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归来篇第三十八章(今日三更完毕)
章节列表
《人途》归来篇第三十八章(今日三更完毕)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考虑到大家周末都有活动,特地提前发出第三章,看完之后去尽情享受周末吧!

————————————————————————————————————————————

也许有意、也许无意,玛蒂娜的紧急汇报并没有被军部及时的、完全的下达给一线的部队。



所以,大批的别动组、警备士以及打击部队的士兵,顺着数十条军用隧道涌向特A-313基地。



凯文带着三十多名特别大队的异能战士顺着隧道狂奔。他们施展出了全部本领,奔行的速度比战车快了十几倍。他们有人化为一团火、有人化为一团风、有人融入了隧道、有人在不断的朝前瞬移。所有人都在急着赶回基地,因为他们效忠的中校在基地里!



一个警备军区的能源中心被外敌摧毁,可想而知基地变成了什么样子。玛蒂娜,她还活着么?这些因为各种原因有如历史上的骑士一样向玛蒂娜发誓效忠的战士,如何能不心急?哪怕是透支所有的力量,他们也要尽快的赶回基地。



身体四周裹着数十条晶莹的冰晶形成的飘带,凯文在一名风系的异能者带动下朝前快速飘行。他不断的呵斥着:“快点,再快点!叫卡鲁他们赶快赶上来!伽哈率领的士兵也要快一点!快,快,快!抓住那群乱党,我要扒了了他们的皮!”



“嘎嘎!老子现在就打掉你的鸟!”



粗鲁的咒骂声震得隧道内簌簌的掉下一块块破碎的水泥块,一条巨大的黑影轰碎了隧道的地面,猛的跳了出来。可怕的精神威压使得这些脑域开发度惊人的异能战士瞬间受到重创,他们心神受损,对异能力量的操纵力瞬间失控。‘噗噗噗噗’,所有正在用异能赶路的战士同时喷出了鲜血,狂暴的能量失去了控制,在他们体内造反,将他们的身体破坏得一塌糊涂!



凯文是唯一一个在那有如飓风般袭来的精神威压中保持清醒的异能战士。他狂喝一声,体外的冰晶飘带放出了清幽的蓝光,他张开嘴,喷出了一口血红色的寒气。他已经逼出了他的一部分本源力量,不惜一切的要冻结这个可怕的敌人。



龙尊威德‘桀桀’怪笑着,伸出手拍向了那一团血红色的寒气。他巨大的手掌上闪动着刺目的金光,他将那无形无质的寒气一手握住,将寒气凝聚成一个拇指大小的气团,随手拍进了一名火系异能战士的胸口。



凯文悲伤的尖叫起来:“不~~~”



‘噗哧’,‘轰’,那名火系战士的身体炸开,一部分炸开的肉块冒着腾腾的热气,一部分残躯却冻得僵硬如石头一般。



“你们这帮子从小磕药长大的家伙!难道不知道自己苦修出来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么?”龙尊威德狂吼一声,有如狮子咆哮的佛门狮子吼将数十名异能战士的脑袋震得当场炸开,一团团血浆污染了隧道。



只有凯文和另外三名最强的异能战士勉强承受住狮子吼的威力。他们七窍中喷出一道道血箭,身体摇摇欲坠,眼前一片漆黑,彻底的失去了五感。龙尊威德诧异的叫道:“耶耶耶?那帮子雪门的变态是不是这几年又改进了配方?你们这几个小家伙不错啊?能承受老子两分力的狮子吼?嘎嘎,试试老子两成力的狮子吼吧!呀呀,嗷呜!”



龙尊威德的胸膛高高的耸起,他正待发出威力比刚才强大十倍的狮子吼。



凯文尖叫道:“逃!快逃!”他化为一团晶莹的寒气,朝前方急飞。



一名战士融入了地下。一名战士融入了风中。一名战士身体有如电光般闪动,正待瞬移开去。



龙尊威德狂笑,他右脚往地上狠狠的一踏,以他为中心数十米方圆的隧道地面轰然破碎,地面粉碎有如上好的面粉。那遁入地下的异能战士同样粉碎。龙尊威德一声狂吼,大嘴张开朝某处喷出一团半透明的气炮,十几米外一团空气突然炸开,满天血浆喷洒,那遁入风中的战士也化成齑粉。大手朝某处虚空一抓一握,无铸的金色劲气奔涌而出,数米方圆的一块空间突然冻结,那瞬移逃走的战士惊呼一声被生生从虚空中抓了出来,龙尊威德随手将他抓起,狠狠的往地上一掼,地上又多了一团血浆。



两步迈出,刚刚逃出不到十五米的凯文被龙尊威德随手抓住,可怕的金色佛光将那团寒气一逼,凯文无奈的恢复了人体。



“嘎嘎,回去给你们风花雪月四大秘门的杂碎说,就说老子这次就是来砸他们场子的!嘎嘎,砸完了场子老子就回去流放星!他们有能耐就来流放星找老子放对!给他们来说,不敢来的,都是老子的孙子!”一耳光抽在了凯文的脸上,将凯文嘴里的大牙打得粉碎,龙尊威德抓起凯文,好似踢皮球一样踢在了他P股上,将他一脚踢出了两百多米远,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隧道里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卡鲁、戈图带着特别大队的百多名武学高手冲了过来。



浑身骨头碎了大半的凯文艰难的抬起头来,带着哭音的嚎叫道:“逃啊!卡鲁、戈图,逃,逃,逃,快逃啊!”凯文不知道风花雪月四大秘门是什么东西,但是他知道一点:这个乱党太可怕了,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



‘砰’,冲在最前面,身躯高大魁梧的卡鲁、戈图突然炸成了满天的血雾。龙尊威德化为一道金光冲进了那一队人中,他手上碧绿的禅杖散发出幽幽的金绿色光晕,每一击都定然有一人毙命。



有如斩瓜切菜,有如牛刀杀鸡,只是数秒的功夫,玛蒂娜的特别大队所有的武学高手全军覆没。



“天哪!你这个恶魔!”凯文哭泣着,用力的用额头撞击着地面!



“恶魔么?”龙尊威德愣了一下,他突然疯狂的吼道:“佛度众生,也当有韦陀降魔!吾为恶魔否?百年之前,流放星十七亿百姓被尔等屠杀一空,尔等才是真正阿修罗恶魔!”



巨大的吼声将两百多米外的凯文震得高高飞起,一头撞在了隧道的顶部,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面。凯文又喷出了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南无阿弥陀佛!降魔,是为卫道!”龙尊威德双手合十,默默的念诵起往生经文,他面上金光粲然,有如一尊真佛。



脚步声响起,方文、罗罡、肖白羽等一行人从这条隧道冲了过来。遍地狼藉的尸体,满地的血腥碎肉,尸山血海中,一尊巨大的身影散发出淡淡金光,正用最最庄严的声音念诵着经文。这怪异的一幕,刺激得别动组内的几名实力低微的组员当场神经错乱,大声的尖叫起来。



龙尊威德猛的握紧了禅杖,发出一声大吼:“来者,受死!”



罗罡的身体猛的膨胀起来,他吼道:“高手!闪开!”他有如一头发狂的公牛,喷吐着热气,狠狠的撞向了龙尊威德。



“超级战士?”龙尊威德诧异的自言自语道:“也是可怜人,今日吾超度了你,早日投胎,投一个真正的人胎罢。”



禅杖挥起,当头朝罗罡轰下。



一声巨响,罗罡浑身骨骼、经脉寸寸断裂,狂喷着鲜血软在了地上。他惊骇的看着龙尊威德,狂吼道:“你是谁?”



“噫?居然不死?妈的,老子这两年没杀人了,下手没个轻重了啊!以前一棍子下去,肯定死掉的。”龙尊威德诧异的摇了摇头,随手一棍,又朝罗罡的脑袋轰下。



方文扑了过去,他随手一掌拍向了龙尊威德的小腹。



“嘎嘎!是你小子!”龙尊威德那一棍没有击下,而是反手扫向了方文的手掌。他认出了方文,很是兴奋的叫道:“那天被我百步神拳击中后心而不死?小子,你有种!嘎嘎,今天再吃老子三拳!”



“干你娘咧!”方文再次逼出了全部的真气。再次凝练过的真气轰出掌心,化为一道刺目的红光射出。



巨响过处,方文有如断线的鹞子飘飘荡荡的朝后飞去,他右臂扭曲成弹簧状,手臂的骨骼、经脉、肌肉都被轰成了一团血浆,仅剩下一层皮裹住了这一层血浆而已。方文疼得尖叫起来,嘴里一连串的骂出了恶毒无比的诅咒。



龙尊威德则是欣喜的叫道:“有趣,有趣,小子你卸力化功的手段,有趣!嘎嘎,居然已经到了炼气还液的境界?有趣!”



有如出闸的猛虎,龙尊威德团身扑向了方文。他将禅杖插在了腰带上,双手闪烁起金色佛光,沉声喝道:“接我六字真言佛印!”双掌一合,一声佛号震得方文身后百多名别动组成员纷纷喷血倒地,双掌势如泰山压顶般轰向了方文头颅。



劲风隔开还有数尺,已经刮得方文喘不过气来。这双掌轰下,方文的脑袋定然要被打成烂西瓜。



看着那几乎遮盖了整个天地的双掌轰然印下,方文不甘的咆哮起来:“我方大少死过一次了!老子不想再死一次!”他双目圆睁,眼角迸出了道道鲜血,他双眸中突然射出了两道银光,庞大无比的灵魂力量呼啸着冲了出来。



龙尊威德身上也释放出能毁天灭地的精神威压。金色的佛光和银色的光流狠狠的撞了一下,方文口吐鲜血,龙尊威德偌大的身躯狼狈的倒飞数十米,同样是一口淡金色的鲜血喷了出来。



‘嘎嘎’,方文破碎的右臂一阵扭曲,活力神苻吸收了四周游离的能量,转化为一道道充满了生机的能量流注入右臂,右臂急速的恢复。粉碎的骨骼拼凑在一起,发出了难听的摩擦声。方文狠狠的一抖右臂,双手合在一起,有如发疯的野兽,怪叫着朝龙尊威德扑了过去。



龙尊威德也是一声怪叫,身上涌出道道金光,他狂吼道:“操,你也能叫方大少?吃老子一拳!”



右拳膨胀得有酒坛子大小,龙尊威德狠狠一拳迎向了方文。



方文在那一瞬间强行解开了体内经脉,修炼《至阳经》转化而来的至阳劲被气旋急速抽入,化为一道道青色风劲呼啸而出。眼看他的身体就要撞上龙尊威德的拳头,方文的身体突然在那一瞬间化为一道模糊的虚影,他有如一道风、有如一条幽灵,消失了。



龙尊威德双目怒睁,他喃喃自语道:“风门的杂碎啊!”



他愤然吼道:“给老子出来!”双拳紧握,龙尊威德狠狠的轰向了隧道的地面。



突然间,身后有寒风传来,一缕寒气很阴狠的自身后划向了龙尊威德的下体。龙尊威德双拳朝身后一摆,两道有如炮弹般发出刺耳啸声的拳劲呼啸而出,轰向了身后。



没有击中任何东西,方文绕到了龙尊威德的身后,闪过了他的拳劲,右手化为数道残像,轰上了龙尊威德的下身。



‘咔嚓’,裂帛声响起,龙尊威德抢来的一条军裤被方文炽热的掌劲烧成灰烬,龙尊威德金色的臀部露了出来。他的左边臀部上,有一个小小的月牙形伤疤,伤疤的一边有着细密的齿形,形状很怪异。而这个伤疤,在方文的记忆中,是如此的鲜明!



方文呆住了,他突然将声音缩成一条细线,朝龙尊威德传音道:“你八岁的时候偷看人家洗澡,被人放狗咬破了P股!”



刚刚转过身来正要奋起全部力量将这个奸诈的风门杂碎砸成碎片的龙尊威德猛的呆住了,他愣愣的站在那里,不可置信的看着方文,喃喃自语道:“见鬼!这臭事,全天下只有和老子一起偷看的那个家伙知道!”



“人家放了两条狗出来追你,你为了护着那个‘瘦猴子’和那两条狗对打,这才被狗咬了P股!”方文浑身哆嗦着,看着这个将近三米高的巨人,继续传音了过去。



龙尊威德张大了嘴,伸出手指着方文,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



“你小学的时候就去收保护费,打得北京街头的小混混满大街找警察救命!”



“你初中的时候就玩初恋,和初恋的同学在她家的沙发上胡搞,被人家老爸发现,光着P股跑过了半个北京城回家!”



“你高中刚读了没几天,就被人拐走做了和尚。”



“你是龙狂,你是龙少,你是我们铁三角的老大!”



龙尊威德的身体内响起了可怕的‘咯咯’声,他浑身的骨节都在剧烈的摩擦撞击,他仰天发出一声近乎颠狂的狂咆,巨大的声浪卷起了狂风,横扫隧道。那些晕倒在地的人再次受到重击,七窍中喷出鲜血,有如碎纸片一样被冲飞了老远。



“你,你,你,你是人是鬼!”龙尊威德指着方文,脸上流露出又是恐惧、又是狂喜的怪异表情,他身体哆嗦着,偌大的身躯竟然像是站不稳一般,踉跄着退后了几步。



方文的眼角滚下了两行血泪,他发出了难听的‘嘎嘎’笑声。他又悲有喜的说道:“老子死过,但是老子又从地狱爬了出来!嘎,嘎嘎,嘎嘎嘎,附体重生,哈哈哈,附体重生啊!老子没死,老子方大少还活着啊!你,你,你居然也活到了现在,你,你怎么能活到现在!”



两条长臂伸了出来,用力的将方文搂在了怀里。



“天哪,佛祖!”龙尊威德的眼角裂开,同样流出了殷红的眼泪。



“真有死而重生这种事情!我们兄弟!我们兄弟!”龙尊威德,龙少将方文勒得差点没憋过气去,他仰天看着黑漆漆的隧道,长叹道:“苍天哪,真正是。。。七百多年了啊!你,你,你居然,你居然还能活过来!”



如梦,如幻,一种错乱的思绪将方文和龙少的脑浆绞成一团乱糟糟的糨糊。他们发出了没有任何意义的笑声、哭声,他们相互间用力的拍打着对方的身体,疯狂的叫着,疯狂的嚎叫着,疯狂的骂天咒地,疯狂的问候对方、诅咒对方,疯狂的诅咒一切。



长久的发泄之后,龙少终于放下了方文。



他朝方文伸出手,一本正经的说道:“欢迎回到阳间!”



方文也一本正经的朝龙少伸出了手:“欢迎回到地球!”



怪异绝伦的对话,给这遍地死尸和昏过去的重伤员的隧道,凭空增添了几分诡异的气息。



远处又传来了战车的轰鸣。



龙少露出了怪异的微笑:“打发了这群废物,我们再慢慢的谈。天啊,老子今天想要大干一场!”



方文眯着眼睛笑着,悠然说道:“我不奉陪了。你去大干一场吧。我要救过这些‘同僚’,这是一份很难得的功劳呢。”



兄弟俩对视了一眼,同时朝对方比出了一根中指,随后龙少带起一道狂飙,冲了出去。



方文慢慢的举起双手,用无比怨毒的声音幽幽的叹息道:“四大秘门,风花雪月,我风门四少方大少,回来了!”



“龙少能活到现在,那么你们,还过得好么?”



幽幽的叹息声,有如鬼魂的轻语,在隧道内悄然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