红色的火气。
风火气劲碰在了一起,一团火浪朝四周翻滚开,炽热的气息惊得围观众人本能的急退数十丈远。
“妙哉!”众人同声惊呼,只有风狐、风猴的面色一时间难看到了极点!空手出火,这已经不属于武功的范畴了。
风门的轻身功法冠绝天下,速度天下第一,但是风门的剑法、掌法、指法等等,杀伤力都不尽如人意。但是一旦在风劲中参杂了高温的火劲,这等杀伤力甚至能和月门的剑气媲美!
风大先生的眼睛亮了,风二先生他们的面孔都在放光,长老团的长老们都用看宝贝的目光看着风元。风元能修炼出第二枚神苻,为什么其他人不能?尤其是月门的那群武疯子,恨不得现在就立刻闭关修炼。若是他们的剑气中也能附带上高温火劲,杀伤力何止倍增?
“闭门思过,将你修炼出第二枚神苻的心得一一抄录,不得有任何隐瞒。”风大先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等得为师擒拿了小四,再让小四和你做一个分辩。若是你对为师有任何隐瞒的,趁早说出来,以免日后。。。”风大先生在这里停了下来。
风元重重的将额头叩在了地上,他尖啸道:“皇天后土在上,苍天作证,徒儿对师尊不敢有任何隐瞒。若是徒儿有任何对不起四师弟的地方,日后徒儿定当惨死在四师弟剑下,千刀万剐、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风元跪伏在地上,嘴角露出了一丝深沉的笑意。
如此恶毒的誓言,使得那些长老闻之色变。
苏黎世郊区,有许多科研机构设立在这里。其中规模最大、最隐秘的,是在2017年新建立的一个高能粒子对撞机。这台对撞机的规模大得吓人,对撞机的主体环形结构直径超过五十公里,小半个苏黎世市区,就建造在这一台对撞机上方。
只不过,这一台对撞机的建设和试验都是极其隐秘的。实验室的出资方是风门,主持实验室的人,都是花门的专家。
平日里,实验室的地面建筑中人流往来,骆绎不绝。但是今日却是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四下里,只有一个沙哑难听的声音通过喇叭响起。
“你果然是一个人来的。很有胆气。”
方文站在实验室的大门口,充血的双眸扫过空荡荡的实验室大楼,阴沉的说道:“给大少我滚出来。”
“不,请你进来。为了招待你,我已经把所有人都调了出去。顺着我的指示进来,不要反抗,不要做任何可能引起我误会的事情。”
那个声音‘嗤嗤’的笑着:“你的女人就在我身边。很安全,很完好,一根头发都没有掉。但是如果你不乖乖的听我的吩咐,我就会从她的身上取下点什么。”那人悠然说道:“我的宝剑很锋利,是一柄真正的古剑。而你的女人,很娇嫩。只要轻轻的一剑,她这具完美的身体,也许就会少点什么。”
方文冷冰冰的喝道:“少罗嗦。”
“很好,我不罗嗦。”那人笑了起来。
一个圆滚滚的好似垃圾桶模样的机器人从最远的一栋大楼里滑了出来,它飞快的滑到了方文面前,从它体内传来了那人的声音:“跟我来。”
方文摔下了外衣,将衬衫也撕碎丢在了地上,赤着膀子拖着软剑,紧跟着这机器人朝前行去。
机器人内部传来那人罗里罗嗦的介绍声:“这间实验室投资三百七十亿美金,但是很值得。它的地面建筑伪装成了一个生物制药实验室,但是真正的精华部分都在地下。你会喜欢这里的,因为这里会是你的埋骨之地。”
“你很呱噪。”方文冷冰冰的回了一句。他心中充满了怒火,他想要撕碎这个该死的家伙。但是同时,他又无比的欣慰。他来了,雯雯在这里。只要他来了,雯雯就不会有危险。管他日后怎样,自己是否会遭到天门的全力追杀,自己今天要向雯雯求婚。
求婚。多么让人激动的词。向雯雯求婚。
方文的血在沸腾,真劲在不断的翻滚,有如潮汐般一波波的起伏。他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二十几天的寝食不安,二十几天的血腥杀戮。不就是为了她么?
只要自己赶到她身边,就没人能够伤害她!
方文有这个自信。他有和他的自信心相匹配的实力。他的眸子里,闪过了一片让人心寒的银光。
二十几天,处于极端压力下的二十几天,方文对于神苻的修炼,也到了一个新的境界。精神上的极大压力,使得方文的灵魂得到了极好的萃炼。只要他赶到雯雯的身边,他自信天下就没有人能当着他的面伤害雯雯。
“哦~~~不!我平时是一个很沉默的人,我不喜欢说话。”那声音笑道:“只是今天,我很高兴。因为我能和一个拥有风灵之体的人决战,我非常的兴奋。我无比的兴奋。我兴奋得都快要爆炸了。”
“风体、花骨、雪脑、月脉,花骨和雪脑也就罢了,风体和月脉,谁才是最强?真的很期待啊!”
“月脉!”方文重复了这个词。他跟着那机器人正走进一座电梯。
“没错,月脉。你拥有风灵之体,而我拥有月脉!”那声音‘嗤嗤’的笑着:“如果你赢了,你就可以带走你的女人。如果你输了,你会死,然后,由我享用你的女人。很公平,不是么?你能否快点?我迫不及待的想要享用这个女人了。她的皮肤,很滑嫩。”
方文的眼珠变得通红。他身上涌出了尺许厚的青色气浪,气浪在电梯内奔涌,电梯发出了‘嘎嘎’的声响,几乎就要解体。
电梯足足下沉了五百多米。电梯门打开,前面是一条长长的甬道,甬道的尽头,是一扇小小的金属门。方文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金属门一层又一层,门户之间填充着方文看不懂的材料。从第一道门户到最后一道门户,足足有三十几米的距离。
门内,是一个截面呈圆形的甬道。甬道的直径在五米左右,甬道墙壁上有一圈又一圈细细的导管。甬道朝两头延伸,很长、很长。甬道内灯光昏暗,只能隐约看清数米外的东西。
一尊十字架竖在甬道内,十字架上绑着一个近乎**的男子。男子头戴荆棘冠,腰间缠着一块洁白的亚麻布。一名手持长剑的精悍青年,正站在十字架前。青年朝方文笑了笑,用那沙哑的声音说道:“我是月绝!月门的月,斩尽杀绝的绝!”
方文没有和他罗嗦,他只是冷冰冰的问道:“雯雯呢?”
月绝裂开嘴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他沙哑的说道:“这条甬道是一个直径五十公里的圆!在这个十字架相对应的那一点上,有另外一尊十字架。这里绑着的,是阿尔福雷德先生,你应该很熟悉他。而另外一个十字架上绑着的,则是你要救的人。”
月绝微笑着,他的手腕轻轻抖动,长剑荡漾出一道道水波般晶莹的光纹。他笑道:“顺着甬道走,几十公里的功夫,你就能见到你的女人。当然,也有可能变成我的女人。如果你输了,她就是我的。”
嘴角朝下方撇了撇,月绝残酷的笑道:“我会好好的玩她三天三夜,然后,用她的皮做成衣服穿。”
方文的眼睛里,一片血光在荡漾。阿尔福雷德?他根本不理会这个洋鬼子的死活。但是雯雯,雯雯被绑在另外一个十字架上,在圆弧的另外一端。这个甬道给他一种很不安的感觉。他要尽快的击败眼前这个该死的家伙,然后,去救雯雯。
雯雯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他方大少不在乎。
“动手吧!”方文阴沉的笑了笑:“我不管是谁指使你做的这些事情。反正有嫌疑的人,我都会杀光。”
月绝轻轻的点了点头,他温和的笑道:“没错,动手吧。但是我要告诉你,设计这一切的是风元。选择这个地方让我们来决斗,也是他的主意。你进了这里,你就死定了。你不可能离开这里,因为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剑光起,一道赤红略带淡紫的剑虹笔直的刺向了方文的喉咙。
方文的面孔扭曲起来,他双眸中银光大盛,一股无形的波纹自他眉心翻滚涌出。
全部精气神都聚集在这一剑中,真劲化为剑罡正待将方文一剑击毙的月绝只觉眼前一黑,脑子里发出‘轰轰’的巨响,他看到了一副幻象,另外一个自己,那个藏在身体内的自己,正被一股很强大的力量扭曲着,将自己扭曲得不成人形。
罡气溃散,月绝只觉得自己的肉体都趋于崩解。他骇然大吼一声,随手丢下了宝剑,双手死死的抱住了脑袋,转身就往方文进来的小门冲去。
方文大声咆哮了一句:“我一定会杀了你!”随后他转身就顺着甬道朝前狂奔。
他根本没有解救阿尔福雷德的意思,他只是想要救出雯雯。
就连月绝将那小门一扇接一扇的关闭,方文也没有回去阻拦他的意思。
雯雯。
此刻方文的心头只有雯雯。
经过了二十几天精神上的折磨,方文此时满脑子的只有雯雯。
他失去了对情势的判断,他失去了对外界一切的反应,他只知道,他要见雯雯。
这正是风元所期盼的,方文致命的软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