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风雨篇第三章(今日两更完毕)
章节列表
《人途》风雨篇第三章(今日两更完毕)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最后申明一次,这本书存稿只剩下40章十余万字,如果不信自己去问血红!再加上血红过年休息十天,还要做毕业论文,这存稿还不知道能不能支撑到他休息结束呢!

————————————————————————————————————————————





披肩长发光滑油亮,英俊的小脸蛋洗得干干净净,脚上套着一双刷得光可鉴人的小牛皮靴子,身上套了一件类似和尚一口钟禅衣的灰褐色粗布大褂,肚子前巨大的口袋里装满了‘叮当’作响的铬币,方文以这种装束出现在地下第七层的一处自由集市。



所谓自由集市,就是非执政府官方开辟,由原生民们在地下的天然洞穴、天然地谷中自发聚集而成的公众场所。这里有各种非法、合法的交易,有各种千奇百怪的东西,更有各式各样的人。从执政府的通缉犯到乱党的头目,从原生民中的黑社会组织成员到一些不知道干些什么营生但是绝对和遵纪守法联系不起来的暴徒,这里就是很罕见一个执政府的军方人员――尤其是做地下原生民打扮却梳洗得干干净净,和身边那些脏兮兮的原生民格格不入的军方人员。



这个集市很大,是欧洲大区地下第七层规模最大的一个集市。集市在一个地缝中,岩层的运动使得这里出现了一个深千多米宽五百多米长有近十公里的大地缝,集市就在地缝内,布满了整个地缝并且向两侧的悬崖峭壁延伸出去。平地里满是石头修建的房屋和各种棚子,两侧峭壁上则是开凿出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店铺,有石栈道联通它们。



峭壁上人工种植了无数地底特有的荧光菌、苔藓等,一点点黯淡的荧光汇聚起来,将这地缝照耀得亮如白昼。



方文行走在拥挤的市集中,所有人都用谨慎、防备的眼神打量着他,一些粗壮的汉子斜靠在路边的石屋墙壁上,不断的抛动手上的匕首,用审视充满杀气的目光死死的盯住了他。方文将自己打理得一尘不染,但地下第七层却是最缺水的地区,除了某些好运的靠近地下河流的地方,所有人都依靠执政府提供的循环水生存――很少有第七层的居民会把自己打理得这么干净。



就好像一头山羊走进了鬣狗群,浑身似乎都闪闪发亮的方文实在是太招摇了――有其他口袋里传来的,可是铬币的撞击声。



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不了。一群十几个壮汉缓缓的分开人流,朝方文走了过来。方文龇牙咧嘴的朝他们笑了笑,突然转身走进了一扇木门。壮汉们愣了愣,同时停下了脚步,愤怒的望着这头在不断向他们招手挑衅的‘小肥羊’。



走过木门,是一块有近万平米的空地,空地四周建造了一层层向上的看台,此时正有近万人站在看台上,放声吼叫着。所有人都红着脸膛、红着眼睛、发出野兽一样的嚎叫声,他们汗流浃背,他们兴奋的跳跃着,发出没有任何意义的喊杀声。地面在颤抖,一股股混浊的热浪自看台上滚涌出来,人类的野性和残忍,在这一刻暴露无遗。



空地正中,两队壮汉正在拼命的厮杀。他们浑身**,左手上缠着地下特产的坚硬蜥蜴皮,右手握着黑色岩石磨制的短剑,猛烈的冲撞着,将短剑刺向敌人的心脏,用左手去抵挡敌人刺来的短剑。黑石剑和蜥蜴皮撞击在一起,不断的发出刺耳的响声,溅起一片片刺目的火星,不时有人身上中剑,喷出大片的鲜血,顿时看台上的人群就是一通欢呼,不断的吼叫着‘杀’!



一只毛茸茸的大手突然按住了方文的肩膀,一个脸上长满黑毛、袒露在外的身体上也长满了寸许厚的黑毛整个有如一头大猩猩的壮汉转到方文身前,沉闷的咆哮道:“押注!最少十个铬币下注!不下注的人,不准进场!快,你赌哪一队人有人死剩下?”



随手抓了一把亮晶晶的铬币,方文数也不数的丢给了壮汉,他懒散的说道:“随便给我押一个队,我是来找乐子的。”



“嘿!”壮汉兴奋的狂笑起来,他用力的搂了一下方文的肩膀,大叫道:“阔客上门了!您要去贵宾房观看角斗么?要女人陪你么?一岁以上三百岁以下,各种年龄段的随便你挑。嘿,婊子们,有生意上门了!”壮汉奋力的朝木门口的一栋石屋招了招手。



大群花枝招展的女人蜂拥而出,好似饿虎扑食一般扑向了方文。这些女人有的面容娇美、有的略显丑陋,但无不充满了腐烂苍老的气息,哪怕那些看起来不过十岁出头的小女孩子,也好似被人狠狠蹂躏后丢进污泥里的野花,又被数以千计的人重重的踏过一般,给人的感觉就是她们正在死去,急速的死去,或者,她们其实已经是死人。



方文大骇,他随手丢了一把铬币给那壮汉,急声道:“我不要女人,给我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就成。”



壮汉随手将一把铬币塞进自己口袋,用力的朝那些女人挥了挥拳头,很简单的吼了一句:“滚!”



女人们同时站住,刚刚还挤出了笑容的脸上恢复了一片死气沉沉,僵硬、麻木有如行尸走肉一般走向了那栋石屋。



方文吞了口吐沫,扭头不看向她们。黑毛壮汉殷勤的领着方文,来到了看台上一个用石板隔断开的小房间内。这里视线很好,居高临下可以轻松的看到角斗场上的全部动静。虽然和那些大吼大叫的人只隔开了寸许厚的一层石板,但是也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与众不同的自我膨胀感。尤其小房间内居然还备有品相不错的茶叶和热水,更有专人服侍,这更让方文吃惊了。



“不愧是欧洲区地下第七层最大的自由集市,不愧是下三层城市群中最有权势的黑帮首领的地盘。”方文暗赞了一句,端起了一进门就送到他面前的热腾腾的茶水。



刚刚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那还站在门口的黑毛大汉就急忙叫了一句:“客人,一杯极品的天然茶,承惠十万铬币!”



方文的手一僵,慢慢的抬起头来,望向了那大汉。黑毛大汉的脸上正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似乎带着点企盼、带着点残忍、带着点迫不及待的看着方文,他手臂上、袒露的胸膛上一块块肌肉疯狂的跳动着,对方文发出了**裸的武力威胁。



“操,这么老套的仙人跳啊?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你怎么也要让我多喝几杯茶之后,在结帐的时候再来报价,岂不是能多赚一点?”方文摇摇头,恨铁不成钢的教训起来。黑毛大汉和小房间内侍候的少年听得一愣一愣的,脸上神情瞬息万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再次摇了摇头,很刻薄的损了黑毛大汉几句,方文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巴掌大小的塑料卡片丢了出去。他淡淡的、满不在乎的说道:“价值两万标准点的食物对换卷,现在标准点和铬币的兑换比例是多少?应该足够用了吧?”



大汉死死的抓住了塑料卡片,惊愕的扫了一眼,飞快的将卡片塞进了口袋,然后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方文笑了,他房间内的少年招了招手,很刻薄的说道:“把你们这种和马尿没区别的下三滥‘极品天然茶’再给我来一杯。”



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方文老老实实的看了三场角斗。



三场决斗,分别是十人对战、三十人对战、五十人对战,每一次都必须有一方人死光角斗才能结束,每一场角斗结束后,喷着热血的尸体就被胡乱的堆在场边,散发出浓烈刺鼻的血腥味。所有看台上的观众都被这血腥的一幕刺激得神魂颠倒,益发狂热的吼叫起来。大把大把的小面额铬币不断的自他们口袋里掏出来,兑换成了一张张小小的赌卷。



“真是够热闹的。”方文鄙夷的看了一眼这些狂热而麻木的人,轻轻的摇了摇头:“你们啊,就是送去殖民星挖矿的命。起码有的人还知道要做点什么,而你们已经开始享用这种生活,一群该死的王八蛋!”



银色的幽光自方文眸子里荡漾出来,当看台上几名男子狂热的冲下看台,凑到一具刚被杀死的角斗士尸体上吮吸热血时,方文的脸色变得阴寒无比。他的眸子已经全部转化为银色,有如两颗小太阳,眼眶中的银光射出足足有数尺远。小房间内侍候茶水的少年只觉得浑身一寒,还没看清方文眼睛的变化,就被一道精神冲击轰得晕了过去。



一个个子矮小獐头鼠目极度猥琐的中年人走进了角斗场,他伸出双手疯狂的欢呼道:“亲爱的、尊贵的客人们,欢呼吧,欢迎我们战无不胜的‘修罗队’展示他们的狂暴和血腥!还是老规矩,他们十个人,对战一百个刚刚训练好的战士,表演赛,纯粹是表演赛!”



他蹦跳着吼叫着,黑漆漆的牙齿上几根挂着血丝的肉筋被方文看得清清楚楚,方文厌恶的转过头去。中年人狂吼道:“我再次重复一遍,有谁有勇气组队挑战‘修罗队’?任何人都可以组成一百人以下的队伍挑战他们,如果你们能杀光修罗队的成员,你们就能得到五万个铬币的重奖!五万个亮晶晶的铬币,五万个沉甸甸的铬币,五万个!五万个!”



看台上的人群轰然跳起,先是毫无意义的吼叫了几声,随后看台上爆发出了愤怒的骂声。



“滚!骗子!没人能战胜修罗队!他们是最强的!没人能战士他们!滚下去,我们要看修罗队杀人!”



“对,滚下去,修罗队,修罗队!”



“修罗队,杀光这群蠢货!杀光他们!”



一队十名身高两米三十开外,同样**着身体的壮汉缓步自不远处一栋石屋内走出。他们身上满是伤痕,一块块暴突的肌肉有如斧劈刀切一般棱角鲜明,黑漆漆的皮肤下一丝丝钢筋般的肌肉不断的跳动,充满了狂暴的力量感。他们神情麻木,双目呆滞无神,拎着左手的圆形石盾和右手的双刃石斧慢吞吞的迈着僵硬的步伐走进了角斗场。



这一队十人往角斗场中一站,一股冰冷的好似临死之人最后一口吐息的气息顿时弥漫全场,所有狂热的看客同时静默,随后突然爆发出狂热的叫声。



“修罗队?有点意思,真不错,每个人的内力都有一甲子以上。而且还注射过分量不等的肉体强化药剂,真他奶奶的不公平,那群明显平民的家伙,真可怜!”飞快的测算出这十名壮汉的实力,方文看着从另外一栋石屋中走出的一百名矮小瘦弱的左手裹着蜥蜴皮右手拎着黑石短剑的角斗士,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是谋杀,表演,总之不是角斗。”



叹息了一声,方文翘起了二郎腿,眼里的银光消散无踪,地上躺着的少年也突然浑身一抽搐,猛的醒了过来。少年畏缩的退出了门外,方文去看都没看他一眼。“鲁灵手下的那几个情报员干得不错,这一队家伙,正好拿来做我的亲兵。”方文满意的摸着下巴:“狂、赵家兄弟,加上这一队十个壮汉,啧啧,清一色的配上尉官制服带出去,这个轰动效应,啧啧!”



咂吧了一下嘴,方文眯起眼睛笑道:“这里的老板挺厉害,他从哪里弄到的元液给这些家伙?”



角斗场中,一场角斗。。。不,一场屠杀拉开了序幕。



十名有着一甲子以上内力修为,肉体强度超过常人十倍,手上石斧重量超过两百斤的壮汉,对一百名没有内力,没有经过肉体强化,只会简陋的基本武技,手上石剑重量不超过三斤的‘战士’展开了屠杀。



屠杀的过程无比的乏味,方文双手托着下巴,有气无力的看着角斗场内血水横流。



十三秒,只花费了十三秒,一百人被杀得干干净净,修罗队的十名队员浑身喷满了鲜血,浓厚的血浆慢慢的自他们身体滑下,他们缓缓的举起盾牌和斧头,仰天发出疯狂的、野性十足的嚎叫。这一刻,因为血和肉的刺激,这十个人的脸上才稍微露出了一点生气,有了点人味。



场内的看客又是一阵欢呼,他们兴奋的挥动着手臂,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丢向了修罗队的十名队员。他们有的丢下了铬币、有的丢下了一些啃过的骨头、有的则是干脆丢下了随手抓起来的石头。修罗队的十名成员麻木的任凭这些东西打在身上,死气沉沉的站在场中。



那猥琐中年人再次跳了出来,他绕着修罗队的成员走了一圈,指着看台上的观众大声吼道:“你们,地下城的勇士们,你们有勇气组队挑战我们的修罗勇士么?五万个铬币,五万个铬币啊!这是一笔财富!你们不想要铬币么?”



全场静默,没有人吭声。中年人上蹦下窜的闹腾了一阵,最终无奈的摊开了双手:“那么,让我们的修罗勇士休息吧。你们这群混蛋,今天的角斗结束,修罗队这个月的表演赛也结束,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对了,把你们的老婆带回家,看看她们今天给你们赚了多少钱!”



万多名观众同时叫骂了一阵,懒散的退场走开。



方文将茶杯中的凉茶泼在地上,拎起火炉上的茶壶给自己续了一杯茶,慢吞吞的品起了茶水。



等得场内的观众都离开了,一名圆滚滚的身高两米开外腰围起码在三米左右的大胖子带了十几条壮汉,笑吟吟的来到了方文包间的门口。



不耐烦的抬起头,方文朝那大胖子抱怨道:“效率实在太低了,现在的黑社会,都只有这种效率么?尊敬的彼得曼先生,你应该在你的手下向你汇报说有我这样一个冤大头出现的时候,就带着你的打手队伍赶紧赶来!”



圆滚滚的,穿了一件和方文身上的样式差不多的大褂,只不过大褂是使用蜥蜴皮制成的彼得曼很夸张的笑了起来:“哦,亲爱的客人,我现在来也不晚,不是么?”他红扑扑的包含油光的脸剧烈的抽动着,晃悠悠的走到方文身边,一P股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满意的大笑着:“我能问问,您是干什么的么?您看,我对您一点儿都不了解,而您甚至知道了我的名字!”



油光闪闪的脸上,一对黄豆大小的眼睛飞快的眨巴着,彼得曼死死的盯着方文,好似能从他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方文端起茶杯,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看都不看彼得曼一眼,悠游自在的说道:“哦,彼得曼先生一定不会喜欢我的职业,也就不用提了。至于今天我的来意嘛,也很简单。修罗队你要多少钱才肯卖?”



彼得曼惊呆了,他愤然站起来,指着方文吼道:“你,想死么?”



方文的反应很直接,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柄激光枪,枪口紧紧的贴住了彼得曼的太阳穴。



‘哗啦’,彼得曼带来的十几名壮汉同时从衣服下面掏出了各式枪械,这些使用古老的火药发射药和金属弹丸的枪全部对准了方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