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风雨篇第十章(今日三更完毕)
章节列表
《人途》风雨篇第十章(今日三更完毕)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埃德蒙狼狈的自山崖下爬了上来,正好看到铁青着面孔的风齑气极败坏的望着他。埃德蒙上半身趴在平台上,两条腿晃荡着悬在平台下,眼巴巴的望着风齑,不敢稍有动弹。风齑的那嘴脸简直就要将他吞下一般,只吓得埃德蒙身上冷汗直冒。



玛蒂娜解了埃德蒙的围。俏脸上挂着一层寒霜,玛蒂娜手持长剑冲到了风齑身前大声喝问到:“风齑神将,那三头毒蟒的毒气。。。”



风齑摆了摆手,只是摇头,他放过了一脸冷汗面色青灰的埃德蒙,阴沉着脸蛋问道:“我听得说,上次科学院已经发了一批解毒剂下来!”



埃德蒙慢吞吞的爬了上来,甩了甩僵硬的手指,同样阴沉着一张脸蛋嘀咕道:“是。我刚才注射了一支,但是效果不大。”



“你注射过一支?”风齑挑了挑眉头,冷笑道:“怪不得你。这件事情,我和科学院去说。”



方文在一旁不咸不淡的说道:“神将阁下,科学院的院长阁下,似乎带了人去第六殖民星了。”方文脸上的表情叫做一个古怪,叫做一个诡异,叫做一个‘见了就想揍他一耳光’!玛蒂娜就直接付诸行动,狠狠的跺了他脚尖一下。



涎着脸,方文笑吟吟的看着玛蒂娜。“打是亲,骂是爱,哎哟,再来几下?”他心里乐滋滋的,不由得在脑子里意淫起来。



风齑寒着一张脸, 嘴里不干不净的低声骂了几句,也不知道他在骂谁,总之过了好一阵子,他才沉着脸下令道:“方文上校,从今天开始,你的第一旅要投入实战。我给你签署一份‘格杀令’,你和第二旅的凯文上校配合,全力追杀乱党。不惜牺牲,不惜代价。”



‘格杀令’,埃德蒙倒抽了一口冷气,又是羡慕又是恐惧的看着方文。方文则是愤愤的吐了一口粗气,望着风齑半晌没吭声。让凯文的第二旅和自己配合?这风齑是不是收了人家的好处,故意在这里恶心他方大少呢?



风齑高深莫测的笑了几声,眼角余光飞快的瞥了玛蒂娜一眼,急忙转过了头去。



光线阴沉的特A-313基地作战指挥中心内,只有一片黯淡的光幕闪烁,上面漂浮着一些干巴巴的数据,一个尖下巴面色发灰的少校作战参谋官正用同样干巴巴的声音在那里念叨:“A级能源中心一处、C+级备用能源中心三处,彻底摧毁;A级军械库一处,彻底摧毁,合计损失各式战具两万五千套,各式战车五百九十二辆;士兵死亡一百五十五人,轻伤三千四百三十二人,重伤五百七十七人。。。”



“闭嘴。说重点。”风齑不耐烦的敲了敲会议桌,冷冰冰的说道:“这些损失不算什么,说重点。嗯,重点。”



方文低着头,死死的盯着会议桌上的一处小小的凹陷,他已经研究了这个凹陷足足有十几分钟。玛蒂娜同样低着头坐在他身边,只是玛蒂娜会时不时用恼怒的眼神望方文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这张会议桌这么感兴趣。在玛蒂娜看来,在开作战会议的时候还能开小差,方文简直就是不可救药了――她到现在都还没想明白,方文怎么就莫明其妙、稀里糊涂的成了自己的上司?



“这个该死的家伙。”玛蒂娜突然觉得双颊有点发热,她总是会想起方文送给她的那些花束。那些花,洁白的、透明的、半透明的、芬芳扑鼻的花,每一朵都让她冷静有如北极冰原的心波荡不已。银牙轻轻咬了咬下唇,玛蒂娜突然狠狠的朝着方文的脚尖跺了一脚,压低了声音冷冰冰的、恶狠狠的下令道:“上校,现在是会议时间。”



差点没打出呼噜声的方文急忙抖擞了精神,双目炯炯有神的望向了风齑,他很自然的顺势举起了右手,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一点口水。



那少校参谋官的身体微微哆嗦着,低声念道:“基地后勤处特种科被抢走各种等级的元液一万四千支,这是特A-313基地未来三个月的所有配额,其中包括了基地新建别动团所有成员的正常供应和特别供应的配额。”



风齑猛的跳了起来,他愤怒的双掌重重的朝会议桌一拍,长有十米左右的厚重会议桌‘哗啦’一声化为无数碎片坠落。他咆哮道:“一万四千支!一万四千支特供给军队的高标号元液!埃德蒙!你们是唯恐龙尊威德的实力不够强么?”



埃德蒙站起身,手杖中长剑猛然挥出,将他身边坐着的一名中校一剑穿脑当场杀死。他毕恭毕敬的朝风齑鞠躬行礼道:“阁下,这是后勤处罗克斯中校的错。。。他应该在龙尊威德他们攻入后勤处的同时销毁这些元液。”说完,他随手抽回了长剑归鞘。



太阳穴被长剑贯穿的罗克斯中校是一名看似五十许人的中年人,鲜血和脑浆自洞穿的太阳穴上喷出,罗克斯不敢置信的勉强扭过头去看了埃德蒙一眼,嘴唇嗫嚅想要说点什么,双眼却迅速的失去了光彩,一头重重的栽倒在会议桌上。



玛蒂娜的身体猛的僵硬在那里,她死死的盯着埃德蒙。



方文趁机一手握住了玛蒂娜紧紧握拳的小手,凑到她耳朵边低声问道:“这个罗克斯是?”



玛蒂娜茫然的低声回答道:“是追随了埃德蒙叔叔五十多年的外亲。”



方文心里猛的一寒,眼里两点银光一闪即逝。他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玛蒂娜的小手,感触了一下那细腻、柔润的手感,就再也舍不得松开手。



会议室的大门突然打开,凯文带了一队十几人快步走进了会议室。他先朝风齑行了一礼,恭声说道:“阁下,我已经将第二旅全部带来,已经分派了三个加强营顺着龙尊威德他们留下的痕迹追踪了下去。我给他们的命令是:找到龙尊威德他们利用的秘密隧道,破坏乱党的秘密通道。”



风齑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你的反应很正确。埃德蒙上校,坐下吧。正如你所说的那样,一切都是罗克斯中校的错。”



凯文抿着嘴笑了笑,他正要找一张椅子坐下,但是他的脸色突然变得铁青一片。



他正好看到了方文的手放在了玛蒂娜的手上,还很隐晦的轻轻的抚摸着。



凯文的眼珠,顿时变成了血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