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进化篇第四十三章(今日三更第二更)
章节列表
《人途》进化篇第四十三章(今日三更第二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淡紫色的天空,几轮月亮遥相呼应。



方文坐在基地后山炮台中最大的一门主炮的掩体顶部,仰望着天空的月亮。



玛蒂娜坐在离他有两米远的地方,同样是呆呆的望着天边的一轮圆月。



方文的身体扭了扭,他朝玛蒂娜小心翼翼的靠近了几寸。玛蒂娜没发现他的动作。于是,方文再次扭了扭身体,又靠近了几寸。慢慢的,慢慢的,方文挪到了距离玛蒂娜不到两尺的地方。当他还想继续靠近的时候,一柄寒气形成的匕首已经顶住了他的软肋,方文只能无奈的朝一旁挪了挪,那柄晶莹的匕首这才化为一缕寒气消散。



“唉,真是。”无奈的扭头看着玛蒂娜的侧面,方文突然指着天空那轮青紫色的月亮笑道:“玛蒂娜,那月亮今天的光亮不够啊。”



“哦?”玛蒂娜诧异的看了方文一眼,随手掏出了一个方形电子仪器对着那月亮扫了一下。银色的秀美微微一扬,她摇头道:“光照度正常,云层覆盖率正常,光亮很足够啊?嗯,难道有能量场屏障?”她又用那仪器扫了一下,摇头道:“没有屏障,光照度正常。”



方文的手掌一阵抽搐,他差点想对着玛蒂娜咆哮一通。懂不懂什么叫做闭月羞花啊?懂不懂什么叫做男人对女人的浪漫赞誉啊?



嘴角抽了抽,方文又想到了前世里一个经典的小段子,他干笑了几声,望着玛蒂娜深情的说道:“玛蒂娜,你最近几个月一定很累吧?”



眉头一皱,玛蒂娜挥了挥手,几道寒气呼啸扑出去,她很认真的说道:“不累。这几天父亲帮我运功,又注射了一支高纯度的十年级元液,我的精神很好。最近土著人没有来骚扰基地,特编大队没有出任务,我也没有受伤,怎么会累呢?”



茫然、呆滞,方文看着玛蒂娜,接下来的话已经说不出口了。对玛蒂娜说她最近几个月的每个晚上都在方文的梦里出现?估计玛蒂娜会以为他精神上出了毛病,会立刻带着他去医疗中心检查身体。



“浪漫啊!浪漫啊!”方文愤怒的抬头,咬牙切齿的看着天上的月亮。“这么多的月亮,可是我想要叫她小甜甜的机会都没有。该死的执政府啊,他妈的他们把美人都变成了机器人,该死的,一点风情都没有,想泡都无从下手啊!”



恶狠狠的望着月亮发了一通狠,玛蒂娜却突然很平淡的说道:“不过,你送的那花很香,我很喜欢。”



扭曲的面孔上立刻露出了无比温柔的笑意,方文看着玛蒂娜微笑道:“如果你喜欢,以后我每天都去摘给你,好不好?”



眉头微微一皱,玛蒂娜的脸色突然变得无比的阴冷。“方文‘上校’!听说你已经申请调回地球本星?”



“呃!”方文呆了一下,完蛋了,面对月残的时候,他只想到韬光养晦,返回地球潜修一段时间,顺便应付了贝芬司的事情。但是,他忘记这个碴儿了。他如果申请调回地球本星,那么留在特编大队的玛蒂娜怎么办?方文的心里一时间空荡荡的,他近乎本能的质问自己:“难道你对玛蒂娜,仅仅是因为你寂寞了,想要找个女人么?基地的酒吧里,随时有一大批可以解决生理问题的女人,你为什么要纠缠她?”



“我爱玛蒂娜么?”



“不爱?开玩笑!”



“爱?开玩笑?”



“如果我爱她,我为什么申请调回地球本星警备军区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起她?”



“如果我不爱她,我花费这么多力气干什么?我为什么加入特编大队,跟来第六殖民星?我为什么要和凯文决斗,傻乎乎的走进丛林?”



“爱,和喜欢,是同一件事情么?”



“送花给她,是因为我爱上了她,还是仅仅因为我喜欢她?宠物么?”



“或者,是因为我知道她是埃德蒙•洛克西斯的侄女?因为。。。”



方文一阵的心乱如麻,他眼前不断的晃过一对美丽的大眼睛。那黑晶晶的,充满了温暖和柔情的大眼睛。那一对在身体化为飞灰时,依然坚定的望着自己的大眼睛。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啊~~~”方文突然大吼了一声,他原地腾起十几米高,一个盘旋飘下了炮台,急速朝基地内狂奔而去。



‘呃?’,玛蒂娜诧异的看着方文远去的背影,眉头皱了起来,俏丽的脸上满是不解和惊惶。“我,说错了什么?”玛蒂娜低声自语,小手小心的探进了口袋,从里面取出了一片青蓝色半透明的,带着缕缕幽香的花瓣。



“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送的花。”玛蒂娜歪着脑袋看着那花瓣,轻声说道:“从来没人送花给我。送花的意思,是‘喜爱’么?”



柔嫩的手指轻轻的在个人电脑上点了点,玛蒂娜连通了科学院内部的一台机密级别极高的服务器。



“玫瑰代表爱情。”



“百合代表友谊。”



“可是昙花代表什么呢?昙花一现?那么,这种第六殖民星的吊钟兰草,又代表了什么?资料里没有呀?”



幽红色的大眼里满是茫然,玛蒂娜轻轻的抬起手,一道夜风将掌心中轻薄的花瓣吹起,飘飘荡荡的飘向了远方。



‘呼,呼’,方文顺着山道一阵狂奔。他脑子里乱糟糟的,不断的想起玛蒂娜,以及其他的一些东西。



就连刚才他和冷啸达成的合作协议都不断的涌出来。各种各样的条款,各种各样的利益勾结,各种各样不知道能否相信的许诺。



“难道我对玛蒂娜,也是那样么?”方文茫然奔走,突然一头撞在了一株大树上,差点疼得他嚎叫起来。愤怒的朝那大树踢了一脚,方文一P股坐在了属下,四周都是茂密的小灌木,很是僻静。一阵乱跑,方文已经跑到了炮台后的荒山里。他茫然的抬头看着天空的月亮,大大的月亮好似一只只无情的眼睛望着自己,有如审判庭上的审判员,在拷问方文的心。



“玛蒂娜,是一件替代品?”狠狠的一刀划在了自己的心脏上,方文将自己的心破开,解剖得血淋淋的,仔细的翻阅着内心深处的真我。



然后,他才发现,他的灵魂力量完好的保护了他的真我,他自己都无法感知他的真正想法。一切可以为真,一切可以为假,没有真或者假,方文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戴满了面具。他开始仇恨现在的自己,但是恨意很快就转移到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身上。



一股疯狂的杀意自心头涌起,方文身周的小灌木轻轻的起伏着,他的眼睛渐渐的充满了血丝。



一股宏大的精神波动突然自远处轰进了方文的识海,贝芬司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小家伙,你怎么了?你很想杀戮么?真是无聊的举动!你在想些什么?哦,在你发疯前,能否麻烦你把这群讨厌的小家伙给我弄走?以他们微弱的‘魂力’怎么可能和我联系上?但是他们不断的尝试,实在是很头疼。”



方文没理会贝芬司的抱怨。



他自觉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他编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让月残他们相信了贝芬司他们跟随自己回来基地的原因,科学院的那些高层也决定了用飞船将这贝芬司、纳西斯还有他们的两个儿子带回地球。方文觉得自己很仁义了,他们还想自己做什么?



恶意的微笑在方文脸上铺开:“不要着急,这只是他们对你们的研究的第一步。到了地球,如果你们没办法逃离科学院大楼,可别想我去救你们。呵呵呵,是切片还是怎么的,就要看你们的命了。”



“哦,我受不住这些小家伙的骚扰了。真是的,我要睡觉了。晚安,小家伙。”贝芬司给方文送来最后一道精神波动。



被贝芬司混了一阵,方文的心情也变得好了一点。不管怎样,一步步的走下去吧。



“我还年轻呢,十五六岁的人,还不能考虑结婚的事情。玛蒂娜的事情。。。等我到了二十岁再说。”方文自我安慰了一阵,仰天长叹了一口气,慢吞吞的走出了灌木丛。



前方通向基地的山道上,一名银发男子正背对着方文站在那里。山风吹过,银色的长发丝丝飘舞,一点点若有若无的冰晶在发丝间闪烁,四周的空气突然变得奇寒透骨,就连天空洒下的月光似乎都暗了不少。



方文谨慎的看着那银发男子,小心的退后了一步。体内真气急速旋转,二十三个气旋疯狂旋动,真气不断的在气旋中吐纳,经脉中的真气一阵阵的鼓荡,方文的皮肤略微的膨胀了几分。脸上挂着习惯性的吊儿郎当的笑容,方文笑吟吟的说道:“这位洛克西斯先生,请问您有何贵干?呃,大半夜的,您怎么不去军官俱乐部乐和乐和?里面有几个大**女人不错。”



“我不是军官。”银发男子转过身来,朝方文笑了笑。他自我介绍道:“我也不是洛克西斯先生。虽然我出身这个家族,但是。。。你可以称呼我为夜寒羽,这是我死去的妻子给我的名字,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那么,夜先生,半夜三更的,您怎么不去城里的俱乐部乐和乐和?里面有几个大**女人不错。”方文似笑非笑的看着夜寒羽。



夜寒羽摇了摇头,他同样似笑非笑的看着方文:“乐和乐和?好主意,可惜我很忙。刚才我带人去了丛林,找到了凯文,将他强行送回了地球。”他笑着问方文:“按照你们的决斗约定,他应该留在丛林中死去,但是我救了他,你不反对吧?”



“呃,当然。”方文又退后了一步,很谨慎、很谨慎的退后了一步。他的精神力分出一缕,召唤了他收服的那只大蜂。正在附近休憩的大蜂已经朝这边飞来。“您既然救了他,我当然不会在意。我会忘记我和他之间的决斗协议,以后我会当作没这回事情。”夜寒羽身上透出的寒气越来越浓,方文的身体有点发僵,他不得不再次退后了一步。



“凯文,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夜寒羽悠然上前了一步,逼得方文再次退后两步。“尤其是,我看着他长大,我能洞悉他的一切,我能完全的掌控他,我要他活,他就活,我要他死,他就死。所以,在我心目中,他一直是玛蒂娜最合适的人选。”



方文猛的上前了一步,他冷哼道:“没有人能完全的洞悉一个人。您太自负了,夜寒羽先生。。。哦,不中校的父亲先生。”



“父亲先生?”夜寒羽的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很难听的称呼,上校,不要尝试着激怒我。哪怕你得到了月残的赏识,你也不要让我生气。因为,你对月残而言只是玩具、工具、或者诸如此类的东西,而我,和月残是完全平等的存在。”



方文一惊,他惊呼道:“什么?”



夜寒羽朝方文轻轻的一鞠躬,悠然说道:“自我介绍一下,科学院SSS级院士,冥王星ICE特训基地主任教官,冰风神将夜寒羽。。。唔,我的另外一个名字是埃斯•洛克西斯。”



冰风神将!玛蒂娜的父亲是神将?地球执政府尖端武力的代表?方文骇然看着夜寒羽,说不出话来。如果夜寒羽对自己有恶意,那么。。。方文开始考虑逃跑的道路。他可不认为自己能和同为神将的夜寒羽交手。月残的那一缕剑气,给方文的印象太深了,和他平级的夜寒羽,定然不是方文能对抗的存在。



刚才他刻意的提到了凯文,他带人去丛林中接走了凯文。而他现在,在这里截住了自己。



“喂,神将阁下,凯文和我的决斗。。。”方文已经叫那大蜂悬浮在了夜寒羽身后百多米高的地方,只要一动手,就立刻自后偷袭。



“不,我对你们小孩子的决斗不感兴趣。”凯文上前了一步,身体却已经和方文贴在了一起,他看着近在咫尺的方文,微笑道:“我在意的是,如果你想要接近玛蒂娜,那么你的诚意呢?”



“诚意?”方文被凯文突然的接近吓得浑身一僵,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听到了‘诚意’这个词,他的眼珠立刻急速的转动起来。一般而言,按照方文前世的经验,诚意这个东西,就是贿赂和好处的同义词。同时,通过夜寒羽鬼魅般快捷,甚至连方文都来不及反应的可怕速度,方文猜出了夜寒羽冰风神将封号的寒意。冰风、冰风,这个家伙身兼两系异能!



眼前闪过了凯文身上挂着的那一圈黑色的大蜂。方文的瞳孔一凝,他急忙叫道:“神将阁下,我想起来了,我在丛林中发现了一种奇怪的蜂类,它的毒液一旦炼化,就是最精纯的真气。科学院提供的元液,里面有很多‘不小心混入’的杂质能量,而那些蜂类的毒液,没有一点杂质,只要能承受他们的毒性,真气就能急速增长,而且无比的精纯,没有丝毫的坏处。”



夜寒羽的眉头一扬,眼里一道蓝光闪过,他用力的拍了一下方文的肩膀:“不错,有点诚意。但是这是我知道了的事情,所以。。。”



方文脸上流露出痛苦的挣扎神色,过了许久,他才咬紧了牙齿愤然说道:“好吧,本来我准备等我成为了神将,再来捞那好处的,但是既然神。。。伯父您都这么说了。那么,我这里还有很大的一份诚意。”



“伯父?”夜寒羽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方文,摇头道:“如果这份诚意不能让我满意,你可以去找我的妻子叫她伯母。”



四周空气里有蓝色的雪片飘下,方文的皮肤上结出了薄薄的冰晶,他浑身哆嗦着,勉强朝夜寒羽笑道:“那么,一条高等级的能源矿,能不能代表我的诚意呢?”



“什么?”夜寒羽的面色急变,他急速朝四周看了一圈,一道白色寒气自他脚下朝四周扩散,直扩散出了数百米,所过之处一切山石树木都被冻成了冰块,他这才放下心来,追问方文道:“你刚才说什么?你,你,你对月残他们瞒下了。。。”



“瞒下了。。。”方文大口大口的抽着冷气,他哆嗦道:“好冷!”



方文身体四周的寒气立刻消失,夜寒羽微笑着看着方文:“好吧,你说说看,你瞒下了。。。”



“一条。。。嗯,不,两条超大型能源矿,一条比我交出去的钻石铁矿脉大十倍的钻石铁矿脉以及十三条珍稀金属矿。”方文微笑着看着洛克西斯:“这是我骑着贝芬司,在丛林里奔走了两个多月的收获。翼兽对这些矿藏,有很灵敏的感知力。”方文毫不犹豫的给翼兽的光环再增添了一笔――他当然不能告诉夜寒羽,这些矿藏是从明崖留下的绢书中得到的信息。



“好孩子!”夜寒羽温和的拍打着方文的肩膀,无比热情的说道:“欢迎你通过考验,成为我洛克西斯家真正的外亲。我认为,你的确比凯文优秀许多,如果你能得到玛蒂娜的欢喜,那么,我当然不会妨碍你们。”



方文热情的握住了夜寒羽的手,‘感激涕零’的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原本还想等我自己成为了神将再去挖掘这些矿脉,但是既然伯父您就是神将了,您肯定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这些矿脉的利益,不是么?”



夜寒羽笑了笑,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轻声叹道:“你不用管这么多,你记得守口如瓶就是了。你很好,你的诚意,我收下了。尽快在军用地图上标志了那些矿脉的所在地送给我。”他告诫方文道:“记住,我可不想用一块破破烂烂的兽皮去傻乎乎的到处乱翻。”



“您放心,绝对不会出差错。”方文毕恭毕敬的朝夜寒羽行了一礼。



“嗯,很好。”在方文肩膀上弹了弹,将上面的几点灰尘弹开,夜寒羽微笑道:“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是冰风神将,就算是洛克西斯家的人,也不要说,明白么?以后月残、冷啸他们有任何事情找你,你都及时的通知我,明白么?我会争取给你安排一个很不错的职位,然后调动玛蒂娜去你的辖区工作,你要保护好她的安全,她掉了一根头发,你都会很倒霉,明白么?”



方文不断的点着头,一一应了夜寒羽的话。



夜寒羽笑了笑,突然反手一弹,一道青白色的冰风呼啸而去,将数百米外的大蜂冻成了一块冰块掉在地上。他捏了捏方文的耳朵,微笑着赞叹道:“很有心计。但是实力太差。绝对的实力决定了一些阴谋诡计是不可能起作用的。”



身体有如清风一样飘起,一缕声音穿入方文的耳朵:“好好干,军部公开的那些所谓的S级A级的破烂功法。。。我会考虑让你拥有真正的力量。”夜寒羽飘然远去,方文却急匆匆的扑向了被冻成冰块的大蜂,手忙脚乱的帮他解冻。



玛蒂娜突然在山道的那一头出现,她快步走到方文身边,追问道:“怎么回事?这里怎么这么重的寒气?我家里哪个长辈来过了?”



方文翻了翻白眼,不由得一阵的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