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进化篇第二十四章(今日三更第二更)
章节列表
《人途》进化篇第二十四章(今日三更第二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梭子鱼形飞船慢吞吞的滑入了大气层,穿云破雾,直到了S-6-1基地上空。



各种电子仪器同时开启,开始扫描附近的信息。依莎蓓丽站在主控台前,得意洋洋的说道:“我们秘密出发,到了这里再通知军部的那群人。就算消息泄漏了,有人想要来探查我们到底来这里干什么,起码也要耗费好几天的时间才能派遣得力人手赶来。”



她扳着手指计算到:“所以,我们洛克西斯家有大概一周的安全时间执行计划。”



“一周?”那银发男子站起身来,冷丝丝的说道:“足够了。不过是取走几块野兽身上的结晶体,不算什么难事。”



“呃!我最最敬爱的大哥,也许,会很难。”依莎蓓丽正想要附和银发男子的话,但是主控台上光幕中显示的图象,却生生让她将话吞了回去。她手指轻弹,主控舱内一片极大的光幕闪出,将S-6-1基地内正在发生的事情即时播放出来。



“这么大的一条蛇,你能冰封他么?”依莎蓓丽的手指轻轻的按在了嘴唇上,幽红色的眸子里满是疯狂的火焰。“神哪,这么大的一条蛇,这么大的一条霸王龙!它们体内的结晶体,会有多大呢?神哪,简直。。。无法想象!可是,大哥!”



银发男子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一对眼珠差点没从眼眶里跳了出来。他指着光幕中正慢慢逼近城门的大蛇和烈龙,怪声道:“胡说八道,难道要从它们体内取出那种结晶来?不,不可能!我觉得,按照视频中的那三颗结晶体的大小,最多就是后面那百多条大蛇的身体内的。最前面的那一条,又怎么是人力能对付的?”



依莎蓓丽弹了一下酒杯,深深了吸了一口气,看了看都被那两条巨大的怪兽吓得有点发痴的族人,大声问道:“父亲大人,您觉得现在应该怎么做?”



罗奎斯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粒子分裂射线充能,唔,先攻击那条大蛇。”罗奎斯的眼角抖动了一下,显然他对于爬行动物也很反感。



飞船开始了细微的颤抖,几个反应堆产生了巨大的能量,一道道能量通过导线,注入了这艘飞船的唯一武器中。飞船前方的那根尖刺开始发光发亮,百多米长最粗的地方也不过五十公分的尖刺变得近乎全透明,幽暗的刺体中有一道道刺目的黑色电弧开始翻滚,飞船内的人都听到了一种空气被电离的‘噼啪’声,他们的头发、寒毛同时竖了起来,偶尔手接触到飞船内的金属构件,立刻会炸出一团小小的电光。



飞船继续下降,最终悬浮在离地不到一公里的地方。飞船外幽蓝的光幕闪烁,大群大群的鸟儿撞在了光幕上,立刻被直接气化,一缕缕青烟升了起来。尖刺对准了那条已经钻进了城门所在的山谷中的大蛇,突然一声尖锐的啸声响处,一道拇指粗的黑光撕裂虚空,轰在了那大蛇的脑袋上。



那名站在大蛇头顶的老人一个不察被那黑光击中,他的身体突然崩解,化为无数道极细的七彩流光慢慢飘散。黑光射在了大蛇的头上,只见得大蛇头上冒出一道青烟,一个碗口粗的窟窿出现在大蛇头顶,黑光自大蛇的颈部射出,两道紫黑色的血泉喷了出来,大蛇疼得‘咝咝’狂吼,疯狂的挣扎扭动起来,它巨大颟顸的身体一阵乱搅,将那紧跟在它身后的烈龙死死的缠住,拼命似的绞杀起来。



烈龙吃痛,挥动双爪对着蛇身就是一通乱抓,大块大块的蛇肉带着黑色血泉被他撕下,远远的抛了出去。那重达数吨的蛇肉呼啸着落下,数百名倒霉的士兵被肉块砸中,当场压成了肉饼。



两只巨兽在山谷中疯狂的厮打,坚若金刚的身躯狠狠的轰在山体上,一块块山崖迸裂,地动山摇,山头上覆盖了数公里方圆的重型炮台一阵颤抖,炮台的小半个地基都被两头巨兽给绞碎了。



后面的土著人都急了,他们驱赶着百多条大蛇和千多头巨兽跑到了山谷入口,却没办法赶进城里,他们急得乱叫,数十名老人冒了出来,他们手持骨杖不断的念诵着一些古怪的词句,一圈圈半透明的精神波纹自他们眉心钻出,朝两头发狂的巨兽涌了过去。



但是巨蛇神经中枢受创,它已经完全凭借本能行事;烈龙虽然有心继续听从这些土著老人的控制,但是它也不得不将全部注意力投进和这条巨蛇的拼命血战。两条巨兽都没有给那些老人一点儿回应,它们打了个天崩地裂,无数巨石在它们翻转之间被卷起,远远的抛了出去。



数十名胆大的土著驱赶着那些块头小一点的烈龙想要冲进城里接应雅,但是他们刚刚冲进山谷,就被巨蛇翻滚的身躯压成了肉酱。几次尝试后,这些土著只能掩面长叹、徒呼奈何。



飞船内,依莎蓓丽发出了难听的笑声,她兴奋至极的在主控台后转了一个圈儿。“哦呵呵呵呵,我实在是太天才了!我难道不是洛克西斯家族最聪明的人么?粒子分解射线!哦,神啊,这是在我的主持下开发成功的!它的威力怎么样?很强大!不是么!”依莎蓓丽激动得剧烈喘息,她面色酡红,只觉得浑身高潮奔涌,差点就呻吟起来。



他们身后跟着那个圆球金属舱悄无声息的滑入大气层,滑进了那足足有数公里厚的小鸟群中。



无数小鸟疯狂的扑向了这个亮闪闪的金属球,但是一缕锋利至极的剑气在金属球外荡漾,每一只小鸟距离舱体还有十米左右,就被一缕剑气从正中破开。金属舱不断的缓缓下降,无数只小鸟被劈成了两片带着满天的血雨同时下落。就算是金属舱经过之后,空气中依然有一丝丝凌厉的剑气停留,凡是靠近的鸟群依旧被震得五脏俱裂。这个舱体硬生生的在有如乌云一样的鸟群中开出了一条直径将近二十米的通道。



‘咚’,一声闷响传开,金属球舱落在了地上。半弧形的舱门打开,已经穿戴整齐的精瘦男子慢吞吞的有如僵尸一般走出了舱门。他身上穿着一套月白色的制服,肩章上佩戴着一副奇怪的徽章,一轮弯月后面点缀着三颗小小的星星。弯月是用极品青玉雕出,三颗紫色的星星,则是用某种不知名的晶体制成。



“这里的最高指挥官,是谁!”男子低沉的喝道:“我是天谴部队司令,三星元帅月残。”



大批鸟儿组成了一道龙卷风一样的黑浪扑向了月残,月残的身体纹丝不动,鸟儿在距离他还有十米之遥时,就纷纷化为碎片喷出。



方文正在苦苦的运转心法化解那只玉白色大蜂的毒液。那毒液就好似一团火,烧得方文通体通红,他觉得自己都快被烧得融化了。至阳劲、玄阴劲一浪浪的在体内涌动,活力神苻急速放出一波波的生气,修复着被毒液破坏的身体组织。方文的两颗眼珠都被烧得通红一片,玄功默运,他以无上的意志,将那已经融入身体每一个细胞的毒液强行的压榨出,慢慢向受创的臀部部位逼去。



内力扫过身体,方文的每一寸身体都好像在用榨汁机搅动一样痛彻心腑。庞大的灵魂力量监视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哪一个细胞上还存在着余毒,化为一丝丝热针、寒丝的真气就蜂拥而去,强行将毒液从那个细胞上剥离。每剥离一次,刀搅一样的痛楚就浓了一分。



热,极热,这热毒可怕至极。方文的上半身莹白如玉,下半身则赤红如火。红白交界处泾渭分明,一根白线压得红线正缓缓向下退却。方文的内裤都开始燃烧,一道道黑烟自他裤脚内冒了出来。



剧痛之余,方文自嘲道:“老子左青龙、右白虎,干!”



喘息着,方文慢慢的将毒液逼到了一处,要将这不过一个火柴头体积的毒液从臀部的伤口处逼出体外。汗水腾腾的从方文身上冒了出来,他嘴里发出细微的‘嗷嗷’惨叫。他受伤的那一块臀部肌肉已经完全感应不到了,那一块肌肉只是一片火烫,若是撕开方文的长裤,可以看到他的P股正在冒出红光。



大量的真气聚集在那头发丝细小的伤口处,想要将那一点毒液逼出体外。那一点毒液却是顽固至极,死死的粘附在方文肌体杀光,不肯乖乖的被赶出去。方文不敢用力,他唯恐罡气一乱,一块皮肉就要和自己分家。他只能一步步的进逼,将那毒液抽丝剥茧般和自己臀部上的肌肉、神经、血管分割开。



就在那一点毒液已经被逼到了伤口处,眼看就要被逼出体外的时候,那毒液突然产生了异变。



液态的毒液突然蒸发,化为一蓬庞大的火性能量融入了方文的至阳劲中。



‘轰’,有如火上浇油,方文的至阳劲突然膨胀了数倍,在体内疯狂的流窜。方文大骇,急忙搬运周天,将这异变的真气收敛于丹田。哪怕其中一部分真气是毒液所化,此刻却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一边将真气收敛,方文一边以灵魂力量巡视这异变的真气。



阳刚浩大,炽热纯正,分明就是精纯的至阳劲。虽然没有经过风旋的凝练,显得有点松散,但是的确是精纯的至阳劲!



方文惊呆了,这小小的一点毒液,却是顶得上两支上好的元液所补充的功力!



他猛的抬起头来,在满天黑色的鸟群中寻找那只白色大蜂的身影。说不得以后方文就要用自残的手段,每天用那大蜂对着自己来一下了。如果每一次都能增强这么多的功力,那哪里是什么毒液?那分明是增强功力的无上天材地宝!



但是,也只有方文这个掌握了活力神苻和灵魂神苻的怪胎才能如此应用这大蜂的毒液,寻常的人怕是来不及将那毒液转化为内力,就已经被烧成了一具焦炭。看看那边浑身发红的凯文等人,如果不是勉强有一身功力支撑着,怕是身体早就烧起来了。



满天黑鸟狂扑而下,方文突然在黑鸟中看到了一线白影急速飞过。



方文指着那条白影尖叫道:“抓住它!不能放它逃了!”他火烧火燎的蹦跳而起,一手朝那大蜂抓了过去。



月残一惊,猛的看向了方文指向的方向。那边正好是十几个土著人护着雅在快步逃走。



月残眼里闪过一抹深邃的紫光,他冷笑道:“往哪里走?”他盯死了雅,身体有如一柄长剑刺出,带起一道惊天剑气,‘哧啦’一声巨响,他一步跨过了数百米距离,瞬间到了雅等人身后。一掌击出,数道剑气将那十几名土著人轰成粉碎,他一手抓住了雅的脖子,将雅高高的举了起来。月残狞笑道:“没开化的野人,你想要去哪里?”



反手又是三掌劈出,三道淡青色惊天剑气轰出两百多米,将那三名被冰系战士围攻的土著青年轰得飞起,狼狈的翻滚了出去。



月残一惊,看着那三个土著青年惊呼道:“吃我一掌居然还不死?有趣!再来试试!”他手一挥,连续九道赤红色剑气脱手飞出。



‘咚咚咚咚’一阵闷响,九道红色剑气依旧命中,但是三名土著青年却只是喷了一口血。剑气震碎了他们身上覆盖的冰块,三人爬起来转身就跑。月残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他愤怒的仰天长啸一声,随手将雅丢在了地上,右手剑指一引,三道淡紫色剑气喷薄而出。



蓝色的血泉喷出,三名土著青年身后被紫色剑气劈出了数尺长的巨大伤痕,三人惨嚎一声,踉跄着朝前跑了几步,却又直起了身体,借着满天扑下来的黑鸟的掩护,很快就跑得不见了踪影。



月残此刻简直就是目瞪口呆,他茫然的看着那三名逃走的土著青年,突然愤怒的长咆了一声。



无数道细如发丝的剑气自月残体内喷出,丝丝剑气射出数百米远。以月残为中心,半径超过八百米的一个半球内,所有鸟群被扫荡一空,无数肉屑血浆被剑气所激,喷出了近千米外。月残随手一道剑气轰出,深紫色剑气轰出千米,重重的在头顶那艘飞船上斩了一击。他长嘶道:“尔等今日逃得性命,下次本帅亲手灭你满门!”



空中,梭子鱼形的飞船正准备下降,却被月残那似乎有意似乎无意的剑气命中,飞船外尺许厚的蓝色光幕‘噼里啪啦’一阵脆响后几乎消失不见,飞船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几乎是一头栽下了地面。



飞船内洛克西斯家的人集体失声。



过了许久,依莎蓓丽才哆嗦着低声问道:“是天谴神将月残元帅。。。天呢,怎么会碰到这么可怕的家伙?”



罗奎斯愤愤的朝她吼道:“闭嘴!是天谴神将月残阁下!”罗奎斯的额头上,冷汗一滴滴的滑了下来。



方文却一道灵魂力量轰出,将那飞得极快的大蜂打得晕头转向一头撞在了地上。他飞扑了过去,一手抢起那大蜂塞进了口袋里,这才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



但是很快的,他的笑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伸手在身体某个部位摸了摸,愤怒的吼叫起来:“老子左青龙、右白虎!哦也!干!好厉害的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