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进化篇第三十四章(今日三更第二更)
章节列表
《人途》进化篇第三十四章(今日三更第二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以大篆字雕刻的这句道德经文的一侧,是太极八卦图。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前世方文在天门做风门四少的时候,风大先生也找人教过他大篆字,连蒙带猜,方文也能看懂这句话。而那太极八卦图,更是方文极熟悉的东西。当他修炼九天御风经的时候,曾经研习过一段时间的道藏,却也有所得。



地球执政府殖民了百多年的第六殖民星上,搅得殖民星军方焦头烂额的土著人,他们供奉的,居然是太极图,以及一句道德经。



“荒唐!”



方文将那幕布扯了下来,他呆呆的看着墙壁上的图案。过了一会儿,他又看看那祭坛上的美酒和鲜果。好似赌气一样,方文大口大口的吞下了数斤美酒,吃掉了数十个鲜果。



‘咯’,一个带着果肉清香的饱嗝打出,方文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我操!”方文怒骂了一句,痛,非常的痛,这一耳光差点没把他的牙齿都给抽了下来。很显然,他没在做梦,眼前的一切都是事实,这些土著人供奉的,就是太极八卦以及一句道德经。方文甚至能从那图案中,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悲天悯人的慈悲气息。



这一缕气息不可能是那群土著人留下的。这些土著人杀人放火的勾当干得多了,身上满是杀气,如果是他们雕刻的这句话,那么留下的气息也只会是一股子煞气。而这一缕带着淡淡的温暖,近乎方寒、文秀秀给方文的那种父亲和母亲一样的关爱、关心、带着无比留恋的不舍的气息,怎么会是那群土著人留下的呢?



尤其是,方文不觉得土著人中能有精神力强大到这种地步,能够将自己的一缕气息留在一副古迹斑斓的雕像上持续这么多年时间。抚摸了一下那副太极八卦图,方文觉得这副雕像起码都有数千年的历史。虽然神殿中很干净,但是这雕像上也蓄满了灰尘。可见那些土著人对于这雕像恭敬虔诚到了极点,就连给他们打扫清理一下的‘冒犯’念头都没有。



抠了口太极图上最下面的兑卦的卦象,方文突然发现,这太极图四周的卦象,都是能推动的。



镇定了一下精神,将自己从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所带来的震撼和茫然中清醒过来,方文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副太极八卦图。



有玄虚啊。很大的玄虚,这八卦图雕刻的功夫是纤细入微了,但是四周的卦象排列位置全错了。乾坤倒置,八卦全乱了。



低头琢磨了一阵,方文按照自己依稀记得的正确方位,将八卦图的八个卦象挪到了正确的位置上。



无声无息的,这一堵墙壁突然向后滑去,露出了地下一个米许直径的地穴入口。



愣了一阵,方文面色古怪的皱眉道:“我靠,是武侠片呢,还是仙侠片?或者是恐怖悬疑片?这种古老的机关都出来了,那么。。。”



“下面不会有一个有着数千年功力的前辈高手高高手等着我罢?拯救宇宙、维护人类和平的重任?给我增加千儿八百年的功力?赠送我几件神兵利器,一刀就能劈碎大地的上古法宝?我操,真以为是神话小说啊!”方文又抽了自己一耳光,他也不犹豫,直接跳下了那地穴入口。



头上石壁又滑回了原位,地穴中光线明亮纤毫可见,方文面前是一条干净敞亮的地道。地道的四壁都是用提炼好的钻石铁铸成,方文看着那淡黑发紫的四壁,脸蛋一阵阵的抽搐。这地道长有近千米,这要浪费多少钻石铁?



小心翼翼的顺着地道朝前行走,地道的尽头是一扇石门,推开石门,是一间干干净净没有太多装饰的石室。



正对着石门的墙壁下搁着一个树藤蒲团,上面有一副盘膝而坐的骷髅架子,一件黑白二色的道袍挂在骷髅架子上,骨头自内而外的隐隐然散发出金色光芒,但是胸前左边那一排肋骨则是通体发黑,似乎是生前中了剧毒的样子。



骷髅的面前有几样小小的玩意。一本小小的绢书、一个破碎的铜铃、一个断裂的令牌、十三支扭曲裂开的金针,以及唯一一件完整的,长五尺有余的奇形长剑。长剑无鞘,剑柄长有七寸二分,剑身极薄,阔不过一指,剑尖极锐利,剑脊上隐隐然透出一道道龟甲斑纹,剑锋上透出的一股子寒气哪怕是方文隔开了数米远,依然击得方文猛不丁的打了几个寒战。



方文正缺少一柄合适的兵器,军部标配的那些什么激光剑、电磁刀,方文总感觉不顺手。而这柄长剑让他一见就觉得欣喜。当下他毫不客气的抓起长剑,朝那骷髅深深的躬身一礼:“老前辈,不知你姓甚名谁何时到了这里为何死去,但是这柄宝剑总不能蒙尘于此,让它跟着我出去吃香的喝辣的,你总不至于反对吧?”



乐滋滋的握着长剑挥了挥,长剑轻若无物,急速挥动时也没有丝毫的破风声,方文轻轻的将长剑朝石室的墙壁上一点,剑锋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就没入了那钻石铁铸成的墙壁尺许深。



方文大骇,急忙拔出长剑,却见那剑锋上光亮如初,丝毫不见一点儿伤痕。



“我操!世界上真有这种神兵利器!”方文高兴坏了,这剑轻得离谱,锋利得没有天理,更兼挥剑时没有丝毫破空声,这正是为他风门身法量身打造的神兵。有了这一柄宝剑,方文自忖他的杀伤力起码能提高数倍!



想想看,方文以数倍音速急速奔走之余,随手拖着这长剑轻轻的一划,钻石铁都能被轻松刺透,那什么作战铠甲之类的装备,谁能当他一击?方文甚至自信,只要他有了这柄长剑,秒杀月残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月残的修为再高,他的速度也没有方文快,他也毕竟是骨肉之躯,哪里能挡得住这宝剑轻轻一划?



欣喜之余,方文再也不看那几件破烂的古怪玩意,而是抓起了那小小的绢书。不出所料,绢书上记载了一些让方文觉得匪夷所思却又不得不相信的事情。绢书尽用大篆书成,方文阅读起来无比的艰难,只能连蒙带猜的囫囵吞了下去。



这具骷髅道号明崖,周末人,是罕见的继承了上古修炼之法的炼气之人。因不远卷入周末乱世,在遍访天下求同道而不得的情况下,他飘然出了地球,按照师门记载的某处大挪移秘径――方文思忖,这就是那火星附近的虫洞了――离开地球来到了这片星域。



因功力不够,穿越大挪移秘径时明崖受了内伤,他就选择了第六殖民星暂时歇脚,准备恢复功力后,就去那四颗太阳正中的另外一条大挪移秘径去天外寻找上古的炼气前辈。



哪知道,这一歇脚,就生了是非。



如今的第六殖民星的土著,在明崖来到这颗星球时,还仅仅是一个无比可怜的小群落。那时的第六殖民星,满天里飞着的是能够轻松摧毁一座大山的巨兽,满地里奔跑的同样是威能极大的异兽。这些土著人生而纤弱无力,却最是受那巨兽欢喜,喜欢用他们当作食料。明崖碰到这些土著之时,正好碰到一个托庇于某头巨兽羽翼之下的土著部落,向那头巨兽进行一年一次的奉献――一百名年轻的男女,供那巨兽食用。



明崖愤而拔剑,将那头巨兽杀死,进而带着那个奉他为神人的土著部落,将所有被巨兽控制的土著人解救出来,一柄长剑之下,也不知道有多少强大的巨兽授首。明崖更传授这些土著人一些最简单的修炼之法,传授了他们‘御兽之术’!



在第六殖民星逗留了近百年,明崖将他所能找到的所有强力巨兽尽数杀死,并且以方文不可想象的可怕实力在地下开辟了一个巨大的洞穴让这些土著人休养生息。眼看土著人已经有了自保之力,继续的生息繁衍已经不再是问题,明崖就有了离开的意思。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就是,数十头已经通了灵智的巨兽联手来袭,其中更隐藏了一类剧毒的细小飞禽。明崖屠尽了那些巨兽,却被那剧毒飞禽偷袭,硅基生物的毒液和明崖所碰到过的各种剧毒完全不同,他根本无法有效的驱散毒性。坚持了数年之后,明崖一口真气耗尽,最终毒发身亡。



死前,明崖留下了这本绢书,先是说明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并委托发现他遗书的同道之人对这些土著人多加照应。绢书的后面部分,就是明崖不忍心自己的师门传承自他而绝,在上面录下了一篇炼气的法门,以及一门修炼精神念力的奇妙功法。



“我操~~~你就不能用简体汉字么?”



方文愤怒的指着明崖的尸骨责骂起来。



大篆字,方文能猜出前面一部分明崖的记述就很不容易了,后面那四字一句文字艰涩难懂的口诀,则让方文抓了瞎。方文敢发誓,这一篇炼气法门比起九天御风经是只高不低,没看到明崖这个周末的古人就一个人巴巴的跑到了这里来?



但是,再好的功法、再好的口诀,如果你看不懂,那也是没用!



方文那个气、那个急啊,就好像一只掉进了米缸的老鼠,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嘴巴张不开吃不下那些大米,方文几乎有了抹脖子的冲动。



“天哪,老天爷,你不要这样折磨我吧?”方文浑身哆嗦着看着那本绢书,连哭的精神都没有了。



坐在地上发了一阵郁闷,方文没奈何的提起了长剑,将那绢书小心翼翼的收在怀里,朝明崖的尸骨拜了三拜,方文毕恭毕敬的离开了石室。



当下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想办法找龙少。



以他龙门的传承,龙少应该能翻译出这些大篆文字。



“大哥啊,你可一定要认识这些东西!”方文叽哩咕噜的钻出了神殿,飘身闪进了丛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