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风雨篇第十一章(今日两更第一更)
章节列表
《人途》风雨篇第十一章(今日两更第一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十五艘圆碟形飞船在天空盘旋,圆碟圆心部位黑漆漆的炮口垂直的对准了地面,正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



数十台巨型机械发出一道道强力光束,将坚固的岩层剖开,露出下面黑白相间的矿层。这里,是方文献出的一条钻石铁矿脉,执政府下属矿物部的第一矿务处正在这里施工,准备尽快的开掘出足够的矿石。钻石铁不仅仅能用在战舰的外壳上,就连单兵战甲一旦融入少量的钻石铁,都能将性能提升最少百分之五十,这实实在在是一条极其宝贵的矿脉。



月残的天谴部队就驻守在这一条矿脉上,他根本无暇去参加对土著百姓的绞杀,他全部的心思都耗在了这条矿脉上。显而易见的就是,不管是战舰的装甲也好、单兵战甲也好,这些东西都属于军械的范畴,定然是受军部控制的物资。钻石铁矿脉,自然也受到了军部的极大重视,身为军部直属的天谴部队的司令官,月残自然能分得清其中的厉害关系。



盘膝坐在一块高耸的山岩上,俯瞰着山谷中那些正在全功率运作的巨型机械,月残脸上带着一丝怪异的笑容。一缕缕紫色的剑气在他身周缠绕,天空落下的雨点尽被震飞了出去,没有一滴水点能接触他的身体。



“不仅是钻石铁矿脉的关系。既然科学院的那群家伙来了,我又何必出手呢?”



月残抿着嘴笑了,笑得很开心。能够悠闲的坐在一旁看人家打死打活的,月残很享受这种生活的情趣。



“四头能够跨越太空和虫洞的翼兽啊,还拥有精神系的异能!科学院那群家伙是活得不耐烦了。”月残很得意的给某些人下了判决书,以他对第六殖民星的了解,翼兽这种逆天的怪兽可不是科学院那群大脑发达四肢退化的家伙所能对付的。哪怕他们拥有再多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但是战斗这东西,还是要依靠实力来说话!“实力!”月残一拳轰碎了身边一块山石。



天谴部队的副官有如一柄利剑分开了雨幕,急速冲到了月残身边,将一纸公文递给了月残。



接过公文随意的扫了一眼,月残眯起了眼睛。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完美的弧线,笑意盎然的吩咐道:“给方文那小子说,让他想办法拖一下风齑的后腿。唔,就当对方文的一次测试吧,如果他能让风齑的新编打击军团闹一个灰头灰脸的,我不介意重用他。”



手指一抖,公文被震成了粉碎。月残轻轻的挥了挥手,那副官用力点了点头,径直从高高的山崖上跳了下去。



抿着嘴阴笑了几声,月残幽幽的说道:“风门,你们有了天罚部队和那些。。。还不够么?新编打击军团,哼哼!方文啊,看看你的能耐吧,运气,可不是在什么情况下都有用的。若你能让风齑丢一次脸,我不介意收一个挂名的弟子!”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四周空气中出现了一缕缕白雾状的气息被月残吸进嘴里,他眼里的紫光顿时又亮了几分。



就在月残心情大悦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紧接着,那些矿务部的工人发出了惊恐欲绝的尖叫声,只见远处丛林一片片的倒下,紧接着一头高有三十几米的烈龙吐着粗气,快速的从丛林里冲了出来。这头浑身紫蓝色的大家伙大步冲到了一台巨型切割机前,前爪重重的轰在了驾驶舱上,将那驾驶舱轰成了粉碎。驾驶舱内的几个工人还来不及逃走,就被它一口吸进了嘴里。



‘吧唧、吧唧’,烈龙大口咀嚼了几下,热腾腾的鲜血自它嘴角流了下来,烈龙满足的仰天发出一声嚎叫,眼里闪过一片猩红的血光,迈开大步晃悠悠的朝矿场深处冲来。矿场内大队士兵冲了出来,各种轻重枪械对着这头烈龙一阵乱轰,道道激光、射线打得这头烈龙一阵儿疯狂的嚎叫、身上鳞片冒出缕缕黑烟,却连它的皮肤都没伤到。



有如一道紫蓝色的旋风,这条烈龙冲进了士兵群中,大嘴张开,数十名士兵被它一口吞下。



月残猛的站了起来,正准备出手,却看到十几名天谴部队的战士已经迎了上去,他顿时又坐回了山岩上。



数十道赤红色的剑气呼啸而出,长有数十米的剑气重重的滑过了那条烈龙的身体。只听得‘噗哧’一声,烈龙的一条大腿被剑气砍断,大片紫黑色的鲜血喷涌而出。有几个天谴部队的战士狂笑着迎向了那一片紫黑色的血浪,张开大嘴吞食起那热腾腾的鲜血。



那烈龙一个趔趄,身体猛的失去了平衡,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朝前滑行了数百米远。它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几道赤红剑气闪过,它的脑袋已被劈下。一道血柱冲出近一公里远,热腾腾腥气扑鼻的鲜血泼得满地都是,一颗硕大的龙头在地上翻滚着,大嘴还艰难的张了张,发出了最后一声尖锐的、细微的嚎叫。



月残满意的点头微笑,轻轻的拍了拍手:“孩儿们最近都挺用功,看来都快达到赤月境的大成境界了!”



赞叹声还没落下,尖锐的惨叫声突然让月残紧张的站了起来。那些被龙穴泼了一身的天谴部队士兵身上的肌肉一块块的腐烂脱落,他们疼得满地乱滚,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嚎。那些吞下了龙血的天谴战士,更是自肚子里烂了出来,很快就化为一滩脓血泼洒在地上,甚至就连人体上最难朽烂的头发,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化为污水和道道黑气。



“硅基烈龙!”月残猛的跳了起来,愤怒的嚎叫起来:“当心,这是一条幼龙!”



该死的第六殖民星,这里同时拥有硅基和炭基两种类型的生物。一般而言,炭基生物的体形,只有同种类硅基生物的十分之一乃至百分之一。就以烈龙来说吧,炭基烈龙最高能长到五十几米,而硅基烈龙的幼龙生下来就有二十几米高,三十几米高的硅基烈龙,仅仅处于它们的婴幼儿时期,正是他们父母殷勤照看的生长阶段。



“怎么会有一头硅基的烈龙幼龙在这里出没?”月残气得浑身发抖,烈龙,群居生物,一旦杀了他们的幼龙,整个族群都会发狂一样的涌上来报复。一想到这里,月残的眼角就一阵阵的跳动――天地良心,他不过是想要在这里安安稳稳的开矿而已!



根本没道理,硅基的烈龙,如果不是被土著人操纵的话,它们一般只会在山脉深处生活,而这条钻石铁的矿脉,仅仅在山区边缘啊!



数公里外的一处山崖上,夜寒羽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头银色的长发在风雨中轻盈的飘拂着。他含笑望着乱成一团糟的钻石铁矿场,轻轻的笑道:“天谴神将月残!呵呵,我们忙得要吐血,你却缩在这里舒舒服服的开采钻石铁矿,天下怎能有这么轻松的事情呢?”



“雅,哦,王子殿下,你可以发动了。”夜寒羽轻笑着,朝身后站着的一名土著青年下了命令。



这土著青年,正是被方文俘虏,然后被送去了火星的第六殖民星土著蓝血族群的三王子雅。此时的他身穿一件紧身的黑色皮衣,原本有神的眸子里一片空荡荡的。他眉心被镶嵌了一枚拇指大小的蓝色晶体,此时那枚蓝色晶体正在急速闪烁着刺目的光芒。



听到夜寒羽的命令,雅突然上前了几步,眉心的蓝色晶体爆出一片刺目的强光,一道道无形的精神波动朝四周扩散了开去。远处立刻传来了愤怒的兽咆声,远近的丛林里,数十头高有四五百米的巨型烈龙缓缓的直起了身体,迈开沉重的步伐朝钻石铁矿脉冲去。



“真~~~可惜。”夜寒羽看了一眼雅,低声叹息道:“宁愿彻底摧毁自己的精神烙印,也要保守族人的藏身之地,你不愧是一个很好的王子。但是,就算是一具躯壳,也有躯壳的用途啊。真可惜,可惜!”轻轻的摇了摇头,夜寒羽怜悯的看了雅一眼。雅则是行尸走肉般退后了几步,又乖乖的站在了夜寒羽的身后,回复了刚才的状态。



矿场上的月残身体猛的一个哆嗦,他看着那四五十头狂奔而来的巨型烈龙,眼珠都差点跳了出来。



他尖叫道:“所有主炮,开火!开火!满负荷开火!”



‘咚’,一辆高有近百米的多功能综合开矿机被一头烈龙一脚踏成了碎铁,在这台巨型开矿机上工作的数百名工人只是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惊呼,就在开矿机爆炸产生的火光中化为一缕缕青烟。矿场附近两座山头上刚刚修建好的重型炮台中,近百门重炮缓缓的自掩体内滑出,空气中响起了刺耳的主炮充能声,强烈的能量波动朝四周扩散,天空落下的雨点几乎是瞬间被蒸发成了水汽飘散。



十五艘飞行在空中的圆碟形战舰首先开火。时刻待命的它们飞到了一头烈龙的上空,战舰正下方的炮口中喷出了一道道刺目的光流,轰向了那头当先冲来的烈龙。刺耳的尖啸声中,那头烈龙的脑袋被十五道粗大的激光所笼罩,烈龙发出了尖锐难听的咆哮声,它猛的抬起头来,朝空中喷出了一道紫黑色的火流。



‘轰’,直径在三百米左右的一艘圆碟形战舰被烈龙喷出的火流击中,核心温度近万度的紫黑色火流几乎是瞬间将那艘战舰的四分之三气化,剩下的四分之一战舰爆出了一团团火光,拖着长长的黑烟朝地面坠落,一头砸碎了一台昂贵的钻石铁原矿提炼机,提炼机的能源核心被引爆,毁灭性的能量波席卷半个钻石铁矿脉。



巨响声中,那头被击中的烈龙踉跄着摔倒在地,它的脑袋上只剩下了光秃秃的头骨,头上的鳞甲、皮肤、肌肉、血管等,都被瞬息达到数百万度的激光融化。这头烈龙疯狂的嚎叫了几声,无比凶悍的张开大嘴,朝四周喷出了数十道将近两公里长的紫黑色火流,这才不情不愿的吞下了最后一口气息。



数十道毁灭性的火流引爆了十几台巨型开矿器械,上面的工人损失惨重,整个矿场一时间浓烟滚滚,鲜血满地,已经是一派地狱景象。



十四艘圆碟形战舰呼啸着冲向了另外一条烈龙,那条烈龙反应极快,张口就是几道火流轰出,逼得这些战舰急速闪开。



‘咚咚咚’,炮台上的重炮终于开火,一团团直径十几米的巨型光弹轰向了那些烈龙。



烈龙们发出震天的咆哮,它们身体踉跄着,在密集的炮火中艰难的前行。一片片鳞甲炸开,一块块肌肉被高温光弹炸成融化的琉璃态物质自躯体上剥离,烈龙们疼得浑身直哆嗦,它们同时张开大嘴,朝炮台喷出了一道道的火流。



‘轰轰轰’,十几名巨炮被火流击毁,巨炮爆炸,大片山岩被炸塌,无数巨石飞溅而起,将钻石铁矿场内的工人又砸死砸伤了一大片。



“混蛋!你们的能量罩呢?”月残气极败坏的吼叫起来,他猛的拔出了佩剑,发出一声龙吟般震天长啸,身体化为一道长有百多米的紫色流光一闪即逝。一口先天罡气化为无坚不摧的紫月剑罡,月残体内水银样凝练的罡气急速流转,罡气流转所经过的经脉和穴道,隐隐然勾勒出一枚神苻的形状。



体内罡气循环组成的大神苻和识海中的那枚神苻遥相呼应,外界的能量急速涌入身体,转化为强劲的剑气融入剑罡之中。



自身仅仅使出了不到一成的气力,却卷起了十二成的能量狂涛,月残以气御剑,剑光闪过,十二颗巨大的烈龙头颅冲天飞起,它们口中含着的火流欲喷未喷,突然在它们口腔中爆发,将十二颗大头炸成了粉碎。



“哈!”一声怒吼,体内罡气运转形成的神苻一阵急速抽缩,更加庞大的能量流自四周天地中被抽入体内,滚滚注入了手上长剑。长剑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声,一道道细微的裂痕出现在剑锋上,渐渐的,长剑被庞大的能量融为无数的细微颗粒,长剑已经彻底能量化,仅仅是因为剑罡的约束,才保持了一柄长剑的形状。



此时,月残手上的长剑已经绽放出让人为之目盲的强烈紫光,他身体悬浮在空中,有如一颗紫色的小太阳,放出无穷无尽的光芒。但是这光,是阴冷的,没有丝毫的暖意。



“明月照九州!万剑式!”一口鲜血喷出,月残手上长剑轰然炸开,有如一颗太阳在虚空中爆发,无数道长有数十米宽有数米的弧形剑罡呼啸而出,将空气撕裂出一道道白色的空洞,劈向了前方疯狂涌来的数十头烈龙。



‘砰’,十八头烈龙直接化为碎片,无数巴掌大小的血肉块儿满天飞舞,在空气中泼洒出一片腥风血雨。



‘噗’,月残用力过度,一口血喷出数百米远,血箭命中一头烈龙,将那头烈龙的眼珠当场打爆。



近千名天谴部队的战士带起道道剑光呼啸而来,几名战士扑上去扶起了自高空坠落的月残,剩下的战士在几名将领的带领下同时狂吼道:“紫月当空•千一剑势!”



近千道弧形剑气同时自这些天谴部队的战士长剑上喷出,近百道淡紫色剑气在前、近千道赤红色剑气在后,剑气缓缓的靠拢、靠拢,赤红色的剑气融入那些淡紫色的剑气中,淡紫色的剑气渐渐的光芒四射。近百道淡紫色剑气也相互融合,最终融合成一道长有近千米光耀万丈的弧形紫光,沿着一道妙不可言的弧形轨迹,滑向了那些烈龙。



极其细微的一声刀锋切肉声过后,十几头烈龙突然停下了狂奔的脚步,它们茫然的四顾,随后,身体突然拦腰折断。



大片的紫黑色鲜血喷出,这些烈龙奋起最后一点悍勇之气,张开大嘴朝前方不到百米处的天谴部队战士喷出了一道火流。



‘呼~~~’,三百多名天谴部队的战士被卷入火流中,站在最前方的近百人当场灰飞烟灭,只有后面的两百多人依仗身上强悍的铠甲在那高温火焰中留下了性命,却也被烤得浑身焦糊一片,倒在地上挣扎不已。



此时,烈龙还剩下最后三头,它们睁大了血红色的双眸相互看了看,张开了大嘴。



这一次它们喷出的,不是火流,而是火焰、毒焰混杂着紫黑色鲜血的滔天烈焰。这是蕴含了三头烈龙全部生命精华的一次喷射,烈焰的中心温度超过了五万度,烈焰已经隐隐发白,刺目的白光当场让离得较近的数千工人的双眸失明。



‘呼’,风吹过,近千名天谴部队的战士除了那些高级将领和校级军官,其他战士都在烈焰中化为灰烬。地上被融出了一个深有数十米的大坑,坑里满是炽热的岩浆和金属溶液,强烈的热风朝四面八方吹开,熏得人急速。



三头烈龙发出了得意而狰狞的咆哮,一直在遥控它们的精神波动满意的收了回去,三头烈龙开始凭借本能行事。它们张开了大嘴,吞向了正在朝后狂奔的月残。



一道狂暴的冰雪风暴自三头烈龙身后袭来,铺天盖地的冰雪结晶覆盖住了三头烈龙的身体,它们化为三尊晶莹剔透的冰雪雕像,然后突然炸开,炸成了无数晶莹的粉末飘散。



浑身奔涌着雪白的寒气,银发飘舞的夜寒羽微笑着自空中缓缓飘下――飞行,是异能战士的专利!



夜寒羽的身后紧跟着近千名异能战士。他们的身上同样翻滚着道道寒气,身体轻盈有如落羽一样缓缓滑落。



月残眯着眼睛望着夜寒羽,嘴角慢慢的挂起了一缕血丝。



夜寒羽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轻笑道:“天谴神将果然实力超人,一剑斩杀十二头硅基烈龙,寒羽闻所未闻啊!”



月残心中憋气,他又吐出了一口血。看着地上自己属下留下的一道道黑色灰烬,月残冷冷的问道:“冰风,你来作甚?”



夜寒羽微笑着看着月残,轻笑道:“借兵啊!科学院全军出动抓捕翼兽,人手不够!有了天谴神将相助,相比能轻松不少!”



“我操你老母!”月残阴沉着脸,低声骂了一句。



“你说什么?”夜寒羽眯着眼睛笑着,笑嘻嘻的看着月残,但是他身上的寒气,却猛的向外扩散了十几米,差点没把月残卷入了恐怖的寒气中。



“我说,大家都是自己人,守望相助,原本是应该的。”月残吐了口带着血丝的唾液,阴冷的望了夜寒羽一眼,突然问道:“这些见鬼的东西,不是你们引来的?”



夜寒羽诧异的看着月残,皱眉道:“怎么可能?你糊涂了不成?若是我们能控制这些怪物,我们科学院还耗费这么大的力气抓那些翼兽干什么?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那些翼兽拥有精神系的异能!我这次本来就是来找你借兵的,正好碰到你遇袭,就是这么简单。”



夜寒羽回头呵斥了一声,数十具土著人的尸体顿时被那些异能战士抛了下来。夜寒羽含笑指着那些浑身筋骨寸裂死得僵硬的土著人笑道:“是他们操纵了这些烈龙来袭击你们的。我正好碰到他们躲藏在丛林中,所以。。。”



月残皱着眉头看着那些土著人的尸体,沉声问道:“真不是你干的?你放心,不过是死了千多个属下,我不会记仇的。”



夜寒羽举起右手,一本正经的发誓道:“我用我父亲罗奎斯的脑袋发誓,如果是我‘命令’了这些怪兽来袭击你的,就让他老人家现在就高血压发作死掉好了。真的不是我命令这些烈龙来袭击你们的。我是来向天谴部队借兵对付那几头翼兽而已!”



良久的沉默之后,月残冷冰冰的问道:“我调遣属下去帮你对付那些翼兽,那么,矿场的防御。。。”



百多艘海鳐形战舰远远的飞来,夜寒羽笑得很灿烂:“当然是由我们的战舰来协防!钻石铁的矿脉,我们共同开发嘛!”



月残阴冷的望着夜寒羽,夜寒羽笑吟吟的看着月残,突然夜寒羽的嘴角微动,对月残传音说了几句什么。



过了许久,月残才缓缓点了点头,冷淡的说道:“好!你们抓到了翼兽,研究出什么成绩,要给我们一半。”



“成交!”夜寒羽亲热的朝月残伸出了手,两人的手相互碰了碰,就急忙缩了回去,好似对方的手不是手,而是一条毒蛇。



夜寒羽对月残说的那句话是:



“我也很讨厌风齑,不如我们联手坑害他一把?要知道,我很有兴趣让方文成为我女婿哦?”



于是,月残接受了夜寒羽的‘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