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进化篇第六章(今日三更第三更
章节列表
《人途》进化篇第六章(今日三更第三更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空荡荡的华沙四号城市中心的一个不大的广场上,一个单调的喷泉喷出了三十米高的水柱。喷泉边是很小的一小片草地,上面种植了地下谷地里特有的绿色荧光苔。有十二条主干道和二十九条高架天桥通向这个大概两千多平方米的广场,此时那些主干道和高架天桥的出口处挤满了全副武装的警备士以及打击部队的士兵,他们面色惊惶的看着坐在广场喷泉中的那个男子。



**着上身,盘膝坐在水池里,龙尊威德抱着一桶不知道从哪里打劫来的红酒,一边往肚子里灌酒,一边大叫大嚷。



“我他妈的是乱党的头目!我是乱党的头子啊!我叫龙尊威德!你们快来抓我!”



“小虾小鱼小喽啰九不要来了!普通的别动组也不用来了!什么执法大队、打击部队的都给老子滚!来点够份量的!”



“我是龙尊威德!老子的一根阴毛在你们科学院都悬赏了上千万的功绩点!来啊,抓老子啊!一根阴毛就是上千万的功绩点咧!”



“嘎嘎!”用力拍了拍光溜溜锃亮的,好似大灯泡的脑袋,龙尊威德笑得前俯后仰的气都快喘不过来了:“不过,老子全身的毛都刮干净了!你们一根毛都别想弄到老子的!嘎嘎!谁他妈的活得不耐烦了,来抓老子啊!”上万名警备士和打击部队的士兵远远的望着龙尊威德,市中心的这一片城区,却是鸦鹊无声,只有龙尊威德的笑声、骂声震得附近的大楼‘嗡嗡’作响。



数十列装甲车缓缓的行了过来,远远的在天空盘旋着,将这一片城区守得水泄不通。



近百座悬浮炮台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远远的浮在空中。这些炮台小的不过能站三五个人,大的却能驻扎一个大队的士兵在上面。所有炮台的表面都闪烁着一层朦胧的幽光,他们已经打开了炮台自带的防御能量场。



大队大队的身穿黑色风衣的别动组队员从远近的楼顶上冒了出来,特A-313基地以及欧洲警备军区其他基地的别动组纷纷赶了过来,方文他们就站在了距离那个广场不到五百米,视野很好的一栋大楼上。



重兵合围,要抓捕的,却不过是龙尊威德一人而已。



方文站在楼顶上,喃喃自语道:“操,我们也太丢脸了。我们就没有足够强的高手来抓他么?”



玛蒂娜站在方文身前一米处,冷冷的说道:“很多事情是机密,不应该你知道的,就不要多话。”



摊开双手,方文作出无可奈何的模样,苦笑道:“那么,我不多话。哎呀,天罚部队的人都是一群什么人啊,不是说他们比我们还先出发么?”



一头金发有如黄金般灿烂的凯文无比憧憬的说道:“天罚部队,他们很强。”



“强不强我不知道,但是他们迟到了。”方文掏了掏耳朵,不耐烦的打断了凯文的话:“难道他们在隧道里迷路了?”



玛蒂娜阴沉着脸蛋没吭声,凯文的脸色则有点难看了。他望了望方文,想要说什么,但是并没有开口。



方文眯着眼睛打量了凯文一阵,体内有如水银般凝练厚重的玄阴真气急速运转了一阵,方文得意的点了点头,暗忖道:“算你小子聪明,不来招惹方大少我。否则,我一定打得你断子绝孙!”他又看了看玛蒂娜那美好诱人的背影,眯着眼睛沉思道:“唉,要不要制造一个意外,让这金发小白脸也挂掉呢?他总是跟着玛蒂娜,这对方大少我,可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啊!”



目光扫向了坐在广场中豪放的喝酒的龙少,方文轻轻的点了点头:“制造意外?太简单了!不过,龙少他脑子抽风了?一个人挑战整个欧洲军区么?他想要干什么呢?”



“难道?”方文想到了某个可能,他不由得轻轻的抽了一口凉气。不过,他想到的东西,是绝对不可能说出来的。



但是凯文开口了:“玛蒂娜,我怀疑龙尊威德这么公然挑衅,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



方文目光闪烁的看向了凯文。



凯文继续说道:“我们应该派出大部队在地面布防,拦截乱党的飞船。他们很可能趁机接应走他们这次挑选出的后备精英。”



方文的心头猛的冒出了一股杀气。



玛蒂娜转过头来,看着凯文淡淡的说道:“杀死或者活捉龙尊威德,比杀死他们一万名后备的精英更有价值。特A-313基地的能源中心被破坏,中东欧警备军区的地面基站失去了全部的能源供应。你觉得,失去了雷达基站和防空炮台的支援,需要多少部队才能拦截下一艘飞船?”



“呃!”方文打断了玛蒂娜的话,他问道:“必须依靠那些雷达站和防空炮台才能拦截乱党的飞船么?”方文想到了一件很不合理的事情。



凯文摊开双手,用一种很无奈的眼神看着方文。“少校,难道你在A等精英培训基地里没有学过任何一点常识么?以如今的技术,无法在飞船中配置超大功率的高能武器,所以,只要乱党的飞船飞进了太空,就根本无法拦截他们。”



凯文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方文,他好似记起来了,自己曾经被方文一脚踢晕过去的事情。



方文沉默了一阵,突然朝玛蒂娜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指着自己的脑袋对凯文笑眯眯的说道:“凯文先生,我的脑域开发度已经超过了25%。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凯文的脸色一下子就更加的难看了,他什么也不说的看向了远处的广场。



幽红色的眼睛看了方文一眼,玛蒂娜轻轻的说道:“可是方文少校,再高的脑域开发度,当你不往里面填足够的知识时,也等于白费。”



一句话堵得方文差点没憋过气去,他幽怨的看着玛蒂娜,差点就对她说:“难道你忘了那一束昙花么?”



就这时,几道黑影闪过,一组四个人出现在广场上,将龙尊威德包围在里面。



整个城区的气氛突然变得无比的压抑,甚至有一些士兵过于紧张猛然开火,高能激光打在了他们身前同僚身上,疼得那些受伤的士兵‘嗷嗷’惨叫。不过,很快的,这一点骚动就被带队的军官镇压了下去。一道道命令传来,那些普通的警备士纷纷向后撤退,在外围组成了几道严密的封锁线,留在广场四周的,只剩下了别动组和打击部队的人。



龙尊威德正好将一桶红酒喝得干干净净,他随手将酒桶在喷泉里砸成粉碎,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



伸了个懒腰,做了几个瑜珈式的动作活动了一下身体,龙尊威德身上传来一阵响亮的‘咔吧’声,他浑身的骨节子都活动开了。



仰天打了个大喷嚏,龙尊威德揉了揉鼻子,瓮声瓮气的说道:“旁边一定有小妞瞪着我,否则老子不会打喷嚏。”他的声音极其宏亮,好似高音喇叭一样,声音起码传出了数千米。



包围了龙尊威德的四个人,身穿古怪的有如一口钟的黑色长袍,对襟上有一排密密麻麻的好似蜈蚣腿一样的布钮扣。他们的脸上带着京剧脸谱一样的面具,双手揣在飘飘荡荡的袖子里,身体很诡异的轻轻摆动,好似水中的水草,带起了一种古怪的韵律。



“风花雪月四大秘门,你们是哪一门的弟子?”龙尊威德大喝了一声。



其中一人幽幽的说道:“天罚第九队,见过龙尊。”四个人同时朝龙尊威德轻轻鞠躬,就算他们鞠躬的时候,身体依然有如被水波激荡的水草一样很诡异的扭动着。他们站在原地,却给人一种他们在绕着龙尊威德不断旋转跑动的错觉。



“哎呀,干嘛弄这么客气呢?”龙尊威德抓了抓光秃秃的脑袋,大眼叽哩咕噜的乱转,粗犷的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咯咯’笑道:“看你们的身法,应该是风门的弟子吧?什么天罚第九队啊,咱们相互间都知根知底的,何必弄这些玄虚呢?”



“军部令,若龙尊威德愿意改邪归正、弃暗投明,特授军部大元帅一职,封龙尊神将。”又一人开口了。



龙尊威德冷笑了几声,懒散的看了看四个天罚第九队的成员,冷笑道:“老调重谈哪,没有一点儿心意。你们军部的那些头目,如果肯把他们的老妈送到老子的床上,让老子狠干三年五载的,这事情也不是不能谈啊!”



“如此~~~”四人同时长喝道:“杀!”



双手猛的自袖子里挥出,无数道极亮极细的银光笼罩了龙尊威德。四人的身体急速的奔走,带起了一道道突破音障的巨响,白色的冲击气浪中,一条条黑影闪烁,很快整个广场就被那极亮的银色剑光所笼罩。那剑光带起一声声震耳欲聋的轰鸣,有如雷霆一阵阵的闪过,震得附近的打击部队的士兵连连倒退。



偶尔几道剑气呼啸而出,将那附近的楼房劈得支离破碎,好几栋高达数百米的大楼突然倒塌下来。



方文看得清楚,那四人手上握着的是两米多长的软剑,他们双臂有如没有骨头的长虫一样随意的扭曲着,随着身体的急速奔走双臂带起八柄长剑在空气中带起一道道锋利的气劲。长剑相互碰撞摩擦,剑锋上带起的白色剑气相互融合,往往是融合了数百道剑气后,随着四人的手腕轻震,一道道强劲得吓人的剑气就朝龙尊威德的身上劈了过去。



每一道剑气都不过指头宽,却有近百米长。一道道银亮的弧形剑气远远的扫出,往往就在近处的大楼上带起一道道深深的痕迹。越来越多的大楼被剑气劈断,接二连三的倒塌。



龙尊威德手持菩提禅杖,有如一尊大山站在水池里,任他四周剑气纵横,他只巍然不动。禅杖很轻柔的挥动着,轻轻的击打在每一道剑气的最薄弱处,将它们远远的挑开或者很轻柔的震碎。菩提禅杖在他的手中,已经舞成了一个圆,一个柔和的圆,那已经不像是一根坚固的禅杖,反而像是一根柔软的面条,在他手上轻轻的挥动着。



方文看得是眉飞色舞,天罚第九队的四名风门弟子的攻击手段,龙少的防御法门,对他而言都是一种极好的补充和眼界的开拓。



处于灵魂状态下的方文虽然强行运算了无数种风门功法的可能,但是那毕竟是闭门造车的事情。他计算的各种结果再完美,没有经过实战,毕竟是不完全的。只有通过自身的实战或者观摩对手的实战,才能让那些‘完美’的招式和功法变得丰满充实,符合实际的战斗需求。



不仅是方文,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的观望龙尊威德和天罚第九队的战斗。龙尊威德的防御之‘圆’,天罚第九队的攻击手段之和谐和联绵不断,对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个难得的增进自己见识和修为的机会。



突然之间,天罚第九队的四人双臂有如风车一样挥动起来。他们原本奔跑的速度就远超音速,如今双臂更是顺势急挥,一时间只见四团银光裹住了龙尊威德,每一秒钟都有数百刺击朝他落下。两米多长的软剑蹦得笔直,化为八片朦胧的银光急速劈下。



极高的速度带来了剑锋上极强的力量,极强的力量带起了锋利的风压,满天都是‘嗤嗤’的细响,龙尊威德瞬间已经被劈中了数千剑。



要论速度,天下谁又能和风门的人比速度呢?就算是龙尊威德,他也没那个能力避开风门高手的刺击。



玛蒂娜、凯文是看得面色惨白,身体摇摇欲坠。他们将自己带入了龙尊威德所处的位置,发现自己如果是龙尊威德,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摊烂肉。只有方文却是扬扬得意,双手抱在胸前满不在乎的看着战团。在方文看来,这四个天罚部队的风门高手出手的确是很快,但是速度却也没快到让他方大少消受不了的地步,尤其他们出手的方位、角度,都还有不少的瑕疵啊。



以方文数百年计算的结果看来,略微调整一下他们出手的方位和角度,这四名风门高手的剑速还能再高三成!



若是在实战中,方文已经有把握,只要一剑就能撕开那四人的剑网,将他们的头颅劈下当球踢。



这正是旁观者清,方文已经看破了这一套剑阵的弱点所在。



剑光如雨,龙尊威德的裤子被劈得稀烂,赤身裸体的站在水池里。他皮肤上金光流转,剑光不断的落下,却只是溅起点点火星,根本伤不了他的本体。龙尊威德干脆就连菩提禅杖都懒得挥动了,他很惫懒的站在原地,双手抱在胸前,懒洋洋的打着呵欠。



又是四名黑衣人闪现当场,静静的站在剑网外,冷冷的看着龙尊威德。



龙尊威德大吼一声,右臂突然膨胀开来,重重的一拳轰向了围着他乱劈的四名风门高手。



四人急速退后,避开了那势能开山的一拳,然后又幽灵一样急掠向前,继续劈向了龙尊威德。



新来的四人脸上带着白色的面具,面具上用淡淡的水墨勾勒出一弯明月。他们同时从袖子里拔出了一柄宽不过半厘米,长有尺五的长剑。



‘嗤’的一声尖锐破空声响起,四柄长剑带起四道淡紫色的强光,刺向了龙尊威德的四处命穴。



剑如电、如光,甚至比那四名风门高手的出剑速度更快了十倍以上,只是一刹那的功夫,剑尖已经碰到了龙尊威德的身体。



一声大吼,金色佛光一圈圈的荡漾开,龙尊威德菩提禅杖幻出万道碧莹莹的光芒,将周身护了个结结实实。



‘叮’,一声清脆的长鸣,四柄长剑同时刺在了菩提禅杖上。菩提禅杖安然无恙,四柄长剑却是震成了粉碎。



新来的四人急速后退,手一翻又不知道从哪里拔出了四名同样的长剑。



他们绕着战团快步游走,有如四条月夜下觅食的野狼,静静的等待着龙尊威德露出破绽的那一瞬间。他们的剑,就是他们的牙,只要给他们一点点机会,他们就能在龙尊威德的身上撕开让他们兴奋的血淋淋的伤口。



以风门的高手缠住敌人,以月门的绝世剑手在外伺机刺杀!方文的眼睛猛的一亮:“高明!真高明!若是大少我被这八个人围住了,只能逃走!我方大少可没有龙少那么变态的身体和那么变态的武器,挨上一剑就死定啦!”



黑影闪过,又是四名黑衣人出现在广场上,他们在那四名月门的剑手外围游走,时不时的就是手一扬,一枚枚细小的特制暗器就无声无息的破空而去,直取龙尊威德的各处不起眼的小地方。比如说他的耳垂、手指、脚踝、P股等非致命的所在。



龙尊威德却不敢让这些暗器真的击中自己,他每一次都要用手或者禅杖击飞那些暗器,于是乎,他再也没有刚开始那样轻松了。



方文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花门的暗器高手也出现了。方文知道花门有一些密制的暗器,可以轻松的破开护体的罡气,能够通过细小的伤口对人体造成极大的破坏。经过数百年的发展,花门的暗器一定更阴毒、威力更大!龙少看来,吃力了。



方文的心还提在半空中呢,又是四人飘然而出。



他们可不动,他们只是懒洋洋的站在广场的最边缘,只是偶尔朝龙尊威德拍出一掌或者挥出一指,甚至偶尔就是用那种老式的散弹枪或者手枪或者冲锋枪或者干脆是用来射鲨鱼的射钉枪对龙尊威德打上几枪。



这样没有丝毫威胁的攻势,却是让龙尊威德最为忌惮的。他不时的扭动身体避开那些子弹,更是时不时的喷出一团金色的真劲。近乎液体的金色真气喷出,立刻化为一蓬蓬金色雾气护住全身。方文眼尖,隐约看到金色雾气的外面燃起了五颜六色的火焰,看起来就不是好路数。



“嗯,雪门的毒药也出来了啊!”方文突然间有点感动,他眯着眼睛,仰望着黑漆漆的穹顶,无声的嘀咕道:“多少年了?终于,又见到你们了!你们,活得还好吧?可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龙尊威德和十六名天罚第九队的高手缠斗了足足有七八个小时,最后龙尊威德已经是汗流浃背,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风锒中将突然出现在不远处的一栋楼顶上,他大声叫道:“缠住他,他的真气已经快耗光了!龙尊威德,你今日是自陷死。。。”



话没说完呢,风锒中将所在的大楼顶部突然崩塌了一块,一条青影急窜而出,一柄柳叶刀轻盈的劈向了风锒的脑袋。



风锒闪得极快,但是那袭击实在是来得过于突然,又是在他最志得意满的时候突下杀手,风锒的耳朵还是被那一刀给带了下来。



“龙尊,事情成了,扯呼!”



七八条人影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他们手上丢出了无数拇指大小的黑球,黑球落地,‘砰砰砰砰’的炸起满天的黑色烟雾。



这黑烟恶臭晕人,不仅是阻隔了众人的视线,就连战车上的生物扫描仪都无法窥透这一层黑雾。



哪怕是穿着全封闭的作战铠甲,那些靠得太近的打击部队士兵都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在黑雾中浑身抽筋。



风桦冒了出来,他气极败坏的叫道:“是流放星上三头毒蟒的毒囊,撤退,全部撤退!该死的,该死的!他们找到了这东西的解药?”



话刚说完,一缕黑烟已经飘到了风桦身边,风桦身体一晃,也差点栽倒,他不敢多说,急忙朝后狂奔。



大队人马一涌而散,只有一具具战地用救护机器人冲进了黑雾,拖出了一个个抽搐抽得活蹦乱跳的士兵。



方文捂着鼻子狂奔而走,他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