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人途

他是风,他是魔,他是唯一的神话;纨绔子弟觉醒风灵之体成魔门嫡传,通过传承圣道...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人途》进化篇第十四章(今日三更第二更)
章节列表
《人途》进化篇第十四章(今日三更第二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是一座山城。



山城的意思就是城市被群山包围。三座有如屏风的山峰将这百多公里方圆的城市环抱其中,山峰之间有三条长长的山谷,一重重厚重的金属大门将那三条通向外界的道路封得结结实实。四周山头上建造了五座巨大的全金属结构重型炮台,一尊尊炮管超直径过三米的高能炮闪烁着幽蓝的光芒,从炮台中探了出来,指向了四面八方。



被山峰环绕的城市规划整齐,道路纵横将城区分割成整齐的一块块正方块,整个城市有如一个巨大的棋盘。



在靠近大湖的方向,其中一座高山下,有一片灰褐色的金属建筑,这就是六号殖民星的第一军区司令部所在的S-6-1基地,同时也是六号殖民星的军务长官驻地。所有的建筑都不高,最高的不过一座五层的小楼。所有建筑外覆厚重的装甲,显然所有建筑都随时能转为战时的堡垒使用。基地的后面山崖上,密密麻麻的开凿出近千个小小的平台,平台上修建了大大小小不知道多少火力点。



有数十架攻击机长时间在附近近千公里的空域内巡航,三机编队的战机时不时的掠过城区上空,发出低沉的破空啸声。



方文他们的飞船停靠在基地一角的停机坪上,一支军乐队奏起欢快的迎宾曲,数十名基地的军官列队在飞船外迎接冷啸的到来。



郑重其事的迎接典礼让冷啸的脸色好看了许多,比起从地球本星出发时受到的刁难和冷遇,冷啸对这个典礼以及迎接他的那些军官的表现都无比的满意。一支军乐队,数十名欢迎他的军官,加上一支全副武装的仪仗队,这让冷啸觉得自己毕竟是一个中将!



冷啸摆出一副庄严的模样缓步走下舷梯,两名少将和七名上校急忙迎了上来。他们恭敬的朝冷啸行了一个军礼,其中一名少将大声说道:“欢迎您,中将。我们盼着您的到来,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这里的情势,只能您才能控制。”



站在舱门口的方文想笑,这少将很会说话嘛,虽然说的都是空话套话,但是处于这种情况下的冷啸会很喜欢听的。



冷啸笑吟吟的很矜持的朝他们还了一礼,他微笑道:“我们共同努力,以保证执政府在六号殖民星的利益,保证执政府公民在这里的安全和稳定。唔,请自我介绍一下吧!”



说话的那名少将急忙自我介绍道:“是的,长官。我是六号殖民星S-6-2基地司令官林天。”



“长官,我是六号殖民星S-6-3基地司令官方虺!”



“长官,我是六号殖民星S-6-1基地后勤处长上校罗克斯。”



“长官,我是六号殖民星S-6-2基地作战处副官上校哈勒•史密斯。”



“长官,我是。。。”



两名少将和七名上校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冷啸的脸色渐渐的变得越来越难看。他阴沉着脸蛋看着林天,冷哼道:“其他人呢?”



冷啸觉得事情有点不对,让他出任六号殖民星的军务长官,这是符合他如今的军衔的。但是让他兼任第一军区的司令官,这已经让他觉得有点忐忑了。而现在来迎接他的人,居然只有两名少将和七名少校!按照正常编制,六号殖民星应该有三名中将、八名少将、四十二个上校乃至更多的编制。可是现在,只有这么点人来应接他。难道说,这是一个下马威么?



冷啸的脸色瞬间就耷拉了下来,脸色变得铁青一片。



方虺猛的一个立正,指着停机坪的一侧冷声说道:“长官,他们都在那里!”



冷啸、方文、玛蒂娜等人同时扭头看向了那个方向,齐刷刷的一排光闪闪的合金棺材正整齐的放在停机坪边,数十口棺材在四个太阳的光辉照耀下光芒熠熠、居然给人一种珠宝一样的富丽堂皇的感觉。这些棺材上面雕刻了细致精美的花纹,显然都是给有身份有地位的高级军官准备的。在这些特制的棺木后面,则是齐刷刷的一大片普通的金属棺木,黑漆漆的金属棺木阴沉沉的,那一片黑色充满了不详的气息。



冷啸张了张嘴,一张脸变成了死灰色。



方文张大了嘴,低声嘀咕道:“乖乖~~~”



玛蒂娜、凯文、伽哈的脸同时抽搐了一下,脸色变得比冷啸还要难看。



方虺小心翼翼的说道:“长官,您的前任军务长官被六号殖民星的土著潜入办公室杀死,土著对我们的四个军区级基地以及下辖的数十个分区基地发起了进攻,七名少将、三十九名上校阵亡。”方虺等人也看向了那一片棺材,一个个的面色有点黯淡。



林天低声叹道:“等迎接了长官您,就要用这艘飞船将他们运回地球本星。”



原本心情已经变得还算不错的冷啸这时候真想拔出配枪干掉几个人来舒缓一下心头的郁闷。他挥了挥手,干涩的说道:“我倒是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是这样。唔,真好。”冷啸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六号殖民星以前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不知道这一次居然一次性的阵亡了这么多的高级将领。在他受命来接任前,甚至是冷傲,他的大哥,都没有提醒他这件事情!



愤怒的冷啸冷哼了几声,冷冰冰的喝令道:“我累了,带我去休息。”



林天、方虺等人无声的朝冷啸行了一个军礼,S-6-1基地的后勤处长出列,准备带冷啸等人去给他们安排下的官邸。



就这时,站在冷啸身后的方文突然直觉到了一股阴森的杀意。他的眼角一阵乱跳,他不顾一切的跳起来,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冷啸的P股上。冷啸的武功修为比方文高得多,但是心情恼怒的他措手不及之下,被方文一脚踢飞了好几米远,狼狈的趴倒在地上。



冷啸的几名副官正要喝骂方文,一道冷森森的绿光几乎是贴着冷啸的身体擦了过去。



‘飕’,那绿光已经消失了,众人耳朵里才听到了尖锐的破空声。冷啸的后背上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裂痕,绿光带起的风压不仅是撕开了他的军服,更是在他背上撕开了一条深有寸许的伤痕。若非方文踢飞了冷啸,这一道绿光本来应该是从冷啸的侧身贯体而过!



“敌袭!敌袭!”方虺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



数十名全副武装的仪仗兵扛着厚重的金属盾牌跑了过来,立刻围住了受伤的冷啸。



方文也团身缩在了那些厚重的盾牌后,蹲在了地上,看着地上露出来的尺许长一根古怪的类似茅草一样的东西。



绿油油的一片草叶,不过五毫米宽,和地球上常见的茅草一般无二,却深深的没入了停机坪的地面。方文抓着这一小片‘草叶’,运足了内力慢慢的将它往外拉,最终拉起来一条长有两米左右的细长草叶。他抖了抖那叶片,分明是天然生成的叶片,却发出了锋利的金属破空声。



林天尖叫道:“是‘无影箭叶’,是土著人的幽灵狙击弓手!”



已经有数百名士兵踏着单兵飞行器满天里乱转,想要找到那给了冷啸一箭的射手,但是叶片射来的方向是一座大山,山上林木葱茏,哪里找得到半个人影?面色洁净发白的方虺愤怒得满脸通红,他怒喝道:“今天负责城外巡逻的指挥官是谁?拉出去枪毙,枪毙,枪毙!”方虺已经有点歇斯底里了,很显然在他们面前发生的刺杀事件,几乎击溃了他们的心理防线。



倒在地上的冷啸疼得惨哼了一声,一名医疗兵正用急救喷雾剂对着他后背的伤口一通狂喷,眼看着伤口的血已经凝固了。冷啸朝拎着草叶的方文招了招手,点了点头,很诚恳的说道:“方文,你救了我的命!罗克少将,给方文奖励十万个功绩点!”作为殖民星的最高军务长官,冷啸有足够的权力向方文这种校官发放奖励,只要有充分的理由和证据就可以。冷啸带来的一名少将副官立刻恭声应了一声。



冷啸觉得,自己的这条性命,又岂是区区十万个功绩点所能换回来的?



方文朝冷啸笑了笑,没吭声。他抖动着手上的草叶,看着那座距离基地起码有十公里的山峰,喃喃自语道:“弓箭手?十公里?干!”



一股子寒气在方文的心头盘旋。六号殖民星上有土著居民?他们能够在重兵环绕之下杀死上一任的军务长官?能够干掉这么多的高级将领?妈的,这就是执政府对外宣扬的天堂星?



重兵保护着冷啸等高级将领去了防范森严的官邸休息。方文、玛蒂娜他们则是在停机坪指挥特编大队的人走下飞船,列队去分配给他们的营地。同时停机坪上又走来了一队稀稀落落面无表情好似行尸走肉一般的士兵,看他们的制服,他们就是玛蒂娜、方文他们这次轮换的特编大队。一个特编大队满编两千人以上,但是这个大队现在还能活动的人,不到三百。



一个同样挂着中校军衔的粗豪壮汉吃力的走向了玛蒂娜,他和玛蒂娜相互行礼,玛蒂娜招呼方文道:“少校,这位是。。。”



壮汉轻轻摆了摆手,有气无力、没精打采的叹道:“不用介绍了,玛蒂娜,你想要让我在新人面前丢脸么?一个大队,妈的,只有这么点兄弟活下来,还一个个带着重伤。”他朝玛蒂娜点了点头,低声告诫道:“小心那群土著的毒剂,他们似乎找到了什么新的毒药,科学院发下来的解毒试剂没有任何用处,我的兄弟们,大部分是被毒死的。”



方文看了看玛蒂娜,玛蒂娜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目送那大汉领着不到三百的残兵败将走上了飞船。



一口口棺材被扛进了飞船,整齐的码在了船舱里。



方文突然开口道:“他们回去的时候,一定一点儿都不挤。唉,死人多方便啊,可以向砖块一样垒起来。我们来时那个挤啊!”



一句话说得附近人人脸色大变,就连懵懂的赵白天、赵黑夜,一张脸也都难看到了极点,一个个看上去都想要狠狠的揍方文一顿。



‘轰’,基地后面这座大山的山头上的炮台突然开火,近百门巨型能量炮同时发射,对着刚才怀疑是那狙击弓手潜藏的山头进行覆盖式射击。这些巨型能量炮的威力惊人,地面都在颤悠,眼看着那两座山头一层层的被削了下去,最后就剩下了两个小土包冒着腾腾的热气。



凯文不屑的摇了摇头,冷笑道:“不过是浪费能量。六号殖民星的土著?如果我得到的资料不错的话,他们能够在山林里以超音速的速度奔驰。哼,现在才开炮射击,那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在山林中能够以超音速的速度奔驰?方文的脸色‘唰’的一下变了,他愤怒的挥了挥手上的草叶,锋利有如刀片的草叶‘唰’的一下劈过了凯文的裤子,将他的长裤划出了一个长长的缺口,露出了半条白生生的大腿。



凯文愤怒的望向了方文。



方文抬起头来,满是困惑的望着天空四个太阳,叹息道:“不知道,我能不能回去见我的爸爸、妈妈!”他有意无意的在说话的时候释放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灵魂力量出去,使得他的话充满了一种动人心魄的力量。



赵白天、赵黑夜兄弟俩被方文一句话勾起了不知道什么伤心事,突然放开嗓子‘嗷嗷’的痛哭起来。



停机坪上顿时一阵的混乱。