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归来篇第四章
章节列表
《人途》归来篇第四章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凡来17K支持猪头的兄弟们请注册个账号,收藏一下《人途》或者在书评区留个言,好让猪头知道有多少兄弟在支持!





“我家窗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松树,一棵是柏树。”



趴在狭小的窗台上,透过全封闭的玻璃窗,方文静静的看着楼下那个小小的园圃。



两棵碗口粗的树,一大片在方文看来只能被称为杂草的不知名花草,就是这个园圃的全部。整个研究所像这样的园圃也仅仅有五处,方文家门口的这个,不是规模最大的,但是占地面积和植物丰富种类也排名第三。这很奢侈,这是一种极度的奢侈,若非这里是政府拥有的研究所,普通人一辈子也难以见到一棵真正的植物。



植物需要什么?需要水,需要养分,需要阳光。而这些都是奢侈。在这座处于地下五百米深处的城市,养活这些少少的植物,是很奢侈的事情。



“唉~~~寂寞啊~~~”



生理年龄才三岁,但是心理年龄却远远超过这个数字的方文幽幽的叹息了一声。空荡荡的房间回荡着他的叹息声,有如幽灵在墓穴中的呻吟,足以让胆子小的人吓得尖叫起来。



方文三岁的时候,他的居住条件改善了许多。



他还记得刚刚三个月大的他被欣喜若狂的方寒带回家的时候,那个家只有两间很小的卧房和一个很小的客厅,因为那时候方寒刚刚被降为C等公民。而在地下城,一切供应都是按照你的公民等级结合你的职位等级来计算的。C等公民,就别指望能有什么太好的待遇。



而现在,经过三年的拼命工作,因为某次好运的发现,方寒的公民等级被提升回了他原本的A级,他的职位等级也成为了B级研究员。所以一家人的生活待遇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虽然还是住在研究所的公寓楼里,但是起码房子面积大了五倍不止,每个月的供给和发放的标准点也猛的飙升了一个档次。



当然,方文不关心这些。



他为什么要理会这些呢?他不知道如今是什么年代,自己身处何方,以及那个执政府是怎么回事。



三岁的他每天都在收看新闻,但是新闻里没有任何有用信息,各种各样的娱乐节目无穷无尽,但是对方文有用的能够帮他了解这个年代这个世界的信息却是一点儿都没有。而他身为B级研究员的父亲方寒,也不可能和方文讨论这些问题,所以方文足足憋了三年的闷葫芦。



当然咯,方文对于这个闷葫芦也不是很在乎,他迟早能知道这些东西,只要他的年龄再大这么一点点。



现在最让方文烦恼的,是他对方寒和文秀秀的感情出现了一些让方文觉得恐惧的变化。



这具肉体是方寒和文秀秀的孩子的,方文承认这一点。他占据了这具肉体,他也觉得有点抱歉。但是他对于这对夫妇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在他重生后的前两年,他一直以对待陌生人的态度对待二人。困了就睡,饿了就吃,没事做的时候就修炼九天御风经。他现在已经在奇经八脉和十二正经内成功的形成了风旋。虽然功力很微弱,但是他的确已经突破到了御风经的第七重境界。



两年的功夫能有这样的成就,方文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但是,方文突然发现,自己对方寒和文秀秀夫妻两有了好感,一种在前世就觉得陌生的热流,时不时的滚过他那颗有如万年玄冰的心,让他恐惧,让他不安,让他的精神一天比一天的紧张。甚至到了现在,他就快要满四岁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精神上都要出毛病了。



他畏惧方寒热情的拥抱,他畏惧文秀秀那甜蜜而温柔的亲吻。



该死的,这他妈的是什么事情?



难道他方大少要真的变成一个乖儿子么?



不,绝对不,他方大少~~~



“唉~~~”无力的叹息了一声,方文重重的将脑袋撞在了那透明但是无比结实的窗玻璃上。好罢,他承认,他已经接受了方寒和文秀秀。他能怎么办?他能怎么办?亲情,没有丝毫虚假的亲情,就好似一块放在冬眠后刚苏醒的狗熊面前的极品蜂蜜,对方文的诱惑力是如此的大。



“爸爸,妈妈!”方文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随后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他一口吐沫吐在了玻璃窗上,低声骂道:“真他妈的恶心。”



房门突然敞开,穿着一件白罩群的文秀秀捧着一个瓷碗小心的走了进来。笑颜如花的文秀秀娇声叫道:“宝宝,来,喝鸡汤了。这可是爸爸买回来的天然鸡块炖成的鸡汤哦!你最喜欢喝的东西!快来呀,妈妈喂你!”



小脑袋无力的耷拉了下去,方文重重的叹息了一声,随后他换上了一个无比纯洁灿烂的笑容,奶声奶气的叫道:“妈妈,我要喝汤!”他艰难的自窗台上爬了下去,扑腾着两条小短腿跑向了文秀秀。



文秀秀急忙将瓷碗放在了桌上,抱起了方文用力的亲了几口。她不断的叫着‘乖宝宝’,她心中充满了柔情蜜意,这是她的宝贝啊!



当然,文秀秀不可能知道方文心里正在咒骂的东西。“我操你老母,半支土鸡剁成的鸡块就要五千个标准点!干你娘啊,打劫都没这么快!”



方文宝宝是纯洁的,是世上最乖巧的宝宝。文秀秀带着温柔的笑容,悉心的将一大碗鸡汤喂给了方文。实话实说,鸡汤的味道不怎么样,因为缺少了很多调料,甚至就连炖鸡汤最常见的辅料‘香菇’都不见一支,但是方文喝得很开心。这一碗和前世吃过的山珍海味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的鸡汤,让方文的心暖乎乎的,身体也是暖乎乎的,就连体内的气旋滚动的速度,都快了几分。



鸡肉炖得很烂,所有的骨头都被细心的取走,文秀秀用一个小勺子,很沉醉的看着方文的小脸蛋,将鸡汤一小勺一小勺的喂给了他。



方文乖乖的将一碗鸡汤喝得干干净净,然后,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猛的扑到了文秀秀温暖而馨香的怀中,用力的将小脸蛋在文秀秀衣襟上擦了擦。他轻轻的抱着文秀秀,在心中感慨道:“这是我的~~~母亲~~~和那个贱人完全不同的,我真正的母亲。”



“好罢,老天爷,我认命了。做人要有职业道德,我现在是他们的儿子,那么,我就要真正的做他们的儿子。我还小,很多事情可以等到以后再去谋算。”方文安慰自己道:“谁知道那些王八蛋的后人是不是死绝了呢?现在,就不要想这么多了。”



“唔,乖宝宝!”文秀秀嘟起红润的小嘴,不断的亲吻着方文的脸蛋。她用力的揉捏着方文柔嫩的小P股,轻轻的拍打着他的P股蛋儿,发出清脆的响声。



张开嘴,将方文的小耳朵放在嘴里咬了咬,文秀秀笑吟吟的放下方文,端起了瓷碗。她拍着方文的小脑袋,笑道:“爸爸还有一会儿就回家了。你先看看书,然后和爸爸说说你今天从书里学到了什么,好不好?”



“呃~~~”方文眨巴着眼睛看了文秀秀好一阵子,这才苦恼的点头道:“好!”文秀秀笑了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好个屁!方文在心里诅咒那些编写这些弱智儿童读物的家伙。里面都是些什么弱智的内容啊?没有寓言,没有童话,没有历史传说,没有著名人物的传奇故事,有的就是一些方文用P股都能回答的小问题、小故事。比如说一个人吃面包,他有三个面包,吃掉了一个,还有两个面包啊;一对夫妇有了一个孩子,然后又生了一个孩子,就有了两个孩子;和你同一个父亲母亲的孩子,比你大的是哥哥姐姐、比你小的是弟弟妹妹云云。



看着堆在屋子一角的彩色塑胶地板上那数十本所谓的儿童启蒙读物,方文觉得P股都在抽筋。



从这些读物里面,他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老气横秋的耸了耸肩膀,一脚将房门踢得紧闭上,方文一步跨过两米空间,轻松的跳到了窗台上,斜躺着望向了那两棵看了三年的小树。



他翘着二郎腿,嘴里哼着一些下三流的小调,手指一晃一晃的在空中打着拍子。



正得意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方文立刻飞扑而起,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屋子角落里,一P股坐在了塑胶地板上,随手抓起一本启蒙读物小声的读了起来:“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二二得四,三三得九~~~”



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条缝隙,鬓角有点发白的方寒小心的探头进来看着方文。听到方文那清脆稚嫩的诵读声,方寒心满意足的微笑起来。他猛的打开了房门,朝方文伸开双臂大笑道:“宝宝,爸爸回来了~来,亲一个!”



方文欢呼着将那本他早就恨不得一把火烧掉的弱智读物丢出老远,蹦跳着扑进了方寒的怀里。他侧过脸蛋,任凭方寒重重的在他脸上亲了好几口。方寒举着方文在房间里打着转儿,发出欢快的笑声。



方文则是看着方寒鬓角的一小块白发,心里有点不好受。



作为B级研究员,方寒每个月的收入算得上很高。但是方寒很节省,他节省每一个能节省的标准点,将那些标准点都兑换成了一些奇怪的药剂注射给文秀秀以及方文。方文很明白那些药剂的功效,三年了,文秀秀看起来越来越年轻,方文的身体越来越结实,而方寒却一步步的老了下去。他以一种方文能清楚看到的速度老了下去。



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方文摸了摸方寒的鬓角。方寒‘呵呵’笑着,用力的抱着方文走出了房间,到了外面宽敞的客厅里。



客厅里的陈设还算不错,绕着墙壁有一圈沙发,角落里还有一个小小的酒吧,里面郑重其事的放着三瓶只剩下一半的酒。客厅正中,用一根金属链子吊着一个人头大小的花盆,里面有一株稍微有点泛黄的吊兰――这是很了不起的待遇。



除此以外,客厅里不见太多的装饰,白净的墙壁上空荡荡的,只有一块大概三个平方米大的液晶电视,正在播放着音乐节目。几个最近最走红的美丽少女组合,正在那里卖力的扭动着身躯,唱着一些空泛没有任何含意的饶舌歌曲。



文秀秀在客厅一侧敞开式的厨房里忙碌着。因为毕竟是A等公民、B级的研究员身份,方寒每个月能够有一些自然食料的供应。所以文秀秀也养成了一手在方文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在这个年月非常罕见的厨艺。虽然能够作出来的菜肴不多,也就是一个或者两个炒青菜、一点点鲜蛋汤以及一些炖肉、大米饭之类的食物,可是真的很难得了。



执政府提供的自然食料供应单里面有许多让方文流口水的选择,但是那些东西都太贵。半支土鸡就要五千个标准点,方文也只能望美食而兴叹了。他也不知道,那些动辄就需要耗费十万以上标准点的龙虾鲍鱼之类是给谁准备的,方文这么大一个人,才花了五十万标准点的费用呢。



客厅内有一张方桌,方寒将方文放在了方桌上,自己则是舒舒服服的在桌边坐下。他不断的调着电视频道,选择了一个新闻台。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这个新闻频道,方文和文秀秀都是无权观看的。必须是方寒在家的时候,他们才有权限看这个频道。



虽然这个频道里的新闻每日里都是干巴巴的千篇一律的东西,但是规矩就是这样。B等公民以下的人,他们的信息渠道是受限的。



方文没有成年,他只是附庸在方寒的公民权之下,他没有公民权力。



而文秀秀,身为原生民的她一直只是E等公民。虽然方文不知道原生民是什么意思,但是听起来并不是一个好的称呼。



新闻频道里,那穿着铁灰色制服,冷漠没有丝毫表情的播音员正在干巴巴的念诵一片新闻稿。



“执政府学前儿童教育部本年七十五号令,所有年满四岁包含三月内年满四岁的儿童,需要就近去学前儿童教育基地接受智商测试。”



方文感觉到有两道目光正盯着自己,他露出一个天真可爱的笑容,抬头看向了方寒,然后看了看正在厨房里举着菜刀发呆的文秀秀。



“爸爸!”方文叫了一声。



“学前智商测试。”方寒抿着嘴。他用力的抱住了方文,低声说道:“宝宝,你要努力。学前智商测试,你一定要得到一个好成绩。”



文秀秀茫然的一刀砍在了砧板上,差点没把自己手指给剁了下来。



方文敏锐的感知到,方寒和文秀秀都很紧张。紧张,还有点焦虑,甚至还有点害怕。



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个普通的适龄儿童的智商测试么?这有什么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