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进化篇第二十章(今日四更第二更)
章节列表
《人途》进化篇第二十章(今日四更第二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名土著青年站在距离方文不到百米的地方。



淡绿色的头发,墨绿的眸子,身上穿着那种绿色的皮袍,背后箭囊里起码有近千支那种细细、薄薄的箭草叶,手上握着一柄纤细的长弓。这个土著青年的容貌清秀干净,眉目间有一股子自然灵秀的气息,不似生人,反而类似草木结成的精灵。



方文双手抱在胸前,站在城门外一个小土包上,眯着眼睛看着那青年。他身后一左一右站着赵白天、赵黑夜兄弟俩,兄弟俩全副武装,身上穿着基地里能找到的最厚实的突击装甲,背上背着沉重的能量匣子,手里抱着粗大的冷凝激光炮。那是一炮能将米许厚的钢板冻成碎片的厉害玩意。



远处地平线上,一柱柱黑烟正冉冉升起,那是一个个殖民城市被摧毁后留下的痕迹。



方文满口的污言秽语,对着那土著青年倾泻了过去,他问候着那土著青年所有祖先中的女性族人。各种和生殖器有关的脏话有如潮水一样涌出。



土著青年也操着一口结结巴巴的普通话,拼命的问候着方文以及其他的地球人。不过,很显然在骂人这一方面,这个土著青年不是方文的对手,被方文咒骂十几句,他才能结结巴巴的回应一句‘恶魔’、‘混蛋’之类的话。



这个土著青年是今天一大清早就跑到城外窥视,结果被方文发现后带着赵家兄弟追出来的。不过,方文很谨慎,或者说他很胆小,离开了城门,他追出了数百米,就停了下来。那土著青年看到方文不敢追远,于是也在百多米外停下。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望了一阵,也不知道是谁挑起的,两人就这么相互咒骂起来。方文骂得难听、骂得刁钻恶毒,那土著青年则骂得理直气壮、骂得正义凛然。



“你们这帮恶魔,你们屠杀了我们的族人。”



“你们这帮野人,你们正在屠杀我们的族人。”



“你们这帮恶魔、混蛋,是你们先屠杀了我们的族人。”



“你们这帮没进化的猩猩,你们正在屠杀我们手无寸铁的族人。”



“你们这帮恶魔、混蛋、杀人狂,是你们先屠杀我么的族人,差点将我们灭族!”



“你们这帮藏在森林里啃果子的原始人类,你们正在屠杀我们的族人,你们摧毁了他们的城市!”



。。。 。。。



从清晨开始,两人足足相互咒骂了三个小时。



刚开始的时候,只有几个哨兵发现了方文和那土著青年的对峙。后来,玛蒂娜带了人匆匆赶来,呆呆的站在城门上看双方互骂。到了最后,冷啸等一批高级将领都好奇的凑了过来,好像看戏一样看着方文和那土著青年相互对骂,骂得口角都挂上了白沫。



“真能耐啊!足足三个多小时了。”冷啸端起勤务兵递过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好奇的问道:“他们两个不口渴么?”



玛蒂娜端着茶杯,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处已经陷入死循环的两人。方文和那青年在争执,争执哪边更加残忍、更加没有人道、争执一切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以及谁的罪孽更大。土著差点被灭族,但是他们现在也在残忍的屠杀那些没有重型炮台保护的殖民城市中的地球人,这个死循环根本无法解开。



两人相互骂着,但是都很谨慎的没有靠近对方。直到四颗太阳已经高悬天顶,口干舌燥的两人这才停嘴。方文从赵白天手上接过野战水壶喝了几口水,那土著青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灿灿的果子啃了起来。



修整了片刻,方文擦了擦嘴角的水渍,朝那土著青年举起了大拇指:“你真有种,能和老子骂这么久!”



那土著青年吐出了一口果皮,丢掉了果核,指着方文点头道:“恶魔,你们会受到惩罚的。”



“有种你来惩罚老子啊?大少我站在这里!”方文挑衅的朝那青年勾了勾手指:“有种你来揍我啊?揍我啊?有种你来揍我!”方文很欠揍的偏过脸蛋,轻轻的用巴掌在脸上拍了拍。他用那最猥琐、最无耻的语气挑衅道:“是男人的就来揍我!你裤裆里不会少了块玩意,不敢来吧?”



土著青年气得脸色发绿,他猛的举起长弓,拔出了三支草叶搭在了弓上。



‘哼、哼’,赵白天、赵黑夜兄弟俩猛的上前两步,将方文护在了身后。他们举起激光炮,对准了那青年。激光炮内传出细微的‘嗡嗡’声,能量已经充到了最高值。



土著青年的眼睛转了几圈,从这个方向,他看不到方文的身影。他知道这些来自天外的恶魔身上的铠甲非常的结实,自己的草箭不可能射穿他们的铠甲。除非是族中顶尖的射手,其他人没有能力射穿这些铠甲。他轻盈的朝一旁掠了几步,只要让他看到方文,他就能射穿他的喉咙。



赵白天、赵黑夜紧跟着土著青年移动着身体,他们牢牢的将方文挡在了身后,不让那青年有出手的机会。土著青年的步伐越来越快,渐渐的,他绕着方文三个奔走起来。他身形如风,在空气中带起了一条绿色的光影,‘哒哒哒哒’的脚步声每一声都好像踏在人的心脏上,一种肃杀的气息使得赵家兄弟俩颈子后的寒毛直竖。



赵家兄弟跟不上这土著青年的速度了,他两狼狈的绕着方文转了几圈,就被绕得头昏眼花,差点一P股坐在了地上。



‘咚咚’两声,又绕了一圈,赵家兄弟俩已经慌了手脚,他们四条长腿缠在了一起,狼狈的摔了一个狗吃屎。



方文恰时动了。他早就计算出了那青年奔走的速度和轨迹,他朝一侧里猛扑了出去。他扑出去的时候,那青年还在他身后,等他扑出五十米的时候,那青年恰好奔到了他面前。



‘嗤嗤嗤’,三片草叶从长弓上飞速射出。一片草叶射向方文喉咙,一片射向他的心口,一片射向了他的小腹。草叶上闪烁着幽绿的光芒,这是土著人新配成的一种能够让人的身体在瞬间崩溃瓦解的剧毒。



土著青年对他的箭术很有信心,草箭出手,他立刻转身就走。



但是方文却有如一抹幽灵,他身体在空中轻轻的扭动了几下,轻盈的穿过了三片草叶。他无声无息的扑到了那青年身后,双掌掌心赤红如火,狠狠的双推掌遥空印向了那青年的后心。



两团炽热的罡气呼啸而出,青年身上的皮袍突然着火烧成了灰烬,后心上突然出现了两个手掌形的浅浅凹陷。足以融金化铁的炽热罡气轰入了他的身体,青年好似断线的鹞子一样飘忽的飞起,一口鲜血喷出数米远,狼狈的摔在了地上。掌力极重,他被掌力推得在地上翻滚了十几米远,浑身一时间动弹不得。



方文飞扑了过去,一手将他身上的衣物和各种杂物撕得干干净净丢出老远,随手将他的下巴下了下来。



他朝那嘴里不断流出血迹的青年冷笑道:“想要服毒自杀,那是不可能的。”看着远处地平线上的处处黑烟,方文脸上露出了一丝冰冷的狞笑:“小子,总有人要为一些事情承担不归他承担的责任。你知道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酷刑?”



方文拎着那青年的脖子,好似拖死人一样将他拖向了城门。



“太棒了!”城门上冷啸猛的拍了一下手,他微笑着对玛蒂娜说道:“中校,方文少校一直很能干,很杰出,不是么?”



玛蒂娜用茶杯遮住了半张脸,轻轻的点了点头。



凯文则是嘴角微不可见的扯了扯,眼里有一种古怪的光芒在闪烁。



尖锐的破空声传来,数十名土著人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他们飞扑向了方文,似乎要强抢那个土著青年。



赵家兄弟俩急忙抬起炮口,朝那些土著人猛烈的扫射起来。密密麻麻的暗蓝色冷冻激光当场将十几名土著人冻成了冰块,冰块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就此摔成粉碎。



城门上数十处火力点同时开火,无数道激光和小口径火炮的炮弹呼啸而出,在方文身后组成了一道死亡的弹幕。数十名土著人好似没有看到眼前那一片弹幕,亡命的冲向了方文。他们的身体被撕成了碎片,淡蓝、淡绿色的鲜血喷洒了一地。



“似乎,方文抓到了一个重要人物?”冷啸茫然的问自己的副官。



一干高级将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一名少将尖叫道:“准备刑审室,撬开这野杂碎的嘴!”



城门敞开,方文带着赵家兄弟和那俘虏的青年,快速的穿过了三重城门,回到了城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