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归来篇第二章
章节列表
《人途》归来篇第二章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17K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方文没有丝毫痛苦就失去了身体。



肉体崩解,方文的灵魂却依然存在。他甚至能察觉到雯雯的灵魂就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小小的一点儿白光,很温暖,但是散发出深深的恐惧。方文能清晰的感知雯雯在害怕,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很害怕。所以方文勉力朝那个方向挣扎了过去。



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好似在粘稠的胶水中游泳,方文耗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勉强朝雯雯所在的方向前进了一点点距离。四周有破坏力极强的能量流呼啸而过,却无法伤害到方文。他的灵魂在人类肉眼所看不到的界面闪烁出淡淡的银光,正如他修炼那两枚神苻后眼里经常冒出的银光一般无二。那些高能粒子流根本无法伤害到方文,反而有不少高能粒子在穿过方文的灵魂时,被他抽取了其中蕴含的能量。



但是,雯雯的灵魂没有方文这样强大。



在方文察觉到雯雯灵魂的存在后没多久,雯雯的灵魂就被高能粒子流打成了粉碎。



方文挣扎着好容易来到刚才雯雯所在的地方时,正好是雯雯的灵魂被打碎的那一刹那。一点点细小的白光在虚空中飘散,一点点温柔的涟漪融金了方文的灵魂。雯雯的灵魂残片似乎还能认出方文,她将她全部的温柔、全部的爱意,都融入了方文的灵魂。



有如雪夜中那一点隐约的灯火,给方文带来了一时的温暖和希望,灯火瞬间熄灭,带来的是无边的痛苦和黑暗。



魂飞魄散,方文知道雯雯的灵魂彻底的消散了。



他发出了无声的咆哮,他发出了最为恶毒的诅咒,他诅咒天,诅咒地,诅咒世上的一切。他一万次、一亿次的诅咒风元和月绝。他在他的灵魂最深处,刻下了风元和月绝的名字。他发誓他一定要杀死他们,用最恶毒的手段,最残忍的方式杀死他们。



咆哮,诅咒,谩骂,发誓。方文的灵魂扭动着,挣扎着,他的灵魂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红光,他整个沉浸在了极度的疯狂中。



方文想要挪动,但是他发现他的灵魂无法自如的活动,他只能活动很小的一块儿空间。有一种奇异的屏障阻止了他朝外活动。



他寻找了很久很久,始终找不到突破这一层屏障的方法。最终,他放弃了离开这里的想法,他彻底的停了下来。



他看不到任何东西,他只能隐约的感受到附近的一点点能量的变化。



沉浸在无边的黑暗和无边的孤寂、痛苦中的方文,除了不断的咆哮和诅咒,就是不断的冥想那一枚修炼灵魂的神苻。他的灵魂整个的变成了那枚神苻的模样,散发出淡淡的银色光彩。



四周时不时的有高能粒子流掠过,方文的灵魂就以这些高能粒子流所携带的能量为食,不断的生长壮大。



越来越强,越来越壮大。。。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



方文不断的诅咒、不断的发出最恶毒的誓言。他发誓,只要老天爷还给他一次机会,他就一定要让风元和月绝生不如死。



时间流逝。



渐渐的,方文开始祈求上天,他祈求上天让风元和月绝好好的活下来。因为他本能的察觉到,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久到那以前不断掠过他灵魂的高能粒子流,都有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他害怕了,他害怕随着时间的流逝,风元和月绝已经老病而死。他害怕他失去复仇的对象,他害怕他不能亲手杀死让雯雯魂飞魄散的罪魁祸首。



所以,他虔诚的向周天神佛祈祷,祈祷风元和月绝能够好好的活下来,一定要长命百岁,一定要等到他有机会向他们报复的那一天。



他坚信,既然自己能够以灵魂状态活到现在,那么就应该有那种超出人类的存在听到他的祈祷,让那两个家伙好好的活下去。



但是,时间坚定的流淌过去。方文渐渐的绝望了。他的灵魂越来越强大,但是他也越来越觉得希望渺茫。风元和月绝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所以,方文在无数次的诅咒和谩骂之余,他开始祈求老天爷保佑风元和月绝的子孙后代能够好好的开枝散叶。他要向他们的子孙后代报复。他要报复他们,既然是他们让他方文心头仅有的一点温柔消散,那么,他们就应该承受方文那颗变成了坚冰的心所带来的血腥杀戮。



黑漆漆的一片,冷冰冰的。方文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里咆哮、诅咒了不知道多少年。原本就性格怪僻的他神智益发的扭曲,他已经失去了正常人的大部分情感。除了对风元和月绝刻骨铭心的仇恨,就只有他性格中最为顽劣的那些东西,有如茅坑里的石头一样保留了下来。



当方文都懒得再去感知时间的流逝时,为了提醒自己还存在,他开始回忆以前的东西。



他回忆和龙少、雯雯初识的场景。



他回忆自己的父母亲人。



他回忆自己家养的那些獒犬。



他回忆那些獒犬身上带着的跳蚤。



他回忆自己曾经吃过的一顿饭。



他回忆某块牛排的鲜嫩滋味。



他回忆他曾经占有的某个女人那纤长的大腿和有力的腰肢。



他回忆他最喜爱的那些跑车强劲的引擎。



他回忆他所能回忆的一切东西。



神苻的力量,让他经历过的那些事情一幕幕无比的清晰。他回忆他所能回忆的所有。



最后,当他将这些东西前前后后翻来覆去的咀嚼了数百次后,他开始回忆他在风门内学习过的各种招式。



一拳、一掌、一指、一剑。



穷极无聊的方文一边诅咒着一切他想要诅咒的东西,一边将这些招式掰碎了、揉烂了的仔细品尝。



无数次的潜心琢磨,他对这些招式的理解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等得这些招式已经彻底无法吸引他的兴趣了,他开始回忆他曾经拥有的身体。



那具风灵之体。轻盈的、灵动的,有如风中一片羽毛的风灵之体。



他开始分析他修炼时内视自身所见到的经脉、血管、神经、肌肉、骨骼、内脏,一切的身体结构。



他从每一条小小的肌肉纤维开始分析。分析风灵之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分析他如何才能让风灵之体变得更加的完美。



他吃透了风灵之体的所有,他最终构思出了一个在理论上比他曾经用有过的身体完美一百倍的躯体。



然后,他开始**。



当他已经找不到任何可以做的事情时,方文的灵魂陷入了死寂状态。就连从来不间断的诅咒和谩骂都停顿了下来。



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



时间过去了不知道多久。方文的灵魂力量越来越强大,但是他灵魂的本源之火则越来越黯淡无光。他已经了无生趣,他对继续存在下去已经没有了任何念想。他不明白他继续存在下去的意义何在,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存在下去。



如果一切都不出意外,方文的灵魂之火将会很快熄灭。他也将和雯雯一样,魂魄飘散于天地之间。



幸好,有雯雯。



雯雯的魂魄飘散时融入方文灵魂的那几点白光,有如暴风雪中的一展油灯,虽然黯淡,却坚定的在方文的灵魂中闪烁。那一点点微弱的温暖,使得方文枯朽有如死灰的心不至于彻底的干涸。他,依然存在。



这样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四周突然有了动静。方文再次感到了四周的动静。环境在变化,死气沉沉的空间中有能量在涌动,有新鲜的能量在涌动。



方文有如石棺中被埋藏万年的吸血鬼闻到了新鲜的处女血液一样,从那死气沉沉的状态极其缓慢的苏醒。他察觉到,有一些很奇妙的事情在他四周发生了。那个曾经能阻拦他四处游走的屏障,消失了。



但是,刚刚苏醒的方文还没有真正的清醒。他还不知道四周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谨慎的释放出自己的灵魂触角,想要摸清四周的变化。



不知道向四周探视了多久,方文的一支触角触摸到了一个美妙的存在!



一具新生的、没有产生太强意识的肉体!



方文本能的朝那个方向狂奔了过去。他化为一道银色的强光,注入了那具小巧的躯体中。



密密麻麻的培养器皿一个紧挨着一个,淡紫色的溶液中浸泡着无数刚刚出生的婴孩。



所有的婴孩都闭着眼睛,舒坦的打着瞌睡。



一个个小小的水泡从他们的鼻孔和嘴巴里冒出来,偶尔有婴孩打个饱嗝,小嘴吧嗒几下。



几个身穿白色大褂的男女在培养器皿中游走,不断的查看那些器皿前小小的显示器上显示的信息。



没人注意到,一个处于边角落里的培养器皿中,一个黑发婴孩突然睁开了眼睛。



疯狂怨毒的怒火自那一对黝黑的眸子里奔涌而出,随后两道银光蒙上了那婴孩的双眸。



新生的方文扭头看了看四周的情景,嘴角缓缓的勾起,露出了一丝不应该出现在婴儿脸上的阴笑。



他闭上了眼睛,庞大的灵魂力量沉入这具新生的肉体中。他所在的培养器皿的显示器上,突然显示淡紫色溶液中的营养物质消耗的速度增加了百分之三。



微不足道的百分之三,算不上什么大事。



控制这处新生儿体质改良基地的主控电脑随即分配了一个进程,给这个培养器皿注入了足够的营养。



用灵魂能量强行将一具已经成形的婴儿身体改造成最完美的风灵之体,需要极多的营养。



被皮肤掩盖的肉体中,一道道银色的光流在急速流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