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风雨篇第一章(今日三更完毕)
章节列表
《人途》风雨篇第一章(今日三更完毕)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就在特A-313基地的隔壁,巨型激光割裂机在山崖上开凿出一块长宽近十公里的平台,这里就是地球本星打击部队新编军团第一旅的驻地。自高而下,在山崖上开凿出的四条宽敞的道路连通了第一旅驻地和特A-313基地的停机坪。



一列装甲运兵列车在特A-313基地的停机坪停下,随后一辆四轮突击战车呼啸着冲出了列车,划过一条S形轨迹,带着刺耳的轮胎摩擦声,拐上了通向第一旅驻地的大道。阳光正好高悬头顶,金灿灿的阳光洒下,宽有近二十米的大道反射出幽幽的青光。方文驾车在大道上飞驰,他从驾驶座上站了起来,从车窗里探头出去大声嚎叫着,以宣泄他的兴奋。



贝芬司他们成功的逃脱了追击他们的科学院和军部的战舰,现在估计已经飞到了火星附近的虫洞,已经快回家了。方文根本懒得和科学院的那群人多打交道,他径直驾车赶往他的新驻地。科学院的雪院长估计也没有脸面再来找方文帮忙,贝芬司一家的事情算是完美了结。



被奔云兽的生命结晶改造后,方文的神经反应速度高得吓人,他驾车的时候,经常能作出一些让人胆战心惊的危险动作,他也乐此不疲,经常是快要在车毁人亡的最后关头才调整过来。小小的突击战车在马路上蛮横的飙行,轮胎时不时的冒出道道青烟。



前方出现了一道合金大门,正好卡守在道路的尽头,大门两侧是两座小型炮台,数十个黑漆漆的炮口正对准了方文。一队士兵正站在门口,一名尉官向方文打出了停车接受检查的手势,示意他将车靠向路边。



方文刚刚犹豫了一下,正想直接将车开到门口呢,数十道瞄准用小功率激光就聚集在他身上,方文急忙举起双手,将车按照那尉官的手势停在了路边。几个士兵快步走了出来,沉声喝道:“请出示你的证件。”



“喂,兄弟,我好像是你们的最高长官吧?”方文叽哩咕噜的抱怨着,从口袋里掏出他的身份卡丢给了那士兵。



“啪!”士兵们同时向方文行礼,无比惊讶的看着方文。这个面容上还带着稚气的少年,居然是上校?新编第一旅的最高指挥官?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吧?士兵们心中忐忑,如此‘稚嫩’的指挥官,他们第一旅的伤亡率怕是前景不容乐观。



方文恼怒的瞪了士兵们一眼,嘀咕道:“什么眼神?再这么看我,就把你们当炮灰,不服我管教的,第六殖民星打得正热闹呢,让你们和那些硅基的烈龙亲嘴去。干!”愤愤然的发动战车,驾车从敞开的大门疾驰进驻地,那几个士兵的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打击部队的士兵都是精挑细选的有不弱功力的高手,方文的嘀咕声,可是被他们听得清清楚楚。



新编第一旅的驻地比特A-313基地还要来得好得多,特A-313基地的绝大部分建筑物还在山体中,而第一旅的驻地则是一个用巨型割裂机开辟出的圆筒形山谷。山谷前方是深不见底的地缝,另外三个方向则是高有近千米的悬崖,基地就处于平坦的山谷正中。



办公大楼、士兵的宿舍都贴着山崖修建,一些重要的例如军械库、医疗中心等单位则依旧是在山体内,必须通过一条重兵守卫的隧道才能到达。山谷正中长宽数公里的平地,则建成了各种训练场所,此时一片操场上,光着膀子的罗罡正在朝数千名士兵训话。



“不管你们是什么出身,不管你们个人实力如何,不管你们背后有什么靠山。到了这里,就得听我的!”罗罡大吼大叫道:“我,罗罡,将在未来一个月内将你们操练成士兵,能够在战场上活下来的士兵。不服气的人,可以上来和我比划比划!”



他双手抱在胸前,怪笑道:“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人被我教训过了,但是这两天又新来了一批人,你们可以试试嘛!打趴下了我,你们就是新编第一旅的总教官。”罗罡笑得很邪恶,他浑身骨节子都在‘噼里啪啦’的乱响。



狂、赵白天、赵黑夜三个块头巨大的家伙也横着膀子站在罗罡身后,他们三个龇牙咧嘴的发出猖狂的笑声,凶狠狠的看着那些面色惨淡的士兵。赵白天、赵黑夜兄弟也就罢了,刚刚注射了六只最新元液的狂,浑身精力充沛得几乎要爆炸,他只是站在那里,都有一股子凶悍的野味不断的扩散开,浑身肌肉都在不自觉的抖动。他得意的望着那些士兵,嘴里嘀咕道:“打趴下一个,就有肉吃!”



方文驾车慢吞吞的驶进了操场,他从车窗里探出了半个身子,笑嘻嘻的朝罗罡挥了挥手:“罗老头,把你从埃德蒙上校手里抠出来,他没哭天喊地的挽留你么?啧啧,这里就是新编第一旅的兵?我看也不怎么的嘛,怎么许多人都好像没毛的鹌鹑一样,畏缩得狠啊!”



罗罡看到了方文,不由得开心大笑起来。他大步冲到战车边,一手将方文从车里抓了出来。他低声笑骂道:“小家伙,你这官升得也太快了,真他妈的。你这个指挥官不回来,嘿嘿,基地可就要乱套了。我只能帮你操练这些新调拨来的士兵,其他人我可管不住!”



“其他人?”方文眨巴了一下眼睛,惊问道:“有人闹事?”



耸耸肩膀,罗罡随手将方文重重的杵在了数千名士兵面前。他大吼道:“看清楚了!这位方文上校,今年才十六岁,是军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校官,还他妈的是上校!你们不觉得手痒么?你们是不是很想揍他一顿?今天的训练课就改成,谁能揍趴下方文上校,谁就能有半个月的假期!嘎嘎!名额有限,你们想要假期的,可得趁早!”



“喂!”方文大叫了一声,正想要挣脱罗罡的手,一名士兵已经冲出了队伍。



那士兵上下打量了一下方文,惊呼道:“怎么可能?我们新编第一旅的指挥官,是这么一个小家伙?操!开玩笑么?”



深知方文秉性的罗罡笑了,他松开抓着方文领子的手,大步的退后,一直退到了狂他们三个的身边。罗罡得意的自言自语道:“妈的,老子舒舒服服的在特A-313养老,你他妈的把老子调来做你的新兵教官,这几千人**起来,不头疼么?总得给你找点事情做!”



晃了晃拳头,罗罡得意得笑道:“军队里的威信,是用拳头打出来的!小家伙靠好运做了上校,但是不可能靠好运做几千人的指挥官啊!男人,男军人,还得靠拳头说话!”



方文摸了摸鼻子,看着那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士兵,愤怒的踮起了脚尖。他自我安慰道:“没关系,老子才十六岁,还在青春发育期,这块头,迟早能长上去的。”咬了咬嘴唇,方文干脆扮出了一副天真可爱的笑脸,笑嘻嘻的对那士兵问道:“那么,请问。。。上士,你要如何才承认我是你们的指挥官方文上校呢?”



那士兵傲然抬起头来,冷笑道:“我通过了A等精英培训三个阶段的全部训练,我有五十年的功力,我的剑法。。。”



“够了!”方文打断了他的话:“一句话,打趴下你,你就承认我是你的指挥官,是不是?”



那士兵用力的点了点头,脚下分开马步,摆出了一个八卦掌的起手势。



方文走到那士兵面前,猛的抬起一脚轰在了他胸口,将他一脚踹出了十几米远。那士兵当场喷出一口血,再也爬不起来。



罗罡幸灾乐祸的大叫起来:“医疗兵!来救人了!喂喂,还有人吗?还有没有人?我替上校作主了,谁能打趴下上校,谁能打掉他满口大牙,就给他晋升三级!小子们,这可是升官的捷径啊!”



也许是因为罗罡的引诱,也许是因为穿着上校制服的方文实在是看上去过于单薄瘦弱,三名士兵同时从队伍中抢了出来。



方文抬脚飞踹,三人每个人都是脸上挨了一脚,一头倒飞出十几米倒在了地上。



又有五人同时抢出,沉重的拳脚带着破空声轰向了方文。方文不闪不避,无比野蛮的将身体主动的迎了上去。他身体只是一抖,五个人的胳膊、大腿同时脱臼,被一股蛮力震飞了老远。



罗罡的瞳孔猛的缩小,他惊骇的低声嘀咕道:“不对劲,这小子一直没有使用内力,他的肌肉力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离开基地去第六殖民星的时候,他的肉体强度最多是常人的十倍左右,可是现在,妈的!他吃了什么东西?”罗罡本能的捏紧了拳头,身上一块块的肌肉迅猛的膨胀开,身体附近发出了细微的破风声。



简简单单的一拳、一脚、一脚、一拳,方文迅速的击倒了近百人。这些士兵都是精锐,和特A-313基地的别动组成员相当的精锐,他们无非是经验少了点,但是他们的功力都是实实在在的。但是不管他们用的什么招式、用了多少内力,根本就无法让方文感到一点儿疼痛。



方文冲进了数千人的队伍,主动的向这些新兵提出了挑战。他‘桀桀’怪笑道:“要打,就一起来吧,这样更热闹!”



新兵们怒了,他们可都是精英,从数百亿地球公民中自幼精挑细选培养出来的精英,他们怎能容忍方文这样的挑衅?



原本站得整整齐齐的方阵一时间乱得一团糟,所有人同时扑向了方文,数千人围殴一人,喊杀声震动了整个基地。



军官办公大楼里冲出了一批人来,玛蒂娜、鲁灵、严钢等人同时冲到了操场边,目瞪口呆的看着乱成一锅粥的操场。



方文有如一头发狂的公牛冲进了一群小鸡中,他随手一挥,就有数十人仰天栽倒;他随便一扫腿,就有数十人翻滚着被打飞出操场。他没有动用内力,只是纯粹依靠肉体的力量,就将这些拥有三十年到六十年不等的精锐士兵打得歪歪倒倒不成阵列。



只是几分钟的功夫,就有近千人被方文击倒在地口吐鲜血动弹不得。无数拳脚落在方文身上,却只是让他感到一种很舒适的酥麻感,好似有许多人在同时给他按摩一般,越是击打,方文的状态就越好,越是极大,方文的兴致就越高。



最终,方文突然跳了起来,他原地跳起来十几米高,双手猛的托向天空,一轮红光在他手上急速成形。



罗罡、玛蒂娜同时尖叫起来:“闪开!都闪开!”他们想要冲进操场,但是哪里来得及?



方文手上那轮红光急速扩张到米许直径,一轮轮逼人的热浪自他身周散发开,一股让人双腿发软的压力自空中传来,那些新兵也不是蠢人,听到罗罡、玛蒂娜的叫喊声,他们急忙朝四周退避。但是他们刚才的队形过于密集,此时被挤在最中间的那一群人哪里退得开?



双手一合,重重的将那一团红光轰下了地面。方文大吼一声:“老子是你们的指挥官,认清老子的这张脸!”



体内有如水银状凝练的罡气急吐,急速涌入那一团红光中,方文的身体猛的腾空而起近百米。



好似一颗重磅炸弹爆炸,随着一声巨响,火云冲天而起,炽热的气流一浪浪的朝四面八方奔涌,近千名士兵被气浪掀飞,所有新兵的脸上、手上都出现了斗大的水泡,这是被那热浪烧出来的。



操场上出现了一个深有数米直径超过三十米的大坑,操场下铺垫的数层特种钢板被炸得支离破碎,裂口处一块块狼牙形碎片狰狞的露在空气中。近百名浑身焦黑的士兵横七竖八的倒在坑内,嘴里发出有气无力的呻吟声。



方文慢慢的飘落地面,看了看那些面色惊惶的士兵,满意的点了点头:“拳头大的是老大。老子一个人揍趴下你们这么多人,所以老子是这个基地理所应当的指挥官!谁还不服的,我现在就去开阵亡证明,证明你们在和乱党的争斗中捐躯,如何?”



所有还能支撑着站立的士兵本能的一个立正,朝方文行了一个军礼。他们被方文打怕了,被方文打服了,所以他们立刻成为方文忠诚的拥护者。军队就是这样,强者为尊。所有的士兵都用狂热的目光打量着方文:不愧是十几岁就能成为上校的天才,他注射了多少支元液才有今天这么可怕的力量啊!



士兵们开始幻想,如果自己能注射这么多的元液,岂不是。。。呵呵,呵呵!有的士兵脸上已经露出了笑意。



方文满意的点了点头,正准备命令医疗兵们将伤员送去救治,几艘外形狰狞的黑色战舰突然自空中笔直的落下。



这些战舰几乎是贴着方文他们降落,飞船引擎掀起的狂风,使得所有功力不够的人只能狼狈倒退,更有数百名新兵被劲风吹得飞起,狼狈的摔倒在地。能够顶着飞船掀起的狂风勉强站稳的,只有方文、罗罡、玛蒂娜三人,就连狂、赵家兄弟这样身体强悍的蛮人,也别风吹得缓步倒退,根本无力站稳脚步。



飞船的舱门打开,近百名身穿黑色风衣腰佩长剑的青年男女缓步而出,阴冷的煞气自他们身上扩散开,激得方文猛的打了个喷嚏。



这些青年快步走到方文面前的战舰舱门口,整齐的排成了两个纵队,随后这架飞船的舱门才缓缓开启,一名身穿月白色三星元帅制服的俊美男子缓步而出。面带笑容的凯文,正跟在他的身后。



一名青年突然高声喝道:“天罚神将风齑阁下驾到!”



“呃!”方文目不转睛的盯着风齑,他忘记了行军礼,而是自然而然的伸出了手去:“风齑阁下?”



方文心里寻思道:“风门的人么?这是我多少辈的徒子徒孙呢?孙子,叫我一声爷爷听听!”



风齑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方文伸出的手,很配合的伸出手指碰了碰方文的手指,不咸不淡的说道:“方文上校?你们第一旅,好热闹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操场正中的那个大坑,以及坑里横七竖八的躺着的百多名浑身焦黑的士兵。



跟在风齑身后的凯文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