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归来篇第三章
章节列表
《人途》归来篇第三章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17K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积蓄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灵魂力量被消耗一空,方文顺利的将自己这具稚嫩的身躯改造成了他计算出来的最完美的风灵之体。他甚至在上中下三个丹田内成功的开辟出了气旋。如果不是害怕惊吓到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他甚至都准备修炼神苻了。



三个月,方文从那些工作人员的上下班时间中计算出了这个数字。他在这个培养器皿中度过了三个月的时间。对于别的婴儿来说这三个月没什么难受的,但是他方大少,已经恨不得竖起中指大骂一声‘操’!灵魂状态下度过的悠长时间,已经把他性格中那些还算好的东西消磨得干干净净,就留下了一堆的坏毛病,而且比之以前更是变本加厉。



培养器皿终于被打开,方文抖了抖两条白嫩嫩的小胖腿儿,强行按捺住自己蹦跳出培养器皿的冲动。他可不想做小白鼠。



淡紫色的溶液从培养器皿下方的几个细小孔洞中流得干干净净,一支机械手臂伸了进来,拦腰一把扣住了方文,将他取出了器皿,稳稳的放在了一名中年女子推来的婴儿车上。方文的手腕上被扣上了一个铭牌,方文眨巴着眼睛看了一眼那小巧的金属铭牌,上面刻着他熟悉的方块字:父系基因提供者――C等公民方寒;母系基因提供者――E级公民文秀秀。



方文歪着脑袋想了一阵,咧咧嘴露出光秃秃的牙床冷笑了几声。



方寒?这个名字普普通通。



文秀秀?唔,是个美女所应有的名字。方文很想看看自己这辈子的母亲是什么样子。



当然了,因为上一任父母对方文造成的心理阴影,方文对于这具身体的父母并没有太多的指望。他忽视了铭牌上的C等公民以及E等公民等字样。他还弄不清,这些身份等级意味着什么。



那面无表情的中年女子拎着方文的脖子,将他丢在了一条传送带上。她的动作一点儿都不温柔,方文有点被弄疼了。他恶狠狠的扭头瞪着那女子,在肚子里无比恶毒的骂了一句:“一辈子只能靠黄瓜过日子的老处女!”



‘飕’,传送带上探出了两只机械手将方文牢牢的扣住,传送带朝前急速滑动。



方文在传送带上呆了足足有十分钟,传送带这才将他带到了一个冷冰冰散发出金属光泽的白色房间内。



房间不大,传送带的出口处有一张办公桌,一个同样面无表情的中年女子坐在办公桌后,当方文被传送带送到后,她一手拎着方文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随手丢在了办公桌上。“C等公民方寒,这是你的儿子。希望你能尽到一个公民的义务,按照执政府的要求,严格的依照法定程序让他长大成人。现在,请登基他的名字。”



“方文!”方寒身体哆嗦着,几乎是抢一样一把抱起了方文。他一点儿带孩子的经验都没有,他的手紧紧的箍住了方文的脖子,勒得他直翻白眼。方寒却没看到方文难受的表情,他急促的说道:“我的姓氏和他母亲的姓氏组合起来,就是他的名字。他叫做方文。”



中年女子点了点头,手指飞快的在办公桌键盘上一阵敲击,她身后的另外一个传送口中很快就滑出了几份公文和一块金属牌子。金属牌被挂在了方文的脖子上,那些公文在盖上了方寒和方文的手印,得到了方寒的签名认可后,又被那中年女子丢回了传送口。



“那么,恭喜您。您有了一个合法的儿子!”中年女子用机械的程序化语音说完了一句冷冰冰的程序化贺词。她立刻挥手示意方寒离开,嘴里已经叫道:“下一位。”



方寒激动的给那中年女子鞠了一躬,紧紧的搂着赤身裸体的方文大步走出了这个冷冰冰的房间。



方文无聊的打了个呵欠,他很惫懒的撒出了一泡尿,将方寒的衣服打湿了一大片。方寒发出了激动而强行压抑的笑声。方文则是翻着白眼在心中感慨道:“妈的,这是什么鬼地方?本大少赤身裸体的就被打发出来了?干!就连赠送的尿不湿都没有一件?”



“干你娘咧,这里是哪里!”



方寒抱着方文快步走出了新生儿体质改良基地,方文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差点就骂出了脏话。



这是一座城市,一座拥挤的城市。大楼和大楼之间相隔距离极端,密密麻麻的天桥将路面分成了数十层,一辆辆汽车正在天桥上疾驰。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没有丝毫色彩。所有的大楼都有着相同的高度,一堵灰蒙蒙的距离地面大概有三四百米的穹顶,将这座城市死死的扣在了下面。一眼望去,看不到这座城市的边际。



身后的这一栋高大的建筑,拥有这座城市唯一的除了灰色以外的色彩――冰冷的没有任何温度的白色。



方寒驾驶着一辆很小巧的灰色电动车往前行驶。方文被方寒放在了副驾驶座上,几条柔软的安全带将他牢牢的束缚在座位上。方文的眼珠子叽哩咕噜的转悠着,死死的打量着车窗外的一切。



灰色、灰色、灰色,一切都是灰色。只是偶尔在那些灰色的大楼中有一些光幕闪烁,才有了其他的色彩。



大街上的行人穿着整齐划一格式相同的衣服,衣服的颜色也以铁灰色居多。所有人都是男的高大英俊、女的俏丽美貌,但是方文总觉得他们缺少一份生气,所有人都好似机器人一样在匆匆的往来。



方寒可能是方文所见过的面部表情最丰富的一个,他一手抓着方向盘,一手抓着一个类似对讲机的东西,正在大声的笑着说着:“秀秀,我把我们儿子领回来了。他的身体很健康。体质改良基地的医官给他的身体素质评语都是B+,我们有一个非常健康的儿子。”



方文斜着白眼看着方寒,嘴角耷拉得厉害。他在心里冷笑道:“大少我比你想象得更加健康!”



方寒笑得傻乎乎的,他‘咯咯’乐道:“哦,暂时没办法知道他的智商程度,但是看他的机灵活泼劲儿,他的智商肯定没问题。”



方文翻着白眼,他坐在座位上,翘起了二郎腿,右手很深沉的托着下巴。他嘀咕道:“大少我的智商么,还真不好说。”



方寒挂上了对讲机,他空出一只手,亲热的抚摸着方文的脑袋,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发自内心深处的宠溺。他大声说道:“儿子。方文。你要好好的长大!你是爸爸的宝贝,你一定要顺利的长大,你听到了么?”



方文的身体哆嗦了一下。他本能的扭过头去,不让方寒那热腾腾的大手触摸自己。



他很反感这种暖意。非常的反感。



方寒开着车拐进了一条岔道。岔道两旁都是高耸的岩壁,方文敏锐的察觉到了岩壁上严密的监视系统。几道扫描光波滑过方文的身体,他的身体本能的绷紧了。



道路的尽头,是一扇金属大门,方寒出示了一张磁卡,一道红光自大门上方射下在卡片上扫了一下,大门缓缓敞开,车子行了进去。



大门后面是一处很大的空间,长宽数里的平地上矗立着十几栋楼房,楼房之间的空地上,稀稀落落的种着一些看起来半死不活的植物。这是方文在这个城市中见到的第一抹绿色。高高的穹顶上有一个明亮的光源,和太阳光热力相当的光线自光源中射下,使得这一个小空间比外面那个城市多了一份光明,多了一份生气。



方寒驾车顺着一条马路绕了几圈,在一栋高楼前停下。他手舞足蹈的朝方文傻笑了一阵,随后小心翼翼的抱起了方文,飞快的跑下了车去。



他冲进了大楼,冲进了一座电梯,方文看他按下了三十七这个数字。



电梯急速上升,在第三十七层停下。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门外已经等候着一名俏脸兴奋得通红的美貌女子。



一股说不清的滋味自方文心中涌来。



那个女子从方寒手中接过了方文,有如欣赏一件稀世珍宝一样,温柔的看着他。



方文闭上了眼睛。这种温柔的目光,让他很难受。他奋力的挣扎着,可是他如今的力气哪里挣得过一个成年人?



女子紧紧的将他抱在了胸前,欢笑着和方寒轻轻的吻了一下。



两人相互依偎着,抱着方文走进了一间屋子。



方文含糊的咕哝起来:“该死的。。。我讨厌这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