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归来篇第三十三章(今日五更第三更)
章节列表
《人途》归来篇第三十三章(今日五更第三更)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柏林七号城某处。



阴暗狭小的房间内,一尊壮汉盘膝而坐。



他坐在地上,都和常人身高相当,真不知他站起来时是何须一条雄伟的壮汉。



锃亮的头上点着戒疤,双手成心形按在小腹上,手腕上挂着一串琥珀色的佛珠。壮汉嘴里喃喃念诵着经文,狭小的房间内有一股馥郁的檀香味在飘荡。壮汉盘在一起的膝盖上,则横放着一支通体碧绿的禅杖。灯火黯淡的房间内,禅杖却放出熠熠碧光。有一种宏大却让人心静的气息自禅杖内释放出来,和壮汉嘴里的经文合在一起,使得这昏暗的房间变得无比的庄严、肃穆。



房门突然响了一下,一个老人缓步走进了房间,朝壮汉跪伏在地。“上尊,有两个别动组的军官闯入了城。”



“两个?”壮汉睁开了眼睛,两道金色的强光自他眸子中射出。他的声音沉闷,有如闷雷滚过夏夜的天空,一股可怕的威势在房间内激荡,房间的墙壁被震得‘嗡嗡’作响。“这群白痴是不是岩龙踢坏了脑壳?操,地球上没有岩龙这种怪物。”



一手握住了禅杖,壮汉缓缓的站起身来。接近三米的身高,壮硕得无以形容的身体上,金色的肌肉一块块的爆突着,皮肤下隐隐有金色的光芒在游走。“有趣,刚刚溜回来,就碰到这种事情。带我去看看。不过,他们后面有没有缀着人?”壮汉看了老人一眼。



老人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沉声道:“附近的升降站都有兄弟们盯着,特A-313基地没有任何异动。”



“他们可以从别的基地绕远路过来,这军用隧道和我们民用隧道不同,可是四通八达的。”壮汉冷笑了几声,缓缓的说道:“杂碎们的情报部被我们戏弄了这么多次,终于学聪明了。叫功夫不够的娃娃都撤走,所有人都去柏林五号集结,他们应该盯上了这里。”



“是,上尊。”老人的语气恭敬,他近乎顶礼膜拜的看着壮汉,毕恭毕敬的走在了大汉身后三步远的地方,走出了这处藏身的据点。



‘咚’,方文又一头撞在了墙上。能源供应不够,这些居民楼内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更兼这里的楼道有如蜘蛛网一样,七拐八拐的让人头晕,方文却又没有携带照明工具,冲进了楼里的他立刻就后悔了,却也无法后退,只能紧跟着玛蒂娜追了上去。



刚随着玛蒂娜转过了几个楼道,方文就失去了玛蒂娜和前面逃跑的乱党的人影。他撞了几次墙后,愤怒的站在了黑漆漆的楼道中间,愤怒的咒骂起来:“我操!你们有没有公德心啊?没有电灯,你们不会点几盏油灯在这里么?人伦败坏,人心不古啊!”



“竖子,焉敢谈人伦!”



一声呵斥自远处传来,声音苍老而沙哑,方文只觉一股子寒气从心头直冒了出来,急忙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喝道:“谁?”



“害怕了?”那声音大笑起来,笑声中还参杂着剧烈的咳嗽。“尔等双手,沾满血腥,今日却怕了吾这垂死之人?”



一豆灯火突然亮起,一个老得头发都掉光了,几缕黄色胡须整整齐齐的披散在胸前的老人佝偻着腰,举着一战油灯从前面一个拐角拐了过来。隔开不到十米的距离,老人和方文借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对视着,老人的目光坚定而威严,方文的目光却是游离飘忽,方文被那老人看得心头发毛,本能的退后了几步。



“你们来得好快!”老人咳嗽了几句,嘴角已经挂上了一缕血丝。他惨笑道:“老夫前日刚刚带了一帮启蒙的孩童来到这里,你们就闻着味儿追了上来。哈,哈,可惜,你们来晚了,所有孩童都被带走了,只有老夫这天年将尽之人在此。头颅在这里,你还不拿去?”



老人一步步的逼近,方文一步步的后退,他后心渗出了密密的冷汗,只觉得舌头打结,根本说不出一个字来。



“烧吧,杀吧;杀吧,烧吧!”老人怪声尖笑着,哆哆嗦嗦的指着方文叫道:“你们烧得了我们印的书本,烧不去我们这些人心里记得的文章;你们杀得了老夫这样的快死之人,杀不光我族血脉繁衍。嘿嘿,小儿,竖子,尔等又能奈何?”



“呃,我想我要解释一下啊!”方文终于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举起了双手苦笑道:“这一切都是凑巧啊,我第一次参加别动组的任务,我这次来这里,也不是为了抓你。呃,敢问老丈尊姓大名啊?”



老人呆了一下,他惊疑不定的看着方文,突然‘嗤嗤’的笑起来:“‘敢问’、‘老丈’、‘尊姓大名’?你们别动组的屠夫,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些措辞?”



方文怒了,他指着老人大喝道:“喂,老头,我从小就讨厌你们这帮吊书包的老家伙!别把方大少我没做过的事情往我头上扣!他奶奶的,我。。。操!滚!”脑后突然传来破风声,方文反手一剑架住了两柄钢刀,手腕用力,将两名精悍的青年震退了老远。



两个青年尖叫起来:“杜老,叫您藏起来,您出来干什么?”



老头儿没吭声,只是盯着方文看。方文被老人看得心里发毛,随手劈出两道炽热的罡风逼退了两个青年,转身就走。



老头突然大叫起来:“小子,老夫头上有S级的通缉令悬赏,你不拿老夫的人头去领功么?”



方文头也不回的没入了黑暗中,他怒骂道:“老子的功劳是一拳一脚的拼出来的,用你这种老家伙的血染红顶子?方大少我没这么下贱!”



老人举着油灯,看着方文消失的方向,突然摇头道:“奇怪,奇怪。用老夫的血染红顶子?这句话,可圈可点啊!”



两个被方文打得狼狈滚地的青年冲了上来,急忙的扶住了老人:“杜老,快走,这里不安全。”两人也不管老人的意见,背起老人转身就跑。



几人刚离开不久,一道雪亮的剑光带着刺骨的寒气劈碎了附近的一堵墙壁,玛蒂娜也有如无头苍蝇一样闯了过来。她愤怒的呵斥道:“方文!方文少校!你在哪里?该死的,这该死的地方!”



愤然挥出几剑,将附近的楼体结构劈得稀烂,玛蒂娜胡乱选了一条走廊跑了下去。一边急速奔走,她一边恼怒的诅咒道:“该死的地球,该死的地下城市,这该死的楼层设计。那群乱党,溜得比二号殖民星上的流星鸟还要快!”



恶狠狠的一剑挥出,将前方的墙壁轰成粉碎,玛蒂娜一跃跳出了大楼,落在了外面的一条主干道上。



方文正举起双手,大叫大嚷的叫身边的人暂缓动手。一百零八名手持合金长棍的壮汉在大道上围成了一个奇怪的阵势,将方文死死的裹在了里面。这个阵势还没有发动,肃杀的压力已经压得方文喘息不过来,他很本能的就选择了动嘴而不是动手!



“诸位,我不过是一个被抓差的,不过是给我们中校开车的驾驶员!你们动用这么多精英好汉来对付我一个人,不觉得太过分了么?”方文大声尖叫着,一边胡说八道,一边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想要找出一个可以逃跑的缝隙。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逃走的希望不大。一百零八人组成的阵势,一百零八条手持长棍的壮汉组成的威势如此之强的阵势,方文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当年龙门禅宗护法武阵罗汉伏魔阵。平常所见的罗汉伏魔阵由十八人布成,可以围杀比布阵的人强悍数倍的高手。而一百零八人组成的伏魔阵嘛,传说天下还没人逃脱过它的绞杀。



冷汗从脸上不断的滴下,方文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在地下第七层能够碰到这种传说中的东西。



前世天门和龙门斗得如此厉害,百人以上的罗汉伏魔阵也不过出现了十几次,诛杀的哪一个不是月门最强的剑手之类的绝世高手?对付他小小的一个方文方大少,至于出动这么多人么?



柏林七号城里到底有什么?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连这种作弊的阵法都出现了?难不成今天真会死在这里?



死,方文不怕。修炼灵魂神苻已经有十几年,方文清楚的感知到,他如今甚至能直接用灵魂夺舍。但是,他舍不得这具完美的风灵之体,舍不得辛辛苦苦得来的七甲子功力。他更加舍不得这具肉体上附带的,来自方寒和文秀秀的那一缕亲情。



脚下很谨慎的偏移一尺,十八根金属棍立刻同时点向了周身十八处重穴。



方文一声大吼,长剑出鞘,剑尖连点十八下,狠狠的将那十八根金属棍撞了回去。



一百零八人的罗汉伏魔大阵受到牵引,立刻全面发动。一时间只见人影翻滚,棍影如山,气劲有如大江奔涌,一百零八人发出的罡风汇聚成四面铁墙,将方文死死的束缚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扭曲挣扎,满天棍影不断的朝他身上乱轰。



‘咚咚咚咚咚’,方文被打得满地乱滚,只能胡乱的挥动长剑,护住了自己的脑袋。百多根合金长棍沉重如山,每一棍打在方文身上都迸射出大片火星。方文纯粹是靠着身上防御力惊人的铠甲和作战服,这才扛到了现在。



前后左右上方,全都是棍影。到处都是呼啸的罡风。什么鬼影术,什么烈阳劲,什么七甲子的功力,在这里都没用了任何用处。



“好汉架不住人多啊!”被打得满地乱滚之余,方文还有闲暇功夫乱想。他无奈的尖叫起来:“住手!打够了吧?再不停手,老子拉你们同归于尽!”他运上了所有内劲,大声的叫嚷起来。



玛蒂娜躲在一栋大楼的屋角后,一直在看方文被人围殴。她想要上去救下方文,但是她也认出了这个阵势的来历,她知道这个阵势的可怕。就她知道的,曾经军部就有数十名上将级以上的超级高手,被这个大阵活活困死。玛蒂娜很自负,但是她也知道,起码现在的她,根本不可能是军部那些真正高手的对手。



玛蒂娜冷漠如冰山的脸一阵阵的抽搐着,她知道这次自己找对了地方,乱党的确在柏林七号城大举集中。



但是她没想到,乱党在这里居然有如此的力量。为了对付两个突然闯入的别动组的军官,就直接将罗汉伏魔大阵给拉了出来。



冷汗,玛蒂娜的后心也冒出了一层冷汗,乱党如今的力量已经这么强大了么?



眼看方文身上的铠甲有许多地方都被打开了裂缝,玛蒂娜咬咬牙齿,正准备尝试从后方突袭能否杀死几个布阵的乱党,打乱一下大阵的运行时,她突然听到了方文的尖叫声。



方文随手将长剑丢出去,砍伤了一名来不及闪避的乱党的大腿,方文双手紧握住两颗高频振荡核磁炸弹,慢慢的站了起来。



“核磁炸弹,你们知道它们的威力。一颗就足够荡平一个街区。把老子逼急了,他妈的老子一次点两颗!看看上面的岩层会不会被炸塌下来!”方文也是豁出去了,刚开始那一身铠甲和作战服还能保得他周全,但是架不住阵势所汇聚的力量越来越大,最后那些随阵而动的乱党一棍下来就将铠甲打开一条缝隙。眼看小命不保了,方文也只能出绝招了。



举着两颗炸弹,方文尖叫道:“都给老子后退!后退!妈的,退到大街那头去。把老子刚才开来的车给我弄来,里面的铬币少了一个,老子就点火!”方文跳着脚骂道:“老子不过是下来发点财,你们闹这么大干什么呢?”



组成罗汉伏魔大阵的一百零八条壮汉相互看了看,同时望了方文一眼,阵势突然平移,整齐的退向了另外一条大街,很快就从方文的视线中消失。两枚核磁炸弹,威力并不如方文叫嚣的那样大,但是一次性摧毁数十栋大楼还是轻而易举的。没人愿意给方文陪葬,所有这些壮汉来得快,退得也快。



方文刚刚松了一口气,正要叫骂几声,玛蒂娜已经闪到了他身边,夸奖道:“幸好你带了这两枚炸弹。调整成遥控引爆方式,等我们离开了,立刻炸平这个街区。”



“什么?”方文傻眼了,他看着玛蒂娜,结结巴巴的说道:“我带这两个炸弹下来,可没准备真的用上它们啊!”



玛蒂娜无动于衷的说道:“炸平这里。这里铁定是乱党的一个巢穴,附近的居民肯定都是乱党的同情者,炸平这个街区。这是命令!”



“我。。。”方文看着玛蒂娜,随手将两颗炸弹挂在了腰间,他冷声道:“我拒绝服从这个命令。”



“你敢?”玛蒂娜又惊又怒的看着方文:“你说什么?你拒绝服从我的命令?”



方文眼珠一转,突然大声说道:“在我们正式脱离危险之前,我拒绝服从你的命令!我可不想用了这两个炸弹,又被那群家伙围住!”



玛蒂娜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飞快的看了看四周,异常不快的说道:“那。。。算你说得有礼。先离开这里。”



玛蒂娜原本的计划很好,先杀死百多名乱党成员,引得乱党的大队人马前来报复,再出动后援人手将乱党一网打尽。但是没想到,乱党的确出来了一百多人,却是一百零八个组成罗汉伏魔大阵的人,这一下就连玛蒂娜也有点吃不消,只能选择暂时的退却了。



两人跑到了刚才停车的大道上,那辆吉普车已经不知去向,方文、玛蒂娜无奈,只能施展身法,急速朝城外赶去。既然柏林七号城内有大批乱党聚集,那么,证明情报部门的情报还是正确无误的,也不用他们做诱饵钓出乱党了,直接招呼大队人马冲进来肃清乱党就是。



两人一路狂奔,眼看就要冲出城区,路边一栋大楼的墙壁突然被人用暴力冲碎,一条高有几乎三米的巨大身影冲了出来。



“两个小娃娃,别跑啦,给老子就留在这里吧!”



四周空气突然一凝,一股可怕的精神威压有如铁板,狠狠的轰在了两人心头。



方文只是精神微微一震,并没有受到这股威压的影响;但是玛蒂娜则是‘哇’的一声,仅仅是被那人释放出的威压一冲,就已经受了重伤。



方文大骇,因为自己灵魂力量极强的关系,他根本无法感受这冲杀出的巨人到底有多强。但是仅仅是威压就能将玛蒂娜重伤,这种实力太可怕了。他本能的叫道:“看老子炸弹!”



正要拔下腰间的两枚核磁炸弹,一股近乎凝聚成实质的金色罡劲已经迎面袭来。



方文惊呼一声,仓皇的一个铁板桥身法避开了那股罡劲。他眼睁睁的看着金色罡劲从他面前不到一寸的地方滑了过去,罡劲带起的空气有如刀锋一样劈过他的面孔,将他从下巴到眉心,劈出了一条深深的血痕,鲜血狂喷而出。



“怪物!”方文在心里狂呼,来的人是谁?



他两手已经握在了腰间的炸弹上,眼看就能拔出炸弹威胁那人,方文只觉腰间一轻,那人出手如电,一手将方文的腰带撕裂,将他腰带连同上面的炸弹、短剑以及一些零碎器具全抢了过去。



“桀桀!核磁炸弹?老子只看到了你的两个肉弹!嘎嘎!”



那巨汉一声狂笑,随手将方文的腰带连同大片铠甲残片丢出老远,飞起一脚踹向了方文的下体。那一爪不仅是抢走了方文的腰带,就连他的作战服和铠甲都被撕成了粉碎,方文的下身**裸的袒露出来。那一腿距离方文还有米许,可怕的劲风已经震得方文下身剧痛。



“我操你母!”方文愤怒的咒骂着,身形一翻,原地腾空急急倒退了数米,双手一错,手指间腾起半透明的红色气劲,双掌卷起一道炽热的狂飙,狠狠的轰向了那巨汉踢来的大腿。



‘砰’,方文的手和那大汉的腿狠狠的碰了一记。方文刚刚凝练起来的真气溃散,双手从指尖一直到肩膀都被一股可怕的纯阳罡气震成粉碎,方文急退,一路狂运心法,一层层烈阳劲顺着经脉涌向了两肩,一层层烈阳劲被那纯阳罡气冲碎,方文连续吐出了十几口鲜血,好容易才将那入侵的罡气逼出体外。



活力神苻不断的释放出一道道强大的能量流,纯净的能量涌遍全身,方文炸开的手臂急速的生长愈合,愈合的手臂比受伤前强度高了百分之十左右。方文一声闷哼,双手再次卷起一道狂飙,朝那巨汉轰去。



巨汉正抬起脚,狠狠的一脚踹向了玛蒂娜。他根本不用去看方文,从刚才脚上传来的感觉他清楚的感知到,这个倒霉的小少校的双臂保不住了。这样的伤,足够让军部别动组的这群没有见识过真正的腥风血雨、只会欺负普通百姓和菜鸟低手的警备士失去所有的战斗力。



大脚狠狠的踹下,被巨汉精神威压震得五脏六腑几乎粉碎的玛蒂娜绝望的看着那支大脚带着罡风接近了自己。



幽红色的眸子里,充满了受伤的猫儿一样的惊惶。



罡风已经将玛蒂娜身上的铠甲震碎,眼看玛蒂娜要被一脚踏碎的时候,方文横地里扑了过来,重重的两掌轰在了巨汉的身上。



毫无保留的,体内所有的烈阳劲带着轰鸣声顺着经脉涌出,攻向了巨汉的身体。



玛蒂娜看到方文近在咫尺的双臂膨胀到有正常人的腰肢粗细,从肩膀开始,皮肉一分分的炸开,鲜血喷洒,一大片血浆溅到了玛蒂娜的脸上,血腥味刺鼻。方文掌心闪过一片红光,他掌心承受不住烈阳劲的爆发,掌心突然炸开了两个透亮的窟窿。



双掌狠狠的印在了巨汉的腋下。



巨汉的身形纹丝不动,而是他脚下的地面吃不住方文的巨力,地面突然炸裂开,巨汉被平平的打退了米许,他的一脚擦着玛蒂娜的身体踹了过去。‘哧啦~~~砰’,大脚四周迸出一圈白色气浪,一道深有数米的痕迹滑开了大地,无形的气劲将数十米外的一栋大楼轰飞了一大片。



“妈的,怪物啊!”方文一声惨叫,他的两支手臂在那巨汉的身上折断,血肉横飞。他轰出去的内劲根本无法攻入这巨汉的身体,而是被一股纯阳罡劲全部反弹了回来。



‘哗啦’一声,血肉四溅,方文两条胳膊上只见白骨处处,大口大口的鲜血好似不要钱一样喷了出来。



玛蒂娜也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恐惧!那巨汉非人的身影深深的印入了她的灵魂,玛蒂娜不敢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她一手抓起了重伤的方文,全速逃走。



巨汉被方文一掌打得滑开了米许,不由得惊疑的叫道:“好,小娃娃掌力不错!接老子一拳,不死的话你们就走吧!”



‘嘿!’,巨汉一声长笑,上半身突然涨大了一拳,他隔开十几米的距离,遥遥的一拳朝玛蒂娜后心轰去。



被玛蒂娜抓在手上的方文眼看一道淡金色劲风急速扑来,他尖叫道:“不要回头,拼命跑!”刚刚恢复了一点儿功能的双手死死的扣住了玛蒂娜的身体,方文身体一扭,上半身猛的挡住了玛蒂娜的后背。



‘砰’,方文后背的铠甲粉碎,右背出现了深陷进去尺许的窟窿。方文张开嘴,一口血全喷在了玛蒂娜的后颈上。



玛蒂娜只觉一股可怕的力量透过方文的身体轰在了自己身上。她所穿的铠甲比方文的那一套防御力更强,去也依然炸开了一个大洞,炽热的气劲轰进体内,她眼前一黑,喷出了一口鲜血。



不知道哪里冒出一股悍气,玛蒂娜咬紧了牙齿,奋起全部的力量,抓起方文全速逃离。



数十条身影急速追出了城区,那条巨汉却大吼道:“都给老子回来!妈的,老子一拳没打死他们,你们还追上去砍人,把老子的话当屁放啊?”



数十条人影急停,毫不犹豫的退回了城区。



巨汉抓了抓光秃秃的脑袋,咧开嘴大笑起来,眸子里一片金光闪烁:“有趣的娃娃啊,受老子我一拳还能不死。啧啧!了不起!不会天门的那帮垃圾运气这么好,养出来的崽子都是这样厉害吧?那老子还和他们斗个**啊!”



赞叹了几句,巨汉挥手道:“风紧,扯呼!都给老子撤!妈的,大群的狗腿子肯定要杀过来了,扯呼,扯呼!”



大批人影簇拥着巨汉,朝柏林七号城附近的一条隧道奔去。



玛蒂娜抓着方文跑到了他们藏车的地方就再也支持不下去,她一口血喷出老远,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和方文滚成了一团。



正在努力调用活力神苻恢复身体的方文被砸得‘吱儿’一声惨叫,被玛蒂娜当作人肉垫子砸在了地上。



他正想叫骂几句,玛蒂娜却正好在他面前喷出一道热血,血喷了他满头满脸。



少女身体特有的幽香沁人心脾,玛蒂娜身上的味道,让方文想起了冬天夜里一朵悄然开放的昙花。



“唉!可怜啊!怎么被打成这样?”方文干脆的闭上了眼睛,也摆出了一副受了重伤昏迷的样子,两只手很不客气的摸上了躺在他身上的少女的翘臀。“得了,方大少我今天没亏啊!”出手之处一片滑腻温暖,方文闭着眼睛,差点就没哼起了山歌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