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进化篇第三十九章(今日三更第一更)
章节列表
《人途》进化篇第三十九章(今日三更第一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是一条倾斜度很大,直通向山腹的隧道。



干干净净,光洁敞亮。隧道的四壁光洁白腻有如极品的羊脂玉,更散发出温暖的白光。方文看着那好似能滴出一滴滴奶汁的润泽洞壁,眼里贪婪的绿光激闪。隧道顶部更是隔着十几米就镶嵌了一块硕大的结晶体,每一块都雕琢成完美的多边形,红、蓝、绿、紫,各色晶体在白光照耀下放出各色光华,光影变幻,瑰丽异常。



奔云兽驮着方文,一步步稳重的走下了隧道,转过几个弯儿,到了山腹中一处富丽堂皇的洞穴中。



高有数百米,长宽超过十公里的巨大洞穴。



洞穴的顶部,垂下了无数的石笋,每一根石笋上都镶嵌了无数大大小小的结晶体,将那洞顶点缀得有如夜间的星空。洞穴四周的墙壁上,有一处处大大小小的洞穴,洞穴里堆满了各种宝石、巨兽体内挖出的结晶体、珍贵的稀有的金属、奇形的皮角鳞甲等物。



方文死死的瞪着入口左侧的一个小洞穴,里面堆着大概有十几个立方米的一堆黑色点缀着点点白光的金属块儿。提纯了的钻石铁,方文绝对不会看错。十几个立方米,加入各种辅助材料融炼成合金,这就能打造出五到六艘以钻石铁合金为外壳的战舰。这样的战舰,每一艘战舰的花费都要上万亿标准点,其中钻石铁外壳的成本就占了不下三成。



钱啊,钱啊!方文的口水都差点流了下来。至于其他的宝石、结晶体以及那些他不认识的金属材料,方文根本不愿意去想象它们能值多少钱。他害怕自己的心脏承受不起这种打击:这不过是一头奔云兽,一头野兽的家底啊。哪怕这头野兽很聪明,但是他也未免太豪富了些。



洞穴正中有一处白色的石台,宽大的石台上铺着柔软华美的兽皮,那是一大块完整的兽皮,方文目测了一下,那头倒霉的巨兽被扒皮之前,体长应该在百米开外。兽皮带着淡淡的紫光,一缕沁人心脾的幽香正从那兽皮上隐隐飘来。



石台上,趴着一头体形比驮着方文的这头奔云兽小了一群,体长不过八米左右的奔云兽。



驮着方文的这头奔云兽放轻了脚步走进了洞穴,一道精神波动散发开,同时他轻轻的吼了几声。方文清楚的感知到他的精神波动里蕴含的一点小心翼翼和一点点畏惧。“亲爱的,我回来了。你看,我带回来了。。。”这是奔云兽的精神波动中的话。



那头较小的,浑身皮毛洁白无暇、只在体毛的尖端部位有点儿紫色的奔云兽猛的抬起头来,一道道狂飙般精神冲击呼啸而至。她张开嘴一阵咆哮,数十道威力可怕至极的风炮带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自她嘴里轰出,笔直的砸了过来。



方文吓得一声尖叫,他身形激闪,有如一溜轻烟跳起来近百米高。那精神波动中蕴含的怒火被他清楚的感知到:“你这该死的臭男人,你跑出去这两个月,你干了点什么?你空着手回来!!!你居然敢空着手回来!我们还要不要过日子了?”



那一颗颗凝聚得近乎实体的,直径有米许大的淡黑色风炮轰在了那头倒霉的臭男人奔云兽身上。‘轰轰’巨响声中,‘臭男人’巨大的身躯被打得倒飞出去,重重的轰在了洞穴的墙壁上。‘咚’的一声,洞穴似乎都颤悠了一下,方文吓得急忙提起真气,再次飘起数百米高。他伸手抱住了洞顶的一根石笋稳住了身体,眼巴巴的看着这夫妻之间的小当量战争。



谄媚的笑容自‘臭男人’的脸上浮现,他摇头摆尾的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那趴在石台上的奔云兽身边。这一次,他没有放出精神波动,而是用吼声和那奔云兽低声的交谈着。两头奔云兽低声嘀咕了一阵,时不时的抬起头来用诡秘的眼神打量着方文。过了足足有四五分钟,突然间一道精神波动从那身材较小的奔云兽身上冲出,笔直的冲进了方文的识海。



“哦~~~该死的贝芬司,他带来了尊贵的客人,却不和我知会一声。”身材较小的奔云兽摇晃了一下身体,慢慢的站了起来,方文看到她身体下面护着三只不过猫儿大的小小奔云兽。这三只奔云兽都还没睁开眼睛,正发出‘呼噜、呼噜’的低沉咆哮,嘴巴一张一张的,寻找着刚才还叼在嘴里的母亲的**。这头奔云兽爱腻的用爪子摸了摸三头小奔云兽,精神力波动一浪浪的冲出,自我介绍道:“我是纳西斯,是贝芬司的妻子,是这个该死的家伙二十七个孩子的母亲。”



方文眯起了眼睛,眼珠一阵急转,他轻身飘下,一本正经的朝纳西斯抱拳行礼道:“原来是纳西斯夫人。”他嘴里说得客气,精神波动更是无比客气的将自己的意思传达了过去。



两兽、一人的眼珠子都在急速的转动,他们眯着眼睛,以为人家都看不清自己眼珠的动作。诡秘的光芒,在他们眸子中激烈的闪烁。



纳西斯一掌拍在了贝芬司的脸上,‘啪’的一声巨响,贝芬司被巨大的力量打飞了近百米远。纳西斯一阵疯狂的咆哮,纳西斯急忙谄笑着,摇头摆尾的冲进了洞穴深处的一处门户,过了一会儿,又见他快速的跑了出来。他的身后漂浮着几个用洁白的发光的石头雕成的石盘,上面放满了大大小小的鲜果。那些果子小的只有方文拳头大,大的直径超过两米,颜色倒是七彩斑斓,可是无不香气袭人。



纳西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她殷勤的劝说道:“唉,我们这里可没有什么好东西,就是一些年份久一点的果子,随便吃点吧。”歪着脑袋,纳西斯微笑道:“你手上这柄剑的上一个主人,他就很喜欢来我们这里吃这些果子。他说,这种果子对你们。。。‘人族’的。。。呃。。。”



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纳西斯犹犹豫豫的传过来一道精神波动:“应该是,炼气士,很有好处。没错,那个家伙是说,我们的这些果子,对他的炼气很有好处。”纳西斯的精神波动时断时续的,似乎对于‘炼气士’、‘炼气’等词句的理解很有点问题。



方文的眼睛亮了。贝芬司控制着那几个直径超过十米的石盘悄无声息的落在方文面前,贝芬司也传来一道精神波动:“吃罢,吃罢,随意吃点。不用客气。这些果子,我们很轻松就能找到。除了我和纳西斯还有我们的孩子,没人能采摘到这些果子。随便吃。”



一个‘随便吃’,就让纳西斯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她很隐秘的抬起后蹄,狠狠的在贝芬司的身上划了一记。



贝芬司的脸色一变,急忙传来了一道精神波动:“但是要小心,这种东西吃多了,对你们这些弱小的‘人’,会有很大的害处。所以,你随便吃两个就是了。”



吝啬,非常的吝啬。方文对贝芬司和纳西斯夫妇俩下了一个判断,对于贝芬司主动邀请自己来他家里的动机,方文大致上也明白了。这对奔云兽夫妇,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没有足够的好处,他们怎么会对自己表现得这么热情?方文有了一种自己进了黑店的觉悟。



不过,谁怕谁呢?



方文眼里一道银光闪过,他的灵魂力量比这两头奔云兽强,他根本。。。



等等。



纳西斯有意无意的打了个呵欠,她又趴在了石台上,三头小奔云兽急忙本能的叼住了她的**,大口的吮吸起来。纳西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慈祥’的笑容,她带着这慈祥的笑容,‘娴静’的‘充满了母爱’的看着方文,眼里一道近乎实质的银光闪过。



可怕的,比方文的灵魂力量强大数百倍的可怕精神波动自纳西斯的身上涌出。



贝芬司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点了点头,眼里同样是一道金光闪过,比纳西斯更强悍了十倍、凶狠了十倍的精神波动隐晦的闪了闪。



刚刚抓起一个果子正准备塞进嘴里的方文身体一个哆嗦,愣住了。



完蛋了,他方大少居然被一头畜生给骗了。这个贝芬司的实力简直。。。扮猪吃老虎,他方大少被一头畜生给蒙了!



纳西斯‘娇滴滴’的精神波动传来,她温和的‘笑道’:“尊贵的客人,请不要客气。这些果子,我们吃了许久许久了,也都吃腻了,也就是给孩子们解解馋,你可千万不要客气啊!”刚刚说完这一番暖人心窝的话,纳西斯就幽幽的‘叹息道’:“不过,这果子也是很难得的。真的,就算是贝芬司,现在是这颗星球上最强大的存在,却也很难、偶尔、碰运气才能摘到这么一两个。”



贝芬司的脸上很配合的流露出一丝‘做男人不容易’的苦笑。



恰这时候,十几头小奔云兽冲进了洞穴,他们身后漂浮着一些野兽的尸体以及上千个大大小小的果子,每个果子都是七彩斑斓、芬芳袭人。



方文的脸漆黑漆黑的,抓着手上的果子,恶狠狠的看着纳西斯。



纳西斯好似忘记了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她微笑着看了方文一阵,然后朝那十几头小奔云兽吼了一阵。十几头小兽望了望方文,脸上同时流露出一丝奸猾的笑容,纷纷走进了贝芬司刚才进去的洞口,不见出来了。



贝芬司巨大的爪子有意无意的在方文身边拍了一记,他温柔的‘问道’:“您怎么不吃啊?”



“我操!”方文抬起头来,望了贝芬司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他点点头,沉声道:“好!”



放开肚量,方文一通狂吃。果然不错,这些果子很有效力。一吃进肚子里,就立刻化为一道道热流或者一道道冰泉或者一丝丝或沉重或锋利或轻盈或生机勃勃的气流涌入全身经脉。方文也不含糊,拼命的吃,撑得肚子和经脉都受不住的时候,立刻盘膝而坐运功炼化那些气流。渐渐的,他体内的真气已经从水银般的质地益发的凝练,有些细小的真气分子都转化为了类似于水晶晶体颗粒的结构。



吃,吃,吃。既然你夫妇两人这么的‘热情’,那老子就吃。方文的无赖脾气在这一刻发挥得淋漓尽致,赤脚的还怕穿鞋的么?打不过你,我吃都要吃得你心疼!



一通狂吃海塞,方文就在贝芬司和纳西斯的巢穴中,吃果子、练功,就此度过了七天七夜。



刚开始的时候,纳西斯和贝芬司都还是很高兴,带着一种‘你吃了我的迟早要还’的诡异目光望着方文。但是到后来,两口子越来越心疼,贝芬司的脸阴沉得几乎能刮下一层霜,纳西斯则是一对大眼睛水汪汪的,都快哭出来了。



等得方文奋力的解决了一颗直径超过一米,浓香扑鼻,蕴含巨量能量的心脏形果子后,纳西斯终于按捺不住了。可怕的精神能量自她体内扩散开,几个石盘同时飞起,‘嗖’的一声飞进了洞穴深处的那个山洞。



贝芬司的一P股坐在了地上,他两只前爪抬起来,轻轻的揉了揉爪子,‘微笑’着望着方文,一道精神波动沟通了方文。



“那么,尊贵的客人,能够和我们交流的幸运者,能够幸运的得到这柄剑的‘人’啊,我们应该谈点正事了。”贝芬司一本正经的看着方文,微笑着‘说道’:“你不觉得,你吃了这么多的果子,你是从我的孩子们嘴里夺取食物啊!可怜他们的身体正在发育,而这里的食物原本就不充足呀!为了招待你,我们的孩子,可要饿肚子了!”



方文茫然的扭过头去,就在洞穴的那一边,二十几头大小不一的奔云兽正躺在地上打饱嗝。



“好吧!”方文举起双手,摆出投降的姿势。不管怎么样,那些果子真的很神奇,方文发现自己的真气已经产生了某些让他无法把握的变化,一种很奇妙的很好的变化。自己毕竟是欠了这夫妇俩的人情,如果他们需要自己做点什么,如果不需要付出太大代价的话,方文并不介意帮他们做点什么。



当然咯,如果他们的要求太离谱,那么,就看谁能算计得过谁了。



方文脸上露出了‘诚挚’的、‘真诚’的、‘感激’的笑容。他微笑道:“您决定,我能帮您做点什么?”



贝芬司刚要开口,纳西斯已经一巴掌将他打飞。纳西斯猛的跳到了方文面前,低头朝他露出一个‘亲切’的、‘和蔼’的、‘充满友谊’的笑容,精神波动一波波的传来:“你并不是这颗星球上的土著,我们能闻出你身上的味道。你身上的味道,和那些自天外而来的混蛋一模一样。”



“我不是混蛋。”方文有点悻悻然的抽了抽鼻子。他又想起了被那些土著血洗的殖民城市,他有点愠怒的说道:“那些土著,也不见得不是混蛋。大家都是混蛋,就大混蛋不要说小混蛋。”



“说得非常好!”纳西斯微笑着点了点头,她朝方文笑道:“按照你们的时间计算――当然,这是这柄剑的上一个主人教我们的计算方法――我们夫妇两已经活了三万多年。”



三万多年!方文的脑袋里一阵的晕呼。他自然知道,像这种天生就有灵智,似乎又懂得修炼灵魂力量的异兽,如果活了三万年是什么概念。哪怕是一头猪,只要他懂得一点点修炼的方法,都能修练成一头‘飞天神猪’,何况是奔云兽这样的异兽呢?



方文眼珠子急转。他放弃了已经制定了几个计划,心中立刻生成了新的方案。



“非常了不起!”方文鼓掌赞叹道:“那么,您觉得,您活了三万多年,和我们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有关系么?”



纳西斯点点头,‘可怜巴巴’的望着方文,精神波动也变得有气无力的:“三万多年来,有足够的智商,又能有能力和我们夫妇俩双向交流的,除了明崖,就只有你了。其他人的‘魂力’都不够强大,他们无法和我们交流。”



“说重点!”方文轻轻的摸了摸纳西斯放在他面前的脚掌。他诡秘的朝缩在后面的贝芬司笑了笑,这算不算吃他妻子的豆腐呢?方文很有一点意淫的快感。于是,他又伸手在纳西斯的脚掌上抓了几下。



纳西斯根本不在乎他的小动作。她歪着脑袋思忖了一阵,点头道:“那么,说重点。帮我们去你们的星球!”



“阿嘎!”方文骇然抬起头来,这两家伙想要干什么?帮他们去地球本星?难道这两个家伙不知道,其实只要他们向科学院的那群人提出这个要求,科学院的人会把他们当祖宗一样供奉着送去地球么?那帮科学疯子,为了得到他们的一根毛、一滴血,都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



不过,想想看他们所说的,他们找不到能够正常的和他们交流的‘地球人’,这也就不奇怪了。



地球人的殖民大军,怕是只把他们当作两头野兽,根本没把他们当成高智慧生物。见面就是一通重炮轰出去,他们也没机会达成心愿。



点了点头,方文挺起了胸膛。



他的目光坚定无比,他的表情无比的严肃,他身上散发出的气质,给人的感觉就有如从来不撒谎的圣徒!



方文诚恳的说道:“这事情非常的困难!极其的困难!你们要有付出一定代价的觉悟!”



贝芬司、纳西斯相互看了看,贝芬司的精神波动轰然冲了过来:“你吃了我们这么多果子!难道不算代价么?”



方文坐在了石台上,翘起了二郎腿。他心思急转,他要摸清,这两个家伙对于去地球到底有多焦急。如果他们是非常着急的去地球的话,他们去地球干什么呢?唔,他们认识明崖?贝芬司好似也是看到了大少剑,才这么好说话的将方文带了回来。



方文悠悠的吹了一声口哨,慢条斯理的说道:“我,承认这一点。我吃了很多稀世难逢的珍贵无比的果子。”洞穴的那一边,一头米许长的小奔云兽正在将一个果子当球踢着玩。



“但是,想要将你们弄去地球,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到的。”方文竖起食指,轻轻的说道:“你们没有能力自己飞过去,就只能坐我们的飞船过去。但是我们的飞船一旦开动,油料费、饮水费、食物费、空气污染费、甲板磨损费、飞船保养费、飞船舱室改造费。。。”方文罗里罗嗦的列举了近百种乱七八糟的费用出来,其中甚至包括了――为贝芬司夫妇俩打扫飞船舱室的后勤兵的内裤磨损费。



“这些都是钱啊!没有钱,我们就算是朋友,也不能。。。帮你这个忙。”



方文用力的摇了摇头,正气凛然的说道:“作为一个军人,一个有着军人节操的军人,一个保护执政府的利益而出生入死,一个为了人类的和平、人类的未来、人类的前途而不惜化妆潜入土著部落的、不怕牺牲的纯粹的人类斗士,我不能作出任何让执政府利益受损的事情。”



贝芬司、纳西斯的眼角在抽搐。他们望着方文,似乎有一种一口将方文吞下去的冲动。



过了很久,夫妇俩才同时轰出一道庞大的精神波动。这一道精神波轰得方文识海内一阵的天翻地覆,差点没晕过去。



两口子怒吼道:“那么,你想要什么?”



方文笑了起来,他伸手朝洞穴四周划了一圈,得意洋洋的笑道:“这些东西,你们留着也没用,全给我,我保证让你们舒舒服服的去地球。”



两头奔云兽的身体同时哆嗦了一下,他们相互看看,眼里满是犹豫和挣扎。他们的眼珠子转得那个快啊,就和涡喷发动机的转子差不多了。



过了许久,贝芬司才小心翼翼的抬起前爪,用力的在空中挥了挥:“三成。”



“全部。”



“四成。”



“全部。”



“五成。”



“全部。”



。。。 。。。



沉默,良久的沉默,纳西斯突然一声尖叫,眼泪汪汪的看着方文嚎叫道:“总要给我们孩子留点家当吧?八成!”



方文毫不心软的看着两头奔云兽。“小样,畜生就是畜生,和我方大少比划?大少我不把你们这一对葛郎台的皮都给扒拉下来!”



装可怜?他方大少什么时候怕过装可怜的人啊?前世里他跟着龙少收保护费的时候,那些被龙少毒打一顿的地痞流氓,哭喊得比这两口子可怜太多了。毕竟是没有和太多人打过交道,江湖经验浅薄,演戏的火候不够啊!



方文轻轻的拍了拍低头‘哭泣’的纳西斯的脸蛋,温和的笑道:“没关系,我相信你们的实力。你们活了一个三万年,就能再活三万年。你们还可以帮你们的孩子置办一份家业嘛!全部!”



贝芬司突然咆哮了一声,他张开大嘴,嘴里獠牙闪亮。他将大嘴凑到方文面前,狂飙一般的精神波动轰然冲出:“臭小子,你找死啊?”



“呵呵!暴力威胁啊?”方文笑了,不管是前世还是这辈子,他方大少最不怕的就是暴力威胁啊!



他随手将大少剑狠狠的**了贝芬司的一根脚指甲,他指着自己的脖子大笑道:“朝这里来一剑!有种就朝老子脖子上来一剑!没种,没种就按照老子说的办!”



贝芬司突然间僵硬在那里,他的大眼珠子转了转,望向了自己的妻子。



方文悠悠的加上了最后一根稻草。他微笑道:“明崖死之前,你们在他身边,不是么?唉,你们去了地球,就算想要找什么东西,没有我带路,你们能够在地球找到明崖告诉你们的那些东西么?啧啧,地球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陆地面积和这里也差不多。”



贝芬司、纳西斯的面色惨变。方文继续说道:“而地球上的重型炮台呢,唔,多了不说,能将你们轰成碎片的本事还是有的。没有我帮忙,你们想要在地球上找点什么东西!嘿嘿!”



翘起了二郎腿,方文拎起了毛皮上趴着的一头小奔云兽,好似揉猫儿一样揉弄把玩。那小奔云兽被方文挠到了痒痒处,舒服得哼哼起来。



纳西斯的嗓音都变了,她急问:“你怎么知道明崖告诉我们的事情?”



怎么知道的?方文不屑的扫了紧张兮兮的两口子一眼,暗笑道:“前世里的武侠小说不都有这种狗血情节么?我不过是蒙一下而已。”



咳嗽了一声,方文摆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轻轻的从贝芬司的指甲上拔出了大少剑,轻轻的将长剑挥了挥。



贝芬司、纳西斯夫妻俩相互望了望,双目发红的重重的点了点头。



纳西斯的精神波动中充满了绝望,她有气无力的朝方文‘说道’:“那么,你看上了什么,就带走吧!呜呜,这一下,我们,亲爱的。。。你以后可要加倍努力啊!”纳西斯重重的一掌轰在了贝芬司的脑门上。



夫妻俩的心头都在滴血。方文则是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好嘛,一句话就把他们的底子给泄了个干净。



他们只求的自己带他们去地球,却没说要自己带他们回来。而纳西斯却又要贝芬司以后多多的努力。那么,有趣,有趣啊!



方文看着两头相互抱在一起哭哭啼啼的奔云兽,眼睛里一阵阵的金光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