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进化篇第四章(今日三更第一更)
章节列表
《人途》进化篇第四章(今日三更第一更)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今日三更约12000字。

————————————————————————————————————————————



罗奎斯亲自送方文出了洛克西斯家族负责的实验区。一路上,方文对罗奎斯是亲热有加,一口一个‘爷爷’叫得又干脆又热烈。



一番难分难舍后,方文和爱德华登上了来时乘坐的飞行器。飞行器无声无息的飞起,顺着一根透明的甬道急速飞去。



刚才还满脸笑容的罗奎斯一张脸立刻变得有如冰山般死气沉沉,他转身朝试验区走去,一边走一边冷笑道。“真让人恶心。这些下贱的杂种,一旦你将权势、地位放在他们面前,他们就好像畜生一样扑上来舔你的脚。可是没办法,谁叫我们洛克西斯家族需要人手呢?”



红色的眸子里没有任何的感情,死气沉沉罗奎斯好像一尊花岗石雕像一样慢吞吞的走着,同时朝身后跟着的两名族人下令道:“赶快将他的父母调来这里,控制在手上。原生民虽然下贱,但是有一个好处,他们总是受限于那种无聊的感情。效忠文件不可靠,但是抓住了他的父母嘛,哼!给他创造点机会,让他自己努力,看看他能在军部走多远。”



飞行器上,爱德华喋喋不休的给方文描述着他未来的美好前途。权势、地位、金钱、美人,各种各样的,说得天花乱坠。最后,他很是神秘的给方文说道:“你今天实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不是么?但是这不算什么。用元液和各种药剂提升的实力并不可靠,就好像那些超级战士一样,绝对不可能是真正高手的对手。如果你给家族立下了功劳,那么,你很有可能得到真正的力量!”



“哦!”方文很配合的睁大了眼睛,诧异的问道:“真正的力量?是什么?”



爱德华笑得很神秘,他晃动着手上的酒杯,吊了半天的胃口,这才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神苻!代表了宇宙最终极力量的神苻!如果你能给家族立下功劳,你可以得到我们洛克西斯家族掌握的冰之掌控神苻。到时候,你的玄阴劲将会。。。”



伸出右手,爱德华嘴里一声低鸣,一团白气笼罩住他的手杖,舱内温度急速下降,数十片细小的冰晶在白气中冒了出来,在空气中轻盈的浮动。爱德华一声轻笑,随手按在了面前的金属酒案上。酒案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吱嘎’声,被可怕的寒气冻裂出了无数的裂痕。



“这是。。。”方文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一个极度惊骇的表情。他惊呼道:“武功不可能做到这样!”



寒气将合金冻裂,武功的确做不到这种程度。



“这是神苻的力量。”爱德华得意洋洋的吹嘘道:“神苻,冰之掌控神苻,代表了宇宙中最终极力量的神苻,甚至可能代表了人类进化的终极方向。我们洛克西斯家族非常荣幸的,被赐予了这枚神力无边的神苻!好好干,少校,你前途无量!”



方文满脸是笑的朝爱德华连连点头,他暗忖道:“方大少我自然是前途无量。你们最多掌握了三十六枚神苻,而我呢,三十八枚!”



窗外光线突然一暗,飞行器已经转入了一条隧道。爱德华问道:“送你回基地么?”



方文摇了摇头:“哦,不,你现在送我回基地,太显眼了。送我回我家里吧,我等会自己回去。”



爱德华想了想,点点头道:“也好,现在基地的秩序应该恢复了,我送你回去,的确很容易落入有心人眼里。去苏黎世三号城,在入城口让少校下去。”他朝方文点头道:“少校,你很小心仔细,这样很好,你非常有前途。”



方文矜持的朝爱德华点了点头。飞行器拐了几圈,在距离某条隧道出口还有两公里许的地方降了下来。方文朝爱德华点点头,也不多说废话,跳出了舱门,顺着隧道朝城市行去。爱德华在飞行器里摸了摸胡须,用力的点了点头:“这小子,很不错,也许他真能做到埃德蒙没做到的事情。唔,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次在他身上耗费的资源,倒也不算亏本了。回去,回去,快!”



飞行器无声的飞起,调头朝来时的路上飞了出去。



方文顺着隧道一阵狂奔,很快到了隧道出口处。他的出现让驻守在隧道口附近的数百警备士紧张了好一阵子,各种轻重武器同时指向了方文。隧道前甚至还多了三个浮动炮台,闪烁着刺目光芒的激光炮口也对准了方文,眼看是随时准备开火的架势。



“喂喂,小心点!我是特A-313基地别动团少校方文!”方文急忙掏出了自己的证件,朝那些紧张过头的警备士们亮了亮。



通过一番繁琐的检查,方文顺利的过了这个关卡。向镇守这条隧道口的指挥官,特A-313基地的一名上尉,借了一辆突击车,方文开车朝自己家行去。



将战车停在家里楼下,方文快步上了楼。站在自己家门口,方文不理会那些进出的邻居畏惧的眼神,举起手来正待敲门,却突然停下。



灵敏的精神力扩散开去,方文清楚的感知到了屋子里的一切。



没有当班的方寒和文秀秀正在屋里,方寒很狼狈的在厨房做饭,而文秀秀则是在他身边添乱。两人很温馨的笑着,笑得很开心。嘀嘀咕咕的,两人尽是谈一些在方文看来没有营养没有意义的话,方文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些废话能让方寒他们笑得如此的~~~迷人。



“唔,你还记得宝宝刚生下来的时候么?皮肤皱巴巴的,好像实验室里拿来做试验的小老鼠。”文秀秀‘咯咯咯咯’的乐着。



“嘘嘘,这话可不能对宝宝说。他现在可长大了。”方寒也笑得很灿烂,他艰难的翻动着一个煎蛋,轻声说道:“本来,我想要让宝宝和我一样,进研究所工作,那是最稳定最轻松的。可是没想到他现在居然成了军官。这样也好,也好。”



“是啊~~~这样也好。”文秀秀从身后环抱住方寒的腰,脸蛋靠在方寒的背上轻轻的摩擦着:“宝宝现在很好。唉,你说,宝宝什么时候会给我们带一个女朋友回来?就好像当年,你把我带回家一样。”



“这个嘛!”方寒翻起了白眼,嘀咕道:“他还小吧?”



站在门口的方文猛的挺起了胸膛,龇牙咧嘴的怪笑,他想要说:“其实我方大少已经不‘小’了。”



“嘻嘻,宝宝有点人小鬼大的,我发现他有时候心智好像比我们还成熟一点。”文秀秀‘咯咯’笑着:“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在外面就勾引了女孩子回来?不过,真希望他能选对人啊,可千万不要选那些。。。”



方寒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他握住了文秀秀的手,温柔的说道:“秀秀,你家里的亲属中,有年龄适合的么?我希望宝宝能找一个温柔善良有人情味的爱人,我不希望他找一个冷冰冰和机器一样的专门用来产下高素质婴儿的机器。尤其他现在在军队里工作,军队里的那些女军官,和机器人有什么区别?”



方文脑子里晃过了一张有如昙花般幽丽的面孔,他歪着脑袋思忖道:“这个小妞儿,大概还不算机器人吧?不过,也差不远了。”



“唔,说得对哦!”文秀秀用脑袋轻轻的磕着方寒的背心,‘唔唔’的哼哼了几句,扳着手指盘算起来:“我现在还有联系的亲属有三姨、二叔、六舅舅。。。”



方文的脑门上滴下了一滴冷汗,他急忙用力握拳捶响了房门:“爸,妈,我回来了!开门,你们在做什么东西?好香的味道!”



‘呼’,房门猛的敞开,文秀秀飞扑了出来,一手抱住了方文的脖子。“啊,宝宝你回来了?噫?你身上怎么有培养液的味道?你又受伤了?让妈妈好好的看看。”文秀秀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差点没把方文拽了起来,拉着他踉跄着奔进了房间。



方文不由得骇然,他在科学院洗了一个澡,居然还能被文秀秀闻出培养液的味道,这个老妈,也太仔细了。



文秀秀没有给方寒和方文说话的机会,三下五除二的扒下了方文的外衣,仔细的在他身上捏着皮一寸寸的扫了一阵,这才放心的拍了拍胸脯:“哎哟,还好,现在的技术可真好,一点儿伤疤都没留下,要不然以后宝宝一身疤痕,难看死了。”



方寒举着锅铲半晌没吱声,方文干笑着,心里却是一片的温馨甜蜜。



这种被人关心被人呵护,不参杂一点儿异样成分的关心和呵护,自己有多少年没有感受过了?



“不管怎样,我要保护他们。”方文默默的告诉自己。



他开心的笑起来:“妈,没事,我现在功夫也很好,能打伤我的人,没几个。”方文在心里说:“除了龙少那个变态以及同等级的那一帮变态,真的没几个人能打伤我了。”



不等文秀秀追问他这次受伤的情况,方文急忙转过了话题:“老爸,我闻到你做菜的味道了,做的是什么?味道这么。。。呃,糊了!”



方寒、文秀秀同时发出一声尖叫,飞一样的冲进了厨房。只见黑烟袅袅,锅子里的那个煎蛋已经变成了一块黑炭。



方文看着方寒和文秀秀,‘呵呵’的轻笑着,突然,他大声说道:“老爸,老妈,我们去外面吃饭吧,你们也别忙碌了。”



地下城市群里,依然是有一些高档的餐厅,专门为那些有身份的人服务的。



虽然,最好的餐厅在地面,但是方文不想自己的父母接受那样畜生检疫一般的待遇,所以,他根本没动那个念头。



找个好餐厅,一家三口能够乐融融的在一起吃一顿好的。不管前生还是今世,这件事情对方文而言,都是一种奢侈。



方文微笑着,摊开双手对方寒和文秀秀说道:“最近立下了一点功劳,存了点功绩点,又存了点私房钱,所以,可以请你们好好的吃一顿。”



方寒、文秀秀对望了一眼,文秀秀突然大笑起来:“快去,换衣服。宝宝请我们吃饭呢。”



文秀秀笑得一脸的甜蜜,方寒则是笑得有点傻乎乎的,被文秀秀用力的推进了房间去。



方文歪着脑袋笑着,识海中漂浮的神苻同时剧烈的放射出各色光芒,灵魂神苻更是剧烈的波荡着,狂暴的灵魂能量一层层的洗刷着方文的身体。



他那泾渭分明的经脉突然有极少的地方开始融解,赤红色的至阳劲和银白色的玄阴劲很神奇的碰撞、融合,形成了一种全新的真劲。一些崭新的变化,在方文的体内发生,而他还不自知。



大声的吼着小调,方文开着战车,载着自己的父母往苏黎世三号城最好的餐厅奔去。他关闭了身上的所有联络器材,这一刻,谁也别他妈的打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