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风雨篇第四章(今日两更第一更)
章节列表
《人途》风雨篇第四章(今日两更第一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方文右手随手一划,激光枪喷出十几道强光,准确击中那些壮汉手上的老式枪械。高温将枪管融化,枪托上也冒出了红光。面容狰狞的壮汉们发出惊骇的尖叫,同时松手丢下枪械,抱着烫伤的手掌大叫大嚷的蹦跳起来。



彼得曼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一对豆子大小的眼睛里凶光闪烁,他转过头来看着方文,突然用力的将头伸向了方文。他大吼道:“来吧,对着我的脑袋来一枪。哈哈哈,都说激光枪打死的人不会痛,来,给我脑门上来一枪!杀了我,然后你也得陪着我死死!”



小房间四周传来密集的脚步声,方文精神波动朝四周一扫,发现有数百条强壮的大汉手持各色凶器围了上来。那角斗场中的十名修罗队成员更是一脸麻木的大步走近,渐渐的眼里冒出了野兽一般渴望杀戮和血腥的红光。彼得曼发出得意的笑声,他站起身来,抓住方文握枪的右手,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眉心,低声咆哮道:“来,扣动扳机,只要一枪,我就死了!”



方文阴沉的看着彼得曼,他左手轻轻的敲打着椅子扶手,过了足足有三分钟,这才冷冰冰的问道:“真的开枪?”



一缕阴森的精神威压狠狠冲上了彼得曼的灵魂,他的脸色猛的一白,鼻孔中流淌出两道小溪般血泉。彼得曼肥硕的身躯不断的颤抖着,身上白花花的皮肉一波波的抖动着,发出细微的皮肉撞击的‘啪啪’声。他狠狠的咬着牙齿,一脸勉强的从齿缝中挤出了几个字:“开枪吧,我们一起死。”



沉吟了片刻,方文随手将激光枪塞进了自己口袋。彼得曼的身体猛的一松,摇摇欲坠的差点没一P股坐在地上。但是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他的身体再次绷得紧紧的。浑身稀疏松软的赘肉猛的一震,又是一通的肉浪起伏,彼得曼贪婪的望向了方文从口袋里摸出的一支拇指粗细、手指长、闪烁着淡金色光芒的一支药剂。



“这是~~~”彼得曼猛的吞了一口吐沫,他哆嗦着伸手抓向那支药剂。



方文手指一转,将药剂握在掌心。他双掌夹住药剂慢慢的摩擦着,似笑非笑的看着彼得曼:“你认识这玩意?基因修复液,而且是军部内部特供型号。纯度极高,极容易吸收,这一支,可以有效的延长一个高级公民五十年的寿命。而对于一个原生民而言,它不仅能延长原生民六十年以上的寿命,更能对他的身体进行调整,让他更健康、免疫系统更强大、甚至能增加一定的脑域开发度。”



突然将药剂丢向眼冒绿光的彼得曼,彼得曼手忙脚乱的接住了药剂,紧紧的将它握住,按在了心口上。



“修罗队十个人归我,这支药剂,归你。公平合理,彼得曼先生觉得如何?”方文翘起二郎腿,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笑吟吟的看着彼得曼。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彼得曼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他沉声道:“修罗队的队员是一家人,他们的亲眷还有四十七人。”



满不在乎的点了点头,方文淡淡的说道:“将他们的身份卡全部给我,从此以后他们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彼得曼用力的点了点头,伸出右手迫不及待的说道:“成交!”



方文伸出手轻轻的碰了碰彼得曼满是汗水的肥硕手掌,笑着说道:“成交。彼得曼先生是一个很明智的人。呵呵,不过。。。”



刚刚露出一丝笑意的彼得曼猛的紧张起来,他握着药剂朝后退了两步,肥大的脸蛋抽搐着问道:“不过什么?”



“嗯!”方文摇了摇头,随手将茶杯丢在了地上,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这才悠悠的说道:“不过,修罗队这个名字。看得出来彼得曼先生对古文化有点研究,修罗,是一个神族的代称,但是他们并不喜欢杀戮。修罗队,应该是阿修罗队才是。阿修罗,逆天神,是恶魔的族名,他们才喜欢杀戮,他们才是这样浑身充满了杀气。”



彼得曼的嘴角急速抽搐了几下,他干巴巴的陪笑道:“您可真博学。但是,我对于所谓的古文化一窍不通,这个修罗的名号,也是听一些客人说起,我觉得名字不错,才在组建修罗队的时候用上的。其实,我哪里知道什么修罗、阿修罗的来历呢?”



“你不知道古神话传说?”方文双手抱在胸前,歪着脑袋上下打量了彼得曼一阵,轻轻的摇了摇头:“算了,人是我的了,我带走了。”



随手在彼得曼肩膀上拍了几下,方文懒洋洋的走出了包间,指着修罗队的十条壮汉说道:“你们现在是我的人了。去穿上衣服,带上你们的亲眷,跟我走。以后你们十个帮我卖命,我负责供养你们的亲眷和你们。唔,为我卖命,待遇比这头肥猪要强一百倍!”



修罗队的成员同时看向了彼得曼。



彼得曼夸张的挥动起两支肥壮的手臂,大声叫道:“啊,没错,这位先生说得对极了,你们自由了,你们不再是我角斗场的角斗士了。你们的亲眷也不再是我的奴隶,带走他们,然后跟着这位先生去享福吧!这位先生不是地下第七层的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他身上的富贵气息,他是上层的上等人,你们有福了,该死的,把你们的装备给我留下!”



彼得曼气势汹汹的冲到修罗队的成员面前,狠狠的踢打着他们,将他们手上的战斧和盾牌扒了下来,然后喝令几个属下将这些凶器扛进了一栋石屋。随后彼得曼这才挤出了一脸灿烂的笑容,朝方文鞠躬行礼道:“尊贵的先生,您,还需要什么?我的角斗场,还有几千个战士!”



鞠躬对于彼得曼而言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任务,他的腰仅仅是弯了三十几度,肚子上的脂肪就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呻吟。他气喘吁吁的直起了身体,一对小眼睛飞快的眨巴着看着方文,那脸上的表情无疑是在对方文说:“好了,您这条过江的强龙赶紧离开,大爷我不乐意再见你了。”



耸耸肩膀,方文随手从口袋里掏出几把铬币丢在地上,淡淡的说道:“这是给那几位兄弟的烫伤费用,好好的整治一下。”



他等了几分钟,修罗队的十条壮汉就穿了一套破破烂烂的皮衣,领了数十个形容憔悴一脸菜色的男女老少行了过来。



方文用力的拥抱了一下彼得曼,毫不介意他的满脸油汗,嘟起嘴在他额头亲了一口,热烈的拍打着他的后心,大声笑道:“彼得曼先生,这次我们的合作很愉快。我想,我们以后还会有再见的机会的。您是一个好人,真的!”



用力的拍了拍彼得曼的脸蛋,将他脸上的肉袋拍得‘啪啪’作响,方文朝修罗队的人打了声招呼,大摇大摆的带着他们离开。



彼得曼数百名凶神恶煞般的属下羡慕至极的看着修罗队的人,他们的目光不断的瞥向地上的大把铬币。铬币的数量大概有百多枚,面额都是五百的大面额铬币,五万多铬币,这在地下第七层不要说做医疗费,简直都可以收买近百条人命了。



“这群好运的家伙。”那个猥琐的中年人凑到了彼得曼的身边,低声嘀咕道:“老板,真的就这么放他们离开么?没有了修罗队,我们角斗场的吸引力可就下降了一大截呀!您看!”



彼得曼紧紧的握住那支药剂,原本粗鲁野蛮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睿智的光彩,他眯着眼睛,冷漠的说道:“这个人,我们招惹不起。”



他掂掂药剂,冷笑道:“比尔,看清楚这支基因修复液外壳上的标志,军部特供的货色,只有上校级别的军官才能用自己的功绩点兑换出来。招惹他?为了一个修罗队招惹他?没那个必要!而且,你知道我多需要这样一支高标号高纯度的基因修复液。”



看到比尔悻悻然的脸色,彼得曼笑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仪器,随手丢给了比尔:“看看扫描器上的数据吧。这个家伙的身体强度已经超出了扫描器的最高标定――他的身体强度超过了正常人一百五十倍!而他的内力,起码在四十甲子以上!比尔,你也修炼有内功,就算是肉体强度达到了正常人的一百五十倍,能容纳四十甲子的内力么?”



比尔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惊骇的嘶声叫道:“他已经炼气还液,他才多大?炼气还液!只能是他压缩了真气,他的身体才能容纳这么多的真气!否则,就算是他的肉体强度超过正常人的两百倍,四十甲子的真气也足以撑爆他!”



“是啊,和那些怪物一样强大的肉体,炼气还液,年龄还不超过二十岁的上校。招惹不得!”彼得曼冷笑了几声:“我们等着看热闹吧,这样的人物就算是在那些自诩为神一样的选民中也是受到注意的天才,这样的人居然会来我们地下第七层!看来那些乱党有乐子了!”



摇了摇头,彼得曼阴沉着脸蛋下令道:“向长老们汇报今天的事情,建议长老们下令,让兄弟们都缩回各处据点,不要活动了。”



比尔点了点头,猥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和他的尊荣完全不符的神圣和肃穆,他低声叹道:“那些该死的乱党,他们每次都会连累到我们。”



彼得曼摇摇头,转身离开。



他嘀咕道:“修罗?阿修罗?哼,比尔,这次挑选九个人重组我们的核心战队,唔,就叫做‘九部天龙队’!”



方文带着修罗队的人在集市中漫无边际的行走。他的左耳内,一个小小的耳塞中正传出细微但清晰的话语。



方文突然笑了起来:“九部天龙队?有趣,这家伙,真有趣。他是故意起这些似是而非的名字?唔,什么扫描器能够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扫描出我的身体强度?这是基地医疗中心大型医疗器材才有的功能啊。嘿嘿,有趣,真有趣!”



猛的转过身体,方文差点和走在他身后的那名头发花白的壮汉撞在一起。壮汉反应极快,眼看方文要撞上自己的身体,他急忙退后了一步。



摸了摸自己差点遭殃的鼻子,方文抬头看看这比自己高了两个多头的壮汉,点头道:“你是修罗队的队长?”



壮汉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方文,沙哑的说道:“南宫。。。南宫煞,我的名字叫做南宫煞。他们是我的儿子和孙子。”他指了指另外九个修罗队的队员,慢吞吞的介绍道:“我的儿子南宫飞、南宫逸、南宫遁,六个孙子南宫一、南宫二、南宫三、南宫四、南宫五、南宫六。”



方文眼里闪过一缕精光,怜悯的望了南宫煞一眼。可怜的人,方文几乎能猜出他的生命旅程。当他在角斗场成为角斗士的时候,因为他杀人无数,他被称为南宫煞,但是那时候,他心中还有一定的希望。所以,当他的儿子出生后,大儿子被起名为南宫飞,希望他能一飞冲天。但是二儿子出生时,他只希望二儿子能轻松点过日子,故而名之逸。而三儿子出世时,一个遁字就将他想要脱离角斗士的血腥杀戮生活而无可奈何的心思刻画得淋漓尽致。



随后,当六个孙子接二连三的出生时,失去了所有希望的南宫煞,干脆就以数字编号将他们命名。



这是一个被生生磨灭了对生活一切的希望,所有人只是凭借本能在角斗场厮杀拼命借以养活亲眷的人。



“跟着我,也许有一天你能恢复你本来的姓名。”方文瞥了南宫煞一眼,随手掏出一把铬币丢给了他,指着旁边的一个酒铺说道:“你带着家人进去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喝点酒,我有点事情要去办一下。”



南宫煞麻木的接过铬币,茫然的看着方文好似一缕流水融入了大海一般,只是几个滑步就失去了踪影,眼里突然闪过了一缕锋利的精光。



“本名么?”南宫煞干燥的嘴唇轻轻蠕动,低沉的说道:“我,还能恢复本名么?”



方文则早就赶回了彼得曼的角斗场,远远的望着彼得曼带着几个心腹打手上了一辆用地下蜥蜴拖拽的大车,慢慢的往集市的另外一个出口赶去。方文笑了笑,轻轻松松的跟在了他们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