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风雨篇第六章(今日两更第一更)
章节列表
《人途》风雨篇第六章(今日两更第一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复杂有如蜘蛛网,漆黑不见五指的地下裂谷中,一团蓝莹莹的幽光正缓缓前行。



一头巨大的黑岩蜥蜴嘴里叼着一根木棍,麻利的翻过一块块山岩朝前爬行。木棍的一端吊着数百个拳头大小的荧光菌类,幽蓝色的光直照出十几米远。方文抱着子仪•沃克吾德坐在黑岩蜥蜴的背上,两人同时看着前方。原本黑岩蜥蜴也好、方文也好,根本都不需要照明的光亮,但是为了照顾子仪•沃克吾德的生活习惯,黑岩蜥蜴才在嘴里叼上一盏简陋的生物灯笼。



方文轻轻的拍打着子仪•沃克吾德的脸蛋,低声笑道:“放心吧,我会把你喂得白白胖胖的,好好的帮我办事。”



子仪•沃克吾德则是淡淡的说道:“我并不担心这个。我只是在想,爸爸应该已经趁着这个机会,把帮派中那些耳目都杀光了吧?”



耸耸肩膀,方文拖长了声音幽怨的叹息道:“是啊,他肯定已经将他们杀光了,然后事情全部得扣在我头上,我背黑锅呢,小子!”



子仪•沃克吾德翻了个白眼,冷冷的斜睨方文一眼,冷笑道:“抱歉,似乎我比你大了许多。”



用力的曲起了右臂,展示了一下手臂上结实的肌肉疙瘩,方文诡笑道:“可是,亲爱的子仪,我块头比你大。”



子仪•沃克吾德闭上了嘴,不想再和方文呱噪。虽然说他已经作出决定成为方文的幕僚,但是对于方文的手段,他还是感到有点不满、有点畏惧的。同时,他也需要一个心理过渡的过程,好好的适应一下自己身份的转变。从地下第七层黑帮头目的儿子突然摇身一变成为军官,一切仅仅只花费了十几分钟,就算是自幼就聪慧过人的子仪•沃克吾德,他也觉得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荒唐了。



看到子仪•沃克吾德的这种表情,方文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着黑漆漆的岩层,轻声问道:“好吧,给我介绍一下原神教。我对它的了解并不多。”



沉默了片刻,子仪•沃克吾德淡然说道:“你对原神教的了解并不是不多,而是你们根本就从来没有真正的明白它的力量。”



冷笑了几声,子仪•沃克吾德冰冷的说道:“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我就是原神教一个失败的实验品。我的母亲,我爸爸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就是试验的母体。试验失败,我母亲死了,我活了下来,但是我除了大脑畸形发育,天生拥有30%以上的开发度以外,你看。。。”



子仪•沃克吾德费力的抬了抬手,干涩的说道:“我的身体随时都在恶化。如果不是爸爸每隔三天耗费自己的力量延长我的寿命,他还冒着风险弄来了一些特殊的药物给我注射,我早就死了。我的身体,根本不能够供应我的大脑所需。”



“这样么?”方文低头看着子仪•沃克吾德,他眯起了眼睛,眼眶中闪烁着一片冰冷的银光。子仪•沃克吾德本能的避开了方文的视线,当方文眼眶中有银光闪烁的时候,子仪•沃克吾德本能的直觉到,这时候的方文很危险,就好像一具机器一般失去了所有的人味。



“你恨原神教么?”看到子仪•沃克吾德避开自己的目光,方文笑了起来,但是此时他的笑容冰冷无情,有如一张面具。庞大的灵魂力量在他身周滚动,使得他的心境冷有如玄冰,一切行为、思想都出自于本能、出自于最功利的理性思维,没有了丝毫的感性。



子仪•沃克吾德看了方文一眼,然后他马上扭过头去,他淡淡的说道:“我母亲。。。是自愿成为试验母体的。她是原神教的忠实信徒,她是教派的护教圣女,她以为,只有让原神在人间重生,才能带领整个人类达到最终的完美世界。”



方文眼里的银光慢慢的消散,他有点讥嘲的笑道:“历史上所有的邪教几乎都有这样的教义。复活神、复活魔、复活各种非人的存在,然后他们一定就能带给人类美满、幸福的生活,到时候每个男人的床上都会有一个**的美女,他们的床头柜中定然装满了伟哥和安全套。”



子仪•沃克吾德愤怒的望着方文,方文则是朝他笑了笑,幽幽问道:“让原神在人间重生,那么,原神教也在进行基因工程?”



良久的沉默,子仪•沃克吾德只是望着方文,过了许久,他似乎才考虑清楚了什么,咬着牙从齿缝中挤出了一个字:“是!”



“棒极了!”方文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狠狠的一道精神冲击轰向了正优哉游哉的朝前爬行的黑岩蜥蜴:“该死的家伙,给我跑快点!”



黑岩蜥蜴发出一声惊恐的嚎叫,前进的速度猛的增加了十倍不止。它一路狂奔,很快就跑到了自由集市里。



方文抱着子仪•沃克吾德跳下黑岩蜥蜴,一脚踢在了黑岩蜥蜴的P股上示意它乖乖的跟着自己,这才抱着子仪•沃克吾德走进了自由集市。黑岩蜥蜴好似受委屈的童养媳一般,畏缩的跟在方文身后,巨大的身体不断的哆嗦着,眼睛里似乎都有泪水要滴出来。



找到了正在酒馆里狂吃海塞的南宫煞一家人,方文随手将子仪•沃克吾德丢给了南宫煞。他吩咐道:“这是我从路上拣来的,好好的照顾他,饿了给他点吃的,渴了给他点喝的,大小便后记得给他擦P股。现在,跟我来。”



南宫煞随手接过子仪•沃克吾德,将他塞给了自己的妻子――一个形容枯槁的老太婆,若非南宫煞对她的称呼,方文一直还以为这个老太太是南宫煞的老娘。



南宫一家人跟着方文在集市中一阵穿行,方文走上了通向岩壁上那些店铺的栈道,在几家出售各种奇怪货物的店子里转了几圈,慢慢的到了岩壁最上方一个规模不小的专门进行黑货交易的店铺门口。店铺的房门很小,只能容一个体形普通的人出入,南宫煞和他的儿子、孙子们想要进去,还得弯腰侧身才行。店门口有一个小小的平台,平台边缘围起了一圈栏杆,站在平台上正好俯视整个自由集市。



“南宫老头,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进去有点事情,记得我刚才说的话,照顾好这小子!”方文指了指被那老太太抱在怀里的子仪•沃克吾德,很郑重的告诫道:“这小子瘦得和晒干的老鼠一样,但他的脑子太发达了,小心盯着点。”



狠狠的瞪了子仪•沃克吾德一眼,方文走进了店门。南宫煞的儿子南宫飞立刻将手卡在了子仪•沃克吾德的脖子上,杀气腾腾的喝道:“小子,你敢出声,你敢乱动,我就捏碎你的脖子。”



子仪•沃克吾德翻了个白眼,干脆闭上了眼睛,轻轻的打起了呼噜。



“很不错,行事这么小心,也许,我和爸爸,真的能。。。”



所谓黑货交易,自然包括了所有非法的货物――在这里你找不到任何合法的东西。很自然的,店铺的守卫力量也是很强,进店门后顺着一条漆黑的小甬道走上十几米,转过一个九十度的弯后,前方出现了一扇厚重的石门,石门的门口站着一条光头壮汉,他怀里搂着一挺大口径的火箭发射器,身上还缠绕了十几捆炸药。



这壮汉的神色麻木,一对眼睛里只有白眼仁,却是一个天生的瞎子。他听到了方文的脚步声,立刻举起手上的火箭筒对准了他面前狭窄的通道,冷漠的问道:“是谁?带来了什么?”



“操你妈的死秃驴。”方文翻着白眼,说出了一句暗号。对于这句暗号,方文实在是有点无语。



大汉低沉的回了一句:“这里没有秃驴。”



叹息了一声,方文幽幽的说道:“我找儿孙满堂的和尚。”



大汉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侧过身体让到了一边去。他的手在通道墙壁上敲了敲,方文隐约听到了石门后传来的铜铃声。



石门轻轻的打开,方文走进石门,石门内光线极为黯淡,隐约可见是一个大概有百多米长数米宽的房间,一列长长的柜台顺着墙壁放着,后面坐着十几个黑纱蒙面的人。每个人的对面都站着一群遮遮掩掩的人物,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这里故意的营造出一种神秘兮兮的气氛,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遮盖住了自己的面目。



方文刚进门,一条黑影就悄无声息的快步走近,一手抓住了方文的手腕。黑影低声说道:“贵客登门,老板正在后面等您。”话音未落,他已经拉着方文朝屋子的角落里行去,推开了一扇房门,将方文轻轻的往门里一推。



门内是一条向下的阶梯,很长很深的阶梯。方文就着头顶稀稀拉拉的几点荧光菌的幽光朝下面走了大概有百多米深,又拐过了几个弯儿,终于到了一扇合金大门前。门前开凿出了一个长宽十米开外的房间,几名身穿中山装的精悍男子正靠着墙壁站在那里。灯火昏暗,方文也看不清他们的容貌,只能通过他们的气息反应感知他们都有一身极强的内力修为。



“妈的,比冷啸甚至还要强一点。”方文心中暗惊,龙门的实力还是不错嘛,一个用来接头的临时据点,都有这样的高手守门。不过,一想到自己要见的人,方文反而觉得这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合金大门敞开了一条缝隙,一缕品流极高的檀香味自门内飘出,方文也不多打量四周的情况,快步的走进了大门。



大门内是一间很深的长厅。大厅宽只有五米左右,却有近百米深,除了中间一条小道,两侧都是低矮的木台,上面一溜儿放了数十个蒲团。大厅的尽头是一个高有尺许的石台,石台上搁着三个黄布蒲团,正中蒲团上,龙尊威德正盘膝而坐,抱着一条烤兽腿‘吧唧、吧唧’的啃得正高兴。看到方文走进了大门,龙尊威德乐滋滋的招了招手:“你小子总算是来了,啧啧,来,吃肉、喝酒。妈的,我这里还没配合呢,你就升了上校了,他奶奶的,真不愧是。。。啊,哈哈哈哈!”



走到龙尊威德身边,方文一P股坐在了蒲团上,随手抢过了他手上的兽腿啃了两口,又塞回了龙尊威德的手里。然后,方文很无耻的将油乎乎的双手在龙尊威德的大褂上擦了擦,这才斜斜的躺在了地上,拍着肚皮哼哼道:“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龙尊威德手忙脚乱的将兽腿啃得干干净净,大舌头在光溜溜的骨头上舔了又舔,这才恋恋不舍的将骨头丢在了地上,满足的将手伸到方文身上,用他的长袍擦了擦自己的手掌。



“干!你这么大张旗鼓的回地球,引得天罚神将风齑带了天罚部队来地球专门对付你,你的计划是什么?”方文愤怒的踢了龙尊威德的大腿一脚,大叫道:“老子可是冒着风险来找你的!妈的,我来地下第七层,走大街上随时怕人给我P股上来一刀。”



“操!你怕这个?”龙尊威德打了个饱嗝,‘嘎嘎’大笑起来。看了看方文,他笑道:“当然是来给你送功劳的。忘了咱们的计划么?我这次可是带了三十万册各类违禁品过来,妈的!”



方文直起身体,两个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商量起来。他们的脸上满是阴险诡谲的笑容,时不时发出诡异的笑声,大厅内顿时有点阴风凄惨的味道,若是有外人在此,一定会忍不住打几个寒战。



“这么说来,这计划倒也完美。但是你们有全身而退的把握么?”方文皱起了眉头。



龙尊威德宝相庄严的盘膝而坐,双手结了一个佛印按在丹田上,自信满满的沉声说道:“放心吧,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你不要担忧我们这边。这一次既然要闹大点,正好给我内部消消毒,也给你的官职加加码。”



两人对望了一阵,同时说道:“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替死鬼。”



龙尊威德脸上闪过一片绵绵金光,他宝相庄严满怀慈悲的说道:“早死早超生,早死早投胎,这也是一种慈悲。所以,替死鬼,就用我挑选出来的那个‘独尊帮’怎么样?”



“独尊帮么?”方文抓了抓头皮,斜着眼睛冷笑道:“既然要闹大,就往大里面闹吧。你听说过原神教么?”



龙尊威德的脸蛋一哆嗦,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方文,悠悠说道:“原神教啊?其实,我不是很乐意招惹他们啊。”



“唔,你听我说。”方文示意龙尊威德弯下腰,拉着他肥大的耳朵嘀嘀咕咕的低声说了一大通。



两人又秘议了好一阵子,龙尊威德这才点头道:“就这么办。但是计划随时可能改动,你和我之间的联系可不能断了。下次的见面地点是。。。”龙尊威德传音给方文说了一个地点,然后又传音道:“这次的暗号是:死秃驴,你还没去投胎啊!”



方文的身体一阵的哆嗦,他有点受不了的朝龙尊威德比划了一根中指,低声骂道:“拜托,你也是和尚,和尚何必难为和尚?”



龙尊威德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他用力的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很**的笑道:“我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和尚!你该走了,不要在第七层久留,你身边的耳目也不会少!”



点了点头,方文径直起身,朝门口行去。



龙尊威德突然低声说道:“一切小心,记住我上次给你交待的那地方。”



“安啦,安啦!”方文反手朝他挥了挥,满不在乎的说道:“我不是以前的我,现在的我,很聪明的!”



合金大门打开,方文突然转过身来,朝龙尊威德郑重的嘱托道:“秃驴,记得给我准备一份最详细的大篆、小篆、糊涂篆的对比资料,唔,下次我们见面的时候给我。我,有大用。”方文记起了自己从明崖那里得来的书卷,很是给龙尊威德嘱咐后,这才快步离开。



龙尊威德身后的墙壁突然裂开,玉尊空德缓步走了出来,在龙尊威德身边盘膝坐定。



两个大和尚闭目念诵了一段经文,龙尊威德突然开口问道:“秃驴,你的他心通火候差不多了,你看他怎样?”



玉尊空德轻轻的念诵一声佛号,微微的睁开双目,目中一片莹润的玉光闪过。他轻轻的说道:“师兄,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人?他,很古怪。”



“古怪,当然古怪。”龙尊威德在心里嘀咕道:“几百年的死鬼附体,不古怪才怪。但是,他是我最好的兄弟啊!”



“师弟无能,他心通神通只能摸出他的一个大概。他的精神几乎限于分裂状态,一半很光明,一半很黑暗。一部分很柔软,一部分很坚硬。一部分很慈悲,但是另外一部分的杀戮疯狂之意,怕是比科学院那些失控的超级战士还要来得可怕。”玉尊空德娓娓说道:“我只能肯定一件事情,他缺少安全感,他随时随刻的对任何身边的存在都有提防之心,除了在师兄你的身边,他的心灵曾经露出一条缝隙,其他时刻。。。”



玉尊空德摇了摇头,狐疑的望向了龙尊威德:“莫非他是师兄你的私生子?若非那一丝缝隙,我也不可能窥视到他的心境。”



“放你娘的狗屁!”龙尊威德一巴掌扇在了玉尊空德的光头上,将他打得一个趔趄栽倒在地。“妈的,少他妈的胡说!他是我私生子?他是你爹成不?”龙尊威德粗陋的咒骂了一通灰溜溜的玉尊空德,大声喝道:“他缺少安全感?为什么?他的实力,很强!”



玉尊空德摸了摸火辣辣的疼痛的光头,嘀咕道:“刚才下面的娃娃传了消息过来,他在角斗场买下了修罗队的十名角斗士。而其他的情报看来,他身边的狂、赵白天、赵黑夜,都是那种体形极其魁梧的雄壮汉子。”



“所以?”龙尊威德皱起了眉头。



玉尊空德肯定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的确缺少安全感,否则,他不会刻意的挑选这么多有着相同特征的人收拢在身边。”



龙尊威德沉默了许久许久,最后才悠悠的叹息了一声。



“如果我是他,我也会这样做的。”



拍了拍玉尊空德的光头,龙尊威德淡淡的说道:“不要浪费时间了。风齑晚辈正在大张旗鼓的训练新军,我们总要给他添点乱子。否则,怎么显得出‘我们的’功劳?”



玉尊空德闭上双眼,双手合十长声叹道:“南无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但。。。”



他猛的张开双眼,双目瞳孔已经是血红一片。玉尊空德肃杀的长吟道:“以杀制魔,天之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