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进化篇第七章
章节列表
《人途》进化篇第七章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哇~~~”



方文抱着肚子,黄色的胆汁从嘴里和鼻子里喷涌而出,他有如一只被扒皮后通电的蛤蟆,身体剧烈的哆嗦着,不断的大口大口的呕吐。肚子里的食物和胃液被吐光,胆汁也喷了出来。喷涌的速度如此快,胆汁甚至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他的肌肉和神经一阵阵的痉挛,身体倒在地上翻滚,却不断的因为肌肉不受控制的颤抖而弹起来。



鼻子里是一阵阵的恶臭,臭得让人几乎死过去的恶臭,方文的瞳孔缩小成针尖般大小,眼眶里只见一片灰白发绿的眼球。那恶臭充满了身体,渗入了五脏六腑和肌肉、血液,又从毛孔里渗出去,一缕缕恶臭有如实质的水雾,在每个人身上蒸腾。



臭,无法形容的臭,臭得人呕吐、痉挛的臭。



那些乱党丢出去的数十个小小的黑球,却将整个城市覆盖,黑雾更顺着隧道急速扩散,以方文他们逃窜的速度,硬是没逃过那烟雾的追袭。



不,其实方文有机会逃过这一劫,但是这个家伙和罗罡、凯文、伽哈等人站在隧道口看那些战地急救机器人将一个个打击部队的士兵拖出市区,看医疗兵将他们身上的铠甲扒下来,看那些士兵有如抽筋的蛤蟆一样在地上乱蹦跳。没心没肺的方文正幸灾乐祸的‘嘎嘎’大笑的时候,对于三头毒蟒的毒气了解不深的他们没发现,那黑雾已经扑到了面前。



于是乎,数万大军在几条隧道里吐得昏天黑地,抽筋抽得浑身肌肉‘叭叭’乱响,有那凄惨的,已经吐出了血。



方文身体蜷缩成两尺不到的一团儿,十指已经抽得扭曲了,浑身青筋一根根的露出体外,他张开嘴,舌头都痉挛成了一团,差点缩到了嗓子眼里。苦涩的带着浓浓臭气的胆汁不断的从喉咙里喷薄而出,‘哇~~~哇~~~’,方文凄惨的嚎叫着,只觉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



灵魂神苻和活力神苻急速闪动,一道道清凉的能量流转全身,方文直觉到自己的体内在急速恢复,身上的痛楚也在慢慢减轻。一圈圈炽热的气劲在身上冒起,一丝丝漆黑的毒气自毛孔内升起,被至阳劲慢慢的炼化。渐渐的,方文狼狈的站了起来,他看着‘尸横遍野’的隧道,看到那些脸色比尸体还难看的士兵、警备士一个个在地上胡乱的抽弹,他突然爆发出了‘嘎嘎’大笑声!



笑声在恶臭一片、呕吐声大作的隧道里是如此的刺耳,无数正陷入水深火热地狱的将领、军官同时挣扎着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看向了方文。同样吐得昏天黑地抽得****的天罚第九队的几个队员也愤怒的望着方文,只是这短短几分钟的功夫,方文也不知道莫明其妙的结下了多少仇人。不过,这品性极度恶劣的家伙却没有一点儿援手他人的意思,他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太壮观太不可思议太引人发笑了,所以他没心没肺的抱着肚子大笑,笑得前俯后仰直抽冷气,笑得眼泪水都流了出来。



数万大军同时呕吐,这是何其壮观也!



方文一边狂笑,一边愤然问候着龙尊威德的祖先。这一手,太缺德了、太下作了。



“哼,哼哼!”



方文的狂笑声突然被一连串阴寒刺骨的冷笑所打断。



刚才还抱着肚子同样在地上呕吐的玛蒂娜慢慢的站了起来。她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人战栗的寒气,秀美的脸冷冰冰的,一层细小的冰晶在她的面空前漂浮,隐约可见数十个极小的冰晶组成的气旋在急速旋动。她被污渍弄脏的衣服被极冷的真气急速振动,污秽被冻成了僵硬的小片,被震碎后脱落在地上。



玛蒂娜扭头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方文,幽红色的眸子慢慢的转化成深邃的紫银色。她银色的长发一丝丝的飘舞着,每一根银发周围都缠绕着极细小的冰晶组成的旋风。渐渐的,银色的长发转化为让人心动神摇的紫色,那浓烈的紫色让方文本能的感觉到不安,似乎有一股来自地狱的冰风从那每一根发丝中飘了出来。



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玛蒂娜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药瓶放在眼前看了一阵,突然冷笑了几声,随手将药瓶连同里面的数十片白色药片炸成了粉碎。随着她一声清脆的长笑,一股让人觉得恐怖的寒气透体发出。



‘呼~~~’,寒风吹过了隧道,所过之处所有人身上都蒙上了一层细小的冰晶,那还在空气中漂浮的黑色毒气‘噼里啪啦’的冻成了细小的冰晶,纷纷落在了地上。玛蒂娜歪了歪脑袋,变得近乎透明的右手食指轻轻的朝隧道地面点了点。



一道朦胧的白色寒气击打在地面上。‘哗啦’一声,好似谁泼洒了一盆清水,方圆数米的一块地面被冻成了极细小的冰晶。冰晶的性质怪异,这应该是固体的冰晶却有着水一样的特征,被寒气所带的力道打得上下起伏,还溅起了几点细小的水花。



满意的点了点头,玛蒂娜的身体突然轻盈的飘了起来,笔直的掠进了城区。她所过之处,空气中飘荡的黑色毒雾纷纷化为冰晶落下,一片茫茫黑雾中,出现了一条极清晰的银色隧道。



“喂,你去哪里?”方文感觉玛蒂娜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她原本很难被方文感知的精神波动剧烈的振荡着,好似瞬间增长了数十倍。方文此刻能清楚的察觉到玛蒂娜的精神波动已经朝某个方向扩散了开去,已经锁定了几个正在急速离开的人,并且正追向那边。



“这女人有这么强大的精神力量?她能隔着十几公里锁定龙少的方位?”方文的头发一根根的竖了起来,他根本来不及考虑太多,就急追着玛蒂娜跟了上去。一团赤红色的热劲在方文体外浮动,黑色的毒气一靠近他就被化为乌有,他庞大的精神力也死死的抓住了玛蒂娜,一直追着她追了下去。



一名天罚的队员突然挣扎着站了起来,找到了被玛蒂娜化为粉末的药瓶,伸手沾了点药粉放进嘴里舔了舔,点了点头,低沉的说道:“精神抑制剂,果然是精神力异变者!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用药剂催化的。”



‘噗哧’,一根手杖突然从背后破开了这天罚队员的心脏,从他胸前透了出来。



埃德蒙的脸上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狞笑,猛的从那队员的体内拔出了手杖。他身后跟着数十名精悍的士兵,他冷冰冰的下令道:“清理现场。除了我们的人,现场还活着的,全部杀死。”他狠狠的一脚跺在了地上,将那药瓶和药片所化的最后一点粉末蒸发得干干净净。



士兵们拔出了短剑,顺着隧道一个个的走了过去,将打击部队、天罚部队的所有人一个接一个的杀死。



凯文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朝埃德蒙有气无力的行了一礼:“上校,基地里的人刚才就全部晕了过去,需要灭口么?”他指了指罗罡等一批特A-313基地的人:“罗罡中尉精神受创并没有痊愈,所以他并没有看到什么。”埃德蒙双手杵着手杖,思忖了好一阵子,眯着眼睛看了倒在地上抽搐的罗罡一会儿,最终慢慢的摇了摇头。



埃德蒙低沉的嘀咕了一句:“玛蒂娜,太不小心了。”



地面,一个不大的山谷内,一块巨石突然被人用蛮力挪开,浑身**的龙尊威德嘴里叼着一根雪茄,扛着菩提禅杖大步的从巨石后一条隐秘的地道内跑了出来。他身后跟着十几个极其精悍的男子,一行人匆匆的走出地道,奔向了山谷中一艘长有四百多米的黑色飞船。



飞船的舱门敞开着,几个男子正焦急的站在舱门外看着这边。等看到龙尊威德等人,他们猛的松了一口气,同时欢呼起来。



龙尊威德带着人奔进了飞船,他第一句话就问道:“人都齐了?”



一名在飞船边等他的男子激动的说道:“大尊,全齐了。这次一共有三千五百多名资质极佳背景干净的弟子,全上了飞船。”



“操!”喷出一个烟圈,吐出一口浓烟,龙尊威德擦了擦下巴,嘀咕道:“不错,不错,三千多个啊,这一次没白跑。老子站在那里挨打了好几个小时,算是把他们的注意力都给吸引住啦。嘎嘎!”



随手将雪茄烟蒂丢在了山谷中,龙尊威德大声叫道:“兄弟们,撤!只要飞出大气层,这一次就大功告成!妈的,现在我敢肯定,有个家伙肯定在骂老子的十八代祖宗!”他有点幸灾乐祸的笑道:“这么多年没见面了,临别的时候送他几个毒囊玩玩,他一定觉得很过瘾!”



飞船下方发出了巨大的呼啸声,几个反重力引擎同时开动,山谷内的重力场一时间变得极其紊乱,数十块大石和大树被凌乱的重力场绞成粉碎,飞船缓缓的腾空而起。龙尊威德坐在敞开的舱门边,重重的一口浓痰吐向了地面。



“方文,我的兄弟。地球可是真正的龙潭虎穴,你在这里厮混,可一定要当心哪!”龙尊威德的脸上,罕见的冒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容。



那笑容富有感染力,有如佛陀拈花微笑,那恭敬的站在他身边的几名男子被那笑容所吸引,眼神一阵的迷离,好似灵魂都被吸得空荡荡的。



龙尊威德皱起了眉头,他愤然给他们一人脑袋上凿了一拳,怒声吼道:“看个屁,老子又不是娘们?看什么?”



剧痛使得几个男子抱着头闷哼了几声,急忙跑进了飞船里。



此时飞船离地已经有五十几米,正艰难的向上爬升。龙尊威德愤怒的拍了拍舱门边的装甲板,大眼睛一阵乱眨,嘀咕道:“这次回去流放星,得想办法袭击他们的军营,抢几台新的引擎才行。现在这几台,已经是五十年前的老货了。”



愤怒的诅咒了几声,龙尊威德看着下方的地面喃喃自语道:“可惜,为了这群小崽子的安全老子不能弄得太大,不然,老子一定要去抢了你们在地球本星的重工场。如果不是你们在那几颗移民星上也正打得热闹,老子就给你们背后插一刀,把你们的移民飞船给劫了!”



“本是同根生哪!”龙尊威德喃喃道:“天门虽然可恶,毕竟,还有点人味!唔,背后捅刀子两败俱伤的事情,我做不出来!”



飞船爬起已经有近百米高,突然龙尊威德他们出来时的那条地道封口的巨石被一股可怕的寒气冻成了无数的冰晶飘散。玛蒂娜随着一股寒风急扑了出来,身体轻盈的直飞起近百米高,双手一错,一道寒气直拍向了龙尊威德!



与此同时,一股极强的带着刺骨寒气的精神威压自玛蒂娜眉心传出,轰向了龙尊威德。



“啊哈!是你这个小丫头?”龙尊威德一声狂笑,随手一掌拍了出去。他这一掌没用太大力气,毕竟他是按照前两次碰面时对玛蒂娜的印象所拍出的掌力。



金光白气狠狠的碰了一击,金光被白气震碎,寒气狠狠的印在了龙尊威德的心口。



‘啪’,龙尊威德那大型激光炮都无法伤害的身体被印上了一个纤小的白色掌印,‘噼啪’几声脆响,那一块金色的皮肤突然炸开,化为点点白色冰屑洒落,炸开的皮肤下,露出了巴掌大一块赤金色的血肉。



“呃,你能伤我?”龙尊威德骇然看着凌空漂浮的玛蒂娜,一股恐怖的威压自他体内传出,震碎了玛蒂娜轰来的一道精神波。他的脸扭曲着,浑身肌肉胡乱的跳动着,他突然疯狂的咆哮起来:“老子多少年没受过伤了?你这么一个小丫头,居然能打伤我?”



可怕的杀意弥漫,龙尊威德在那一瞬间起了杀心。一个年龄这么小就能放出这么可怕寒气的小丫头,若是让她再成长几年,天门岂不是又要多一个了不得的好手?如今的实力对比好容易才勉强拉平啊!



右手握拳,左手结成佛印按在丹田前,龙尊威德双眸中放出湛然金光,低沉的吼道:“大天龙式!”



右拳缓缓的在空气中划了一个极小的圈,四周空气呼啸着涌入了那个圈内,他粗大的拳头被一层致密的金色罡气所覆盖。



玛蒂娜双手合在胸前,冷冰冰没有丝毫感情的低声哼道:“冰之掌控,绝对零度空间!”



数十道极细的白光自玛蒂娜双手之间射出,覆盖了方圆二十几米的空间。空间内的温度急速下降,渐渐的,空气中飘荡起淡蓝色的雪片,那是空气被寒气液化冻结后形成的奇异景象。每一片淡蓝色的雪片,都能将一个大活人冻成冰块。



龙尊威德一拳捣出,万丈金光灿烂,一个硕大的金色龙头呼啸着自他拳头上轰出。



玛蒂娜双手捧着一团细小的蓝色冰晶,手凑到了变成银色的小嘴前,轻轻的一口气吹出。一蓬极细的蓝色寒气呼啸而去,迎向了那个龙头。



恰好这时方文冲出了地道,他感知到了龙尊威德心中那**裸的杀意,他还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尖着嗓子嚎叫起来:“我操你十八代老母,那是老子看中的妞儿!谁敢动老子的妞,老子扒了他的皮!”



原本凝结有如实质的金色龙头突然间光影黯淡,还没碰到那一道寒气就几乎瓦解。



龙尊威德身体一阵摇晃,七窍中突然喷出了一道金色的血泉。



寒气震碎了威力大减的金色龙头,笔直的轰在了龙尊威德的胸口,那寒气有如攻城锤,将龙尊威德打得倒飞进了飞船,舱门‘咚’的一声合上,飞船急速爬上,瞬间将玛蒂娜和方文抛在了下面。



玛蒂娜呆呆的看着那空气中点点飘散的金光,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的两只小手。



龙尊威德出拳的时候,她本能的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她毫不怀疑那一拳如果打实了,她必死无疑。但是,很奇怪的,那一拳突然就这么消散了?是龙尊威德自己收回了拳劲?那样的罡劲反震,足够他在床上躺上几天的。他疯了不成?



茫然不知所措的飘下地面,玛蒂娜歪着脑袋想着这个问题,只觉得脑袋里一阵阵的头疼。



方文近乎谄媚的溜到了玛蒂娜的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中校,您没受伤吧?”



玛蒂娜突然转过头来,紫银色的眸子里满是那种让方文觉得惊惧的有如野兽一样的凶光。方文明白了玛蒂娜的这种状况代表了什么,这种状态下的玛蒂娜,完全被生物的本能掌控,她现在做的任何事情,都完全由本能和动物的本性所掌控。



冰冷刺骨的小手猛的抓住了方文的脖子,可怕的寒气封住了方文的身体,轰得方文经脉内的真气支离破碎一点儿抵挡的力气都没有。玛蒂娜凑到了方文脖子边,张开小嘴狠狠的一口咬在了方文的脖子上,大口大口的吞噬起方文的热血。



“哇~~~痛啊!”方文吓得尖叫起来,瞬息间大量的失血,方文只觉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玛蒂娜则是一边抱着方文的脖子猛吸,一边含糊的嘀咕道:“冷,好冷。血,我要血!”渐渐的,她冰块一样的身躯带上了一丝暖气,方文的身体则是一阵阵的冷了下去。



飞船里,龙尊威德吐出了几口血,气极败坏的对着船舱的地板就是一通乱砸。他愤怒的嚎叫道:“那哭丧的小子!我操,他怎么能喜欢上这么一个该死的妞?唉,妈的,谁叫他是老子兄弟呢?干!这一次吃亏了!”他摸了摸被冻得发白的胸口,哀嚎道:“这次回去,不躺上半个月,是没办法恢复的了。丢脸,老子太他妈的丢脸了!”



飞船渐渐的冲出了地球的大气层,将数十架急速赶到的战机远远的抛在了下面,根本不顾几艘执政府军用飞船的追击,慢慢的飞远。



执政府军用飞船发出了几道强力的激光,激光束打得飞船的钢板火星四溅,但是功率并不足以击毁这艘飞船。



纠缠了一阵,执政府的飞船很明智的返回了地面。浪费能源,是一种很可耻的行为。



地面上,手脚发冷眼前发黑的方文死死的缠住了玛蒂娜。带着一种就算死也要做风流鬼的龌龊念头,方文本能的解开了玛蒂娜的腰带,将手探进玛蒂娜的怀中。那一片温暖滑腻,使得身体无力的方文突然精神一振,不知道哪里又冒出来无限的活力,一道道清凉的能量流转全身,他损失的血液被大量的补充了回来。



渐渐的,他身体暖了起来,他又有了力气。他搂着玛蒂娜那温暖芬芳的身躯,一阵小心翼翼的掏摸,差点就哼起了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