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进化篇第三十七章(今日三更第二更)
章节列表
《人途》进化篇第三十七章(今日三更第二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什么叫做地头蛇?就是对地头上的风吹草动、一草一木都无比熟悉的土著,自然就是地头蛇了。



方文完美的实现了利用地头蛇带他去找翼兽的计划。在丛林中找了些需要的材料,带上背包,他潜回了神殿。



他只是用那柄很锋利的,被他命名为‘大少剑’的宝剑在那神殿墙壁上的太极图旁边刻了一个翼兽的图案。大概尺许方圆,刻得有点歪歪扭扭,但是大致上能看出来是一头翼兽的图案。然后,他用了一天的功夫,将那祭坛上的鲜果吃得干干净净,将美酒喝掉了一缸。



几名似是祭祀的土著老人听到了神殿内传出的怪声,感受到神殿内涌出的庞大精神波动后,他们诚惶诚恐、毕恭毕敬的走进了神殿,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满地的果核,被喝掉了一大缸的美酒,太极八卦图边上的翼兽雕刻。



几个土著老人当场跪倒在了地上,磕头如蒜,大声的叫嚷起来。躲藏在墙壁下地穴中的方文听懂了他们的一些词句,无非是‘祖先显灵’、‘去找某某某’之类的话。土著人的语言方文学得不精,勉强能听懂一些常用语,却也够用了。



他适时的在地穴中放出了庞大的精神波动,一波波无色透明的精神波动自那八卦图上扩散开去,太极八卦图隐隐放出丝丝毫光,八卦卦象慢慢的旋转起来,发出‘嗡嗡’的声响。神殿内的土著人顿时欢呼雀跃起来,他们疯狂的叫着、蹦着,诚惶诚恐的朝那太极八卦图顶礼膜拜,一个个泪流满面,放声嚎啕大哭。整个神殿,顿时乱成了一团糟。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一队千多人的土著军队在几个土著祭祀长老的带领下出发,在雨季离开了洞穴。



方文又捣了几个鬼,使得神殿内守卫的土著人纷纷离开了神殿,他没有惊动任何人,悄然离开了这一处洞天福地。



摸了摸怀中小心收起来的绢书,方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只要找到翼兽,他就赢定了。明崖给他留下的遗产,可不仅仅是那么点。



大雨倾盆,方文头上顶着一幅巨大的叶片,手里牵着那头被他驯服的火纹豹,悄无声息的行走在那队土著人身后数公里的地方。哪怕是大雨的天气,火纹豹这种异兽都能在丛林中追踪数十里外的生物,方文根本不担心自己会丢失目标。



渐渐的,一路渐行渐远,冒着大雨行走了数千公里,一路上耗费了月余时间,方文他们终于到了一处高峰下。



土著人在距离高峰还有数十公里的时候,就将他们召集来一路乘骑的巨兽、巨蛇、巨鸟等物分发开,步行走向了那高峰。方文也将火纹豹放开,嘱咐他爱干什么就干点什么去,自己也悄悄的跟在了身后。



这是一座极大的高峰,峰顶到山脚怕是就有两万多米,黑压压的云层正挂在山峰的半山腰上,一道道雷霆就在山腰间闪动。高峰左近有几座稍矮一点的山峰环绕拱卫,时不时就有闪电笔直的轰在附近这些山峰上,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方文站在一处山巅上,眺望着数十公里外的那座纯白色的山峰,轻轻的点了点头。看来已经到了地头,这里应该是翼兽盘踞的巢穴,否则那些土著人不会这么的小心谨慎。只是不知道翼兽的脾性到底是什么,他们会否有危险?



望着那些小心翼翼的带着一个便携式的石雕祭台朝那山峰前进的土著人,方文猛不丁的想到了绢书上明崖所说的请同道对这些土著人多加照护的话。皱了皱眉头,方文拔出了背上用树藤捆扎起的‘大少剑’,低声叹道:“我方大少,还是太善良了啊。一千多土著人,其实,他们死了也。。。他们刚刚杀了这么多移民。。。但是,算了,谁叫大少我这么慈悲为怀呢?”



他超过了这些土著人,准备到前面找个地方继续的装神弄鬼。找快平坦点的巨石雕一个太极八卦图出来,再用精神力驱赶这些土著人,让他们回去洞穴过雨季吧。不过是一座大山而已,如果方文还不能找到一头翼兽,他就可以一头撞死了。



‘吭哧、吭哧’,方文仗着长剑的锋利,刚刚在选定的巨石上划出了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圆,正要继续加工的时候,他突然察觉到天空有物飞过。



黑色的云层下,紫色的雷光映照下,一头身长十米的巨兽正带着无限的威严飞过。他那雪白的翅膀被雷光镀上了一层紫色的光晕,神秘、强大、威严,有如这个星球的主宰,一头翼兽就这样轻盈的飞过。他巨大的翅膀轻轻的拍动,卷起了狂风,发出‘呼呼’的风响。翼兽低下头来,充满智慧、睿智的目光扫过大地,方文本能的藏在了巨石后面。



突然间,偌大的翼兽突然轻轻咆哮了一声,他拍动翅膀,急速的朝地面落下。他滑落的方向,正是土著人队伍所在的位置。



方文急忙冲了上去,小心翼翼的收敛了全身气息,狂奔了十几公里,方文躲在一块山岩后,悄悄的探出头来,看到那翼兽正带着狂风落在土著人的队伍前。翼兽落地,轻轻的拍了拍翅膀,将那巨大的翅膀收拢在背后,他轻轻的朝带队的几名土著祭祀吼叫了几声。



土著祭祀们抬起那便携式的祭台,将祭台恭敬的放在了翼兽的面前。他们在祭台上放上了鲜果和两罐子美酒,然后朝那翼兽顶礼膜拜。



翼兽大咧咧的走近祭台,一股无形的精神力放出,将那两个瓦罐卷了起来,两道紫色的酒液飞出,流进了他的嘴里。‘哼哼’,打了两个响鼻,翼兽很舒服的点了点头,大脑袋轻轻一晃,两个瓦罐无声的落回了祭台。他‘呼呼’的吼叫了几声,双目圆睁,看向了那几个祭祀老人。



土著祭祀抬起头来,‘叽叽咕咕’的也不知道对那翼兽说些什么。雨声很大、风声很大,水雾朦胧,方文只是勉强能看到那边的动静,却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了什么话。他只是看到那翼兽不断的点着头,时不时的发出几声低沉的咕哝声。



翼兽喝酒的时候,放出的庞大精神力也是让方文为之一惊。那精神力虽然还不如方文,但是已经达到了非人的程度。能够纯粹用精神力挪动两个容纳近百斤酒液的瓦罐,这是方文都没有掌握的方法。方文的灵魂力量比这头翼兽强,但是他不知道如何才能隔空移物!



“麻烦,这大家伙,不好对付啊!”方文摸着下巴,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看翼兽的体形,就知道他的肉体力量有多强大,而他居然还拥有如此强悍的精神力量,他甚至能和土著人交流。“该死的,斯芬克司?你长得和他差不多,不会也和他一样难得对付吧?”方文看着身上洁白的长毛轻轻的在风中拂动的翼兽,心里一阵的踌躇。



突然间,方文敏锐的察觉到自己身后数百米外有一个人正以极其轻巧的步伐快步本来,目标正是自己。



方文脑海中闪过那些土著人在森林中行进时快捷轻灵的步伐。“该死,居然被发现了。”



方文的眼睛眯起,一抹银光在他某种闪动,冰冷的本能统治了方文的身体,他在大雨中纹丝不动,静静的看着那翼兽和几个祭祀老人的交流。但是他九成以上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身后的那人身上。庞大的精神力覆盖了身后数百米的空间,那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眼看’到那人距离自己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方文的身体突然原地腾空而起,离地米许高时他身体一个弹身空翻,身体有如旋风一样在离地米许的地方旋了几周,大少剑已经带起几点流光,无声无息的刺向了身后那人。



剑光起,方文在那一瞬间刺出了近百剑。



偷偷的自背后靠近方文的,正是满腹恼怒的凯文。



他辛辛苦苦的在丛林中追逐那头翼兽奔走了一个多月,那翼兽根本不停下来休息,凯文只能不眠不休的一路追踪。困极、累极的时候,他依靠服用各种药剂刺激自己的精神、增加自己的体力,这才勉强追到了这里。但是猛不丁的,他发现了方文居然就在附近!



“自己一路辛辛苦苦,差点没有累死才来到这里!可是这个家伙,怎么似乎早就等在了这儿?”凯文心头一怒,杀心顿时涌了上来。他收敛了气息,悄悄的靠近方文,就是打算从背后给方文一记重击。



没想到的就是,方文拥有强大得不可思议的精神力,隔着数百米就发现了他的存在。



眼看自己距离方文只有不到十米的时候,凯文眼前一寒,无数道剑光已经逼近。



无声的咒骂了一声,凯文身上寒气大盛,数十道晶莹的冰晶光环笼罩全身,带着他离地飞起数尺高,飞快的朝后退却。剑气无声,剑锋就在眼前晃动,缕缕寒气直透内腑,凯文在那一瞬间真正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飞快的一指弹在了剑脊上,凯文将一股寒流轰向了方文。



‘咔嚓’一声,大少剑被寸厚的玄冰包裹,冰层不断的延伸向方文的手臂。



“靠,是你小子!”方文看清了凯文的面孔,他目中寒光闪烁,奋起全身真气,将那长剑狠狠一抖,剑上玄冰炸开成无数细小的冰粒儿,他一剑刺穿了凯文的右肩。血光飞溅,凯文闷哼一声,左手随手朝方文拍出了一道寒气。



‘噗’,方文被打飞十几米,一头撞在了一块巨石上,他身上绿色皮袍有尺许方圆一块儿突然散成粉末,胸口一个玄玉色的掌印深陷寸许,可怕的寒流在方文体内冲荡。方文躺在原地,面色时而发红时而发白,突然他喷出一道黑血,血箭刚刚出口,就化为无数冰晶‘丁零当啷’的落在了地上。



凯文右肩胛骨被方文一剑刺断,剧痛让他浑身肌肉一阵阵的抽搐,他急忙调动体内能量封住了伤口,看着猛然跳起来的方文低声喝道:“方文少校,误会,你误会了!我对你并无恶意!”



“操你老母,老子对你老母也没恶意!”方文反手伸进背包里,掏出了一枚大威力手雷拔掉了保险插销,恶狠狠的望着凯文说道:“你没有恶意?你他妈的把这玩意吃下去了,老子就相信你没有恶意。”



凯文伸手抹去了身上披着的黑色蜥蜴皮上沾着的一点血迹。他手指轻轻的抚摸着这张光洁的蜥蜴皮,心里一阵的惊疑不定。他目光不断的望向方文手上的奇形长剑,该死的,这是什么?方文出发的时候,他身上绝对没有这么一柄长剑!这张蜥蜴皮坚韧无比,甚至凯文释放出的最大寒气都无法破坏它,却被方文一剑刺穿,这柄剑的威力,太可怕了!



当然了,手雷是不能吃的。凯文伸出左手,惨笑道:“少校,我的个人电脑直通基地,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基地监控。你如果作出某些不好的行为,那么。。。”



“操你老母!”方文退后了几步,随手将那手雷砸向了凯文。



凯文本能的接住了那颗手雷,却看到方文重重的匍匐在地上。



“啊~~~”一声疯狂的尖叫,凯文不敢相信,方文真的敢用手雷来攻击自己!



他用尽全力,将那手雷朝远处丢去。但是哪里来得及?手雷刚出手不到三米,就轰然炸开。无数细小的三棱形预制爆片四下里飞射,凯文尖叫一声,身上护体冰晶光环已经有几条被射穿,三枚预制爆片洞穿了他的身体。幸好他反应及时,身形变化,那三枚爆片也不过射穿了他大腿、手臂上肉厚的所在。



饶是这样,凯文也不敢再继续面对方文。特编大队所使用的手雷都是特制的,爆片上淬了烈性麻醉剂,就算是一头巨大的烈龙被一片爆片射进体内,也会头昏目眩一阵。凯文已经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身体正变得软弱无力。



愤怒的诅咒了一声,凯文突然化为一蓬直径数米的寒气,呼啸着急速远去。



“操!你当老子不敢干掉你?”方文大声咒骂了一句,恶狠狠的挥了挥手。



“只要老子带一头活的翼兽回去,老子干掉你全家,科学院的人都会保着老子!”方文看着凯文狼狈逃遁的背影,大声的笑起来。



突然,方文觉得头顶上的雨水不再落下。



“呃,雨停了?”方文抬起头来。



头抬起来,方文就觉得脖子一阵的僵硬,嘴里更是苦涩无比。



那头翼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方文身后,大头正悬在方文头顶,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翼兽的目光中,有沧桑,有怀念,有欣喜,有好奇,有不解。他瞪着方文,和人类相似的面孔上带着一种古怪的笑容。



“冒充者!你为什么来到这里?”



一道精神波动轰进了方文的脑海,将一个宏大而清朗的声音直接传达给了方文的灵魂。翼兽的眸子中,正散发出强烈的蓝光。



“完蛋!”方文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染绿的头发和身上的绿色皮袍。



该死的,谁说这翼兽只是有一点点难以对付的怪兽?



“你手上的剑,我怎么看起来觉得这么眼熟?”翼兽的精神波动再次轰来,他愤怒的指责道:“你这个该死的贼!我要吃了你!”



翼兽张开了大嘴,白金色的牙齿在雷电的闪光中熠熠生辉!



方文张了张嘴,急忙叫嚷起来:“啊哈,你听我解释!”



方文的眼珠子,和翼兽的眼珠子,同时急速转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