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进化篇第十八章(今日三更完毕)
章节列表
《人途》进化篇第十八章(今日三更完毕)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特编大队狼狈的逃进了基地所在的城市,山谷中厚重的金属城门重重的落下,沉闷的回音在山谷中回荡。



山头上炮台中的主炮开始轰鸣,一道道极粗的激光以及能量球射向了那缓缓逼近的三条巨蛇。



‘咝咝~~~’,几道激光击中了巨蛇,巨蛇身上洞穿了水缸粗细的窟窿。几发压缩能量弹更是在巨石身上炸开,炸得血雨纷飞,淡紫色的血浆在地上厚厚的积了一层。三条巨石吃痛,不敢再靠近城市,急忙转身逃窜。



但是城外一马平川,这一座炮台接近两百门主炮对着三条巨蛇一通狂轰炸,巨蛇还没逃出多远,就被炸成了碎片。



几名土著青年风一样掠过了三条巨蛇的尸体,从它们破碎的脑袋上挖出了三枚人头大小的结晶体,随后急速离开。



炮火对着几个土著青年发射了两轮,却实在无法击中这些速度极快的年轻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抱着三枚晶体离开。



通过手腕上个人电脑,方文看到了三条巨蛇被主炮炸碎的场景。他愤怒的跺了跺脚,愤然道:“那座城附近,怎么不建造一座炮台?”



罗德曼•罗林脱掉沉重的头盔,一P股坐在了方文身边。他无奈道:“经费、物资、能源。一座标配两百门主炮的炮台,需要耗费数万亿标准点的经费。主炮需要的各种特种合金,听说其中一些珍稀元素只有殖民星才有少量储藏量,主炮的产量并不高。每一座炮台,都需要一个特大型发电站专门提供能量。这些因素凑在一起,只能让主炮集中使用,才能发挥一定的作用。”



玛蒂娜看着方文,声音很柔和的解释道:“这三条巨蛇,是我见过的殖民星最强悍的生物。但是传说中,在殖民星开拓初期,甚至有重型主炮都无法对付的生物,最后是军部出动了终极武力才将那些怪兽斩杀。少校,我们实力有限。”



方文张了张嘴,想要咒骂几句将那些移民强行送来这里的执政府。但是想一想地下城市群中有如沙丁鱼罐头的原生民,方文觉得自己似乎又没有底气去咒骂什么。虽然一座数百万人口的殖民城就在自己眼前被摧毁,虽然自己的心里很不好受,但是,自己能说什么?能作什么?



凯文的手腕上冒出了一片小小的光幕,他冷淡的说道:“那个被摧毁的城市附近有一条能源矿脉、两个稀有金属矿脉。做好准备吧,军部很快会下达命令,要我们收回那个城市。不过我并不看好我们手上所拥有的实力。”他晃了晃手,光幕也跟着晃了晃,上面的数据正是方文在会议室的时候给属下军官看过的,第六殖民星在上一次袭击中的损失清单。



依靠四个几乎被打得残废,只能依靠重型炮台固守的军区基地,那些外围的殖民区,怕是都逃不脱土著人的毁灭性打击。



“我去找中将。”方文猛的跳了起来,踢开了运兵车的舱门,准备去找冷啸。他愤然道:“这种情况下,要让外面的那些移民都向四个军区基地回缩。”



“不可能!”伽哈冷冷的说道:“执政府政务部的命令,所有殖民星的生产不能停顿。所有外围的殖民区必须坚持生产,尽可能的开采能源矿和各种矿产!”



“什么?”方文怒了!



凯文冰冷的解释道:“这是政务部的命令。移民可以损失,但是生产不能停顿。如果生产停了,我们都要承担责任。”



方文双眸发红,他正要发飙,但是却突然平静了下来。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耸耸肩膀,很轻松的说道:“哦,这样啊?我明白了。既然是执政府的命令,那么,我们只能服从命令。”他吹着口哨,挥动着那根一直被他带在身上的草叶,轻松的往住所行去。



十几名身穿黑色制服、头戴白色头盔、袖子上带着红色袖章的军法处执法队员正列队从一旁走过。他们冷漠无情的扫了一眼站在运兵列车附近的特编大队队员们,有如一群幽灵,悄无声息的飘了过去。



赵白天、赵黑夜有点畏缩的看了看那些执法队员,迈开大步追向了方文。兄弟俩大声叫嚷着:“头儿,等等我们。教官要我们跟着你哩!”



夜里,方文顺着基地内部的电梯跑到了一座炮台的顶部,站在了那高高的瞭望塔上。这座炮台覆盖了几乎一个山头,两百个炮位深藏山体内,一旦需要的时候,就会从掩体内滑出,喷射出毁灭性的怒火。



站在瞭望塔上,方文还能看到白天战斗过的地方有一片红光将那地平线映得一片通明,那个城市还在燃烧。



他心情有点郁闷,重重的朝下面的一个炮位掩体吐了一口吐沫。这些威力强大的家伙,却不能对百多公里外的小目标发动打击,因为技术上达不到射击的精度要求。一个不小心,这种主炮就会将自己人和敌人一起化为灰烬。这些耗费巨资、耗费巨量能源的家伙,只能固守重要目标,却无法保护周边的那些殖民城市。



躺在瞭望塔上仰望夜空,空中有七颗月亮交相辉映,紫色、暗红、淡青的月光照得大地通明。



清凉的夜风自不远处的湖的方向吹来,带来了浓烈的水腥味。



这颗星球很棒。方文的灵魂告诉他,这颗星球对于武学修炼很有好处。空气中奔涌着充沛得近乎要爆炸的各种能量,各种属性的能量。但是最充沛最强大的,还是来自于那无边无际的丛林的自然生气。这是方文的活力神苻能够直接运用的一种能量,如果能够在这里长期的修炼下去,方文甚至觉得,自己的肉体强度甚至能追上罗罡。



这是一颗很美丽的星球,很棒的星球。可惜的就是,它原本的主人并不欢迎方文他们。



来到这个星球的第一天,方文就有一种明悟,在这里轮岗的半年,不好过。



至于抓捕‘翼兽’这种任务,方文隐约觉得自己应该放弃掉。埃德蒙给出的那么多借口、那么多理由,甚至拿出了玛蒂娜的名义。但是,方文仅仅是今天就已经看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生物,那三条巨蛇就已经超出人的想象了。那么,请问,能够被科学院用天价悬赏的翼兽,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怪物?



自己能抓到它们?



见鬼,不会是凯文和埃德蒙合计了,要自己傻乎乎的将性命丢在这里吧?



方文越来越觉得这个猜测是正确的。凯文那小子的表现一直很不错,雍容、文雅、精明、能干、彬彬有礼,但是,方文总觉得这不是凯文的真面目。如果是凯文向埃德蒙提议,用某些利益交换以求干掉方文,埃德蒙应该是很乐意出手相助的吧?



这样一来,随意找一个给洛克西斯家遮羞的名义,要求方文去捕捉一头翼兽,这就很顺理成章的了。



“当我傻的?白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还敢去丛林里?”方文低声骂了一句。简直就是可笑到了极点,方文暗忖,除非他拥有龙少如今的实力,否则他根本不可能靠近丛林,那是自杀,而不是去完成任务。



“我方大少的性命金贵着呢,可不能为了一些莫明其妙的借口、理由丢在这里。”方文暗自下了决定。



夜风吹来,却带来了一缕很淡的幽香,淡淡的、冷冷的,好像夜空里静放的昙花香味。



方文扭过头去,看到玛蒂娜正好纵上了瞭望塔。



“喂,中校!晚饭前你不是带人去收拾那三条大家伙的尸体去了么?有什么发现?”方文懒洋洋的打了个招呼。



“嗯,它们的鳞片比我们重型战车的加厚铠甲防御力还要强两倍以上。它们是一种硅基生物。”玛蒂娜坐在方文身边三尺远的地方,轻轻的回答他的问题。



方文的脸色不由得为之一变,鳞片比战车上的装甲板还要强两倍?这是什么怪物啊!



玛蒂娜转过头来,看着方文。方文翻着白眼看着她。一轮淡紫色的月亮正好悬在玛蒂娜的身后,好似在她脑后有一圈佛光,看起来很美。方文有点痴痴呆呆的,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啊,虽然比他大了几岁,虽然比他高了一些,但是,是一个值得追的女人。她的气质、她的容貌、她的身材、她的才干,都是很不错、很不错的。



“人,总不能只靠吃饭活着!一个男人,必须要有一个女人,才能正常的活啊!”方文轻轻的叹息着,他最后一次下定了决心,他要追求玛蒂娜。死缠烂打也好,用尽各种卑鄙手段也罢,他要追求玛蒂娜。



“中校,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可能是整个军部最美的女人!”方文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飘荡着玛蒂娜的体香,很轻,很淡雅,很迷人。



有如冰霜一样白净的脸上突然多了一丝淡淡的红晕。玛蒂娜飞跳了起来,随手丢了一本小册子在方文的身上。她急匆匆的说道:“这是我默写下来的《随风诀》,背熟后立刻毁掉,自己多加练习。和第六殖民星的土著作战,没有好的身法、速度不够快,是不成的。”



玛蒂娜急匆匆的跳下了瞭望塔,似乎还踉跄了两步,匆匆的跑开。



“哇,这么害羞干什么?老子还一大堆的甜言蜜语没有说出来呢!比如说,曾经有份。。。No,No,No,我们还没到那一步呢。”



扯着嘴角笑了笑,方文打开随风诀瞥了一眼,顿时面色不由得一变。什么随风诀,分明就是《九天御风经》中最基础的破空而行的身法心诀。有了这一套心法,小范围的转腾挪移,的确要比那所谓的A+级心法《鬼影术》要灵巧数倍。



“这小妞,倒是有心!”方文有点感动,随后掌心腾起一道火光,将那小册子烧成了灰烬。他有点不解的看着天空的月亮,低声的问自己:“难道我的魅力是这样的大?不过是送了一束昙花,这小妞对我就很有点与人不同了。唔,帅啊,方大少我这么帅,是一种罪过啊!”



很猥琐的低声笑了几声,方文一个翻身正要跳下瞭望塔回去宿舍睡觉,耳边突然传来了沉闷的、如有若无的木鼓敲击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木鼓声很沉闷,从远处那在月光下显得有点黑黝黝的丛林飘到了这里。那一片丛林的正上方,悬挂着一轮暗红色的月亮,神秘、凄凉、带着一点点诡异的杀气。木鼓声声,但是就在方文目光可及的另外一处瞭望塔上,那个扛着枪往来巡走的哨兵,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这鼓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鼓声继续传来,那鼓声中蕴藏着一种说不出的奇异韵味,甚至引动了方文灵魂力量的波动。灵魂神苻一阵晃动,方文的灵魂力量在识海中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外界的能量不断的涌入识海,被那银色的能量同化。



小心的看了看左右,方文五心向天,盘坐在瞭望塔上。



活力神苻放出大量的生命能量,方文自己封锁的经脉‘噼里啪啦’的敞开,二十三个已经变成了几乎微不可见的紫黑色小点的气旋‘嗤嗤’带响的将那至阳劲和玄阴劲抽了进去,变成极其凝练的青色风劲喷了出来。



过了大概十分钟,方文站起身来,他身体晃了晃,有如一条幽灵突然凭空消失。



狂奔出了一公里多,方文的身体外才突然闪过一道朦朦的白光,他突破了音速,急速朝木鼓声传来的地方掠去。



一进丛林,方文就放慢了速度,他有如一缕清风在树枝间轻盈的滑走,脚尖清点树枝、叶片,他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的在树林中滑翔。庞大的灵魂力量紧紧的约束了他的气息和能量,他没有释放出任何和这丛林冲突的气息,他没有惊动任何生物,轻巧的朝前滑行。



哪怕是最机敏的野兽都没有察觉方文的动静。



朝前急行了小半个小时,方文终于到了一片林间的空地。



大概一个篮球场大小的空地里七堆篝火熊熊燃烧。方文本能的抬起头来,果然不错,那七堆篝火的方位就和七颗月亮在天空的方位一模一样。篝火的中间,三个石头雕成的十字架上绑着三名赤身裸体的强壮的青年,一根根细细的青色藤蔓将他们的身体死死的扣在了十字架上。



几名头上带着兽骨骷髅,手持木杖的老人绕着篝火大声的狂歌乱舞,树林里隐隐约约有数千名土著挥动着兵器在无声的叩拜蹦跳。



方文趴在一颗高有近乎两百米的大树的树梢上,好奇的看着这些土著举行着古怪的仪式。他身体轻盈好似没有丝毫重量,附在一根长有两米许不过拇指粗的树枝上随风招展,自然而然的就融入了那树枝摆动的自然韵律中去。



七个赤身裸体的老人胸前绑着木鼓,跟随着那些手持木杖的老人一起歌舞着。他们不断的拍打着木鼓,木鼓发出沉闷的声响。



方文察觉到,这些老人每一次敲击,都有一丝精神力注入了木鼓中。鼓声最多也不过传出数千米,但是这些老人的精神力,却将那无声的鼓声传出了数百公里。只有方文这种灵魂力量极其庞大、对于精神波动极其灵敏的人,才能听到那无声的木鼓声。



寻思了片刻,方文打开了个人电脑的摄像功能,静静的拍摄起眼前的这一幕。



突然间,歌舞停息,那树林中的数千土著也同时安静了下来。



三名土著少女手里捧着三颗人头大小的黑色晶体,无比肃穆的走向了那三个被绑在十字架上的青年。



一名手持木杖的老者走了上去,大声的用土著语吼叫了几声,随后他拔出一柄骨刀,割开了三名青年胸膛上的皮肤,将他们的皮肤拉开,露出了人头大小一块儿血淋淋的肌肉。三名少女不敢怠慢,急忙将三颗晶体按在了那三名青年的伤口上。



热血喷洒在那黑色晶体上,黑色的晶体慢慢的融化,化为一道道黑色的黏液融入三名青年的身体。



渐渐的,三颗晶体融化无形,三名青年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一片片紫色的鳞片在他们皮肤下若隐若现,他们仰天发出了疯狂的嘶吼声。他们最多不过一米六五的身体剧烈的膨胀起来,皮肤绽开,肌肉炸开,骨骼发出‘咯咯’的生长声,他们的身躯急速的膨胀。



扭曲、迸裂、愈合,三个青年的身体内好似有无数颗炸弹在骆绎爆炸,他们的身体不断的被破坏,却又不断的重新愈合。方文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从一米六几的身高长到了和赵家兄弟差不多的块头。



三名青年轻松的挣脱了那些藤蔓的束缚,大声吼叫着走上前了几步。



此时的他们面容依稀还带着以前的清秀模样,但是身体完全不同了。



强壮、高大,有如三头站起来的狗熊,那不断蠕动跳动的肌肉,以及皮肤上一层细密的紫色鳞片,还有身上释放出的狂暴气息,无不彰显出他们的强大!



方文觉得自己的牙齿发酸,他本能的察觉到,这三个家伙的实力,比起罗罡还要强了一大截!



很小心,很小心的,方文偷偷摸摸的跑回了基地。



他将拍摄下来的那段视频加上了一个长长的密码,用一枚储存芯片备份了下来。



他还没考虑好要如何利用这一段视频,他需要仔细的考虑、再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