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风雨篇第五章(今日两更完毕)
章节列表
《人途》风雨篇第五章(今日两更完毕)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黑岩蜥蜴,地下蜥蜴种群中一种比较温和、体形巨大、喜爱亲近人类的大型蜥蜴。最大体长六米多的它们在地下城五层以下的城市群中有着广泛的用途。对于只能得到执政府提供的极少供给的地下城原生民而言,这种通体漆黑的蜥蜴有着广泛的用途。



在缺少能源的地下城,黑岩蜥蜴负担起了绝大多数的运输、交通工作。



彼得曼的这头黑岩蜥蜴无疑是种群中的异种,身长超过十米的它爬行的速度极快,拖着身后的大车,很快就爬出了自由集市,到了集市的另外一个出口,一个黑漆漆的敞开着的裂缝处。这里的地势变得崎岖不平,大车已经无法行走,彼得曼他们跳下车,爬上了黑岩蜥蜴的后背,驱赶着它走进了那条笔直的竖立在眼前的裂缝。



方文有如幽灵一样几乎是凌空飞过,悄无声息的缀了上去。



这条地裂想必是不知道哪一次大规模岩层运动留下的痕迹,宽有数米的地裂中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方文的精神力有如八爪鱼一样朝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才知道这里的地裂极其的复杂,无数的岔道伸展开,使得这一片地形极其复杂,有如几张被搅烂的蜘蛛网。



那头黑岩蜥蜴无声无息的在黑暗中急速奔走,爬过一块块凸起的巨石,走过一条条岔道,绕了足足有一个小时,这才到了地下深处一个洞穴中。



洞穴的门口种植了大片的荧光菌类,几个荷枪实弹的壮汉蹲在门口抽着刺鼻的雪茄。方文隔开了百多米,都能闻到那有如焚烧干枯的牛粪一样的古怪味道。用力的捏住了鼻子,方文好容易才止住了那一个大喷嚏。他低声骂道:“靠,这群烟鬼,抽的什么鬼东西?”



荧光菌类的幽光朦胧一片,方文远远的看到彼得曼跳下黑岩蜥蜴,另外几个打手驱赶着黑岩蜥蜴爬进了旁边的一个圆形洞穴。彼得曼和门口的几条大汉吩咐了几句,急匆匆的走进了面前的洞穴去。几个大汉站起身来,慢慢的在四周走了几步,又懒洋洋的蹲在了原地。对于洞穴的安全他们一点儿都不担心,沿途的地势复杂就和迷宫一般,外人哪里可能追上这里来?



方文摇了摇头,他在腰带上一抹,被当成腰带扎在腰间的大少剑猛的抽出了一半。但是转瞬间方文又改变了主意,将长剑收回腰带,他赤手空拳的急掠向前。几声低沉的空气暴鸣声响处,方文给那几条反应不及的大汉一人后脑上敲了一掌,将他们击晕在地。



眨巴了一下眼睛,方文抓起几个壮汉,将他们拖进了那个圆形的洞穴中。随后他又走进圆形的洞穴深处,将那几个正在喂养那头黑岩蜥蜴的打手击晕,用灵魂冲击将那蜥蜴打得口吐白沫晕了过去。处理好了这一切,他才飘身进了彼得曼走进去的那洞穴。



彼得曼走进了洞穴,绕着拐来拐去的地道走了一阵,突然间有点急不可待的小跑起来,最后他已经是开始撒腿飞跑。



这时候才看出彼得曼的不凡,他圆乎乎的身体上肉浪翻滚,每一步踏在地上都能带起浑身膘肉一阵剧烈的颤抖。但是就是在那一波波的肉浪翻滚中,一道道浑厚的力量积累起来,汇聚在他双腿上,使得他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最终他竟然跑出了刺耳的破空声,有如一颗流星在地道中狂奔,沿途带起的狂飙,将地道内往来的壮汉们冲得东倒西歪,半天爬不起来。



这些被彼得曼意外击倒的壮汉却是便宜了方文,趁着他们晕头转向的当口,方文轻松的打晕了他们,一路跟在了彼得曼身后。一路走下去,方文不由得暗暗心惊,这地道已经走过的长度就超过了三公里,一路上还开辟了数百个大小石室,居住在里面的壮汉起码有近千人,这个显然是人工建造的基地规模宏大,一路上被方文击晕的壮汉也都有一身不弱的功夫,他们简直。。。



他们简直就像是一支军队!



警备军区的普通警备士甚至都还没有他们强,他们当中一些人的实力都能和别动组乃至打击部队的士兵相抗衡。



若非方文最近实力暴涨,他哪里有这个能耐一路有如入无人之境的紧跟在彼得曼身后?饶是如此,还有好几次他差点失手让几个修为极高明的中年人躲过他的劈掌,逼得方文不得不用灵魂冲击将他们轰晕过去。



地道的尽头是一扇高有数米的金属大门,大门上闪烁着幽暗的黑金色光芒,看上去就无比的厚重坚固。满脸红光的彼得曼兴冲冲的在铁门上一个键盘里敲入了一长串的密码,铁门在沉重的齿轮撞击声中缓缓打开。彼得曼还站在门口,就高高的举起了手上的药剂,大声吼道:“儿子,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你能站起来了,你能,你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狂喜的彼得曼声音都有点哆嗦,他大叫大嚷着冲进了大门。



就在这时候,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突然响彻整个地道:“爸爸,你等一下。有一位很了不起的客人跟在你身后,如果你打不过他,那么,我们很可能都要死在这里。”



正藏远处地道拐角处的方文猛的一惊,眨巴着眼睛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了马脚的时候,几只细小的拇指大小的苍蝇突然飞到了他面前。这几只只是在翅膀上隐隐闪烁着金属光芒的苍蝇绕着方文的脑袋飞了几圈,那有气无力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位先生,请进。您刚刚出现在基地门口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很不幸,我并没有阻止你进入的能力。你,太强了。甚至爸爸还要强!”



皱起了眉头,方文一巴掌将那几只苍蝇模样的机器人打成粉碎,几个跨步间,已经到了金属大门前。他冷哼道:“不就是一群会飞的小虫子么?我也有啊!而且比你的块头大多了!”他在身后腰包里掏摸了一阵,已经被他喂养到尺许长通体散发出幽幽白光的大蜂被他从腰包里掏出来,随手往外一丢。



大蜂猛的飞了起来,强劲有力的翅膀迅猛的拍打着,发出巨大的‘嗡嗡’声。在方文的控制下,大蜂凶猛的扑向了金属大门,毒刺狠狠的对着大门就是一划。‘哧啦’一声,火星四溅,大蜂那根又粗又长的毒刺在大门上划出了将近一掌深的痕迹。



脸色阴沉的彼得曼缓缓的从门里走了出来,他的一张脸漆黑,肥硕的身体上一圈圈肉浪以一种诡异的频率上下起伏着,一股庞大的气势从他体内扩散开,他凶狠的望着方文,一对小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方文,肥硕的双臂已经笼罩在一层奇异紫色光晕中,光晕里隐隐传出闪电的‘噼啪’声。四周的空气中散发出刺鼻的臭氧味道,方文感觉到自己的长发都一根根的竖了起来。



“很强大的雷电异能。”方文挑出了大拇指,由衷的感慨道:“不愧是欧洲区地下第七层最强大的黑帮头目。就依你的实力,如果投靠军部,你应该能得到重用。”方文右掌摊开,一团拳头大小的白色火球晃悠悠的在他掌心腾起,火苗闪烁,发出‘呼呼’的响声,四周的温度直线上升,空气扭曲着,被热浪包裹的方文身躯已经变得模模糊糊。



火之掌控神苻激烈的闪烁着红光,方文庞大的精神力不断的注入掌心漂浮着的火球,四周温度急速升高,渐渐的,彼得曼面无人色的退后了几步,他浑身大汗淋漓,甚至有一层黄色的油水从皮肤下渗了出来。



彼得曼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神色复杂的看着方文,干涩的吼道:“我们的交易已经完成了,那该死的修罗队已经成了你人!你还偷偷的跟着我干什么?除了那支基因修复液,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拿得出的,我都能给你!”



“基因修复液?”方文笑了,似乎他误打误撞的拿出了彼得曼渴求的东西啊!



方文正想要说点什么呢,突然那有气无力的声音再次传来:“爸爸,住手吧,你和我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位先生现在表现出来的精神力强度已经是正常人的百倍以上,他已经超过了我所见过最强的S级异能战士所能拥有的精神力。”



一辆宽大的轮椅自门内滑了出来,一个身体瘦小干瘪看似只有十岁儿童高大,脑袋却畸形的很发达,比正常人的脑袋大了起码一圈的,有着一张清秀的瓜子脸,光洁的黑色长发披散在脑后,让人一眼看去就觉得很温和、很愿意亲近的年轻人正躺在轮椅上。他艰难的抬起右手,轻轻的朝方文挥了挥手:“收起您的能量吧,您不想把这个基地炸塌吧?”



彼得曼一步跨到了那年轻人的身前,大吼道:“谁叫你出来的?”



方文眼珠一转,手上火球突然消散,四周温度也很快恢复了正常,方文笑吟吟的朝那年轻人打了个招呼:“你好。请问贵姓啊?”



年轻人笑了笑,轻轻的动了动脑袋,微笑道:“子仪•沃克吾德。沃克吾德是我爸爸的姓氏,子仪是我母亲给我的名字。我身上,有一半华夏古国的血统。请进吧,我这里有爸爸花了大价钱弄来的茶叶。”



轮椅上突然探出一条金属手臂,坚定有力的将彼得曼拨开到一旁,让出了一条宽敞的通道。



方文龇牙咧嘴的朝彼得曼笑了笑,背着双手走进了大门。大蜂趴在了方文的头上,尾巴上的毒刺轻轻的划着方文的脖子,翅膀不时拍动着。



彼得曼极度防范的跟在儿子的轮椅边,小心翼翼的望着方文,唯恐他对自己的儿子突下杀手。



大门内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空间,到处都被乱七八糟的电子配件和一些稀奇古怪的仪器所占据。彼得曼护着自己的儿子,谨慎的退到了最远处的一台仪器旁,方文则懒洋洋的站在了他们面前,笑嘻嘻的打量着紧张得浑身膘肉都在颤抖的彼得曼。



“好了,不用这么戒备我,彼得曼先生。”方文很不快的挥了挥手:“我不会对一个躺在轮椅上的人下杀手的,我还没无耻到那一步。虽然,我在您身上不小心遗留了一个窃听器,这件事情显得有点点无耻,但是我觉得,你必需要原谅一个年轻人的好奇心,不是么?”



“窃听器?”彼得曼疯狂的咆哮起来:“你这个狗娘养的!”他手忙脚乱的在身上一阵乱翻,终于在他肩膀上抓出了一个绿豆大小的圆形金属粒。一道电光在彼得曼手上闪过,金属粒被劈成粉碎,方文耳朵里的耳塞也猛的发出了尖锐的啸声。



“我操!”方文同样手忙脚乱的从耳朵里掏出耳塞,愤怒的丢在了地上一脚踏碎。他愤怒的望着彼得曼,冷声道:“好了,这下我们拉平了。妈的,我的耳朵!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离开。”



彼得曼黄豆般大小的眼睛猛的睁大到鸡蛋大小,他怒道:“不可能!我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



“那么我就杀了你儿子!”方文很干脆的指向了子仪•沃克吾德。子仪•沃克吾德无可奈何的勉强摊开了双手。



“好吧,你想要知道什么?”彼得曼几乎是考虑都没考虑的,就直接向方文屈服。但是他牙齿咬得紧紧的,发出了响亮的‘嘎崩’声。



“你用什么仪器得知我的身体强度和内力火候?”方文没有看彼得曼,他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子仪•沃克吾德身上。



子仪•沃克吾德笑了笑,轻声说道:“是我无聊的时候制造的一些小玩意。爸爸他们曾经弄到过一台军部淘汰的多功能医疗培养槽,我改进了里面的一些仪器,将它们缩小后制成了便携式的扫描仪。现在的功能还不算强大,只能大致的扫描出一百五十倍身体强度和五十甲子功力之内大致的数据。我正在改进它们。”



彼得曼气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电子仪器,狠狠的劈面砸向了方文。



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那电子仪器,方文打量了一下外观粗糙只有几个按键和一个液晶屏的仪器,猛的抽了一口冷气。他朝子仪•沃克吾德点头道:“很了不起的东西,你很了不起。唔,你对得起你的这颗大脑袋。”方文的嘴有点损人,彼得曼愤怒的吼叫了几声,子仪•沃克吾德只是轻轻的笑了笑,若有所思的看着方文。



方文避开了子仪•沃克吾德那清澈似水却又带着强烈穿透力的目光,他望着彼得曼微笑道:“第二个问题,长老,什么长老?”



彼得曼的脸色一变,迟迟没有开口。子仪•沃克吾德则是眼睛一眯,突然伸手在轮椅扶手上敲了几下。



方文耳中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响,他‘哈哈’一笑,大少剑猛然挥出一道圆形的光晕,一剑将他身后朝他猛扑而来的四台老式战斗机器人拦腰截断。特种合金制造的机器人根本挡不住锋利无比的大少剑,四台机器人浑身闪烁着刺目的电光,轰然断成了八截在地上拼命的蠕动。



长剑猛的指向了面色突然变得一片惨白的子仪•沃克吾德。彼得曼吓得尖叫起来,他猛的挡在了剑尖前,大吼道:“原神教,原神教的祭祀长老们。原神教是我们地下第六层、第七层的一个大教派,我是派中的护教战士!”



‘原神教’!方文皱起了眉头,他寻思了一阵,回想了一下自己曾经看过的一些文件,终于摇了摇头:“好吧,我对你们原神教的事情并不关心,好像我对你们也没有印象。不管你们是为了推翻执政府还是为了毁灭世界,不关我的事情。”



彼得曼的脸色突然变得很轻松,他正要说话,方文却指着子仪•沃克吾德笑道:“你儿子,我要了。我带他走,负责治好他,但是他要为我工作!一句话,我只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让他跟我走,你们就没事。他不跟我走,我杀光这个基地的所有人!”



随手一拍,一道红光扑向了彼得曼和子仪•沃克吾德身后的那台仪器,那造型古怪的仪器突然通体发红,慢慢的融成了一滩铁水,露出了后面十几挺正在充能,炮管却已经软化弯曲的老式激光炮。



“看,你们的后手,对我一点效果都没有。”方文笑了起来,大少剑在空气中划出了一道道漂亮的弧光。



彼得曼一P股坐在了地上,他茫然的看着方文,然后又看向了自己的儿子,他身上的肉哆嗦着,渐渐的,方文都察觉到一股极其庞大的能量正在彼得曼的体内汇聚,似乎彼得曼有和自己拼命的心思。



子仪•沃克吾德突然大叫了起来:“爸爸,让我跟他走吧。在地下,已经找不到可以满足我研究的材料了,让我跟他走。”



“可是,亲爱的宝贝,我怎么能让你跟一个不知道来路的陌生人离开?”彼得曼体内的那股能量还在不断的强化,一丝丝的电光自他浑身毛孔中冲了出来。



“方文,上校,地球本星新编打击军团第一旅指挥官。按照军部法令,我有权招收五十人以下的幕僚。”方文懒散的挥动着长剑,慢慢的将那四台还在扭动的机器人斩成了粉碎。他双眸中冒出了近乎实质的银光,他幽幽的说道:“我现在,缺少可以信任的心腹啊,如果现在跟随我。。。难道你们不想有一天可以去地面世界生活么?”



彼得曼体内还在急速提升的能量突然一滞,他望着方文,喃喃自语道:“真奇怪,你是军部的军官,但是选民也好、高级公民也好,他们从来不会从我们这些原生民中招人。你。。。”



“啊,我和那群白痴不同。”方文一P股坐在了一个机器人残缺的脑袋上,笑嘻嘻的看着父子两:“实话实说,我也不敢相信那些人,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是某个势力的耳目呢?相比起来,我更加愿意相信。。。比如说,你们父子两!”



父子两相互看了看,彼得曼还在低头沉思,子仪•沃克吾德却指着方文P股下坐着的那颗机器人脑袋微笑道:“那么,上校,我要提醒你,你坐着的那个金属脑袋里,我在里面放了一颗磁暴弹。”



方文浑身肌肉猛的绷紧,眼里银光猛的亮了起来。



子仪•沃克吾德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那么,我愿意跟着你走。爸爸,你留在这里,我跟着上校离开。。”



彼得曼骇然抬起头来,他惊问道:“宝贝儿子,你说什么?”



子仪•沃克吾德轻笑着,用力的点了点头,他大大的眼睛望着方文,方文能感觉到子仪•沃克吾德那坚定的决心:“赌一把,爸爸,总比我们死在这里强。上校会毫不犹豫的杀死我们,如果我们不答应他的条件。但是我相信,只要我能够表现出一点点的才干,我们也能得到相应的好处,不是么?”



方文眯起了眼睛,他P股用力的往地下一坐,将那颗机器人的脑袋震成了无数的碎片。



他‘嘎嘎’笑起来,指着子仪•沃克吾德笑道:“我能给你们的,会比你们能想象的多得多。”方文得意的看着P股下的一摊碎片,‘咯咯’乐道:“磁暴弹?哈哈哈,现在呢?”



子仪•沃克吾德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他叹息道:“上校,你的P股不痛么?我记错了,我在里面什么都没装。”



方文的脸猛的一变,愤然望向了满脸是笑的子仪•沃克吾德。



渐渐的,方文的脸上也冒出了淡淡的笑意,渐渐的,方文看着子仪•沃克吾德,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方文笑得前俯后仰的,他用力的点头道:“好,好,好,好得很。彼得曼先生,没想到您能有这么一个儿子。很好,非常好。以后,你听我的命令,我给你资源和支援,你做好你的本分,你的儿子,就一定会没事。我会把他当作心腹来培养。”



方文的眼泪水都快笑了出来,他朝子仪•沃克吾德比出了一个大拇指,随后看向了门外:“那么,快点准备出发,我和人有约会,没时间在这里浪费。子仪,以后我就叫你子仪好了。你的轮椅不便行动,你只能用黑岩蜥蜴驮你出去。彼得曼,还要麻烦你去那黑岩蜥蜴的巢穴,我把它打晕了,估计现在还没醒来。”



彼得曼点了点头,他看了看子仪,用力的抱了抱他,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方文笑了笑,一手将子仪抱在了怀里,快步走出了这个堆满了各种器械的房间。



子仪•沃克吾德留恋的回头望了一眼那乱糟糟的房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方文却突然又一次大笑起来,他笑得如此颠狂,差点没把子仪给丢了出去。



“妈的,人家都是抢女人。我方大少抢了一个男人回去,这算什么事啊?”



笑声在地道中回荡,方文踏着一个个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的大汉,快步走出了这个隐秘的黑帮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